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xvf1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聊齋之家有妖妻 愛下-第五百一十二章 再回洛陽推薦-k5omm

聊齋之家有妖妻
小說推薦聊齋之家有妖妻
王丰与叶雪薇商议妥当,当即驾剑遁往洛阳而去。进了洛阳,王丰沉吟着对叶雪薇道:“我既然已经决定不再听从朝廷的命令,那么自然不能再去见皇帝,否则必会牵扯不清。只是若不去见皇帝,该从何处着手,才能尽快打探到军械图纸的下落呢?”
叶雪薇道:“像这等军械图纸,防护一定十分严密,这且罢了,关键是我们现在根本不知道图纸在何处,完全无处下手啊!”
王丰想了想,道:“说不得此次我们也要动些小手段了!走,先去寻军器监的监正。”
现任军器监监正名叫王选,五十余岁,颇有官威。当夜王丰潜入他的府邸,趁其熟睡,施展了嫁梦之术,进入王丰的梦境之中引导了一番,愕然发现王选居然也不知道最珍贵的军械图纸藏在何处。
原来监正虽是军器监的头头,但却始终是流官,隔过几年或者十几年就会调任别处,一般的军械监正自然是有权过目的,但像震天引雷霹雳箭、禁空箭等镇国神器,监正却也是无权接触的,无他,就是生恐泄密。
不过王丰却也不是全无收获,从监正王选的梦境之中,王丰得知了军器监下属还有一个隐秘的神匠司,虽名为军器监的下属,但实际却是独立的机构,里面从主事到最低等的杂役,都是父死子继,一家人的生养死葬全部都由朝廷解决,除非皇帝特许,否则从来不从外面招人。
神匠司下属数千人,个个都是保密的人,极少与外界接触。而在神匠司的驻地之中,长年有暗卫把守。以前朝廷力量强大的时候,一直都有至少一位天级暗卫长驻神匠司,近年来暗卫实力大损,实在抽不出天级暗卫来了,因此神匠司中才只有两名地级暗卫。
这份守卫力量已经大为削弱了,但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的小人物都能闯进去的。
王丰见从监正这里得不到更多讯息了,当即与叶雪薇一起离了监正的府邸,转而来到了军器监的工坊。军器监的工坊占地极广,城墙厚实,与外界隔开,几乎就算是一座城中之城了。
王丰叫叶雪薇在外接应,自己则根据监正梦境中得来的讯息,悄悄地来到一处不起眼的角落,走进了一间大院儿之中。这里便是神匠司主事佟一的住处。
以灵镜探查,发现那佟一正在熟睡,当即轻轻走了进去,站在佟一的船边,施展嫁梦之术,欲要进入佟一的梦境。
然而那道法术落在佟一的眉心,却见佟一眉心处亮起了一道符文,瞬间将王丰的法术挡住。
那佟一仿佛受了惊吓,当即睁开眼睛,骇然地看着站在床边的王丰,大喝道:“你是谁?想要干什么?”
王丰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失手,错愕之下,没能第一时间阻止佟一出声,等到佟一的大喝声响起之后,王丰再想阻止也晚了,只得轻叹了口气,伸手将佟一抓了过来,手中分光剑直接架在了佟一的脖子上,警告道:“想要活命,就小声点儿。”
佟一见剑架在了脖子上,这才乖了,不过却也并无什么惧怕,低声呵斥道:“不管你是谁,敢进来这里撒野,都绝无生路。我劝你还是就此离去吧,等到外面的护卫来了,你可就走不了了。”
王丰笑了一下,道:“在护卫到来之前,我有足够的时间杀掉你。我劝你还是放聪明点儿,帮我将护卫打发了。否则你恐怕见不到明天的太阳!其实我也不是怕了那些护卫,只不过是不想大开杀戒罢了。”
佟一闻言,沉默了片刻。此时神匠司中的护卫也听到了动静,赶来查看。就听甲叶之声大作,片刻之后便有一人在门外喊道:“主事,发生了什么事?”
