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lwfo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鑽石王牌之金靴銀棒笔趣-第二百九十九章 一樣的事件,不一樣的結果讀書-7ow2w

鑽石王牌之金靴銀棒
小說推薦鑽石王牌之金靴銀棒
“这里疼吗?”
“不疼!”
“这里呢?”
“不!”
医生进行着检查,周围一圈人都一脸担心的表情。
泽村的表情有点木然,好像不理解哲队的行为,明明身体这么不舒服,优先的确是确认出局。
就好像不理解稻城实业的选手们,为什么都是那种视死如归的表情一样。
“喂喂!饶了我吧!”电视机前,市大三的平川喊道。
……
“看样子没有任何问题,只不过剧烈的冲击有些反胃而已!
休息几分钟就没问题了!”
听到医生这么说,青道众人都松了一口气。
说完话,医生退场,裁判决定给哲队多一些时间,所以宣布比赛延后五分钟。
“你又怎么了?”仙道走到泽村旁边。
“甲子园到底是什么样的地方?”泽村问道。
“又在问这个?……不知道!”
“可是……”
“不知道啊!也许因为的梦想或者是单纯的不服输吧!”仙道明白泽村要说什么,直接打断了他。
“你最好还是和那个腹黑眼镜去热身,别让身体冷下来了!
想知道甲子园是什么地方,那就亲眼去看看就行了!”
泽村抬起头看着仙道。
“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啊!
每个人眼中的世界都是不一样的,你站在甲子园的投手丘是什么样的感觉,谁也不知道。
所以……,想知道甲子园是什么样的感觉,赢了就行了!”仙道看着泽村一字一顿的说道。
“赢下来!……”
“当然,虽然对前辈们来说有些失礼,但是我们还有两年的机会!
不过,绝对不能拿出自己不满意的表现来玷污这场比赛!
对前辈们来说,这场比赛可能是最后了!
对你我来说,这场比赛如果拿出了糟糕的表现,恐怕我们会自责一辈子的!”仙道将自己的头放到了泽村的肩膀后,悄然说出了这么一段话。
理解了仙道的话后,泽村的眼神里多出了一丝莫名的神色。
“那么!我回去了!
如果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的话,好好享受这场比赛就行了!”
看出泽村虽然知道自己说的话,却不知道怎么做,背对着泽村的仙道这样解释道。
随后,就这么潇洒的拜了拜手回到了外野,等待着比赛再开……
“享受……嘛?仙道都这么说了……,那么就不会错的!”泽村再次恢复了之前在投手丘上的表情。
“果然这家伙好厉害那!
仅仅几句话就能让泽村恢复了正常!还真的会挑动别人情绪呢!”在旁边旁听的御幸,一脸笑容的看着仙道的背影!
“果然!我也想和你争夺一次正捕手的位置啊!
不愧是那个中西教练的弟子!”想到这,御幸走向本垒的脚步,也坚定了许多。
……
“没事了么?”
五分钟后,裁判向哲队确认道。
“非常感谢!已经没事了!”哲队严肃的微微鞠躬道。
“那么,回到自己的位置吧!”说完,这名裁判示意主裁判可以让比赛再开了。
“啪!”
“好球!”
主裁判看到投捕完成了一次投球练习,宣布比赛再次开始。
“比赛已经再开了!看样子结城君没有什么事情!
现在是西东京夏天预选大赛决赛!
比赛进行到了延长赛十一局下半,稻城实业的攻击,
二出局没有跑者的局面,站进打击区的是二棒的游击手白河!”
“手臂挥动的很彻底,球也很有威力,速度也不错。
状态也很好!这样的话……,就能够压制住他们!”御幸看着面前的泽村,自语道。
从白河的脸上就能看出来,他也承受了相当大的压力。
但是他毫不犹豫的站上了打击区,而且……
“这家伙也站的这么近!”御幸表情再次凝重了起来。
虽然刚刚泽村投出了一个内角球,但是还是没能投的太过刁钻,他现在还做不到,有意拿球冲着人投的操作。
“虽然是需要注意的打者,但是并没有长打能力!
这一局还是在这里结束比较好,下一局就能全心全意的面对中心打线了。
要彻底挥动手臂,球路好打一点也没关系!”
“不能在气势上输给他们!
要赢……!
怎么能够逃避啊?!!……在这里!”
“咻!”
“啪!”
“坏球!”
首球是外角的坏球,虽然有些高,但是投的很偏,打者没办法出手。
“球很有威力哦!”御幸一边给球,一边鼓励道。
“泽村!解决他!”
“白河君!”
