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nn0i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線上看-第一千三百三十九章 強搶閲讀-ozhy2

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小說推薦武俠世界的慕容復
众人议论纷纷,林朝英悄无声息的溜进吕府,处理伤势去了,而慕容复则留了下来,他要看看吕文焕打算怎么处理。
不多时,吕府的管家走了出来,朝凌霄阁弟子说道,“你们谁能做主?”
凌霄阁弟子中走出一人,身材纤细,脸色呆板,眼睛却颇为明亮灵动,用一种怪异的口音说道,“我叫王砚,我能做主,你们吕大人怎么说?”
慕容复听了这话,不禁上下打量这人几眼,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什么王砚,分明是王语嫣假扮的嘛。
管家拱了拱手,“原来是王壮士,老爷现不在府中,还请诸位先将粮草运进去,老朽已备下薄酒,犒劳诸位。”
王语嫣眼珠子转了转,“抱歉,我家主人说了,没见到银子,粮草不能入府,要么我们在此等待你家老爷回来,要么你先把账过了,我们自会将粮草送进吕府。”
此言一出,周围百姓如同炸开了锅,抛开别的不谈,就这副态度也足以让他们吃惊了,那慕容家究竟何方神圣,竟然敢对将军府的人如此说话,难道不知道这整个襄阳城都是将军府说了算么?
管家面色微窒,老爷现就在府中,就算等到明天,也等不回来,至于过账就更别提了,老爷根本没打算花钱买这批粮食。
心念急转,他面露难色,“王壮士为难老朽了,老爷不在,我等下人岂敢胡乱做主,而王壮士不肯入府,难道等我家老爷回来,还要他亲自到此见你不成?”
王语嫣面皮抖了抖,似乎在笑,但她这个面具明显制作不怎么精良,给人一种皮笑肉不笑的感觉,嘴中说道,“这个不必阁下操心,我家主人还说了,如果三个时辰内,吕府不要这批粮草,我等就将其转售给其他人,价格不变。”
在战乱时期,尤其襄阳城兵临城下,别说价格只高三倍,就是高五六倍,也有的是人买,人家根本不嫌多,恨不得多屯一些,毕竟钱财再多,也不能当饭吃。
管家神色大变,“你们不要欺人太甚!”
王语嫣摇摇头,“阁下不要误会,王某只是奉命行事,反正已经给你们将军府优先购买权了,你们不要的话,我们也只能卖给其他人。”
“谁说不要!”管家据理力争,“只是老爷不在,等他回来肯定会要的。”
王语嫣摊了摊手,“那我也没办法,总之只有三个时辰,爱要不要。”
慕容复饶有兴趣的望着这一幕,不用说也知道,这些话肯定是慕容雪教她的,否则以她那善良的好脾气,怎么可能说出这种话来,都恨不得将粮草直接送给人家。
管家哑口无言,迟疑半晌,“那就先等等吧,我先派人去寻老爷,问问他如何决定。”
说完转身进了吕府。
周围的人群越聚越多,交头接耳,窃窃私语,当打听清楚车队的来历,以及事情的始末,夸赞慕容家手段通天的有,骂慕容家黑心商人的也有,前者希望慕容家能够源源不断为襄阳城提供粮草,后者则巴不得将军府能够出兵直接强抢这批粮草。
不一会儿,管家又出来了,脸色极其难看,身后还跟着一个吕师圣,他大摇大摆的来到王语嫣面前,“姓王是吧,我爹不在府中,这事本少爷也能做主,不过在此之前,本少爷要问上一句,这批粮草从何而来?”
王语嫣对此并没有丝毫意外,侃侃答道,“我慕容家出资从各地购买而来,吕少爷应该知道,现在各地米价上涨将近一倍有余,我慕容家付出莫大代价才将其运进襄阳城,赚取一点路费,不过分吧?”
“不过分,”吕师圣微微点头,随即话锋一转,“不过本少爷现在怀疑,这批粮草正是从南阳镇运至襄阳而被劫的那批粮草中的一部分……”
说话间他仔细观察着王语嫣的脸色,但除了木然还是木然,什么也看不出来,他脸色一冷,“所以本少爷想检查检查,阁下不会介意吧?”
事实上王语嫣确实有几分心虚,好在脸上面具做工极差,根本表现不出什么细微变化,这才没露出马脚,口中淡淡道,“不介意。”
慕容复不禁暗想,慕容雪是不是早料到王语嫣不会演戏,才给她弄了个这么粗糙的面具?
吕师圣手一挥,“来人,检查车队,任何细节都不要放过!”
很快一队百来人的士兵从府门内冲了出来,将凌霄阁弟子团团围住,其中分出十多人去检查车队。
慕容复见此脸色微微一冷,看来吕文焕是打算强抢了。
王语嫣声音也冷了下来,“吕少爷,你这么做不会想强抢吧?”
