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90u9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萬界最強之光-第八百七十九章 非旺季而興盛的沿海城市!-wb2ry

萬界最強之光
小說推薦萬界最強之光
“这么唉声叹气的做什么?”
一声满是哀愁的悠悠叹息,破坏了无言宁静,也点燃了一直压制的怒气。
要不是亲儿子,非得一耳刮子贴上去不可。
想他纵横大半辈子,虽说还未曾成功踏入顶尖行列,但也是一跺脚,一定规模内,地动山摇的主儿。
所谓传承,除了血脉之外,更该是理念与信念的传承。
身为传承者,不仅要完美继承,更要在完美继承的基础上,再创辉煌。
此也正是那句老话所言——老子英雄儿好汉。
就现实而言,此倒是可做希望寄托,实现二字终究有几率二字。
这也是过往岁月时代中,一些注重传承的手艺人,将徒弟看的比儿子还要重的缘故。
儿子只要有心,总能生出来。
而对眼的手艺传承人,非得机缘二字不可。
实在是可遇不可求。
不敢要求太高,超越不太敢有所奢望。
好歹也完美传承,身为他的儿子,岂能这般没有出息,左右不过一次挫败而已。
别说这事儿目前还没有完全定局,就是定局了又如何。
别说古往今来,就说如今时代,一天天因意外而丧生的,也不在少数。
之所以没有太大感觉,无非是绝大数据下的对比而已。
真要单独拎出来感受,恐怕难免震动。
权势也好,卑微也罢。
富贵也好,贫穷也罢。
到头来的结局,终究没什么不同。
在这件事上,谁也没有特权可言。
至于艰难二字,无非代价不够而已。
只要舍得付出代价,没什么事儿能称得上艰难二字。
实际艰难的,还是舍得二字。
舍是付出,得是收获。
收获的,能否超越付出的,这是难以预料之事。
就以目前实际局势而言,真能想办法除掉这家伙,清除一道重大障碍。
所得倒是可言超越付出。
“这么迫不及待吗?”
“才刚刚踏入,便主持大事。”
“能力是一方面,有鼎力支撑,又是另外一方面。”
“对于我们而言,何尝不是机会。”
“在一定的圈子里行事,终究难免顾忌,束手束脚。”
“超脱一定圈子的束缚,多了许多自由,也就多了许多的把握与可能。”
消息隐蔽传递,引发了对事态的智慧把握,狡猾间亦有丝丝怨毒。
“既然他的本事,足以让你们服气。”
“那么从现在开始,你们便跟着他做事。”
“再有一点,这不是要求,可看做一个当哥哥的,对你们的恳求。”
经过了一番折腾,卫无忌一旁淡然而立,八人小队齐刷刷立正,却是个顶个的鼻青脸肿。
无论到了何等时代,本事二字都是最硬气的招牌。
想要领导,总得将人心收拢一块儿。
除了关怀手段之外,最为直接的莫过于实力镇压。
一番折腾,数量依次叠加,到了后来也无所谓什么脸面,八个人一拥而上。
最终的实际,却是连卫无忌的一根毛都伤不到。
残酷的事实,疼痛的不仅是受到伤害的肢体,还有自尊。
不过也是彻底的服气了,脸面都不要了,八个人一拥而上,结果把自己折腾的鼻青脸肿。
如此事实结果,实在是实力的差距,还有什么资格心高气傲。
笑呵呵看着卫无忌与八人小队的一番折腾,结果自然是早有预料,也是无比满足的。
八个人组成的战斗小队,所能发挥出来的实力,已经可以说是天地之大,尽可去的了。
对上卫无忌,却还是有差距。
没有这个实力资本,又怎能让师父将衣钵传承。
交代了该交代的,话音一转间,又多了一些温和。
方才的交代,是上司对应下级。
如今柔和的语气,是哥哥请求对弟弟的照顾。
“尽可能的保护他的安全。”
这话一出,八个人组成的战斗小队有些傻眼了。
他们八个人都不要脸面了,一拥而上,都未曾伤损半分。
这般的能耐,还需要他们保护?