“拜托了!”
“荣纯……!”
“赢了就好!赢了……”
“咻!”
“乒!”
“界外!”
“好险!还会挥晚吗?
打击区和准备区看到的完全不一样啊!”白河有些吃惊的看着泽村!
刚刚他差点就被那一个内角球干掉了,白河十分庆幸,还好出界了!
不过,即使这样,白河依然毫不退让的继续挡着本垒。
“需要再刁钻一些!”泽村看到这一球还是被打到了,小声自语道。
而且把“享受比赛”这四个字给扔到了爪洼国,因为泽村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剩余的注意力去享受比赛,顶着这些压力就已经竭尽全力了。
“看样子并没有瞄准的球路啊!如果说有……,恐怕也是在等好打的球路吧!
那么我们也不客气的赚取好球数了!”御幸盯着白河,有点看明白了对方的想法。
“呼!”看到下一球不是内角了,泽村稍微松了口气。
“咻!”
“乒!”
“界外!”
“可恶!”再次措施了机会,白河有些懊恼!
“再来一球!”
“咻!”
“啪!”
“坏球!”
看到再次是外角的白河差点挥棒,不过也因为这次撤回球棒影响了挥棒节奏。
御幸看到白河刚要释放挥棒的力量却不得不收回的样子,知道可以决胜负了。
“内角球的对角直球!
这家伙挡住了本垒板那就往外一点吧!反正他站这么前,除了角度小一点也没差别。
何况连续的外角,加上刚刚的那个不自然的撤回,他的身体会有些迟钝感!
你的肩膀也应该因为那两个外角放松了下来吧?
用这一球解决他吧!”
“呼!全力挥臂!
再刁钻一点!
解决他!”泽村在心中告诫自己。
“更加……”
“更加刁钻一点!解决他!!!”
“咻!”
“啊!”
“碰!”
球带着巨大的角度,一道斜线直接冲着打者的脸去了!
如此迅猛的一球让白河脸转头都是非常勉强!
直接砸在了头盔脸颊的护具上。
白河被当场爆头!
要知道前世也只是砸到白河后脑旁边,那里的头盔更厚。
而这一次砸到了丹波受伤的部分,头盔的防护更薄,要知道丹波被砸的地方,头盔都裂开了。
虽然泽村以为球速限制,又追求角度球威并没那么夸张,白河也并不好受,不仅仅当场倒地,甚至视线都有些模糊。
以至于,他晃了好几下脑袋,才稍微有些好转。
“触身球!!!”
就在白河晃脑袋的时候,裁判做出了判决,并且要上前查看……
这时,御幸看到了仙道前世熟悉的一幕。
白河单手伏地,嘴角掩饰不住的笑容。
撒由那拉的机会……来了!!!
“呀啊!!!”再次晃了晃脑袋,白河用尽了全身的力量嘶吼着!
这一幕,死士一般都意志,给了青道内野守备阵容,巨大的冲击!
泽村就好像前世一般,丢了魂。
泽村并不是因为触身球,而是因为打中了对方的头部,陷入了深深的自责。
硬式棒球可是实心的木屑,和实心木球没什么区别,以一百公里以上的速度砸到,让泽村有一种杀人的自责感。
之前御幸想的没错,泽村的肩膀确实放松了下来,这最后一球的威力,也会因为放松下来的柔软肩膀而增强。
但是他却没有想过,鞭子越柔软越难控制。
泽村的打击不准,很大程度就是这个原因,
所以虽然和前世原因不同,结果却是一样的。
这一颗触身球再次挡在了泽村的面前,就犹如命运一般……
而且青道已经没有了替补投手。
“白河君由于头部受到球击,回到板凳席接受治疗!
比赛稍后再次开始!”
这一局真的是一波三折!
……
“没事吧!”稻城板凳席,吉泽对着捂着头部的白河问道。
“稍微有点头晕!眼睛有些花!恐怕这场比赛我上不了场了!”白河回答道。
“那你就休息一下吧!”
“还以为他是一个不知道什么是害怕的一年级,但是他还是会感受到压力的啊!
那家伙不是赶不到压力,那样单纯的笨蛋真的是太好了!”
“你还是别说话比较好!恐怕你有可能是有轻微的脑震荡!
虽然看样子并没有骨折,但是还是去医院比较好!”刚刚给哲队查看情况的医生,看到白河还在说话,于是开口道。
“我希望能看到最后!”白河坚定道。
“哎!那你最好还是不要再说话了!
