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v9ta都市小说 明天下 起點-第一五三章盡五湖四海之水洗不去的遺憾讀書-z7673

明天下
小說推薦明天下
第一五三章尽五湖四海之水洗不去的遗憾
乱世用重典,这是为了迅速恢复社会秩序。
整个大明已经被贼寇李弘基,张秉忠之流劫掠了一遍,又被云昭麾下的大军梳子一样的梳理过一遍之后,该杀的早就杀了。
剩下来的人,对目前这种安稳的社会现状很满意。
就算是还有结果心怀不轨的,也大多是对别人家的财产,别人家的闺女,老婆之类的心怀不轨,至于说对云昭的天下心怀不轨,那可真是冤枉他们了。
玉山城有一座秃山,秃山上有一座纪念堂,纪念堂里放着很多的酒盏!
每一个酒盏都是崇祯年间不可一世的人物的头盖骨。
据说云昭只要遇到让他愤怒的事情,就会来到这座阴森的殿堂,召来他的左膀右臂们,一起坐在殿堂里用那些昔日的枭雄的头盖骨做的酒盏饮酒。
一起商议下一次该把谁的头盖骨制做成酒盏。
还听说,玉山上白雪飘飘是一个光明世界。
而玉山旁边的秃山,则整日里云雾缭绕,电闪雷鸣的宛若地狱。
每当云昭待在玉山的时候,天下就会平安无事,百姓们就会有数之不尽的好日子可以过。
每当云昭来到秃山……那就完蛋了,一定是伏尸百万,流血千里的局面。
因此,很多百姓在拜佛的时候都恳求菩萨,让云昭多停留在玉山,莫要去秃山。
很多时候,百姓的要求就是这么简单。
张峰在应天府的时候杀的人就连他自己都数不清了。
那个时候,他认为那些害群之马就该除掉,所以下手的时候没有丝毫的手软。
现在不一样了。
杀人应该是律法的事情,绝对不能由人的意志来决定谁该死,谁该活着。
让律法彻底的自动运转起来,才是张峰这个知府应该做的事情。
不知道自己躲过一劫的史可法安然的回到家里,且乐淘淘的,这让他的妻子以及老母非常的惊诧。
他回到家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属于老仆的地还给了老仆。
然后就变卖了在开封城的寓所,买了两头牛,就带着全家搬去了乡下。
到了乡下之后,他就挥毫在自家门楣上写下了“耕读传家”四个大字。
家人被史可法的行为惊呆了,就在大家都以为他得了失心疯的时候,史可法却瞅着隐隐的南山道:“这才算是活着。”
张峰来的时候,史可法正在耕田!
他耕田的手艺并不好,犁沟弯弯曲曲的,且深浅不一。
即便是这样,他也拒绝了家人的帮忙。
因此,一个人在田地里的忙碌的史可法就显得有些悲壮了。
身为世袭锦衣百户之子,史可法在很小的时候就展现出了超卓的读书天赋。
对于农事,他非常的精通。
不过,这种精通指的是书本上的精通,而非实际操作,在实际生活中,他从来没有下过地。
现在,他准备给自己补上这一课。
一个人种地就很麻烦了,尤其是耧车将种子播下去之后,就该有人在后面覆土。
史可法不用家人帮忙,所以,一个人就要干两个人的活,干的慢不说,还不好。
张峰看到这一幕,就脱掉外袍,留下单衣,默默在跟在史可法背后帮他覆土。
史可法听到动静回头看了张峰一眼,并没有觉得惊讶,只是笑一声,就继续干活。
一亩地,一个上午才种完。
在种地的过程中,没人说话,就是默默地干活。
给最后一块地种上之后,史可法就来到田边的柳树底下,轻摇着草帽把挂在树上的水葫芦丢给了张峰。
张峰喝了一口又递给了史可法。
自己坐在田埂上从靴子里抽出一支烟,点燃了递给了史可法,史可法接过烟,抽了一口道:“比以前在南京的时候抽的烟要好。”
张峰给自己也点了一枝道:“没法子,那时候没有这种高级烟的配给,现在是知府了,我的杂项福利中,就有抽烟钱这一项。”
“怎么想起来看我了?我知道你不是来嘲笑我的。”
张峰道:“早就该来拜访,就是不知道见到了你改说些什么话。”
史可法挠挠头发道:“真的很难说,你要是早来几天,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会认为你是在嘲讽我,现在,无所谓了,嘲讽就嘲讽吧,在应天府的时候,我真的很蠢。”
张峰道:“你知不知道,我本来就是蓝田官员,干的就是恢复家国天下的大事,本该问心无愧,你表现得越蠢,我就应该越高兴才对。
可是,后来呢,我发现我实在是高兴不起来,明明做的是再正确不过的事情,却总是觉得问心有愧。”
史可法笑道:“是对你们在应天府做的事愧疚?”
