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4brm人氣都市异能 全境污染-第四百二十二章 和趙明月的再次相遇鑒賞-zpwgc

全境污染
小說推薦全境污染
耳边响起细微的声响,就像是一团黏菌在湿润的草地上生长的声音。
然而就是这微小的声响,却不知为何,给夏仁带来巨大的不安。
黑暗中,他开始恐慌,想要原理声音的来源,但是不论怎么努力,身体都不听使唤,夏仁已经感觉到,那些黏菌正在顺着他的身体蔓延。
忽然,柔和的绿光就像是黎明破晓时的朝阳,逐渐驱散这无垠的黑暗,带来温暖的光芒。
夏仁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取回了身体的控制权,他低下头,望向绿光的来源。
那是一条浩瀚的河流,散发着翠绿色光芒的河水缓缓流动,直至消失在视野的尽头,流入那不可知的黑暗之中。
即便距离如此远的距离,夏仁依旧能够感受到强烈的震撼——就像第一次见到那样。
但是不同于上次的是,夏仁在渐渐落向河边的同时,心底也不可抑制地升起一股难以言喻的亲切感。
沐浴在翠绿色的光芒中,他刚才的恐慌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全身被舒适的暖意包裹,所有细胞都仿佛在欢呼雀跃,如同离家数载的游子,终于在某一刻,回到了阔别已久的故乡。
夏仁猜想,这大概是无根之水带来的效果,上次来到这里的时候,自己还没有和无根之水融合。
“冥河感应……吗?”
他还清楚地记得无根之水的能力。
也就是说,这条河流的名字,有可能叫冥河。
“冥河……听起来貌似和冥水有着脱不开的关系,是凑巧叫这个名字吗?”
思考的同时,夏仁的身体终于坠落到河边。
从如此高的地方摔下来,他如上次一样,没有感觉到任何的疼痛。
落地的第一件事,夏仁来不及检查自己身体,也没有心情去关心眼前的冥河,他首先抬起头,望向河的对岸。
“在哪里?”
他睁大眼睛,想要找寻那个熟悉的身影。
但是,没有。
河的对岸,那片被绿色光芒照亮的广阔区域,空无一物,只有密密麻麻的,仿佛无穷无尽的绿色虫子在地表下游走,汇聚到冥河中。
“为什么会没有!”
夏仁心情忍不住急躁起来。
他迫切想要见到对方。
太多疑问,太多的事情,需要她来为自己解答。
从最初那天下午开始,对方的身影就一直印刻在心底深处,始终伴随着自己,就算没有系统的任务,每过一天,夏仁渴望见到对方的念头就急切一分。
那句话就像是魔咒,时时刻刻鞭打着夏仁,令他无法停下脚步。
“世界要完蛋了……”
然而,没有就是没有。
视线继续眺望到更深处,夏仁便只能望见那令人绝望的黑暗。
“明明上次来还在的……”
到底是,哪里了问题。
巨大的失落感袭来,夏仁本以为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能够驱散一直环绕在自己身边的迷雾,但现在看来,却是一无所获。
正在他叹息的时候,一个清淡的声音从侧方传来。
“真是狼狈。”
夏仁心头一震,猛然转头,望向旁边。
在距离他不远的地方,那道熟悉身影正安静地待在那里。
这次距离近了,夏仁终于能够看清女子的细节。
她穿着一件白色长裙,坐在地面上,双手抱膝。
她是光着脚的,长长的裙摆像是莲花般散开,遮住她的脚踝,但是却露出了洁白光滑的脚背,不断有各种蓝星上从未见到过的奇形怪状的虫子们发着绿光,从她脚掌下的泥土中穿梭而过。
女子柔顺的长发顺着背部滑落而下,垂到地面,她本来应该是将头埋进臂弯里,不过此时却轻轻歪着头,露出侧脸,望着夏仁。
那不知一次在自己梦中出现过的面庞,夏仁永远不会忘记。
他声音颤抖:“你是,赵明月。”
女子勾起嘴角,笑了笑:“还算有点良心,若是连我的名字也一并忘记,那也太过分了。”
赵明月的眉头始终没有舒缓,眼中仿佛有化不开的哀愁,就算是笑起来,也让人觉得有种很勉强的感觉。
“你到底是谁?”
夏仁紧接着问道:“我和你究竟是什么关系?”
赵明月依旧保持着刚才的姿势,侧着脸,将头埋在臂弯里,似乎很是疲惫。
她敛起了笑容,不仅没有回答夏仁的问题,反而说道:“你竟然能活到现在还没有死,还真是让人意外。”
夏仁怔住了,一时间有些错愕。
在他的预期中,好不容易见到了对方,不应该是这个冰冷的态度才对。
不过随后,夏仁注意到,赵明月的视线,好像并没有在看自己的脸。
她在看什么?
顺着的赵明月的视线,夏仁低下头,看向自己的左手。
随后,他惊骇地发现,自己左手手背上,不知何时,竟然已经被一层蓝色的黏菌覆盖!
这些黏菌异常活跃,它们的形状就像是肉汤上那不断翻滚的浮沫,根本没有具体的形状,在它们表面,覆盖着一层油脂一样的浑浊液体,看起来滑腻无比。
黏菌们不满足于手背上的那一小片区域,正不断起伏着蠕动,向着周围其他地方扩张,虽然进度缓慢,但是却足够勾起人内心深处的恐慌。
并且这些黏菌已经穿透自己的皮肤,夏仁看到自己皮肤下已经遍布蓝色的纹路,密密麻麻的,就像血管一样颤动。
它正在蚕食自己!
意识到这点的时候,夏仁第一反应就是伸出另外一只手,想要将这些可怖的黏菌从自己身上剥离。
“你另一只手,也不想要了吗?”
赵明月说道。
夏仁立即停止了动作。
难道,这些黏菌有很强的传染性。
他顿时回想起了自己昏迷前发生的事情,尤其是,那些沾染在自己触手上的……淡蓝色粉末。
“这些真菌并非来自地球。”
赵明月慵懒地仰起头,眼神望向前方那条流淌的河流。
“只有来自超越之物,才能抑制真菌的生长。不过幸运的是,它们并不完整。”
话音刚落,夏仁就感觉自己意识正在被挤压出这片空间。
他知道,自己又将回到现实了。
“等一等,我还有许多问题!”
“你到底是谁!这里是哪?我要做什么才是对的?”
但是,他没有时间了。
身体在上浮,夏仁真正的身体正在苏醒。
冥河在视野中迅速远离,最后一刻,他听到了赵明月的模糊不清地声音。
“只有你的死去……才会迎来……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