佟一正要说话,就感觉自己脖子上的剑紧了一紧,心下权衡了一阵,还是觉得自己的小命儿重要,当即道:“没事,是我刚刚做了噩梦,因此惊叫出声。你们回去吧,不要嘈杂,扰了大家清梦。”
屋外的护卫闻言,沉默了片刻,这才各自离去。
王丰见状,微微一笑,收了分光剑,对佟一道:“你还算是识时务!其实我对你并无恶意,甚至对朝廷也无恶意,此次前来,只为查探震天引雷霹雳箭、金芒神甲、禁空箭等军械的制造之法。日后造成,我也只会用它们对付叛军,绝不会用来对付朝廷的兵马。主事,若是方便的话,可否将制造之法告知于我?”
佟一闻言,哼了一声,道:“原来你是想要这个!那你可找错人了,我虽是神匠司主事,但对打造军械其实并不怎么精通,你说的那些利器,我都不会。”
王丰笑道:“那你总该有图纸吧?”
佟一哼道:“这等国之利器,那是何等重要,其图纸岂会交由我保管?实话跟你说吧,我活了五十二岁,也在这神匠司中住了五十二年,虽然见过无数军械被打造出来,分送各军,但那军械究竟是怎么打造出来的,制造图纸究竟在何处,我却都一概不知。我虽是主事,但论技艺却只算平庸,根本没有这个福分学到最高深的军械制造之法。”
王丰以灵镜监听佟一的话,发现其没有说谎,顿时心下一沉,道:“那图纸会在哪里?这神匠司既然能造出这等军械,怎么会没有图纸?”
佟一道:“神匠司的确没有图纸,制造之法都掌握在那十几个顶尖的神匠手中,但他们每个人也都只知道几道工序,一件军械需要多位神匠先后接手,才能最终打造成功。谁也不知道完整的制造之法。”
王丰皱眉道:“若是没有图纸,那万一这些神匠不小心出了意外,亡故了一两位,这些军械岂不是再无人能打造的出来?你这话,分明就是哄我。你是真以为我不敢杀你么?”
佟一见王丰面露杀意,急忙道:“神匠司这里的确没有图纸,但我也没说别处没有啊!实不相瞒,这些图纸都存在皇宫之中,由大内高手严密看守着。一旦神匠司中的神匠故去,而又没来得及在朝廷的安排下收下传人,那么朝廷便会从一干年轻工匠之中择优选人,送去皇宫之中观看图纸,学习最精深的军械制造之法。因此百余年来,我神匠司才能传承不绝。事实上,这几年老一辈的神匠便接连亡故了好几位,新选拔的匠人去了皇宫学习军械制造之法,又迟迟不回,我司的匠人已经是青黄不接了,再加上打造军械的材料也基本耗尽,难以补充,因此我司已经好久都没有开工打造禁空箭、震天引雷霹雳箭等利器了。如若不然,朝廷的大军又岂会在战场上一败再败!”
王丰闻言,点了点头,道:“这么说我就算把神匠司中现存的那些神匠都给带走,也造不出军械来?想不到朝廷对这里军械保密的如此严格!那你可知道,那些图纸究竟藏在皇宫的哪个地方?”
佟一摇头道:“如此隐秘之事,我怎么会知道?”
王丰沉吟了片刻,这才道:“好,既然你不知道,我也不勉强你了。刚刚我施法欲要进入你的梦境,却被你眉心的一道符文所阻,那是什么?我看你分明就没有修为在身,为何会有符文护身?”
佟一笑了一下,道:“那是我神匠司守护神魂,防止敌人施展迷魂之类的邪术,控制我司匠人,打探军械制造秘密的手段。每一个神匠司的孩子,在出生之时都会被篆刻这么一道符文在额头之上,随着年轻的增长,符文渐渐淡不可见,只有在遇到邪术袭扰的时候才会显露出来。这道符文的威力倒也不算大,但若是被人强制破除,符文便会反噬自身,将那匠人的脑子打坏,变成傻子,再也说不出任何秘密了。”
王丰闻言,皱了皱眉头,道:“此法倒是……,既歹毒,又实用!罢了,我不为难你了,这就离去,希望你能忘掉我来过之事,不要跟别人提起!”
佟一笑了笑,道:“我今夜迫不得已,将许多秘密都告诉你了,我若是将事情宣扬出去,自己又能讨到什么好处?你放心,此事我绝不会外传。”
王丰点了点头,当即闪身离去。
出了军器监,与等在外面的叶雪薇会合,王丰将情况说了一遍,就听叶雪薇道:“我们还要去皇宫看看吗?”
