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1zg2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我成了龍媽討論-第758章 喪家之犬布蘭登熱推-r7for

我成了龍媽
小說推薦我成了龍媽
在众多守夜人的见证下,丹妮与二鹿达成三项基本共识:1.立即发信鸦警告北境诸侯,提醒他们准备渡海南迁;2.通知颈泽以南的贵族,预备建立第二、第三防线;3.确定异鬼王的位置,然后龙女王与预言之子合作,尝试击杀之。
几乎所有人都认定,异鬼王也许不会去北境诸侯的城堡,但攻打临冬城时,一定会现身,所以,二鹿与丹妮会在临冬城会合。
临冬城将成为第一次异鬼王大战的主战场。
会议结束,丹妮来到佩雷斯坦的鸦巢。
“庇护所毁了?”在学士的书房,她又一次见到那只红睛乌鸦。
那只之前站在采光小窗偷听众人交谈的黑鸦。
也即是布兰的一只乌鸦分身。
“欲过长城,必先毁灭庇护所,冬之号角对庇护所的防御法阵也有效。
存在百万年的坟冢,在烈焰中化为一片焦土,那里什么也没有了。”渡鸦眸中闪过人性化的悲色。
“你为何没能提前发现冬之号角?”
“我不知道,它好似在命运的帮助下,一直躲避在我的视线盲区。庇护所毁灭之前,我甚至从来都没见过冬之号角。”乌鸦道。
“呵呵,那是因为你一直没融合绿先知之印吧?现在的你,依旧保留很大一部分属于‘布兰·史塔克’的人性。”丹妮冷笑道。
“这事与我无关,冬之号角早在布林登·河文时期就已经出现。”
“行呀,会推卸责任的三眼乌鸦,百万年来独一份呢!”丹妮继续嘲讽。
“呱呱呱——”渡鸦激动拍打翅膀,大声啼叫,“这不是推卸责任,我只想告诉你,布林登做不到的事,我也办不到,所有三眼乌鸦都做不到全知全能,我们依旧受到命运的摆布。”
丹妮唇边的嘲意愈浓,“平日里,你们无所不能,无所不为,简直把自己当成安排众生命运的上帝。
到了关键时候,却忽然变得如此无能,还说的这么理直气壮。”
“三眼乌鸦从来不肆意妄为。”渡鸦叫道。
丹妮点点头,赞同道:“没错,你们自己定义自己的行为是否属于肆意妄为,你们当然没有肆意妄为过。”
“三眼乌鸦没有荣誉,不见天日,却肩负巨大的责任,无私奉献一生,甚至每一个决定、每一道思维,都不是自己的真实想法,这样的日子……
如果可能,我宁愿当一辈子布兰·史塔克。”布兰悲伤地说。
“你找我什么事?”丹妮眉头一皱,换了个话题。
布兰沉默片刻,待内心完全恢复冷静,才沉声道:“你应该修复长城,让长城内的法阵保持运转。”
“长城都塌了,修复法阵有什么用?”
“阻挡来自北方的凛冽寒风!”
“挡风?”
“你知道庇护所是世界的门户吧?那你想过没有,门户之外是什么世界呢?”
换做了解世界的秘密之前,丹妮会说极北之地为北极圈,再往北,可能走到世界的另一端,比如,亚夏和夷地。
“你想说,我们的世界就像一间房子,不冷也不热,只因为北方刮来的冷风,世界的温度才下降?
然后,长城就是房子的大门,可以阻挡寒风,让屋子保暖?”
乌鸦点点头,道:“长夜已至,世界之外的寒风犹如冰冷的滔天洪水,长城就是拦截洪流的大坝。
长城完好时,尚且不能阻挡所有冰雪洪流,更何况现在东海望那段长城崩塌。
即便你修复剩下的法阵,寒冰也必然会灌满我们的世界。
但是,这个过程会被大大延后。”
“史坦尼斯也许能杀了异鬼王。”
“你觉得可能吗?”黑鸦反问。
“并非完全不可能,如果你也愿意帮忙,希望更大。”丹妮目光灼灼看着它。
黑鸦沉默良久,叹道:“长夜降临后,命运之河似乎笼罩一层迷雾,我也看不透史坦尼斯的最终结局。
不过,你说得对,既然史坦尼斯愿意拼命,就总有一丝希望。
我同意了,只要找到机会,一定全力帮他。
如果真能杀掉异鬼王,长夜肯定不会立即结束,但世界至少会摆脱向极寒冰渊滑落的状态。”
呃,二鹿愿意拼命才是关键。
他主动请缨,顶在前面拼命,成功了,丹妮与布兰省下大力气;二鹿失败身死,他们也能通过那场战斗,摸清异鬼王的一部分底细。
两人达成一项共识,气氛轻松了不少。
丹妮便又问:“你之后可从树木那探寻到冬之号角的信息?”
“琼恩当年在先民拳峰意外捡到它,然后他把它送给山姆……”
布兰做不到全知全能,可他到底是绿先知,树木记录了一切,只要他有目的地去寻找,总能找到自己想要的信息。
“原来船底那只异鬼是为了号角,而不是曼斯雷德的儿子。
我当时就疑惑,前任野人王的儿子连史坦尼斯都看不上,异鬼怎么会盯上……”
丹妮有些尴尬,更多的却是懊恼。
——那时候就不该听死胖子的,送异鬼去学城有什么用?
