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md1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三國求生手冊討論-第570章 批發衣帶詔鑒賞-pawvf

三國求生手冊
小說推薦三國求生手冊
元氏城,都亭客舍之内。
朝廷使者议郎刘晔正在屋内踱步,只见他从东走到西,又从西走到东,口中念念还有词。
“哎!这高邑侯不知怎么想的,竟然要上表婉谢朝廷的恩典?”
“这可是二千户侯,他竟然也不要了?”
“不行!我得去面见高邑侯,好好劝一劝他!”
正当刘晔有些气急败坏的时候,屋内另一人却冷不丁道:“刘君,省省吧!你这几日都求见过多少回了,可高邑侯不是忙练兵就是忙巡郡,又或者家中妻子待产抽不出空,明显就是敷衍你,我看你还是莫要再去碰一鼻子灰了。”
说话之人二十三四岁样子,比刘晔还年轻一些,乃是大鸿胪属吏嵇滑。
嵇滑字叔诚,沛国铚县人,不过祖上是会稽人氏,言语中尤待些许扬州口音,与刘晔这个扬州人倒算得上投契。
刘晔作为正使前来宣诏,但诏书、印绶等却全由嵇滑保管,到用的时候方才拿出来。
嵇滑如今正箕坐在床榻边上自斟自饮,一副潇洒淡定的样子,与刘晔的一脸惶急正好相反。
“叔诚,也就你最为疏懒,浑当没事人一般。”
“呵呵!不如此又待如何,高邑侯显然还暂时不想见你,待他想见你时自然会召见,我看你还是来陪我喝几杯吧!话说这中山冬酿的确凌冽,好酒,好酒啊!”
刘晔被一噎,只是摇头道:“我可不似你这般沉得住气,此番北上任务未完,便是此酒再美,也是难以入喉啊!”
“哦?既然喝不下,那不若我等出去看看球赛?我可是查清楚了,今天是短兵一队和元氏二队的比赛,这两支队伍可都是远近驰名的强队,分别拿过夏季赛的冠亚军呢!”
嵇滑说着不知从哪里翻出一本小册子,正是本期福利彩票上关于两支球队的介绍。
刘晔见状也是无语,说道:“叔诚你好歹也是个朝廷使者,怎不知忧心国事,却只沉迷在这些博戏之事上?”
嵇滑却不同意他的观点,反驳道:“此足球非只博戏尔,乃是高邑侯用来选练士卒,强身健体的方法,观足球可略见高邑侯用兵之术也!”
听嵇滑一顿胡搅蛮缠,刘晔道:“你还真是强词夺理,便是爱耍乐也能找出理由来。”
嵇滑笑道:“那刘君去看也不看?”
刘晔摇摇头,说道:“不去,你要去就自己去吧!”
嵇滑又灌了一杯酒,貌似带着醉意道:“好!那我可去看比赛了啊!”
嵇滑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出了屋后也不招呼其他人,也不要人车马伺候,只是安步当车往都亭外逛去。
来到元氏的这几天,使团中人没少结伴在城内闲逛,都对元氏城的繁华赞叹不已。
从元氏城内的都亭去看球,或出北门,或出东门,然后拐去东北角的足球场。
但不知是不认路还是其他原因,嵇滑在城内几条街巷里慢悠悠转了几个圈子,还去市坊逛了逛,好似一点儿都不急于去看比赛的样子。
他转了许久,时不时留意身后的情形,见确实无人跟随后才不再装醉,径直往常山相府而去。
“沛国人嵇滑,有紧要之事求见度辽将军!”
嵇滑呈上门刺时,还从袖中提出一小串钱,欲要塞向门子。
门子却往后退了半步,说道:“休得如此,我自会为你通禀,你且在门外候着!”
嵇滑讪讪地收回钱,琢磨着难道我出手小了?
不应当呀,这一小串少说也有两百钱,都快够买一石麦了,难不成这门子胃口这么大?
不过嵇滑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却发现他完全是想差了。
就一会会的时间里,也有数人前来投门刺,大多数本地人根本就没有塞好处的举动,唯有一个外乡人也如嵇滑一样尝试塞好处,也被门子呵斥了一句。
门子好似习以为常,待累积到一定数量后交给小吏送入府中。
嵇滑这才明白过来,人常山相府门前求见毋须使钱,从门子的反应来看,使钱也是不收,反而要被呵斥几句。
虽一门子,然观其行止,可知度辽将军之廉也!