王丰点了点头,道:“当然要去!不过神匠司这边都防备的这么严密,我想那存放在皇宫之中的图纸必定更是守卫森严,我们未必能轻易拿到手。此去多半会有一场打斗,我不想露出真容,让朝廷知道是我在打这些军械的主意。”
叶雪薇道:“那该怎么办?要不夫君在外接应,我去抢图纸?”
王丰摇头道:“朝廷的暗卫这几年在平叛之战中损失惨重,但却也还有两名身穿金芒神甲的天级暗卫,七八名地级暗卫,实力其实不可小觑。你一个人出手,成功的把握不大。还是你在外接应,我去皇宫抢图纸吧。我有黄金面具,能够随意改变容貌,任谁也看不出来。戴上面具,然后去抢东西,那就无妨了。”
叶雪薇点了点头。于是二人来到皇宫之外,叶雪薇自去埋伏,准备接应。王丰则并不施展法术,只仗着武艺,跃上宫墙,进入了皇宫之中,随后才祭出了本命灵镜,开始细细地扫视宫内的情况。
其实对这皇宫,王丰并不算陌生,先帝在时,王丰来往过好几次,没少用灵镜扫视。不过那时候王丰没想在宫内寻宝,故此只看人,不看物,检查的不算认真。这次王丰却是专门来寻宝的,对着皇宫之中一寸寸的扫视,很快发现了不少密室和地窟的出入口,不过检查之后,却发现都不是自己要找的。
暂时避开了皇帝和皇后居住的宫殿,王丰在扫视到后宫荒凉的冷宫区域时,终于有了发现。那是冷宫之内一处临湖的假山之中,一块机关控制的石壁之后,有一个深邃的地宫。
若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地宫也就罢了,偏偏在王丰的灵镜之中,不但周围有许多暗卫高手在悄悄潜伏,而地宫之中还灵光闪耀,其内必定蕴藏着灵物。
虽不十分肯定图纸就在里面,但茫无头绪之下,却也不妨先去看看。
当下王丰带着黄金面具,迈步走了过去,身法展开,快如闪电一般出手,将周围潜伏的六名玄级暗卫给打晕在地。随后王丰来到了假山之中,将那机关控制的石壁撬开,这才迈步走了进去。
地宫的通道十分宽敞,一路往下行了数十步,前方才终于亮起了火把,两名地级暗卫守在那里,见王丰进来,倒是没有第一时间认为王丰是敌人,就听其中一人道:“你是何人,谁差遣你来的?可有通行令牌?”
王丰面无异样地继续往前走,口中道:“陛下命我来看看神匠司的匠人们学习军械制造之法的进展。如今战场吃紧,急需军械。可延误不起了!”
两名地级暗卫闻言,追问道:“可有陛下诏书?手谕也行!”
王丰道:“有手谕在此,我拿给你们看!”
说着,伸手入怀,摸出一物,对着两名地级暗卫晃了晃,两道清光射出,正中猝不及防的二人,将二人的魂魄瞬间摄拿了回来。
正是天蛇星眸再建功劳。
眼见那两名地级暗卫缓缓软倒在地,王丰这才走了过去,越过二人,继续往地宫深处行去。
如此又走了百余步,就见前方突然出现了一个宽阔的洞厅,里面灯火通明,七八名工匠正在里面各自研习着军械制造之法。
王丰不想贸然惊动他们,当即以黄金面具幻化成外面的一名地级暗卫模样,这才大摇大摆地走了过去,一众工匠对地级暗卫似乎见惯不怪了,见王丰走了进来,都并无半点异样。
王丰当即走到一名工匠身边,轻声问道:“你们研习军械制造之术,还有多久才能成功?”
那工匠见王丰发问,这才道:“这些军械都十分精妙,实非短时间内能够钻研透彻的,我如今只是有了些头绪,想要将之完全吃透,掌握其中的诀窍,只怕还需要两三个月才行。怎么了,可是陛下又催了?”
王丰微微点了点头,这才道:“你们手中的图纸可就是全部图纸了?你们没有交叉看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