我就在这里陪着你比较好!”医生无奈道。
“多谢您!”白河道谢后就不在说话了。
稻城实业需要查看白河的情况,青道这边也要解决投手的问题。
“别在意!这只是意外!”哲队第一个开口劝慰着泽村。
“都是因为打者离本垒太近了!”作为同寝室的前辈,布丁前辈也跟着开口。
“对不起……”
“呀哈哈!
别在意!这是积极进攻的结果嘛!”前辈们好像并没有发觉根源所在,他们都劝慰并没有任何效果。
“对不起……”
当第二次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大家终于明白问题所在了,但是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荣纯君……”
“他不是在懊悔让跑者上垒这件事,而是打到的地方太糟糕了!
怎么办?我们已经没有投手了!”
泽村身边,包括御幸在内的所有人都慌了。
“真是的!果然呐!”这时,仙道的声音在前辈们的耳边炸响。
“仙道!”
“仙道!”
“仙道酱!”
“仙道君!”
这个声音好像让大家找到了主心骨一般。
人类这种生物,在彻底慌神的时候,很容易把其他人当做救命稻草而盲从。
所以所有人都目光都集中在了仙道的身上。
而仙道的眼中,只有木然的泽村!
“呵!”
仙道轻笑一声走上前去,并且用自己的大手抓住了泽村的脑袋。
五指用力。
“y……,好痛啊!你在干什么啊?!!”
“总算醒过来了啊!你在干什么?”
“仙道!我……,砸到人了!”
“所以呢?”
“什么所以啊?那可是脑袋啊!”
“所以你就觉得愧疚了吗?”
“难道不应该吗?”
“应该!”
“那!!!”
“但是,那家伙早已经做好了觉悟了不是吗?”
“你在说……”
“回想一下!那家伙在被砸中后的反应!”
“唉?”
不只是泽村,在场的其他人脑海中都再次回忆起了那声嘶吼。
而看到之前那个笑容的泽村和御幸,自然回想起来的更多。
“告诉我!他的反应!”仙道严肃的问道。
“他……,他笑了!
非常开心的!
然后,……”
“然后发出了兴奋的嘶吼!没错吧?”
“……嗯!”泽村沉默了一下,答应道。
“你明白了吗?”
“……!”泽村没有说话。
“他在为能够上垒而开心,他在为,赢得比赛的机会终于到来了而开心。
哪怕那个机会仅仅有那么一丝!”
“……!”泽村继续沉默。
“还记得数分钟前你说过的话吗?
还记得刚刚哲桑救球时的反应吗?
不管是前辈们,还是他们都想赢!
死了也要赢!
给我好好记住!
这里就是战场!只要能赢,怎么样都行!
比赛结束之后,给他下跪道歉都可以!
但是现在,像个战士一样战斗吧!
这也是对白河桑的尊重!”仙道凑到了泽村耳边小声说道。
说完,仙道缩回了上半身,看到泽村的表情恢复了过来,决定刺激他一下。
“做不到的话!
这场比赛结束过后,你就忘掉我们在来东京列车上的承诺。
我们两个……就回长野继续去打业余棒球吧!

泽村猛的睁大了眼睛。
仙道再次将头靠近。
“想象一下,前辈们也是拼死都想赢的。
如果因为你的错,这么羞耻的结束了他们最后的夏天……
我们该如何面对他们?
输不可怕,但是不能这么输了!”
“呼!”
放心吧!白河桑不会有事的,如果有事,医生就不会让他在球场边缘观战了!
比赛结束后我陪你一起去道歉!”刺激人的重话说完了,仙道柔和道。
下巴放在泽村肩膀上的仙道,哪怕不用看都知道泽村的选择。
他俩在一起多少年了?
于是,说完,就把下巴从泽村的肩膀上取下来,转身准备离开了。
“……我,”
听到泽村出声,仙道停下了脚步,不过并没有回头。
“我想要继续战斗!像一个战士那样!
赢下来!然后给白河桑跪地道歉!”
泽村说完,仙道重新开始迈步。
从仙道的嘴角,看得出这家伙心情很好。
因为仙道知道,虽然技术没有什么进步,泽村的内心得到了巨大的升华。
“多谢了!仙道!
果然你好厉害啊!
这种情况下都能救场!”御幸笑着看向仙道的背影。
前辈们同样对着那道背影深感感激。
“好帅啊!”小春的目光中,则是有点崇拜!
迷弟+1
“这个笨蛋有些中二,真的是太好了!”向外野走去的仙道,在心中自语。
他完全没有意识到,他自己也很中二这件事……
……
“虽然性格很坚强,但是还只是一个一年级!
而且是作为关于甲子园的关门投手!