过不多久,嵇滑的求见得到了准允,由一名小吏引入府中。
在进府邸后,还需要交出随身武器,连拍髀也不能例外,由专人保管,待离开时再行领回。
根据陪同小吏的解释,此乃将军特意吩咐的做法,名曰安检。
嵇滑被带至颜良日常办事的二堂里,入内时,颜良正在与另一名官吏交谈。
见到嵇滑入内,颜良止住了话头,打量起了来人。
“沛国嵇滑,拜见将军!”
颜良见此人虽然年轻,但却气度从容不亢不卑的样子,也是心中暗暗称许。
“你不以朝廷使节的名义来见,反私自到我门前投刺,可有什么要事么?”
嵇滑一愣,他是故意不报出官名只用私人身份拜见,没想到颜良一眼就看穿了他的身份。
嵇滑倒也不慌,应道:“因在下此来,非为前事也!”
“非为前事?那还能有什么紧要之事,你莫非也是来劝说我不要拒绝朝廷的封拜?”
嵇滑十分轻浮地一笑道:“将军自有婉谢的理由,在下并不甚关心。然在下此来,却有将军难以拒绝的另一桩事情。”
“噢?那我便听听,是什么事情?”
嵇滑却没再说下去,只是把目光投向堂内另外一人。
颜良会意道:“行之,你且先去忙吧!”
陈正点头答道:“下吏告退!”
待堂内再无旁人后,颜良示意他可以说了。
嵇滑却十分突兀地把头上的梁冠解了下来,然后手指伸到梁冠内里一扯。
只听撕拉一声,冠内的衬布被撕开一道口子,嵇滑从冠中取出一件物事来。
嵇滑把此物双手托在手中,转头向南郑重拜了三拜,然后才站起身来转身对颜良道:“颜良接诏!”
在嵇滑解冠的时候,颜良十分迷惑,待看清他从帽子里拿出的物事后却略略领会。
此物通体莹白,呈弧形,正是一枚玉璜。
玉璜,是一种佩戴饰物。在中国古代与玉琮、玉璧、玉圭、玉璋、玉琥等,都是“六器礼天地四方”的玉礼器。
玉璜本就是王侯礼器,更何况这枚玉璜的两端雕以龙首,明显是御用器物。
再加上嵇滑向南而拜的迷惑行为,颜良已经猜到了要上演哪一出。
这不是衣带诏剧本么?
自己在小皇帝心里是董承?还是刘备?
当嵇滑喊出“颜良接诏”后,颜良才从恍惚的瞎想中抽回,他避席而出,也学着嵇滑向南边遥遥三拜,静听嵇滑的下文。
嵇滑见状心中一松,说道:“诏下高邑侯度辽将军颜良,如今朝堂之上有奸佞秉政,断绝内外,使朝廷威严尽失,忠臣义士不得任用,宵小之徒充塞地方。
朕素知度辽将军一片赤胆忠心,更有匡扶社稷之能,还望将军有朝一日能够挥师南下,扫除奸佞,朕必以国士待之!
朕之言不便留诸字据,见此璜犹如见朕,还望将军莫负所托,早日南来!”
嵇滑宣读的口诏不长,颜良也听了个明白,这是要让自己去勤王,干掉曹阿瞒这个反动派啊!
不过小皇帝是不是有些搞错了方向,这诏书应当送给袁大将军,怎么送来我这里了?
难道说,小皇帝开始批发衣带诏了?逢人就给?广种薄收?
心里虽然百般思量,但面上却恭恭敬敬地道:“臣颜良接诏!”
嵇滑将玉璜交给颜良后,躬身向颜良拜道:“将军受此天子随身之物,还望能忠于王事。”
颜良把玉璜小心翼翼拜到案上,然后转头说道:“嵇君所言紧要之事,便是为此么?”
嵇滑问道:“难道还有什么事,比之天子的嘱托更紧要么?”
颜良道:“此事虽是要事,然却不甚紧急,想那曹孟德罢断朝纲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如之奈何?”