张峰摇摇头道:“因为你。”
“因为我?”史可法奇怪的用食指指指自己。
张峰道:“骗好人的滋味不太好,哪怕出发点是正义的。”
史可法笑道:“看来我做人做的还不算太失败。”
张峰丢掉烟蒂拍拍单衣的下摆站起来道:“明公,有出仕的想法吗?”
史可法摇头道:“我现在就想当一个堂堂正正的百姓!”
“心如死灰?”
“错了,老夫现在生机勃勃,不论是心,还是身体都是如此。”
“做学问?”
“做什么学问啊,先把农田里的这点事弄清楚,一个好农夫,就能让我学一辈子。”
张峰怔怔的看着笑容满面的史可法良久,发现他是真的高兴,清澈的双眼中神光很足,且没有任何情感杂质。
“咦?返璞归真?”
“谈不到,就是心里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通透。”
张峰叹口气道:“这就没法子说了。”
“不用说,不用说,是我想通了,且一通百通,如果我现在还是应天府的知府,你不可能蒙骗的了我。”
“明公这就是准备老死荒村?”
史可法笑道:“老夫在的地方就不可能是荒村。”
张峰笑道:“我信!”
史可法摆摆手道:“走吧,以后不要再派人跟着我,我喜欢现在的大明。”
“你知道?”
史可法笑道:“大街上的每一个人的面庞都是那么生动,有欢喜的,有焦虑的,有忧愁的,有希望的,有谄媚的,有阴险的,更多的还是毫无表情的。
我看的很清楚,不管我走到那里都会有一张别有意味的面庞出现在我左右。
如果我还不知道自己在被你们监察的话,那就真的该死了。”
张峰低着头踢飞了一个小石头道:“有功夫就去玉山看看,哪里的变化很大,蓝田的变化也很大,出现了很多新的东西,也出现了很多新的事情,很多新的人。
你去了那里,会发现世界已经变得让你不认识了,今日的玉山,就是日后的大明,这一点我笃信无疑。”
史可法笑着摇头道:“不不不,我现在正在研究蓝田律,从这本律法中,我就能看出很多东西出来,总体上,看到现在,大多是好的东西。
不过,云昭的野心太大,他居然想要建立一个人人平等的世界,我觉得他是在做梦。”
张峰笑道:“如果我的目标是青天,那么,我爬上高山就不算什么,如果我的梦想是高山,我就只能爬上土坡。
人就是这个样子的,从来都不知道何为满足,所以,我们一定要把目标定的高高的,这样才能在攀登青天的时候,不知不觉超越了无数高山。”
史可法想了一下道:“还不错,还知道量力而行,只要云昭没有想着一下子就达到最高目标,他的王朝就能延续下去,挺好的。
帮我告诉云昭,看好天下百姓,保护好天下百姓,珍惜他的天下百姓,固国不以山溪之险,威天下不以兵革之利,全在人心。”
张峰摇头道:“云昭不这么看,他不会听的,他是一个极度自私自利的人,任何属于他的东西他都会看的很好的,保护的很好的,珍惜的好好地。
至于那些不属于他的东西,他可就没有这个心了。
另外,云昭常说的一句话便是——真理只在火炮的射程之间。”
史可法哼了一声道:“贼心难改!”
张峰笑道:“他本来就是一代巨寇!”
田地远处走过来了一个妇人,史可法看了一眼边对张峰道:“我夫人来给我送餐饭了,没有多余的。”
张峰吧嗒一下嘴巴道:“应该也没有什么好吃的。好了,我走了。”
史可法目送张峰离开,直到他的马车消失在大路的尽头,这才对身边的夫人道:“你知道那个人是谁吗?”
夫人道:“是您的故旧?”
史可法打开食盒,取出一碗米饭吃了一口道:“是一个王八蛋。”
夫人点点头道:“既然不是什么好人,以后就莫要来往了。”
史可法停下手中的筷子,瞅着张峰离去的方向道:“其实我也挺想当这样的一个王八蛋,就是那时候太蠢了,蠢的冒傻气,没了当王八蛋的机会。”
夫人没好气的道:“哪有您这样骂自己的?”
史可法猛猛的往嘴里刨了一些饭食吃了下去,才低声道:“我生不逢时,有些嫉妒了。”
夫人给史可法倒了一碗羹汤笑道:“别嫉妒了,那个人坐的是官车,您可不适合当官。”
史可法乐不可支的道:“终于被你发现了,不容易啊,此生,就把这个堂堂的小老百姓当好,也不枉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