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wrek都市言情 諸天諜影討論-第四十五章 敢讓我進入體內,上古之神也要讓你好瞧!展示-3r6hy

諸天諜影
小說推薦諸天諜影
“麦格尼,麦格尼,有客人来了!”
“将雷矛卫队调五百给我,红龙一族等待我们的营救!”
进入铁炉堡中央,穆拉丁已经忍不住大呼小叫起来,然后来到了大哥和三弟身边,齐齐站成一排。
黄尚跟在后面,看到三个铜须齐聚时,脑海中冒出一个念头:
啊哈,三连!
这三位各有所长的铜须,一旦联手,确实挡者披靡,不过当三兄弟齐聚,低声交流了片刻,齐刷刷将目光看了过来,穆拉丁的眼神尤其怪异。
黄尚觉得,不太像是一个单纯派兵支援的探讨,反倒是一副不敢相信昔日小兄弟居然会如此牛逼的模样。
“他们会不会要求联姻?”
希尔瓦娜斯在身后嘀咕了一句:“为了守护巨龙,为了世界的安危,你不能推辞啊!”
“脑洞这么大,怪不得会信紫薯神教!”
黄尚呵呵一声,目光转动,突然望向中央大熔炉,体内的圣光隐隐波动起来。
他有种感觉,那里正有一物,正在吸引着自己的圣光。
两者就像是正负磁铁,又像是长短互补,恨不得马上融为一体。
“阿尔萨斯王子,你是不是有特别的感应?”
矮人王麦格尼排众而出,看着两位正好来拜访的人类和精灵,认定神器的主人就在其中。
女性精灵可以排除,与灰烬使者没有半点匹配的样子,这位人类少年,应该就是天命所归。
只是矮人王的心中,也隐隐有种不安,具体是什么说不上来,但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既然对方诚心实意的问了,黄尚也没有隐瞒圣光的波动,将之展现出来:“确实有。”
唰!
一股灿烂的光柱从他的身上冲起,虽然没有直冲天宇,刺破苍穹,但也与烘炉里的兵器密切呼应,里面阵阵响动声,证明了那柄兵器的急不可耐。
“很好!”
麦格尼释去疑惑,来到烘炉面前,开启了炉门。
于是乎,一柄造型熟悉的神兵,出现在黄尚眼前。
“这不是斩断霜之哀伤的灰烬使者吗!”
“呃,我的霜之哀伤都不知道在哪呢,灰烬使者直接安排上了?”
“世界意志的选定?”
本该二十年后出现的灰烬使者,此刻出现在了铁炉堡的火炉里,让黄尚都有些诧异。
这个改动也太大了。
莫非,真是天命所归?
自己好像还没有展现出拯救世界的潜质吧,也就是稍稍多学些技能傍身,世界意志就这么随便地认定了?
黄尚进入时,并没有联络那个与漫威宇宙互掐的世界意志,所以无法确认是不是世界意志看上自己了,但既然灰烬使者放在面前,肯定不会矫情拒绝。
毕竟这是圣骑士的最强神兵!
甚至纵观魔兽剧情,能与这柄传奇武器相提并论的,都不多!
“阿尔萨斯拿灰烬使者,这画风偏到什么程度了?”
“世界意志已经病急乱投医了!”
主脑埋首在黄尚怀里,似乎经不住炙热的火焰,实际上将一举一动尽收眼底。
他愈发开心起来。
投入得越多,失败后遭受的打击也越大。
一旦阿尔萨斯重新走上巫妖王的道路,毁灭世界,那对于艾泽拉斯的打击肯定是无与伦比!
到时候,让你们竹篮打水一场空!
“阿尔萨斯圣骑士,这柄灰烬使者将赠予你,希望你能好好运用它,打击邪恶,恢复和平!”
矮人王很直接,都不说什么废话,就这么说定了。
希尔瓦娜斯在后面张开了小嘴,还有这好事?
过来借兵,还送神兵?
黄尚则对怀里的真银圣剑说拜拜,同时郑重地给予承诺:“用盾守护弱小,用剑驱逐邪恶,圣光不息,我心不灭!”
“好!”