真要遇到危机,恐怕还得是他们寻求庇护。
“你们所想我自然清楚,可有句老话说得好,再凶猛的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
“正面战场的独立交锋,凭他的本事,我从来没有担心过。”
“唯独这阴谋算计,是我所一直忧心的。”
这么想不是想太多,也不是肮脏。
环境就是这么个环境,背后起火栽跟头的事儿,见识的实在不能算是少。
“即便没有您的这番话,凭他的实力,也值得我们托付真心了。”
“当初踏入此地,便有誓言刻印心间。”
“踏入此门,便是永世的兄弟。”
“兄弟之间,两肋插刀,生死相托,是为天地自然之理。”
“若有违背,自是天诛地灭。”
现实的环境,成就了现实的想法。
信义,信念,抵不过一次现实。
未曾怀着阴诡心思算计,已经是厚道了,更别说什么生死相托。
但在一个特殊的环境,特殊的地点,首先的一个要求就是信任。
战场之上,要将自己的后背,也是自己的生死,完全放心的托付。
这样的交情,世上又能有几样可比。
“接下来的事儿我就不掺和了,该怎么做,你们自己商量着办。”
要不是师弟,自然真不至于让他放下那么多的事儿,亲自走一趟。
经过调理之后,感觉正是精力充沛时刻,抓紧时间,能多处理一点,自然尽可能多处理一点。
“一番折腾,咱们也算是认识了。”
“以后很长一段时间,还要在一起生死依托,便不用这么客气了。”
几分轻松间的言语,卫无忌率先坐了下来。
“能有一个轻松的上司指挥,我们自然也多一丝轻松,不是什么坏事儿。”
八人小队齐刷刷站立一排,中间一道身影明显是这八人小队的核心。
此人言语一出,紧绷的神态立刻便有放松,如卫无忌一般,没什么讲究坐了下来。
一番折腾,虽说得到了认可。
实际来说,却也是初步而已。
真正的核心话语权,还在这道身影。
好在对此事,已经有所预料,也算是常态,倒也没什么值得太过在意。
毕竟初来乍道,还未曾经历实际的磨合,凭什么要求人家能立马做到毫无犹疑的信任。
好在有的是时间,最不缺的就是耐心。
最能说话的,便是事实二字。
“能轻松一点儿,自然没什么不好。”
“许多的事儿,即便真就是十万火急。”
“要办的话,也得一件一件慢慢来。”
“不过轻松可不代表懈怠,到了该办事儿的时候办不妥,所牵扯的可就不仅是能力。”
纵放之间,轻松自如。
对待下属的管理,也自该如此。
一味的要求严格,自是不太合适。
别说人不是弹簧,真就是弹簧,一直处于紧绷状态,也是受不了的。
也不能太过放松,太过放松就真的懈怠了。
“当初的誓言,我们早就有了决心,以生命来守护。”
“历经的任务,也不是一次两次,自认为是从火中血海里爬滚出来的。”
“您有什么任务,就直接下达吧。”
虽然自进来从未提及任务二字,但想一想,总不至于无缘无故,整来这么一位顶头上司。
“下达倒是不必,这一次的任务,由我来带着你们做。”
“一个要求,出于保密需要,只有做的份儿,没有提问的份儿。”
“当然不限于在任务过程中的疑问。”
“都听明白了吗?”
