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xd22超棒的小說 我可以兌換功德模板-第167章 九黎後裔(4k)讀書-qr549

我可以兌換功德模板
小說推薦我可以兌換功德模板
北地琅琊郡。
京师中暗流汹涌,消息传到琅琊郡的时候,琅琊郡同样是热闹非常。
通判衙门倒不见得冷清,反而更加炙手可热!
不过王绍衡这些天并没有在衙门中接受众人恭维,反而请假待在王府内。
此时在大厅内,王绍衡此时正抱着小小的女婴,逗弄着怀中小婴儿,片刻却是把小小的女婴逗得哇哇大哭。
见此旁边孙氏和金妈妈都有些哭笑不得。
有一种人天生很能生,但是就是当不好这个奶爸。
“老爷,还是交给妾身吧!”
孙氏当下连忙从王绍衡怀中接过襁褓中小奶娃!
“夫人,清儿是不是饿了?!”
王绍衡虽然没有当好这个奶爸,却是并不在意,反而腆着老脸,在旁边望来望去。
只是襁褓中小小的婴儿似乎是一脸嫌弃,哇哇大哭,让王大老爷还没面子。
“这小丫头怎么这么顽皮!”
“是你弄疼她了!”孙氏同样一脸嫌弃,把王大老爷赶苍蝇一般,赶到一旁。
“老爷,你还是待在通判衙门吧,家里的事情,不用你担心,你看你堂堂一府通判,怎么能够弃衙门那些公事不顾,天天呆在家中,成何体统!”
孙氏撇了一眼旁边神色讪讪的王绍衡,孙氏一早还担心王绍衡有些受不了这个打击!
第二儿子揭开真正的身世之后,王大老爷会被重挫,但孙氏发现她的担忧是多余!
王绍衡起初是有些受到打击,毕竟唯一剩下的一个儿子,竟然是中宫皇后之子。
不是自家亲生的。
不过官家的圣旨到了之后,王绍衡很快从悲伤里走了出来。
官家和皇后的厚赐让王大人那颗伤痕累累的心在最短时间之内复原。
王大老爷神采飞扬,天天精神饱满,不是去王家老宅炫耀五房的家教门风,就是跑到官衙里众多官员跟前显摆。
显摆什么!
他王绍衡王大老爷为官家保存了苗裔,而且还为官家教导出了一个如此优异的皇子。
而且就算是父子两个并无血脉关联,但也有父子情谊,若是大皇子未来登基,怎么着也不能薄待王氏。
这的确是让整个京东路上的官员羡慕不已。
连带的原本就热闹的通判府更是门庭若市,这段时间拜访之人络绎不绝,让王通判笑的合不拢嘴。
至于儿子,没了可以再生!
王大老爷最为豁达!
看孙氏十数年生五胎,身体棒棒的,就知道,接下来还能生!
王绍衡一点都不知着急!
当然,或许是因为到底少了两个儿子,王绍衡在这个幼女身上,倾注了比以往更多的心血!
……
这时,旁边的金妈妈顺手接过随身女使玉盘上的一个陶壶。
那个陶壶样式古朴,上面纹着许多奇怪的纹路,似蕴含着天地神妙,王绍衡看了一眼这个破旧陶壶,忍不住蹙着眉道:
“夫人,为夫发现,无论是抚育弘儿,渊儿,还是旎儿,霜儿,还是清儿,你怎么都用这个破旧的古壶!”
孙氏与王绍衡育儿有二子三女,其中二子则是王弘,王渊。
三个女儿则是王旎,王霜,以及最小的王清儿!
三个女儿中,两个大一点的女儿,很早就被孙氏送到孙家了,孙氏借口孙氏培养女儿另有一套独有的法子,王绍衡起初并不同意,不过孙氏用自己做例子,再加上软磨硬泡,王绍衡没法,只能选择同意。
再见小小的小婴儿在孙氏怀里咿咿呀呀,王绍衡不禁意见更大。
“咱们家虽然提倡节俭,但也不用克扣几个孩儿的贴身之物!”
“好,我知道了,老爷!”
旁边的金妈妈闻言,翻了个白眼,王绍衡知道个什么。
自家夫人手中这个壶可是九黎重宝。
寻常人家,谁能大小用九黎重宝做奶瓶!
想得美!