矮人王点头,对着布莱恩-铜须道:“把那枚宝石给我。”
布莱恩取出一个精致的盒子,打开后里面静静地躺着一枚金黄色的宝石,鹅卵大小。
这是瑞泽布水晶,现在艾泽拉斯还没人知道,它是纳鲁的核心,倒是矮人王在经过研究后发现,它拥有着无与伦比的能量承载性。
讲得直白些,其余的武器,只能在表面上附着能量,又称为附魔,有了这块水晶,却能将力量真正传导进武器内部,与使用者不分彼此。
它的上限,几乎是无穷的。
如此才有了斩断霜之哀伤的灰烬使者,既能承载圣光能量,又可以吸收邪能腐化之力,堪称完美神器。
当然,不单单是水晶,其余的材料辅助配合,锻造的手法甚至是铸造时的精气神,都至关重要。
原剧情里,穆拉丁被拔出霜之哀伤的阿尔萨斯杀死,这个消息传回铁炉堡后,悲痛欲绝的矮人王为了给自己的兄弟报仇,在立誓要荡平亡灵天灾的意念推动下,他一鼓作气地铸造了灰烬使者。
后来灰烬使者真的斩断了霜之哀伤,将阿尔萨斯击杀,算是许愿成功。
现在矮人王没有那股仇恨与决绝,却有种承载天命的使命感。
冥冥中一股力量在引导着他,将神兵铸成,交给眼前之人。
叮叮咚咚!
锻造开始!
之前其实已经完成得七七八八,穆拉丁和布莱恩又打下手一起帮忙,矮人都是天生的工匠,此时在三铜须的合力帮助下,水晶完美镶嵌,悬浮在刀身的凹槽中,展现出非凡的魅力。
这是一柄剑。
在原剧情里又名大十字军之剑,现在则只称灰烬使者!
“阿尔萨斯,它是你的了!”
满头大汗的矮人王,举起神兵,轻轻挥动了一下,眼中全是骄傲与欣慰,然后双手托举,走向黄尚。
按照礼仪,黄尚这个时候应该半跪,接下这柄灰烬使者。
“等等!”
可黄尚凝视着这柄武器,却在剑身之上,看到一根血丝飞速闪过。
在场的数人都关注着灰烬使者,痴迷着,欣赏着,没有一个察觉到。
那稍纵即逝的血丝,似乎只是幻觉。
“这股力量……”
唯有黄尚以神魔逆境的神魂修为,察觉到不对劲,然后借助灭霸分身的视角,激活紫薯耳套。
这对耳套咻的一下,糊在矮人王脸上。
突如其来!
“阿尔萨斯,你干什么?”
众人猝不及防,穆拉丁露出惊怒之色,没想到这位恩将仇报,突然对赠予兵器的大哥下手。
大哥可是从来不吃紫薯的!
“人类,你竟然又发现了我?”
可下一刻,众人的目光再度转移。
因为在紫薯的照耀下,矮人国王的眉宇间,浮现出一丝连自己都不知道的邪恶与扭曲,口中发出难听至极的声音。
表情指导:被古神之力上身的克尔苏加德。
配音演员:恩佐斯!
“麦格尼?”
穆拉丁和布莱恩呼唤着他们的大哥,得到的却是暴吼的国王,挥舞起刚刚成型的灰烬使者,向着黄尚当头斩下。
“呵,我就知道没那么好的事情,原来不是世界意志的青睐,而是上古之神的诱饵!”
“恩佐斯,你真是阴魂不散!”
黄尚毫不奇怪,法师闪现瞬移出十码之外,手持真银圣剑,上面缭绕出正义的圣光,再度朝着矮人王斩了过来,同时大喊:“我信奉的泰坦神告诉我,麦格尼被上古之神恩恩恩侵蚀了,阻止他!”
一回生二回熟,前面已经有两位被上古之神腐蚀的各族首领,洛丹伦国王和精灵王子。
这些古神还蛮挑食的,都是盯着领导去的,不是一个大势力的首脑式人物,它还瞧不上。
而麦格尼自己都不知道,他被古神腐蚀,连锻造的灰烬使者,都被古神注入了力量。
没办法,矮人的体质特殊,这个种族起源于泰坦用具有活力的石头创造的土灵,当古神腐蚀整个世界后,土灵也中了血肉诅咒,经历了物竞天择的蜕变,岩石硬皮变成了柔软的皮肤,才有了现在的矮人。
这也是矮人拥有种族天赋“山丘之力”和“石像形态”的原因,如此一来,他们的祖先,相当于一半是泰坦,一半是古神,现在祖宗来上身,又怎么抵挡?
“麦格尼,住手!醒过来啊!”
可这些缘由,其他人并不知道,穆拉丁和布莱恩根本没有拔出武器,眼见自己的大哥突然变得如同另一个人般,马上扑了上去,想要将他控制住,却被灰烬使者一震,左右震飞出去,吐出鲜血,直接重创。
“该死的!”