吕师圣脸上闪过一丝嘲弄,“怎么可能,如果粮草没有问题,将军府照价全收,可如果有问题,将军府绝不放过趁火打劫的宵小之辈。”
三十多个凌霄阁弟子一手搭在剑柄上,目光平静的望着王语嫣,只等她一声令下,顷刻间便叫这百十名军士人头落地。
最终王语嫣还是隐晦的打了个手势,示意众人不要轻举妄动。
十来个军士很快搜查了车队,忽然一个士兵喊道,“少爷,有发现!”
“哦?什么发现?”吕师圣面色一喜,“快呈上来!”
士兵匆匆跑了过来,手上举着一张封条,“这是在一个装粮草的麻袋中发现的。”
吕师圣接过封条一看,上面写着“襄州南阳县兵马司签押”几个字样。
所谓南阳县兵马司,其实就是一支没有番号的厢军,人数可能不到百人,因为宋庭的厢军地位实在很低,由兵马司统属,只要没有番号,都称为某某地兵马司。
“哈哈哈……”吕师圣一阵大笑,将封条扔到王语嫣面前,“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
这话一出,围观百姓纷纷吃了一惊,“什么!南阳县不就是襄阳城附近的一个州县,慕容家这些粮草是从南阳抢来的?”
“什么从南阳抢来的,这位老兄你还没明白,明明是南阳运送粮草到襄阳城,半路被慕容家劫下了!”
“真不要脸,抢了襄阳城的粮草,还拿到襄阳城来卖,我呸!”
王语嫣何曾经历过这种阵仗,一下子就慌了手脚,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旁边一个凌霄阁弟子机灵的上前一步,捡起封条看了看,“这封条是新的,笔墨都还没干,你们这是诬陷!”
人群顿时安静下来,狐疑的望着吕师圣,以将军府的手段,确实有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来。
慕容复倒是愈发的觉得有意思了,不知道那吕文焕是真的有此怀疑,还是单纯的想昧下这批粮草,故而有此诬陷。
吕师圣冷冷一笑,“我看诸位还是到公堂上再解释吧,来人,将这伙抢劫军粮的贼子统统拿下!”
“是!”众军士齐齐应声,兵刃出鞘,缓缓缩小包围圈。
围观群众见势不妙,急忙远远退开,生怕殃及池鱼。
凌霄阁弟子则十分镇定,丝毫不慌,静静的等着王语嫣下令。
王语嫣下意识的咬着嘴唇,心念急转,却怎么也想不出一个好办法,一时间她有些丧气,出发之前慕容雪就告诫过她,这趟差使并不容易,她还信誓旦旦的保证自己能办好,结果不但坏了表哥的事,以后见到慕容雪,肯定会被她奚落嘲笑。
越想越觉得自己没用,她咬了咬牙,“众弟子听令……”
就在她要下令让众弟子放弃粮草冲出重围之时,忽然一道细细的声音传入耳中,“不要反抗,让他们抓,我会让吕文焕亲自把你们送出来。”
“表……”王语嫣眼前一亮,差点脱口叫了出来,好在反应及时,生生忍住,改口道,“众弟子听令,不得轻举妄动。”
“是!”
王语嫣眼珠子转来转去,四处寻找着慕容复的身影,却怎么也找不到,她有点小失落。
吕师圣奇怪的看了她一眼,“抓起来,锁进大牢!”
众军取来绳索,将连王语嫣在内一共三十余人全都绑了起来,分批带走,而后吕师圣指挥军士,堂而皇之的将粮草运进吕府之中。
直到所有人走光,慕容复才施施然进了吕府,脸上闪过一丝淡淡的冷笑,“吕文焕啊吕文焕,从来只有本公子抢别人的份,还没有人敢抢到本公子头上,你这一抢,可是将自己送上断头台了……”
回到小院,郭芙已经在此等待,一见慕容复立刻邀功似的说道,“慕容大哥,你交代的事我都办妥了,现在可以告诉我那血影殿,还有水晶宫是怎么回事了吧?”
慕容复还在想着粮草的事情,哪有心思跟她解释,当即没好气道,“你不是看到了,血影殿和水晶宫都是慕容家麾下势力。”
郭芙为之一噎,突然有点委屈,“人家就想知道,你什么时候组建了那么强大的两个组织嘛,你什么都不跟人家讲,人家怎么知道……”
慕容复心头一软,拉过她的小手,“这又不是什么大事,你人在襄阳,我怎么跟你讲,对了,我有一件事要问你,你知不知道将军府的大牢设在哪里?”
郭芙一愣,“在南大营,你问这个做什么,你有朋友被抓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