若非这破壶子,几个子女能拥有如此天纵之资?
不过王绍衡父爱泛滥,孙氏索性也就应下,改天把他变换个面目就行。
将自身那没处寄存的父爱强行给小女娃奶了一遍之后,王绍衡才安静了下来。
“就是不知道大哥儿和二哥儿现在怎么样了,大哥儿这个不孝的东西也就算了,二哥儿贵为皇子,但也是身处异地!”
“不知道他习不习惯这样的生活!我原本还想着等二哥儿金榜题名之后,为他说上一门亲事,早早为我王家传宗接代,不知道官家和皇后有没有替二哥儿考虑清楚……”
旁边王绍衡在碎碎念着,孙氏淡淡看着这一幕。
这事王绍衡唠叨了很久。
王绍衡过完嘴瘾,便是带着点点遗憾离去,他其实很早之前就有些后悔,早该为王渊准备一门亲事,若是有人好生照应着,他也不会这么牵挂。
“老爷又在想二哥儿了!”
旁边金妈妈见此放下手中的陶壶。
此时陶壶深处,浓郁灵液流转,有一种造化钟灵的气机隐藏与陶壶之内。
“那就为二哥儿定一门亲事!”
孙氏目露笑容。
“娘娘莫非已经有人选了?”
金妈妈闻言目光一动,王绍衡不在场,她此时直接以尊称称呼孙氏。
“此事刻不容缓!!”
孙氏一边逗弄着怀里的小女婴,眸中有些叹息之色。
王渊的进步太快了。
孙氏之前已经察觉到紫微星命暴涨的异象,虽然不知道王渊的修为进步,但成功凝聚紫微道印,那边是等若与先天紫微星神。
天生神仙之身。
这是一件天大好事。
但也是一件坏事!
仙人不成为人皇。
尤其是紫微星君为九五至尊,九五至尊位格的神力将会被发挥到极点,甚至补全九九至尊位格。
这是大犯天庭忌讳的事情。
但也不是没有办法,抵消这种反噬。
不过任何一种条件想要达成,都有些困难!
孙氏得仔细谋划,如若不然,王渊恐怕当真恐怕要痛失机缘了。
当然,若是修为够强,背景可靠,也能抵挡住来自于天庭的反噬,重聚九九至尊位格。
……
接风洗尘宴过后,王渊便是返回了杭州通判衙门。
他初到杭州,只能暂时居住在杭州通判衙门的官邸,不过王渊有心在杭州另起炉灶,当下在回到官邸之后,他将关九派出去,与杭州的黑翼组织据点联系,同时另外购置宅院。
而在官邸中,王渊则是开始真正琢磨起自身的神权职能。
紫微星君有神权,自然也有职能所在。
不过在下定决心,成为紫微星君之前,王渊了解过一部分星君的职能,对此心里已经有所准备。
星君的职能大部分是镇守苍穹深处星辰本源,除此之外并无其他琐事!
这种职能应是许多神仙梦寐以求的,不用怎么上班打卡,还能按时拿好处。
平常并无什么麻烦!
太古星辰都在苍穹深处,本体硕大无比,谁能轻易对它们构成威胁!
其次就是需要的时候,听从天庭调令,帮忙降妖伏魔。
……
而付出了代价,自然也会有好处。
在成为紫微星君的那一刻,王渊能够感觉到各地有关于紫微星君的祭祀,能够获得紫微星君的一切香火力量。
不过先不说紫微星君的祭祀并不多,就算是有王渊也并不大需要。
抵达了紫敕正神之后的神仙,大部分都不大需要香火神力。
寻常神祗也只是借助香火神力进行晋升。
晋升紫敕神祗之后,自身最重要是炼化自身神敕,借此修成先天神躯,摆脱香火限制。
王渊本身就是先天神祗,自然不需要依赖香火。
但亦然是能够吸纳香火神力,借助香火神力炼制法宝,神通!
香火神力也可以补全法力,或者干脆炼制香火金身,关键时刻可以用来保命!
……
除此之外,神仙执掌神权,在体悟天心,修行方拥有着加成,尤其是越强大,本命神品越高的神仙,修行起来越方便。
譬如之前的黄河司雨大龙神的神位,可以借助黄河本源来参悟天地神妙,淬炼自身法力道行。
星君神位同样如此,借助着紫微星神的力量,日夜吞吐紫微星光,等若与无时无刻不在修行。
寻常地仙哪有这样的好处!