希尔瓦娜斯没想到锻造一柄神兵,居然会出现这个风波,但她与矮人王毫无关系,上古守护者神弓出现在手中,手腕以高速频率颤动,施以混乱之雨,将矮人王制服。
可这时,这柄经历过上古之战的神功,竟然在发出轻鸣!
那是对灰烬使者的敬畏!
也是对古神之力的恐惧!
于是乎,希尔瓦娜斯也慢了一步,唯有眼睁睁看到灰烬使者斩在了真银圣剑上。
嚓咔!
不出意料的,真银圣剑根本没有半点抵挡之力,直接被砍成碎片。
可这不代表黄尚无法抵抗。
恰恰相反,他的手中耀起灿烂的光辉,居然以圣光之力形成了一柄圣剑之形,然后直接包裹住灰烬使者!
“啊啊啊啊啊!”
矮人王的五官已经彻底扭曲,甚至有种要消失的感觉,这是被恩佐斯扭曲成了无面者,可见此次上古之神的力量要远比上回在达拉然的多。
但即便如此,灰烬使者也无法落下。
因为黄尚根本没有独自面对上古之神的意思。
他正在向伟大的泰坦萨诺斯祈祷!
界外,位于王座之上的灭霸,一边看向后方的炮轰,那是追到这个世界来的收集者展现出獠牙,一边催动现实宝石,投下一道光柱。
“嗖!”
这道无形的光柱,就落在灰烬使者上。
在现实宝石修改规则的保驾护航之下,黄尚的圣光之力,真正包裹住了灰烬使者,然后飞速转化!
过程很顺利。
灰烬使者虽然也能吸收其他能量,但对于圣光的融合性绝对是最强的。
所以这一回,现实宝石的所作所为,罕见的不是篡改规则,而是拨乱反正,恢复其本来面目。
需要付出的代价自然极小。
“成功了!”
说时迟那时快,当希尔瓦娜斯的箭矢刚刚射出,就见这柄强大至极的武器,居然自动从矮人王的双手脱离,往黄尚的五指间落下。
黄尚毫不客气,伸手一抓,握住了灰烬使者!
神兵绑定!
在古神口中夺食成功!
“不!!!”
“恩佐斯!!!”
眼见着这样的谋划居然也失败了,恩佐斯的力量暴走了。
面对灰烬使者的威压,矮人王顿时发出如同比起克尔苏加德声调还要凄厉尖锐十倍的叫声,疯狂地呼唤着那个上古之神的力量降临。
于是乎,矮人王的身体中突然钻出一根根触手,铺天盖地朝着黄尚身上抽去。
啪啪啪啪啪!
黄尚毫不畏惧,手持新得的灰烬使者,化作金光闪耀的霸者,摧枯拉朽,斩断无数触手。
可恩佐斯这回是真的不顾一切了。
它的触手就似无穷无尽一般,百根不行千根,千根不行万根!
终于,在极限的数量下,其中一根突破了保护屏障,抽在了黄尚身上。
但同时,灰烬使者也落在了矮人王的头上。
啪嗒!
两人同时向后仰倒,穆拉丁和布莱恩抱住矮人王,希尔瓦拉斯抱住黄尚,眼睁睁看着他们闭上了眼睛,昏迷不醒。
灰烬使者握在黄尚手中,徐徐流转出光辉,紧紧扣在五指之间。
……
“唔……我这是……在哪里?”
黄尚张了张嘴,发出长长的吸气声,带着难以形容的沙哑与枯竭。
那种感觉,就像是发出声音的主人,已经好久好久没有吸入新鲜的空气。
而事实也是如此,他发现自己正处于一个封闭似的环境中。
明明前一息还在手持灰烬使者,力敌被恩佐斯控制的矮人王,怎么下一刻就出现在了这个……
“肉腔?”
透过幽幽暗暗的液体,黄尚调动奥术、圣光和白嫖来的自然之力观察周遭,突然发现,另外一个圆球状的物体,正飘飘浮浮,朝着这里而来。
他探手出去,费力地撕开那半固体的黏液,朝着那个圆球划去,破开一道缝隙。
哗啦!
伴随着淡灰色的液体涌出,一具尸体从圆球里掉落出来。
密密麻麻的触须出现,微微摆动着,犹如无数白色蛆虫,从尸体的眼眶、嘴巴、鼻孔乃至身体的每一个毛孔,钻进钻出。
凉气在心口流转,思维因惊恐而干涸,黄尚猛然意识到什么,喃喃低语:“我在梦魇之神,千须之神,上古之神恩佐斯的体内!”
“桀桀桀!不错!不错!臣服吧,我将赐予你无上的力量,重回现实!”
