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khb7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秦時小說家 愛下-第一千三百九十三章 真難(求票票)熱推-7see9

秦時小說家
小說推薦秦時小說家
昌平君为秦国相邦,那么,其人便是秦国咸阳王宫的楚人、庙堂楚人的最大支柱。
华阳太后给了他至高的荣耀,身怀楚国血脉,他应该付出相当的代价,攻赵之时的牵连,虽未处分昌平君。
然而,以观朝局,李斯、王绾等的提拔晋升,分走国府权力,已然是别样的警告。
以秦王的性情,目下攻楚,可庙堂之上,还是有着一位身怀楚国先王血脉的相邦,似乎……有些不妥。
结合百鸟传来的讯息,百家北上淮北之北,所谋……当非杀其人,而是拉拢其人,乃至于策反其人?
一时间,白芊红神色微变。
越是思忖,越是觉得这个可能性极大!
甚至于,自己心中还有一个不敢说出来的猜测,不由的,精致的神容上,更是凸显些许惊骇,而后不可置信的看向大人。
大人谋略一直都在自己之上,自己此刻才能够想到的事情。
难道大人已经知晓了?
观大人此刻闲逸神态,一切都握在手中的自信模样,大人已经知道了?
“大人!”
“……昌平君熊启欲要反秦?”
数息之后,白芊红再次近前一小步,靠近大人些许,左右看了一眼,并无外人,随即……缓缓语落。
仍为有些不可思议。
语出,正在为周清揉洗发丝的云舒、弄玉二人亦是手上动作一滞,彼此相视一眼,目光深处,均惊诧的看向芊红姐姐。
昌平君反秦?
芊红姐姐怎么会有此语!
莫不是说笑?
他可是大秦相邦,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
“其实……他本没有必要走到这一步的!”
“对于这个决定的结果,他应该知道的,可他还是选择走这一条路了。”
周清双眸睁开,紫光闪烁,看向身边的白芊红。
抬手间,白芊红便是跪坐在竹椅边的蒲团之上,挥手一招,那梳拢随云髻垂落的秀发入手,轻轻把玩着。
昌平君!
楚国先王嫡系血脉!
身上有着秦国公主的血脉,也有着楚国先王的血脉,血脉尊贵至极,所以……数十年来,由着华阳祖太后的一力支撑,他可以在吕不韦之后,接任相邦之位。
他本可以成为一位助力王兄一匡诸夏的大才的。
惜哉,在其不断前进的过程中,楚国的烙印太明显了,华阳太后、楚夫人、楚国外戚朝臣,往来不断。
想要给予割舍,也割舍不断。
再加上楚夫人的所作所为,将其也陷入其内,王兄虽未惩戒,可对于王宫与庙堂楚国外戚的整治,丝毫不留情。
目下的咸阳王宫内,楚国之人基本上没有了。
庙堂自上,楚国外戚之人也是越来越少。
还有便是其和扶苏的关系。
扶苏自幼也是生长在华阳祖太后膝下,少年之时,和昌平君之间联系紧密,甚至于在王兄亲政之前的无力岁月。
对于扶苏而言,昌平君更像是一位父亲。
自幼着楚国烈焰锦袍,学习楚国的文字……,自己当年也在咸阳宫,于这些也是知晓的,近年来,扶苏在中央学宫、护国学宫。
却是同昌平君之间少了不少接触。
无论如何,给予熊启的选择不多。
继续留在咸阳,待灭楚之后,怕是相邦之位便是会被罢黜,庙堂之上的楚国外戚,也会被彻底清理一空。
其人或有高爵,然……职位不显,楚国之力在咸阳彻底不存。
那想来应该不是当年华阳太后、楚夫人他们希望的结果。
而熊启……也选择了另外一条。
“公子。”
“果然昌平君反秦,那……其家人如何?”
咸阳重臣,一应家属尽皆在咸阳,这是不可避免的。
云舒虽不明白为何昌平君好好的相邦不做,偏生反秦,可公子这般说了,其人会如此的,那他家人呢?
公子离开咸阳前,还亲自去其府上饮过酒宴。
“百家应有出力!”
白芊红一语看向云舒。
“芊红,今日.你便和本侯的一道灵觉化身前往南阳郡吧。”
“这里交给叶腾足以。”
“相距午月午日不远,本侯还需要亲身前往蜀山一行,虞渊封印也非同小可,本侯可不希望蚩尤再出现。”
“一个时辰后,政事堂论事!”
三则消息,首要当先的是第一则,李信大军深入,面对项燕,再加上昌平君之举,腹背受敌,虽可坚守,但没有后续援军。
只可能会损失惨重!
对于李信的行军决策,周清从不干涉,赵佗也是一样,欲要成为名将,都是自己亲自走出来的,都是从沙场拼出来的。
或许秦军会损失一些。
但能够以血磨练秦国军中将来的柱石,周清觉得还是值得的,纵然秦楚两郡正面冲突,损伤的人也不会少数。
“是!”
