58b05好看的玄幻小說 《聖武稱尊》-第一千八百二十五章 女人最記仇展示-u8deu

聖武稱尊
小說推薦聖武稱尊
楚天因被邪鲨魔圣要挟,惊怒之下,在剑道方面竟突破自身平静,达到全新层次,成功登上修罗斩的第九道台阶,真的宛如化作太古时代霸道冷酷,执掌生死的可怖修罗。
而他本就惊人的剑道威压,在邪鲨魔圣震惊的注视下,变得更加惊人,甚至,邪鲨分明的察觉到,这一斩尚未发出,便有一丝丝凌驾于规则之上的可怖意味蔓延开来。
这仿佛是因果的味道。
不,这的确就是因果的味道。
虽然只有一丝丝,但这种让他体内圣息都颤抖的感觉是错不了的。
此子的气息,分明就是晋升圣者没多久的新人,怎么会与连他这等魔圣都只能仰视的因果扯上联系?
不可能。
这不科学。
不过,事实摆在眼前,即便邪鲨再怎么不相信,也是不得不相信。
他深深的明白,这种时候,他需要首先考虑的,并不是对方为何能掌握这一丝丝因果,而是考虑自己如何保命的问题。
一旦与因果牵山关联,便是恐怖无比,就算对一般圣者也足以产生威胁。
邪鲨魔圣咧开嘴巴,原本凶狠的脸上神色竟是迅速的憨厚了下来,向楚天尴尬的一笑:“其实本圣刚刚只是看气氛太沉闷了,这才开玩笑调解一下气氛,本圣可是绝无…”
“死!”
恶意两字尚未说出,楚天眼神便是森冷了下来,只见他双手持剑,将手中冰流圣剑向邪鲨魔圣虚斩而去。
此斩霸道无比,似有可怖的规则凝聚,其所过之处的天地力量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呗抽干。
整个天地都是枯萎荒芜了下来。
并不是只是有一丝丝枯萎的痕迹,而是全面的荒芜。
这一斩中,似是拥有将一切都推到重来的可怖伟力。
便是久违了的修罗第九斩,
这一斩只到中途,便彻底融入虚空中,即便以邪鲨魔圣的感知,也看不到任何剑痕,只能看到以惊人势头,不断向他枯萎下来的天地。
面对这包含着因果的可怖一斩,他趋避不得,只得施展自身最强防御手段。
他只得施展最强防御手段,体内浩瀚圣力爆发,在面前形成一面蕴含着规则,仿佛自成空间的巨大盾牌,旋即手印变幻,将此地的黑暗邪力尽数调动。
于是,他面前的圣盾便是化作一面更加稳固的黑暗圣盾。
虽说先前禁锢月寒仙子花费了大量的黑暗邪力,但多少还剩下一些,虽然分量不多,却对他的圣盾有明显的加持。
然而,即便施展了最强防御手段,调用了现今所有能调动的黑暗邪力加持,但面对面前这触碰到因果的可怕的一斩,他依然没有感受到丝毫的安全感。
距他目测,他能在此斩下苟活的胜率,恐怕连一成都不到。
并非他妄自菲薄,而是他好歹也是一尊魔圣,也知道因果乃是凌驾于规则之上的物质,对一般圣者可是威胁十足。
但这已算是他的极限,就算不够,暂时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没关系,不到一成的机会,也不是一定没有,本圣吉人天相,应该能化险为夷。”
他依旧保持一份侥幸。
却是没注意到,就在这时,月寒圣者纤纤玉指各浮现出一道月芒,五道月芒融合,尽数凝缩,化作只有一道三寸的月刃,玉指点在月刃之上。
月刃便化作一道流光,仿佛无视距离一般,狠狠刺在黑暗巨盾之上。
这道月刃看似微不足道,但一刺之下,却是有着可怖的波动和森寒之力在盾面上爆发。
邪鲨魔圣震惊的发现,他圣盾上加持的黑暗力量被这一击尽数击溃,而且连圣盾本身都变得有些暗淡,构筑圣盾的规则都变得有些不稳固起来。