无比难听的上古之神笑声传来,恩佐斯许下了条件,诱惑满满。
“演技不错,可惜是班门弄斧!”
黄尚把恐惧的层次感演绎得入木三分,心中却平静得要死,甚至还有功夫逗一逗凉气酱。
屁的在你身体里,是梦靥投影吧!
想想也知道,如果他的肉身真的被恩佐斯吸入体内,那第一时间就会转化为莫可名状的血肉之物,根本没有抵抗的能力!
别说阿尔萨斯,灭霸分身来都够呛。
毕竟术业有专攻,在生命形态的扭曲和变化上面,上古之神真的太可怕了。
好在上古之神目前是处于封印状态中的,只能探出一部分力量,影响各族的心智。
但若说直接把他的肉身从铁炉堡拉到身体内,那世界早就完蛋了。
不过危险还是直逼而来的。
因为梦靥可以转变为真实。
如果他无法摆脱这里,被梦靥同化,灵魂沉沦,那就真的被恩佐斯吸收过去了。
“太真实了!”
丢下尸体,黄尚开始朝着远处游去。
在千须之神的体液中游泳,绝对不是什么好的享受,那一股股乳状黏稠地覆盖上来,无孔不入,无数触须,更如蛆虫般蠕动过来。
骗过五感不稀奇,但连神魔逆境的神魂,都察觉不出真伪,这点就十分惊人了。
黄尚分析,这种权柄与上古之神的主人,虚空大君有关,是与现实世界相反的虚空之力。
怪不得能够将萨格拉斯逼疯,从一位守护者变成灭世者。
因为确实奈何不了。
哗啦!哗啦!
他继续游动,经过一个又一个肉团,双手不知捏死了多少根探过来阻扰的触须,直到游至一个红色血肉包裹的肉团之前。
这里是一座血肉形成的祭坛,他脚踏实地后,周遭的液体突然消失,一股湿腻腻的空气萦绕鼻腔,眼前正中央,则是一个硕大的血色肉团。
“这里面……”
黄尚走上祭坛,撕开肉团的表皮,看清楚里面的东西时,瞳孔收缩。
那是一个五官嶙峋的干尸,两只空洞洞的眼窝,直直望了过来,阴森得骇人。
关键在于,这具干尸的相貌,俨然是洛丹伦王子,阿尔萨斯!
哦……
就这?
下一刻,两股幽蓝色的鬼火,突然在干尸的眼窝里亮起。
干尸暴起,枯瘦的双臂抡起了万斤巨力,拍了过来。
与此同时,他脚下的祭坛居然活了,如海浪般颠簸起伏。
波浪卷起时,他的身体被硬生生顶上去,波浪退下时,又如绞肉机,起起伏伏,要将他整个吞噬。
“泰坦神,请赐予我灰烬使者!”
赤手空拳面对这样的怪物和环境,那几乎是自寻死路,黄尚毫不迟疑,再度祈祷,伸手往上一招。
唰!
光芒传来,灰烬使者徐徐落下,被五指一握!
他可以投影进来,灰烬使者也可以!
而这柄灰烬使者,也不是被古神污染过的,是之前用圣光外加现实宝石之力推动,真正完成圣光转化,足以净化邪恶,守护世界的神器!
接住灰烬使者的一霎那,黄尚就使出了旋风斩,双手怒旋,一圈圈光刃斩了出去。
无论是死灵干尸,还是血肉弹弹床,在这件神兵的锋芒下,都只有化作灰烬的命运!
霎那间一串非人的惨叫就爆发出来,干尸的身体寸寸而裂,饱含痛苦的嘶吼,在肉壁内层荡出层层回音,却还是化作了灰烬。
只是黄尚的身躯也晃了晃,脸色并不好看。
因为干尸的攻击依旧奏效,那是精神的攻击,仿佛从未来抽调出死灵之力,化作一股无法抵御的腐朽力量,刺入他的体内。
对于死灵之力,在与克尔苏加德一起复活猫儿时,他已经解除过。
可相比起暗影界正常的死灵力量,这股死灵之力的攻击性要强上太多,化为一双择人而噬的手爪,把外壳剥离,露出内核,沾染上亡灵的气息……
天灾之力!
“轮回者,真有你们的,什么都敢喂啊!”
黄尚已经确定,恩佐斯获得了青铜龙的部分时光之力,不用说正是轮回者投食造成的。
轮回者也许只是为了让上古之神早早脱离封印,造成这个世界的崩溃,放弃抵抗,让两个世界彻底融合。
但恩佐斯本来就可以操控虚化的梦靥力量,再结合时光之力,就能在梦靥里面布置出未来的场景,还专门挑那些坏事。
人往往都是有起有伏,没有人能一辈子幸福美满,什么坏事都不遇到,而自己经历的事情,哪怕是还没有发生的未来,都是刻骨铭心。
这样的冲击简直无与伦比!
