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v976優秀都市异能 我就這樣出名了 起點-625,在我眼裏,沒有多餘的女生推薦-dt7mn

我就這樣出名了
小說推薦我就這樣出名了
真的是见鬼了!
调了个六点的闹钟起来,李晓差点都要被自己的勤奋给感动了,没想到还有那么一群人是不用睡觉的。
当然,不排除他们起早开工的可能。
但是,黄雷和何炯两人,李晓是知道的。
他们今天没工作,昨晚去喝了大酒,肯定没有睡觉。
这两个中年男人,论起熬夜,李晓这个小年轻,自认比不上他们。
一一回了信息,差不多半个小时过去了,李晓给卢飞章拨去了电话。
“我就知道,我们是可以的,不愧我起早看了颁奖典礼的直播!”
……
网络零距离的时代,戛纳电影节的现场情况,第一时间就传回了国内。
“我就知道,一个字——稳!《调音师》实至名归,感谢李晓和他的小伙伴们,为我们拍摄了一部这么精彩的短片电影!”
“为国争光,李晓好样的!”
“《调音师》实至名归,李晓的团队实至名归!”
“一觉醒来就看到这个好消息,果然,我们华国的电影还是牛哔的!”
“《调音师》能够获奖,我一点都不意外,他们值得!”
“哎呀,李晓没在场,这也太可惜了吧!”
“真的,总感觉李晓对这些奖项不是很在意的样子,当然,这是我的个人理解啊,别上纲上线!”
“没啥好说的,恭喜《调音师》,恭喜李晓!”
“卧槽!我去查了一下往年获奖作品,我发现,《调音师》是我们国家第一部获得最佳短片金棕榈的短片电影!”
“有的人生来就是创记录的,而我,是记录他们创记录的……”
“+1,别人的十八岁,我的十八岁,唉……”
“……”
“……”
《调音师》获得最佳短片金棕榈,很快的就在网上掀起一片波澜。
对于李晓,网友都是极致的夸奖。
李晓从来没有让他们失望,虽然他们也未曾在李晓的身上寄托过什么希望。
十九岁还没满的李晓,着实让全国的人,乃至国际上的人震惊且羡慕了一回。
有的人,就是和别人不一样,就是与众不同,在芸芸众生中,就是那么的出彩。
自己国人能够在国际上争到奖项,网友都是自豪的。
这种时候,没人敢出来带节奏,网上全是恭喜道贺。
……
光影娱乐公司。
办公室里,烟雾弥漫,抽着雪茄的唐继军,脸色复杂莫名。
他后悔了,后悔这么轻易就放李晓走。
李晓的短片在戛纳拿奖,要是不走的话,这波热度红利,足以让他们新拍的电影吃到饱。
或许有点夸奖,但这绝不离谱。
看国内的这些媒体和网友的文章以及留言评论,可以预想,谁能争取到李晓,谁就能大赚。
一些无良媒体营销号,不嫌事大的给文章冠以‘李晓——华国电影的希望’‘新生代电影的王,也是世界电影的王’‘华国电影到底行不行,还是要看李晓’‘李晓十八岁获得金棕榈,而你们又干些什么?’诸如此类,夸张的标题。
当然,底下也有很多网友在骂这些营销号标题党,带节奏。
但从网友的留言评论中,不难看出,他们对李晓的信心还是很足的。
没有这些营销号的标题写的那么夸张,但是,冲着李晓这个名头,他下一部电影,无论是导演还是演员,网友们都会选择去看。
至于以后,李晓还能不能再有这么大的荣誉,唐继军不敢确定,但是他断定,李晓的下一部电影票房,只要质量不是太差,稳赚无疑。
戛纳电影节之后,李晓的票房影响力,绝对可以用疯涨来形容!
唐继军心里那个懊恼啊!