“你。”
他向月寒圣者怒目而视,只见月寒俏脸上满是冷笑,他一时便觉得头大。
他怎么忘记了,无论是他们魔族,还是人类,女人一向都是最记仇的一种生物啊。
一个恍惚,天地已枯萎到他的身前。
“完蛋了。”
邪鲨刚升起这个念头,枯萎天地便将他包围,从他身边极为迅疾,却又漫不经心的疾速掠过。
这般漫不经心,简直宛如清风吹拂一般随意。
却有极为恐怖的波动蔓延开来。
周围虚空都似水雾一般蒸发。
邪鲨全力凝聚的圣盾崩溃。
他的躯刹那间崩解。
只在虚空中留下一道邪恶的圣息。
圣息体内那一丝因果肆虐,这道圣息微微一颤,旋即也开始一层层崩解。
这般势头虽然不快,却是无可抵挡。
最终,这道圣息彻底消失在天地之间。
楚天便是觉得自己得到了非常惊人的馈赠。
修为大进。
虽然先前已与诸多魔圣交手,但自天地大变后,他亲手将一尊魔圣亲手斩杀,这还是大姑娘上花轿,破天荒的头一次。
所以,他修为的提升远非先前任何一次可比。
所谓斩杀,就是将魔圣斩草除根,使其真正在这片天地消失,和重创对大陆阵营的功勋截然不同,完全不在同一层次。
但在他得到提升的同时,也是感到体力的衰竭。
他足足消耗的八九成的体能。
而且是连不灭圣纹,和圣息也无法迅速修复的深度消耗。
“这消耗也太严重了。”
他如今剑道,要比初入黑暗魔渊时提高不少,施展修罗第八斩消耗的体能也比先前有明显的节约,可这修罗第九斩,依然让他有些吃不消。
虽然他此时身体虚弱,但圣者以下无法察觉。
广寒宫一众门人都是震撼的看着他。
六圣地中,位于中域极北的广寒宫以盛产美女出名,也收录男弟子,收录的男弟子也多是俊男。
这些靓女俊男都是被楚天震撼的不要不要的。
此时此刻,在他们的眼中,楚天就如同不可战胜的神祗。
一剑之下,连凶威滔天的魔圣都能斩杀,实在是太强大了。
已被感动的流泪的宋玉,本以为他已经彻底麻木,不会因为楚天的任何事而动容了,但见到这一幕,眼睁睁看着那魔圣连圣息都是彻底湮灭,他的三观再度如崔巍的山岳一般在他面前轰然崩塌。
法相境弟子就算在六圣地中,也算迈入一流行列,宋玉也是多少也是对圣者有所了解。
他明白,圣者以下皆蝼蚁这句话。
他也明白,如果是圣者层次的争斗,彼此或许能分出胜负,都因为圣息的存在,却非常难分出生死。
如果说圣者之下命如草芥,但一旦超凡入圣,就是命如山岳了,而且是陨铁打造,不可摧毁的那种。
连圣者都能随手一剑击毙,这究竟是什么样的实力?
宋玉再度被深深的震撼了。
他看不出此时楚天的虚弱,倒是不知,刚才并非楚天随手一剑,已是他极限的一击了,
楚天身形降落下来。
一众广寒宫的强者,弟子都是深深拜谢。
他点头后,目光下意识的在人群中扫动。
他是惯性的看有没有熟人。
“不要看到我,不要看到我。”
在他目光扫动时,宋玉神色羞愧,很不得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主要是作为过往的宿敌,人家连圣者都能一剑斩杀了,他却还没修炼到法相中期,不知不觉间,彼此身份差距变得这么大,他到底该以什么样的心态面对对方。
难道也要学周围那些人一样,一脸敬畏膜拜的叫一声楚天大人。
这个嘛,实在是有些难为他了。
不过,他的祈祷没有产生作用。
楚天目光停留在他脸上,沉默良久,方才点头招呼道:“宋玉学长,好久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