白芊红轻轻颔首,感受着大人撩动自己的发丝,神容微动,红晕沉浮,随后,轻轻靠在竹椅边,随意言谈剩余之事。
嗡!嗡!嗡!
周清躺靠在竹椅上,发丝尚未清泉冲洗完毕,旁侧的虚空便是流光闪烁,旋即,三道熟悉的气息涌动。
“哼!”
“还整天说我,某人不也是光天化日动情?”
看着白芊红此刻靠在公子身边,焰灵姬首先便是忍不住了。
敏锐的灵觉之下,火魅力场扩散,能够清晰感知到此刻白芊红身上扩散的气机,观其神容越发之明艳。
焰灵姬毫不掩饰的嘲讽着。
自己闲暇之时和公子如此,都被对方呵斥,今日总算是被自己逮住了。
打量着对方此刻娇媚的模样,再次轻哼一声,双手掐动印诀,虚空一体,火魅术极力施展,屈指一点,便是一道道无形火焰落在对方身上。
嗡!嗡!
“你……。”
白芊红体表黑白二气转动,直接将焰灵姬的手段隔绝在外,在一处这般久,对于她的手段再也清楚不过了。
挣扎着从大人怀中起身,从蒲团上站起,略有羞怒的看向焰灵姬,好端端的,偏生这个时候回来的。
而且,迎着旁边雪儿和晓梦的目光,一时间,想要说什么,却说不出来了。
当即,脚下紫光闪耀,消失不见。
“师兄!”
“你……你真讨厌!”
青色的玄光涌动,下一刻,一道略有娇.小的身影跪坐在先前白芊红的位置上,双手交叉在竹椅旁,小脑袋趴在手臂上。
一双银眸闪烁明显不悦的神情。
师兄就没有那般对自己!
真讨厌!
“这个……,今天《御剑术》修炼的如何?”
对于面前这个小丫头,周清彻底是头大了,也许是先前云舒、弄玉、雪儿她们都太柔顺的缘故,昊天给自己身边送来这个磨人的小丫头。
打不得!
骂不得!
说不得!
……
还得让自己好生哄着、呵护着……,周清觉得,真难!
真的很难!
自己怎么又变成讨厌的了?
真难!
没有在刚才的一幕话题上停留,询问着小丫头今天的修行,近来……小丫头修行还是挺用功的,每天都前往那处山峰修行。
虽然进步缓慢,但肯用功还是好事。
“师兄,从明天起,你……也得陪我一块去修炼《御剑术》!”
自己和雪儿去修炼玄功。
师兄在府中却是休闲,看着此刻正在为师兄清洗发丝的云舒、弄玉两个,不由的又撇撇嘴,脆语出,说道自己的要求。
“这个……,师兄有事,要前往蜀山一趟。”
“等蜀山回来之后怎么样?”
迎着小丫头一双明亮的银色星眸,周清微微一笑。
“蜀山?”
“是不是阴阳家的东君焱妃在那里突破,你不放心,所以……你也去蜀山?”
小丫头念叨一声。
而后,很是狐疑的看向师兄。
记得好像听云舒说过,师兄对于阴阳家的东君很欣赏。
而且去岁前往咸阳,自己也见到东君了,她……现在的确比自己好,可自己还没长大呢,再过几年。
自己肯定比她好。
“你整天小脑袋想什么呢?”
“东君在蜀山突破,移走扶桑神树,虞渊封印有损,那才是重点!”
听着小丫头的话,周清又是一阵头大。
单手拍了拍小丫头的脑袋。
有这个心思放在《御剑术》上,早就突破第十重了。
“可……那也是阴阳家的事情啊。”
小丫头表示不满意师兄的回应,摇晃着小脑袋,将师兄的手掌扒拉下来。
就算是虞渊封印有损,那也是阴阳家自己的事情,和师兄也没关系啊,就算蚩尤的封印跑出来了,那也是阴阳家去处理不是。
师兄前往蜀山,肯定是为了那个东君焱妃!
“虞渊封印真有损了,那可就麻烦了。”
小丫头关注的重点和自己不太一样啊。
蚩尤的灵觉跑出来,虽然对自己来说,不算什么很大的麻烦,但总归是异常棘手的。
“那……,那我也去蜀山。”
“我还没见过扶桑神树呢。”
小丫头不满意,总觉得师兄骗自己,是不是觉得自己好骗?
不可能!
既然师兄想要去蜀山,自己也要去。
说着,一双明亮亮的眼睛看向师兄。
“你也去蜀山?”
“……师兄去去就回来的,……好吧,你也去吧。”
“云舒,弄玉,还有你……,都是你们教的。”
“改天有空的时候,再一个个收拾你们。”
自己去蜀山也就看看东君突破,然后以观虞渊封印如何,随后就回来了,秦楚大战正值紧要关头呢。
正说着,可……瞅着小丫头直盯盯的眼神,得,惹不起,带上吧。
随后视线落在旁侧的云舒几个人身上,小丫头原本一个清静守心的美.少.女,现在都被影响成什么样了?
尤其是焰灵姬!
一些不好的习惯,总能够在焰灵姬身上找到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