……
王渊此时体系体悟着神仙的伟力,这和他预料中并无多大差别,唯一的差别是先天紫微元神映照紫微星之时,有些异样。
这种异样不禁让他产生了一种极强烈的好奇,索性就将自身先天紫微元神遁入紫微星中。
……
另外一边,水月仙子在花蛇精口中得了消息之后,便是起身赶往千年火灵芝所在之地。
一路上,天风浩荡,河山千重,瑰丽无比。
杭州府虽然是东南都会之地,繁华无比,但望及周围那遮天蔽日,耸立天地的一座座神峰,仍然会不自觉感叹天地的博大,厚重。
龙山山脉是东南脊梁所在,格外厚重,内里灵山福地不在少数,会聚有不少山野羽流,皇冠,方士在其中,自然也少不了精怪借助着这雄浑厚重的宝地藏匿,修行!
根据花蛇精交代,发现千年火灵芝的地方在一处地火火眼所在之地。
那是一处温暖无比的山谷,周围遍布神峰断崖。
“黄粱观!”
水月仙子身形在高空中一闪而逝,很快在一座山峰之上看到了一座建立的颇为恢宏的道观。
水月仙子原本准备绕过去,直接进入旁边一座断崖之下。
那里就是龙山地火火眼所在之地,但是想了想,却是按下了遁光,径直往往黄粱观所在之地飞去。
此时在黄粱观也有道士正在做功课,见到有人上门,当即从道观内走出来。
几个羽流道士身穿道袍,有几分方外之人的气质,水月仙子睁开法目看了一眼,只是几个道士虽然会些手脚功夫,但是并非修行中人。
水月仙子一身白色法袍,身上披着斗篷,身形婀娜,但是手上配着宝剑,一看就是类似于女侠一般的存在,几个道士也不敢怠慢,当下为首一人出言问道:
“敢问这位女居士不知从何而来?要往何处去?”
微微稽首行礼,其中一位年过半百的道人双眸精芒闪烁,只是无论如何,他看不清这位女侠的底细,心下也是分外紧张,担心是仇家找上门来!
这年过半百的道人早年也是东南太湖之地有名的水寇,只是早年觉得自己作孽太多,有伤天和,是以找了个地方隐居起来。
随后收留了一部分无家可归的羽流,羽士,也就在这黄粱观中安了身。
水月仙子同样举一手行礼,脆朗声笑道:“这位道兄不必担忧,我是为了寻找一位前辈而来!”
当下她出声问道:“不知道贵观之中可有一位唤作太阳道人的前辈?!”
“的确是有,道友是何人?”
听到提及太阳道人,张随顿时心头轻松了口气,神色略为放下戒备。
太阳道士是黄粱观中挂单的一位游方道人。
水月仙子当下神色“小女子乃是水景剑派的水月,此行前来黄粱观刻,乃是为拜会太阳道人前辈!”
“原来是水景剑派的仙子!”
张随轻轻颔首,只当是某个江湖门派的武林人士,他并不知道水景剑派的地位如何,只是又道:“仙子来的有些晚了些,太阳道士不久之前去赴洞庭湖之宴去了,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才能返回!仙子恐怕白走一趟?!”
“那当真不巧!”
水月仙子闻言顿时眼底有些失望,不过她也不急于一时。
她现在并不是急切之间要炼成地仙大药。
而且这事八子还没一撇,急也没有用!
就在这是此时东方朝阳初起,紫气弥漫,只听远处骤然传来若有若无的异样声音。
“这是什么声音?!”
水月仙子神色有些异样,仔细听去山涧传来的这个声音,像是个女人哭泣,也像是猿猴哭泣!
同时法目望向不远处的一座山峰上,只见山峦间云雾缭绕,隐隐有些诡异妖气一闪而逝。
听到这个声音,张随却是面色骇然,连忙跑回黄粱道观当中,同时冲着水月仙子凝声喝道:
“仙子,你可千万莫要多管闲事!”
话音落下之后,几个道士手忙脚乱,连忙将道观大门关了起来。
片刻又打开一丝门户:“仙子,你还是进来避一避吧,等午时过后再行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