最后一句话,不轻不重。
八人小队却是瞬间站了起来。
“行了,该准备什么便去准备吧。”
“此次出门,以便装为主。”
这话即便是不交代,内心也是明白。
该有的训练一样不会少,甚至更加严格。
唯一的遗憾便是为了安全起见,基本上不可能做到光明正大。
该有的服装自然是不会少,却是压在了箱子底。
能穿的机会,实在少之又少。
有些人走完一大段,都不见得能穿一次。
而唯一的一次,也是最不想穿的。
“这次出门万千的消息,能解决的,尽量自己解决。”
“解决不了的,联系老三。”
“那里正好是他所负责的区域。”
婆婆妈妈的叮嘱,向来不是豪气男儿所行。
这一次,却是师弟第一次在自己手下,接手这方面的事务。
上司也好,师兄也罢,该有的关心,绝不能少,哪怕有些婆妈。
“难怪一向的职业要求,便是不能有太多的私人情绪。”
有了太多的私人情绪,仅是担忧二字,便让婆妈不知不觉掩盖了过往之决断。
一行九人来到了机场,默默融入了机场如同汪洋一般的人群。
一个九人旅行团的标准,随着飞机而降落在了这座靠近海岸,风景气候宜人的城市。
“先找个酒店住下来,现在还不是行动的时候,就当做这一次是纯粹出来旅行的。”
对卫无忌的话,八人小队自不会有什么意见。
五星级酒店似是有些太过张扬,何况也不必这么浪费,三四星级的酒店足以。
“呦呵!”
“看来这地方还真是旅游季节中的圣地,同行倒是不少。”
随便找了一家酒店台步而入,便看到了一家旅行团正在办理入住手续。
眼神不经意刹那接触,许多的话,便是不言而自明。
“头儿,底下那些人,情况有些不太对。”
办理手续,成功入住之后,第一时间的反应举动,便是里外仔细检查了一遍。
确认没什么问题后,便坐在一起,满是肃然言道。
都是千年的狐狸,掩盖的再深,一对味儿,便什么都掩饰不住了。
“刚刚下了飞机,我便闻到这座海洋气息浓郁的城市中,多了几丝不一般的味道。”
“看来这一次紧盯着此地的目光,不止一个两个。”
“除了受命而来的,还有一部分是要钱不要命的主儿。”
“到了此地,虽说还未曾开始执行任务,但也不妨将事情跟你们说明。”
“根据情报显示,这座城市之外的那片无边海域,最近一段时间状况有些不太正常。”
“除了影响正常生活的风浪外,还有旋涡。”
“旋涡搅动海浪,却是将一艘多年前沉入海中的古船翻了出来。”
“且不说这艘古船还牵扯着其他隐秘,单纯这艘古船上的物品,经过岁月沧桑的洗礼,已然难得宝物。”
“就单纯价值而言,只有四个字能够形容——价值连城。”
将自己了解的情况,毫无保留的讲了出来。
“原来是这么回事。”
“难怪惊动了那么多的家伙。”
“仅是价值连城这四个字,就足够了。”
除了坚定的理想外,恐怕没什么能重的过这四个字。
“我们的任务是什么?”
“将所有心存觊觎的,统统消灭,确保价值安全?”
“这事儿实际来说,还是出动大批人马更为合适。”
一番动静儿,自然是轻不了。
可说到底,这是自己家的地盘。
别说动静儿了,真就嗨翻全场,也是自主该有的权利。
“我刚刚已经说过,这事儿仅是一个开端而已,还与其他的事情有所勾连。”
“现如今已经是引起多方注意,不仅是蠢蠢欲动,而是已经有所行动。”
“再弄出大动静儿,只怕会让不知藏在哪儿的黑手给占了便宜。”
“针对刚刚的情况而言,倒是不必急着行动,这或许是个鱼饵,倒是不妨看看,究竟能勾出多少大鱼来。”
该隐秘行事,自然还是隐秘行事。
可说到底,也是有底气的,自然也有一份儿从容。
夜色悄然来临,默默无言安然环境,恐怕连呼吸的声音都不是特别明显。
“这么快就有所行动了?”
“看来也不是个有耐心的,也不见得是个有出息的。”
隔着许多的房间,甚至许多嘈杂的声响,一丁点儿的稍微动静儿,还是灌入耳中。
急切的心情,倒也能理解,却恐怕是不懂得一个道理,枪打出头鸟。
“话说这事儿我们真的要接吗?”
“薪酬倒是足够心动,可我怎么听说,那地方似乎正是最热闹的时候。”
“各种鱼龙混杂,怕是不太好行事。”
隐秘言谈,隐约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