不自觉地把吸入嘴里的烟雾过了一遍肺,差点没把自己呛死。
抹了把呛出来的眼泪,唐继军起身走到窗外,看着路上的车水马龙,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后悔也没用,李晓这种人,不是可以强留的,只能说他们缘分不够。
……
高档公寓。
刚起床的孔卓,一打开手机,就看到了一条令他心情不是那么美好的消息。
把手机放在桌面,孔卓揉了揉太阳穴,心情复杂。
“特么的,这小子是拿着主角剧本出生的吗?”
孔卓低声骂了一句吗,脸色阴沉,随后靠在沙发上,“早知道和这小子井水不犯河水就行了,还好,上次没有留下什么手脚。”
只是……一想到李晓那小子对自己的态度,孔卓就有些蛋疼。
这个世界上就是有犯冲的人,他和李晓就是如此,他看李晓怎么看不顺眼,想来李晓那边也是。
孔卓眼一闭一睁,扫去心中阴郁,不再看这些新闻。
他在心里打定了注意,这小子真不能用一般天才来看,算了,以后互不干扰好了。
……
李晓得奖,业内反应不一。
有人不在乎,有人羡慕,有人夸奖,也有人嫉妒。
一些如尹飞舟等得罪过李晓的人,心里更是有点后怕。
特别是尹飞舟,从里面出来不久,没有想找李晓报复回来的念头,只想找重新复出的机会,几处碰壁之后,看到李晓得奖的消息,心里一片绝望。
……
最佳短片金棕榈,华国影史的第一次。
带来的影响力,比大家,比李晓预想中的都要大。
李晓在国内的知名度不必多说,国际上,也有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李晓这么个人。
在看到他这张帅脸的时候,更是忍不住深挖他的背景和经历,从而挖掘到他的各种身份,演员,歌手,原创音乐人,学霸……
随着《调音师》荣获大奖,国际上更多的人记住了李晓这个名字。
樱花国的粉丝,振臂高呼:“神一样の晓。”
高丽国的粉丝,则是心生惆怅,弱弱无力地在网络上争辩,李晓是他们的人……
……
与此同时,同卢飞章打完电话,许下了好几顿大餐的李晓,睡了个回笼觉起来,与方边缅参观了一个画展,自动屏蔽掉网络上的议论。
“我还是觉得你的画最好看,别人的我欣赏不来。”
混在人群里,李晓护着方边缅,在她耳边抱不平。
“别乱说,等下被人听到就不好了,我还差的远呢,这次的准备也不够充分,作品不能上画展也在预料之中。”
方边缅拉了一下李晓的手,眉眼带笑,作品没能上画展的失落,瞬间消散一般。
谁不喜欢男朋友帮自己不讲理的样子啊?
李晓不以为意,也可能是主观的原因,反正他就是觉得这些画没有方边缅画的好,“啥预料之中啊,我就觉得你画的最好!”
“还说!”
方边缅轻轻咬了一下他的手指,被人听到去了,惹起什么麻烦,再让人知道他是李晓,怕又是一个大热搜。
这次的画展是京城美院牵头举办的每年一次大学生画展,相当于是一个比赛,能够展览出来的,都是得了名次的作品。
方边缅知道这个消息比较晚,下决定参加这个画展也比较晚,不然以她的水平,拿个名次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李晓安慰她:“我们只是风格不适合这个画展,等以后,你想开画展了,我全力支持你,我给你开个人画展!”
“好啦好啦!”
来到这里之后,李晓的话明显变多了,知道他在照顾自己的情绪,方边缅甜蜜之余也怕闹出什么麻烦来,连忙让李晓不要再说了。
此时,身后传来一道不屑的声音,“开个人画展?牛哔吹上天了吧!”
“有些人就是不承认别人的优秀,还风格不适合?不行就是不行,不要找借口!”
“对不起对不起,我男朋友只是在安慰我。”
方边缅拉住李晓,连忙抱歉。
“这特么,哪来的没眼力见的人啊!”感受到方边缅的手微微用力,李晓在心里吐槽,没有说话。
见到这对情侣,又是口罩墨镜的,集齐了明星三件套,这位女生忍不住又说了一句,“看个画展就不要乱评论,一点礼貌都不懂,还捂得这么严实,以为自己是明星啊?”