好吧,的确有点用,那些学士见到真异鬼,开始提醒七国诸侯戒备长夜。
可与长城相比,七国贵族那点可有可无的警惕心,有什么用?
“三眼乌鸦,你太失职了!异鬼渡鸦万里迢迢提着号角飞回塞外,你竟一无所知!”
转眼间,龙女王就找到另一个该背锅的人。
“这是命运的安排。”布兰沉声道。
丹妮深深看了乌鸦一眼,散去潜意识中对“三眼乌鸦无所不知”的最后一丝敬畏。
“对佩雷斯坦提议的放弃北境的战略,你怎么看?”她淡淡道。
“放弃北境是最好的选择,失去长城,北境无险可守。”布兰几乎没有一丝犹豫,就好似北境住着兰尼斯特而非史塔克一般。
“既然如此,你通知琼恩·史塔克,让北境之王号召臣民集体南迁吧!”
“我劝过,但他拒绝,琼恩誓与临冬城共存亡。”布兰语气复杂道。
丹妮撇撇嘴,又问:“庇护所毁了,你现在在哪?叶子他们还活着吗?”
“森林之子都活着,他们和我在一起,在‘戈尼的通道’中。从庇护所到长城,有数千公里的地下洞穴。”
“你打算一辈子都躲在地洞中?”
“维斯特洛人对易形者很不友好,只有经历过异鬼的摧残,他们才会明白三眼乌鸦的意义,那时我自然会出现在人前。”布兰实话实说。
“上次绿先知之印碎裂,是怎么回事?”
“绿先知之印很强大,也很脆弱。”布兰敷衍道。
丹妮深深看了它一眼,又问:“你现在还有‘布兰·史塔克’的意志,应该是故意的吧?融合了多少绿先知之印,还剩多少?”
“这与你无关。”布兰语气变得冷漠。
他的确是故意的。
绿先知之印碎裂,丹妮只捡到百分之一,异鬼王也只抢到百分之十,便立即被布兰、琼恩、艾莉亚他们合力驱逐出“史塔克意志大联盟”。
如果逮到布兰,将布兰转化为尸鬼,异鬼王能顺着“尸鬼布兰”的思维通道夺取全部的绿先知之印。
很可惜,上次它没能杀死布兰、
之所以能夺取绿先知之印的碎片,还多亏艾莉亚的精神连接。
说白了,异鬼王只是通过艾莉亚,间接偷鸡,并没真正进入“绿先知树木意识领域”——绿先知之印保存其中。
即便只剩九成绿先知之印,也足以把布兰同化为没有感情的AI,就像当日的布林登·河文。
可绿先知之印之所以碎裂,全因为布兰抗拒被同化。
——就像布兰所言,绿先知之印很强大,可以无数倍提升人的意志。
同样的,它无法离开绿先知,无法单独发挥作用。
否则,每一代的三眼乌鸦还有什么存在的必要?
直接让绿先知之印自己来掌管一切得了。
其实,绿先知之印碎成无数片,对具有自主意识的布兰是好事。
他可以一片片融合细小的碎片,始终保证自己的意志不被绿先知之印磨灭。
也即是说,丹妮真猜对了,布兰还有很大一部分绿先知碎片堆在“仓库里”没有使用。
“既然你不愿承担责任,不如把担子交给我吧!为了天下苍生,再累再苦,我也甘之如饴!”
丹妮大义凛然地说,浑身散发大无畏的英勇气势。
“你太贪心了,已经得到母神的神国,还想要绿先知的传承至宝。”布兰很生气,拍打翅膀,呱呱怒叫。
“我只是勇于任事,比你尸位素餐强一万倍!”丹妮义正辞严道。
“总有一天,我会将所有碎片融合,重铸绿先知之印。”布兰宣誓般说。
“你给我百分之一,作为修复长城的报酬。”丹妮提议道。
“修复长城难道不是你身为母神继承者的责任吗?”布兰愤怒道。
“好吧,作为门神继承者,不能只拿好处,不担责任。同样的,作为鱼梁木的神国继承人,我有权要求得到神国的信徒。”
“你要我……要我们这些旧神信徒?”布兰难以置信道。
“不,我对你们人类信徒没兴趣,我只要森林之子,活的,死的,我都要!”
丹妮嘴角勾起一丝微笑,说出自己的真实目的。
“他们不会跟你走的。”布兰迟疑着道。
“你先把乌鸦都叫来,我挨个问,挨个说服。”丹妮笑道。
“他们是我的伙伴!”布兰几乎压抑不住怒火。
“他们不是你的奴隶,有追求更美好未来的自由!”
“辅助三眼乌鸦守护维斯特洛大陆,就是他们的追求。”
丹妮鄙夷看了它一眼,道:“因为你们三眼乌鸦失职,弄丢冬之号角;也因为你不愿牺牲小我,导致绿先知之印破碎,连异鬼王来到长城下都没发现。
现在,你还有脸自称守护维斯特洛?
我觉得,将绿先知之印交给我,然后解散三眼乌鸦这个组织,就是对七国、对世界、对人类的最大守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