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s5zn優秀都市小说 序列玩家 txt-第一百零八 既然刀劍在握,那便準備戰鬥!推薦-pc83o

序列玩家
小說推薦序列玩家
卢卡家族的老宅位于这座城市的郊区,曾几何时也是风光无限,门庭若市。
而自十一届七王之战后,家族实力快速下滑,甚至无力再维护宅邸。就此封存。
而今夜,青色的火焰照亮了夜幕,照亮了其曾经华丽的庭院。
身着山文甲的古代将士紧握陌刀,注视着门口异常高大的身影。
体长目测两米一以上,脸上带着诡异的三角头,赤裸着的上身被一根拇指粗的铁链缠绕着。
铁链的两端分辨接连着流星锤和斧刃,在地面拖行时爆出的火花令人不安。
“是狂阶!居然….能找到我们。”卢卡要是还不明白局势,他也不配成为魔法师了。
感受着那股宛如滔天海啸般袭面而来的压迫感,李长河持刀而立,同时小心观察着附近的响动。
如果一开始思考的没错,那么来围堵自己的绝不会只有一人!
至于对方能够这么快找到自己,李长河倒不算意外,他们能找到骑阶,必然也能用相同的方法找到自己。
可能是某种技能或技巧,也有可能是剧情人物也就是契约者的能力。
这一点之后可以慢慢佐证。
三角头或者说弗朗明哥见李长河在原地保持着警戒,便开口道:“反应很快。可惜,即便你能猜到这一点,也无法对局势优势改变。”
的确,在这种【任务】中,同时面对两个以上的【玩家】,李长河或许还能周旋一会。
可要说在搏杀的同时保护卢卡可就太强人所难了。
这也是李长河没有用机械弓率先发动攻击的原因,他得小心隐藏在暗中的【玩家】。
做好最坏的打算,假设提前进入剧情世界的四位玩家都已经联手。
那么最危险的不是面前的狂阶,弗朗明哥。虽然,他给李长河也带来的足够的危险感。
但在这种复杂的情况下,即便是那位最强者大铁杵站在面前,李长河也不会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他身上。
因为,最危险的是那位刺客,也就是杀阶的【鸿儒悍匪·野猫】!
在契约者和【玩家】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机制下,刺客型玩家的危险性大幅度提升。
这种类型的【玩家】本就是任务中最危险的存在。
比如在【神秘岛】中,月神和李长河没有抢攻对方最强的伏尔加,而是先设计重伤了对方的刺客,南庄丽人。
便是担心其的隐匿性和危险性。
如果是刺杀李长河,李长河还能做出些许反制。可要刺杀卢卡…
射杀百头配合机械弓威力不俗,可面对随时可能出现在自己附近的刺客,威力太大便有了反效果。被自己的攻击掀翻可就糟透了。
李长河大脑快速思考着,现在的局面对于自己十分的不利。
想要防御刺客型玩家,那便不能动用机械弓。
可不动用机械弓,自己面对围攻劣势太大了。
“不过,这终究是单独对抗任务。”脑海中云婷的声音响起:“当他们中的某人受伤或消耗过大时,所谓的盟友可不会手下留情。”
“没错。”青色灯火涌动,李长河脑海里回应一声后,看着弗朗明哥朗声道:“多说无用,既然刀剑在握,那便准备战斗!”
“我倒要试试看,你能不能无伤干掉我!”
是的,无伤。因为,他们的合作有着一个致命的缺陷。
这个剧情任务只有一个胜利者。
无论他们如何配合战斗,到最后都是敌人。
说到底,他们的合作便是为了排除强大的对手,赢得胜利。
当一个强劲的盟友和对方火拼受伤后,那局势就很微妙了。
盟约?
在【玩家】的世界观中,那是世界上最靠不住的东西,只有你对别人还有用的时候他们才会遵守约定。
当你虚弱不堪,身受重伤。便是一个待宰的羔羊!
想要联手其他【玩家】袭杀李长河或杀卢卡?可以啊!
但他们也得小心在围攻李长河的过程中,受伤或消耗过度,那么他们自己便成为了盟友的猎物!
李长河摆出的态度便是,即便被淘汰也要换的攻击者受伤。
这不只是对弗朗明哥说,更是说给那些藏在暗处的家伙们听。
弗朗明哥沉默片刻后,瞬间加速。
两根铁链在地面上拖动出密集的火花,甚至盖过了远处的灯火。
带着那山崩海啸般的气势,对着数十米外的李长河发起了冲锋。
而李长河没有提刀应对,倒是身后一道倩影闪过,吓了卢卡一跳。
等他反应过来,便看到弓兵左腰上的九根银色长钉已被丢向天空。
弗朗明哥谨慎的看了眼天空中的长钉,他对于对手的任何一个行为都不会大意。
也不会小看眼前的弓兵。
至于契约者所说的弓兵最弱,则是毫无根据的笑话。
这个任务中召唤而来的英灵(玩家)岂有弱者?
昨晚和骑阶的交手,更是确定了他心里的想法。
“正面对抗,只有四成胜算。排在他后面的家伙们,得有多么危险?”弗朗明哥很清楚,不依靠其他【玩家】的力量,想要从那些家伙手里取得胜利,太难了!
只有解决了最危险的几个对手,他们才有取胜的希望。
“那是…共生体?只是普通的扔向天空,并没有瞄准我,有什么目的?会是他的能力吗?还是说只是打算吸引我的注意力?”弗朗明哥仅仅是一眼便可以判断出长钉的抛物线,仿佛婚礼上花童们丢撒的花瓣,无序的逐渐坠落。
弗朗明哥感觉有些不对劲,即便自己没看出什么端倪,但他不认为对方会做无用的动作。
“靠近他,身为具有远程输出的【玩家】。贴身肉搏才能躲过他的攻击!”弗朗明哥速度更快一筹。
忽然,李长河伸出左手食指。
冲锋中的弗朗明哥身体微颤,速度有所减缓。
仿佛一股巨压从天而降,脚下的瓷砖瞬间破裂。
全身的血液都在下沉,像是要将自己拉向无尽的深渊。
同时,面前传来致命的危险感。
弗朗明哥心里一突,果断放弃攻击。左手猛地横挥,凭空炸出一声巨响。
强劲的力道使得他在冲锋中得以转向。
就在他转向的瞬间,数个带着怪异味道的骨矛从地面刺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