不可能没有压力的!
泽村的话,也许没问题!
大家不知道什么时候都已经产生了这种想法!
如果没有仙道的话,我们就完了!……
呼!
话说!仙道那家伙真的只有十五岁吗?
他比泽村还小六个月吧?
虽然比我小一岁!”沉重的自我检讨一结束,御幸就再次回到了吐槽状态。
就如同御幸第一次败给克里斯的那场练习比赛时一样。
……
“相比于输掉比赛,死了的话更好嘛?……”泽村这样想道。
……
“呀哦!!!”
数秒后,场中传来了犹如野兽般的嘶吼声!
“不太妙啊!那个中坚手到底和那个投手说了些什么?
别说被压垮了,现在简直就像野生的野兽一般啊!”白河看着场内嘶吼的身影,开口说道。
稻城实业的其他人,明白现在必须要正视,挡在自己眼前的这个投手了。
因为那个身影,让他们看到了去年挡在青道面前的,成宫鸣的影子。
“虽然泽村的问题解决了,但是也轮到了中心打线!
而且临时代跑是卡尔罗斯啊!
真的是最糟糕的局面了!
这种局面下,稻城实业应该不是会冒险的队伍……
但是,如果盗垒成功的话……
一支安打比赛就结束的可能性也是很高的!
他们到底会怎么做?
仙道那家伙刚刚就那么回去了,也不给我出出主意!
那家伙的话,肯定会有头绪的!”御幸在这种生死时刻,稍微有些犹豫不决!
最后,御幸看向了板凳席!
“不要着急!
集中精神去对付打者就行了!
拿到一个出局数,这一局的攻击就结束了!
和他们一决胜负吧!”片冈教练一边想着,一边给了御幸一个一决胜负的暗号。
“这个不像你啊!腹黑眼镜!
如果解决不了打者的话,就算没有盗垒也没有意义,后面的可是四棒哦!
而解决了打者,他盗垒也没有用。
如果被跑者分散了注意力让打者找到了可乘之机,才是自掘坟墓!”在外野的仙道看着御幸,感觉得到,他也被压力冲昏了头脑。
“第十一局下半,二人出局一垒有跑者!
现在站在打击区的是三棒三垒手吉泽!
稻城实业能否抓住这一次绝佳的机会呢?!!!”
“呀啊!!!”吉泽用吼声来缓解自己的压力。
“看不见放球点的怪癖球左投手!
首先要做的是适应他的球速!
不能有任何的侥幸心理,这家伙的状态和鸣一样恐怖。”吉泽在不停的告诫着自己。
他的站位虽然和一二棒一样,都站在了最靠近本垒的位置,但是却并没有用上半身斜过去挡住本垒。
他不敢确定眼前这个,眼神像野兽一样的家伙,是否还会有勇气将球投进内角。
毕竟如果是那种姿势,就没办法打内角球了,而且泽村之前的内角球都很刁钻,刚刚的触身球也只是一个意外而已。
他们不可能把命运赌在这种事上。
“首球!还是要一个外角吧!
虽然球路可能比较好打,但是球很有威力,不会那么容易打中。
而且也能给泽村增加自信!”想到这,御幸打出了第一个暗号。
“进攻啊!泽村!”
“在这里拿下他吧!”
“集中对付打者!”
“让他打过来吧!”
“来就必杀!!!”纯桑喊的意思就是球飞过来,就一定能解决。
“不可思议啊!大家的声音居然听得这么清楚!
说明我现在很冷静吧?
仙道说的没错,如果在这里输掉的话,我就没脸去面对前辈们了!(这货理解错了……)”
“集中对付打者!
解决眼前的打打者,就是投手的工作!”看了一眼一垒的卡尔罗斯,泽村准备投球了。
毕竟是左投,而且二出局了,卡尔罗斯也不敢太过火。
但是卡神不知道的是,如果泽村是正常状态下,依然会瞪着猫眼对他疯狂牵制的。
只能说,现在的泽村太唬人了!
泽村平时故作凶狠的眼神,远远没有这种淡然的看着打者,有威慑力。
卡尔罗斯就被泽村这一眼吓住了,甚至不自知的向垒包靠近了一点,寻求心理安慰。
这个时候泽村的防盗垒牵制的技术已经足够好了,在如此状态的加持下,技术动作也完成的异常完美。
看着打者的情况,开始抬腿。
左投手抬腿的第一时间,一垒跑者很难判断是投球还是牵制。
“咻!”
“啪!”
“好球!”
于是,卡尔罗斯没敢动,观察球路的吉泽也没有挥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