黄尚必须给出合适的反应。
“啊↗啊↘啊↗”
他一声抑扬顿挫的惨叫后,身形在惯性的作用下,冲出肉壁,托马斯回旋三周半,再度没入灰水中,如用脱了水的鱼,蹦跶了几下,静静地飘在水中不动了。
就这套动作,你说说打几分?
至少十分吧!
十分?那是基本分,至少一百分,都不用扣分,不怕他骄傲!
于是乎,黄尚在灰水中飘啊飘摇啊摇,外在的安静,越发凸显出心灵中掀起的狂涛。
过了许久,他才一个鲤鱼打挺,猛然直立起来,眼中闪过三分心有余悸,五分险死还生和七分大彻大悟。
显然,他悟了。
至于悟出什么东西,那不重要,重要的是,恩佐斯的陷阱并没有成功,他更没有半点退缩之意,略作休息后,游向下一个肉团。
就这般,明明知道那些干尸里面是恩佐斯设下的精神冲击,黄尚依旧扒拉着,受到一次次心灵的侵蚀。
他的心智,在理智与疯狂不断徘徊,变得越发地坚韧。
经过这一场磨练后,接下来暴露一些神魔逆境神魂的特点,就合情合理了。
谢谢你,恩恩恩!
不过当黄尚撕开第十六个肉团时,居然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矮人之王,麦格尼-铜须!
“矮人王的灵魂也被拉了进来,进行着腐蚀和控制,救他出去!”
显然,面对这些英勇坚毅的灵魂,古神之力也没办法瞬间控制,必须潜移默化,逐渐消磨他们的防线。
此刻矮人王从外表上看,就像是睡着了,甚至还做着美梦。
可他的身上正覆盖着无数的触须,密密麻麻地虬结着,体贴地编织出一套合身的衣服。
否则果体出镜,是会被屏蔽的……
“我来救你!”
黄尚灰烬使者直接斩了过去。
“吼!”
不出意外的,恩佐斯的反扑到来。
难以形容的尖锐痛楚从心灵深处扩散。
一瞬之间,就好像自己的一半意识被碾成了齑粉,另一半意识却在眼睁睁地看着,耳畔响起宏大的诵念声:“恐怖的征服者!梦靥的创造者!深渊的监护者!死亡和灵魂的掠夺者!万物的终结!原暗之古!”
这魔音无比地洗脑,在循环的回荡中,黄尚的身躯慢慢地下沉,好像要臣服在恩佐斯的魔威下。
但事实上……
骗你的啦!
与之前的数次心智侵蚀相比,这一回仅仅是量上更多,想必恩佐斯也察觉到不妙了。
这个家伙居然在自己的梦靥里面磨练精神,加以提升,必须要将之扼杀在摇篮里。
但它的真身还在封印中,使出吃星球的力气,也就是这个程度了。
所以黄尚岿然不动,现在的下沉,纯粹是逗它玩。
诶,他沉下去了!
啊,他又浮上来了!
哎呀,他又沉下去了!
哇塞,他又浮起来了……
恩佐斯的视线就这么上上下下,一直跟着摇摆,半响之后,突然发现不对劲,暴怒的声音从茫茫虚空中传出,犹如无数石块在摩擦:“卑微的凡人啊,你认为能在无尽的梦靥面前苟活?”
“苟活?我要干死你啊!”
黄尚笑笑,嘴角歪起,灰烬使者陡然爆发出灿烂至极的光辉。
那是一道蓄势以待的光芒,以前所未有的气势,向着前方斩去。
轰隆!
霎那间,碎肉、汁液、触手全部爆开,恩佐斯痛苦的嘶嚎达到了耳膜穿孔的尖锐,但黄尚已经来到了矮人国王面前,将他救了出来。
“不可能!不可能!区区血肉之物,怎么可能违抗伟大如我?”
这一击对于恩佐斯造成的创伤,与其说是些许破坏,还不如说是心智上的巨大打击。
上古之神连泰坦都能腐蚀,还是首度遭到被凡人反噬的情况。
“触手长,见识短,接下来才是让你真正大开眼界的时候!”
这一斩也是黄尚正式吹响反攻号角的时候。
区区不才,有一尊分身是齐天大圣!
敢将我吞进肚子里?
不管是真吞,还是虚晃一枪,都是活腻歪了!
……
(一万二了,但后面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