嵇滑反问道:“天子局促于宫墙之内,令谕不出宫城,难道我辈臣子能坐视不理么?”
颜良道:“大将军邺侯去岁挥师三十万南下,却也未能尽功,曹贼未可轻敌也!”
嵇滑道:“将军在白马、在兖州、在乌巢、在官渡屡屡击败曹军,难不成也怕他不成?”
颜良摇头道:“军国之事,哪有怕与不怕,唯有成与不成罢了。若是去岁大将军南下成功,如今自然是另一番气象。然人力终有时,天意尤难测啊!”
嵇滑道:“只消邺侯、高邑侯心中惦记着扫除奸佞之事,此事终是可为,还望将军万勿令天子失望也!”
颜良心想这玉璜与衣带诏不同,衣带诏写清楚了内容,但这玉璜说到底只是一个天子御用器物罢了。
若是到时候自己登高一呼,说我有天子诏书讨逆。
别人问诏书何在,写了什么内容,而自己却只拿得出一块玉璜来,岂不是有点尴尬。
但反过来想也好,既然没写明白要自己做什么,那自己大可以拉大旗作虎皮,自己想说什么就是什么。
这在后世有个专业名词,叫做“最终解释权”。
想明白了这一层,颜良就轻松了起来,说道:“嵇君辛苦跋涉,身负天子密诏,还真是辛苦了,容我设宴答谢嵇君。”
嵇滑却摆摆手道:“在下谢过将军美意,不过这酒我却喝不了了,我此番乃是以去城外看足球比赛为由,悄悄瞒着使团众人,尤其瞒着刘子扬出来。
既然此间事了,我当立刻返回,免得为众人察觉有异。”
颜良笑道:“嵇君毋忧,都亭内众人都在我的监视之下,故而我能一口说破嵇君的身份。我敢确定,嵇君一会儿回去后也不会令众人生疑。”
“来人!快去打探今天的足球比赛结果,并把详情速速报来。”
嵇滑见颜良想得如此周到细致,也是暗暗钦佩。
过不多时,韩高回报道:“将军,今天短兵一队四比二赢了元氏二队,进球的分别是……,各个进球的球员分别是……”
嵇滑听后大喜,心想回去忽悠那些没看这场球的人肯定足够用了。
在告辞之前,嵇滑略一犹豫后说道:“将军,刘子扬此番前来,恐怕还存了一些其他的用意,还望将军慎重应对。”
颜良微笑道:“多谢嵇君提醒。”
待嵇滑离去后,颜良对身后的屏风招招手,说道:“行之,出来吧,你对此事如何看待?”
陈正负责情报事务,其中朝廷使团的行踪自然是重要内容之一。
所以当嵇滑独自离开都亭的时候就被注意到了,颜良才能确定地说,他的行踪不会被人发现。
陈正刚才并没有退后,只是在颜良的授意下躲在屏风后边旁听。
被颜良一问,陈正答道:“恭喜将军得天子重视,暗中使人传诏!”
颜良打断道:“天子不过是故技重施罢了,想那董车骑和董妃便是例子。”
陈正却道:“不管如何,此乃天子信物,有朝一日拿出来,或可解决诸多问题,就比如……冀州后事?”
陈正说的冀州后事隐隐指向袁大将军的后事,到时候可以拿出玉璜来谎称天子有意令颜良继任冀州牧,以彰显颜良的合法性。
不过颜良却不这么看,说道:“此物事关重大,不可轻易示人。行之,今日之事你心知便可,也勿要外传。”
陈正答道:“下吏明白。此外还有一事,这嵇滑方才所提,让将军留心刘晔之事,让下吏想到了这几日刘晔的动向。”
颜良问道:“噢?刘晔有何异动?”
陈正道:“据监视之人言,刘晔多有与常山属吏接触,或以饮宴为由,或以清谈为名,好似有所图谋,是否要在下出面阻止?”
颜良笑道:“连袁大将军的人都不能在常山做点什么事情,刘晔不过是曹孟德手下一走犬,又能掀起什么风浪?莫要管他,让他随便接触好了。”
陈正答道:“诺,在下明白了。”
颜良心中却是暗暗讥笑道:“曹孟德啊曹孟德,你竟然派刘晔来我常山,就不怕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