“不好意思,我们确实是不礼貌了。”
方边缅怕李晓被人认出来,继续道歉,李晓把她拉到身后,说道:“不是,你哪只耳朵听到我评论了啊?艺术是主观的,我就觉得我女朋友的画最好,不行吗?”
帽檐掩盖下,李晓皱起了眉头。
他也知道,这种场合说别人的作品不好,很不礼貌,所以他没有任何评论,只是说自己的女朋友的画最好看,这特么都被杠精找上门来。
旁边刚也有人听到李晓和方边缅的对话,听到的都是情侣之间安慰鼓励的话,也觉得这个女生有点小题大做了。
有人说道:“这……人家好像真没有说什么不好的啊?”
“对啊,有点多管闲事了。”
“这个男的好像有点眼熟……”
“……”
这么多人帮这对情侣说话,这女生一时气急,指着李晓说道:“他吹牛!”
“噗呲。”
李晓忍不住笑出了声,在他的感染下,周围几人也跟着笑了起来。
“我就爱吹牛,犯法吗?”李晓摊了摊手。
这时,几个西装革履,脖子上戴着证件牌子的人走过来。
人群中,方边缅虽然戴了‘明星三件套’,但林老师第一眼就认出了她来,那么在她旁边贴的很近的,肯定就是李晓了。
“怎么回事?”
林老师旁边,一位中年男人问道。
“林老师,他们说他们拿不到奖是因为风格不合适,不愿意承认别人优秀,我才说了两句。”
有点意外,女生认识林老师,并开始指责起来。
听到周围的人七嘴八舌地说着,林老师几人都大致知道什么情况。
林老师看了眼女生点了点头,这女生的作品得了奖,上了画展,听到有人说一些画展不好的话,可能会主观放大化,能够理解。
不过林老师可是一个感性的人,这女生只是上过她一段时间的公开课,关系自然是比不上方边缅。
林老师说道:“小云,没事的,画展是给人观赏的,同样也允许别人的评价,艺术是很主观的东西,我们不能强求人人都说好。而且,有的人,风格确实是不适合这种竞赛类的画展。”
林老师旁边的人纷纷点头,他们有的是这次画展的评委,有的是来给这些得奖学生授课的老师,点头的分量很重。
名为小云的女生,心里即使再不甘,也只能跟着点了点头。
“林老师,顶啊!”李晓在心里给威风凛凛离开的林老师点了个赞。
待围观的人继续参观起画展来,李晓也松了口气,好险,没有人认出来。
看了眼那个女生,也不打算多说什么,转身要走,方边缅却是松开了他的手,朝那个女生走去,“不好意思,我男朋友怕我失落,所以就说了很多安慰我的话。其中可能有些话里的意思不太好,但他真的不是故意的。”
望着真诚道歉的方边缅,小云脸色有点复杂,“没……没事,是我太敏感了。”
“这是你的画吧?”
方边缅指着小云面前的一副画到,她有主意到,小云好像站在这里很久了。
小云点点头,方边缅赞叹道:“画的真不错,线条把控的比我好多了,整体光影效果也很好。”
“谢……谢,其实我也有很多需要改进的地方……”
两人聊了起来,李晓站在不远处,静静看着,止不住笑容。
……
画展逛了差不多两个小时,期间方边缅和叫小云的女生聊了起码半个小时。
走出门,上了车后,李晓打趣道:“怎么我以前都没发现你还有这种交际能力呢?”
方边缅摘下帽子,撩了撩额前的碎发,拿纸巾擦着汗道:“哼,你没发现的还多着呢!”
说着,方边缅又看着李晓,“我也没发现,你还会和女生差点吵起来。刚刚要是让大家知道你是李晓的话,那可就有好戏看了。”
大家比较讲理,不觉得李晓安慰自己女朋友有什么问题,但是,要知道他是李晓的话,和一个女生差点当众吵起来,反应肯定是截然不同的。
有时候,公众人物天然地就站在了弱势。
李晓不以为意道:“女生又怎么了,在我眼里,没有多余的女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