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jbp5优美都市小说 灰塔的黎明笔趣-第三百五十八章 洞悉分享-w92bf

灰塔的黎明
小說推薦灰塔的黎明
人偶自然没有眼睛,就是有,也不过是装饰性的道具,不起到实际作用。起司看清敌人的样子后就后悔了,杰瑞完全的信任自己,结果却换来一次失误,可现在再提醒鼠人已经来不及了,饶是灰袍也只能祈祷那人偶砍下来的位置不要太致命。世事难料,就像起司料不到在小巷里会有一具杀人人偶埋伏自己一样,他同样想不到,那凶恶的人偶在被黎明之息里的阳光照射之后,竟然一下子呆立在了原地,那些关节的衔接处随即冒出黑烟!
据说在更古老的年代,魔法横行于世,巫师是尘世的主宰,他们肆意挥霍着法力,与天上的神灵和地下的邪魔沆瀣一气,让整个世界陷入混乱与无休止的剧变之中。这片浑沌之世因太阳的出现而终结,强大且温柔的阳光将所有的魔法统统压制,自此之后,只有极少数通天彻地的大法师才能展现出无可睥睨的伟力,其余的施法者要么在黑暗中沉沦,变成可悲的行巫术者,要么坚定的研习着魔法之道,化为巫师和法师。不客气的说,太阳就是一切现如今被称为超自然力量的压制者,阳光之下,魔法的威力会自然减弱甚至直接溃散。以此来说,眼前的人偶就不完全是巧夺天工的机关造物。
灯光黯淡下去,杰瑞重新睁开眼睛,他一眼就看出了敌手的异常,经过严酷训练的刺客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他伸出匕首,刺入人偶颈部和右肩的关节,用力一撬,直接把后者的脑袋和右臂从躯干上剥离开来。人偶不是生物,少掉一部分肢体并不影响行动,因此鼠人飞起一脚,踹到人偶的胸口,将它的平衡打乱,失去了部分肢体,低劣的自动装置会很难重新恢复行动力。虽然很想彻底将这个隐患铲除,可身后九环帮的人已经来了。
“走!”说声走,鼠人轻轻推了起司一把。杰瑞自己是不担心脱身的,和法师不同,这里的建筑物完全能给他提供立体化的逃跑路线,加上夜色掩护,饶是强弓硬弩看不见目标也是无用。法师明白脱身对于鼠人来说不是问题,只要不是被大量的人员围困,这城市里能抓得住杰瑞的屈指可数。因此他没有多做犹豫,转身就冲入了小巷的深处,留下鼠人和追来的帮众周旋。不过有了被伏击的先例,这次他在移动的时候始终保持着警觉。
吵闹声,逐渐远了。这里离会面的小广场已经有了段距离,九环帮的人不敢这么大张旗鼓的追到这么远的地方,就算是那些小股的精锐猎杀者,要从高楼林立的缝隙里找到一个特定的目标也不是件容易的事。何况,起司为了不引人注意,悄然改变了灰袍的颜色,通过简单的错觉法术将身上的衣物变为了黑色。这种变色,对于灰袍来说自然是种侮辱的表现,奈何情势比人急,九环刀的威力超出了起司的想象,魁首的反应也异常果断。
极度仇视施法者的团体,这是之前任何人的情报里都没有提到过的。虽然知道九环帮的老大连斩了好几名巫师被赋予了巫师杀手的绰号,但包括起司在内的人都把这视为一种巧合和持有九环刀的必然结果,他们都没有考虑过为什么这位魁首在面对巫师的时候如此不留情面。要知道,大部分巫师就算本事不见得有多么高明,手里总会有几手绝活,这些绝活往往能在世俗世界中迅速积累可观的财富。杀了他们,不如拉拢来的合适。
好在,现在起司已经知道了这件事,他对于九环帮的整体认识因此有了长足的进步,如何对付一群有着猎巫倾向的组织?这应该是所有施法者都会被教导的课程,至少那些学习过魔法的人也应该自己考虑过这种事。这样有着狂热目标的团体对付起来说简单也简单,说困难也困难。要是在相对孤立的小镇碰到他们,法师估计会选择立刻撤离。好在,奔流是一座足够大的城市,这里的势力足够庞杂,一个极端团体能掀起的风浪,实在有限。
相较而言,法师现在更感兴趣的是那个埋伏了自己的人偶。他没在黑街上遇到过有人卖这种家伙,也在幽河没有打听出个所以然来,这说明要么人偶的销售渠道比黑街还要隐秘,连荣格那样的家伙都不愿意直接提及。要么,就是这些人偶根本就是非卖品,它们只为一位主人效力。
“我还没找上你,你却主动找上门来了。”起司轻笑了一下。会被人偶截杀是他没想到的。但换位思考一下,对方与山怪交涉,将贵重的魔法纺织机赠予其使用,却在即将成功的时候让小队搅了局,还不得不毁掉纺织机。这种事放到起司自己身上,他也肯定会对捣乱的家伙予以报复。
问题是,对方是怎么找到他的。起司的第一反应是那截断手,施法者对自己的造物有所感应十分正常,可他已经反复检查过了,没有在上面感觉到魔法的气息。结合人偶出现的时间点,法师很自然的将对阿塔的悬赏和这个神秘的制造者联系在一起,有没有可能,对方通过某种手段知道了当时斩断自己人偶手臂的人就是女剑士,进而通过悬赏找到了小队的成员和行踪?不论是哪种假设,看来他们这一个月的日子会过得更加刺激了。
黑影,从身边的墙壁上落下,鼠人果不其然没有被缠住。他稍微整理了一下有些散乱的衣服,走向起司,“那些追兵离这里不远了。我知道几个他们不敢靠近的街区,我们从那些地方穿过去,绕路回铁毡。”
“绕路?那会花掉不少时间。”起司看向杰瑞,语气有些怪异。
后者并没有察觉到法师脸上的玩味,简单的辨认方向后就要动身,“或许会绕一点,但那条路更安全。多花些时间…”
“多花些时间,那些去矮人的地盘执行暗杀的人成功率就更高一些对吗?”
杰瑞背对着起司,身形一滞,“你是什么时候察觉到的?”
“大概是你那么急切的想要促成这次会面的时候。我本来就对说服九环帮不抱什么太大希望。这次来其实更多的是想见识一下那把刀是不是真有这么厉害,现在看来完全值得。另外,把举起提灯的动作练习成下意识反应可是花了我不少的时间。”
“我没有要害你的意思,我是想…”鼠人尝试着解释自己的意图,尽管他也知道起司很大概率不会接受他的逻辑。
法师走到杰瑞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为了达成目的不吝啬于手段,为了保证成功绝对保守秘密。你被训练的很好。不过,喀鲁斯没教会你另一些东西。有些事,自己的力量力所不及,只好壮士断腕,这没错。可这就是人们聚集在一起的意义,我们是很贪心的,用群体的力量来最大限度的减少需要付出的代价,这同样是正确的道路。谨慎与信任,这是一条平衡木的两极,你必须自己去找到中点。”
“至于这次嘛,算是我棋高一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