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1x5b人氣連載小說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愛下-第950章 見了老夫,還敢猖狂 (4更)閲讀-gcrs6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小說推薦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巫朝和滕一舟相视看了一眼。
碰到硬茬了……
“一起。”
滕一舟沉声道。
“好。”
巫朝双掌抛出八荒六合阵旗。
两道千丈之高的阵旗,噼里啪啦作响,天上乌云滚滚,剑罡遮天蔽日。
滕一舟解下腰间短剑,往空中一丢。
白色的剑罡渐渐增多,一化二,二化四,四化八……没多久,便成千上万。
风雷滚滚,战意高昂。
嗡……嗡……
一黑一白,千界四命格法身,像是两座高山,悬浮在两面阵旗之上。
陆州的注意力放在了那两人身上。
下方,两白,一黑,忍着伤痛,冲向天际,宛若流星。
“就是这个时候!”巫朝操控阵旗,控制所有的剑罡,汇聚进攻。
滕一舟在这时俯冲了下来,雪山压顶。
万千剑罡和阵旗夹在一起……
宛若九州雷动,嗡鸣作响。
“嗯?”
陆州看向下方的三名黑白吾卫。皆是折损了一命格的千界。尽管如此,不容小觑。
五大千界同时围攻陆州。
这无疑是施展范围性打击的天书神通的最佳场合。
但他没有这么做,而是使用第四命格之力……迎上滕一舟——
“不好。”
滕一舟顿生一股不妙的感觉。
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只觉得脊背一凉。
一道道残影眼花缭乱,在那三大黑白吾卫抵达之前,陆州围绕滕一舟出掌了。
身前,脊背,腰部,左腹部,右下,以及头顶……
只在一个呼吸之间,闪过六个部位,六道蓝掌像是包饺子似的,同时打在了滕一舟的身上。
噗——————
滕一舟身上六个部位,凹陷了下去。
鲜血狂喷。
脊背的一掌,更是硬生生击溃了他的脊梁骨,发出清脆的咔嚓声。
滕一舟面目狰狞,发出撕心裂肺的叫声。
“啊!!”
陆州虚影一闪,离开了滕一舟。
“全是防御类命格?”陆州有些惊讶地看着滕一舟。
按理说,他六掌太玄之力,尽数命中对手,就算不能立马杀掉,也至少能搓掉对手两个命格。但没想到只是让他受了伤。命格还在。
他看了一眼星盘上的命格区域……脑海中想起陆离给的那块布料,对比了一下,全是防御类命格。
一声惨叫过后。
所有的进攻来到了跟前。
陆州冷哼一声:“老夫便开杀戒!“
单掌一提。
洪级樊笼印顿时遮住了上空,将八荒六合旗挡住。
砰砰砰……砰砰砰……无数的剑罡落在樊笼印上。
“这什么东西?”
千界操纵的洪级,威力巨大。
巫朝疯狂调转元气,八荒六合旗无法毁掉樊笼印,滕一舟拼命施展星盘……
与此同时,陆州双掌迎上下方冲向天际的黑白吾卫。
掌心上燃烧业火。
砰,砰……
哪怕是不使用太玄之力,这二命格的千界也绝非他的对手。
硬碰硬之下,两人手臂登时咔嚓一声,断裂开来。
陆州虚影向前,双掌再次一贴,狰兽的命格之力附着掌上,加上业火,砰砰……
两人的骨架瞬间被拍散。
再吐鲜血。
坠向丛林。
二人只剩一命格,法身再缩短五丈。
【叮,击杀一命格,获得6000点功德。】
【叮,击杀一命格,获得6000点功德。】
第三人出现在了陆州的背后,双掌挥动巨大的刀罡。
“死——”
陆州浑身一转。
掌心出现未名盾。
那盾瞬成千米直径的天幕,挡在前方。
砰!
涟漪大如日光,荡漾开来。
那白吾卫再次挥动刀罡:“我看你能挡多久!”
全力挥动刀罡劈向未名盾。
当那刀罡将要落在盾上的时候,未名盾突然消失,那刀罡劈在了空处。一道残影出现在眼前,手中未名盾早已转化成剑……
同样的节奏又出现。
脊背,腹部,心脏,头顶……
陆州闪过四个部分,挥动未名剑剑罡。
四道剑罡准确无误划过这名偷袭陆州的白吾卫的四大要害。
身形一定,向上悬浮,单掌拖出樊笼印顶住所有剑罡,向上悬浮。
那名白吾卫的动作彻底僵住,像是被施了定身法似的,完全动弹不得。
接着,咔嚓——
白吾卫四分五裂,一块又一块的躯体,落了下去。
滕一舟瞳孔收缩,不敢相信地看着这一幕。
【叮,击杀一命格,获得6000点功德。】
【叮,击杀一命格,获得6000点功德。】
【叮,击杀一目标,获得8000点功德,地界加成2000点。】
……
陆州托起樊笼印。
天际已经彻底黑了下来……
巫朝乃是巫师,最需要的便是施术时间。
陆州岂能如他所愿。
樊笼印来到数千米高空,宛若一座黑山。
陆州终于看到了受伤滕一舟出现在视野中……
单手握住未名剑,使用第四命格之力……闪电般来到滕一舟的白色星盘之前。
“给我退!”滕一舟宣泄新盘的力量,数道罡印光柱试图将陆州击退。
陆州手中未名剑成盾,像是镀了一层蓝色的光华似的,扛着数道罡印光柱,下压未名盾!
滕一舟见状大喜,沉声道:
“你不知道我的杀手锏吗?”
四大命格的千界婆娑,施展雪山破碎,笔直地落了下去,陆州正处于最中间的位置。
也是压力最大的区域。
如同将脖子伸到了敌人的铡刀上。
陆州不以为意,继续下压未名盾……
“轻狂无知小儿,看清楚老夫这一剑。”
嗯?
未名盾落在命宫上的一瞬,变成了剑。
剑罡上绽放湛蓝之色。
顿时心中一沉:
“这什么武器?”
哧————
剑罡势如破竹,将命宫分裂两半。
星盘顿时全部熄灭。
雪山凭空消失。
滕一舟脑袋一片空白,奇经八脉精血逆流。
顿时七窍出血,血箭喷涌。
残留的意识还未反应过来,
滕一舟惊恐地看了看天空——
他知道,他活不成了。
黑色天空,是巫术结界布置成功的结果。也预示着此时的巫朝最为强大。
即便是六命格的千界,也未必是巫术结界内巫朝的对手。
他一边下落,一边怒目瞪着天空。
充满了不甘和不服。
这时,他看到了陆州施展出了令他彻底绝望的一幕。
吱——————
八荒六合旗覆盖的区域,顷刻间被冰冻覆盖。
“合?绝对零度。”
冰封蔓延,冻住了八荒六合旗。
漫天的剑罡都被冻结,然后破碎,消散。
陆州收起樊笼印,继续向上,五指托天,掌心里的海魂珠,能量释放殆尽的一刻,冰封的世界破碎了。
同时破碎的,还有滕一舟的躯体和八荒六合旗……
【叮,击杀一名目标,获得8000点功德,地界加成2000点。】
陆州终于来到了与巫朝平齐的高度。
抬头看了一眼覆盖天日的巫术结界,沉声道:“还敢抵抗?”
巫朝放声大笑:
“你连合的能量都用完了,你没招了……而我的巫术大阵,刚好完成。”
他语气一顿,头顶便是黑云,宛若地狱而来的魔神,继续道,“从头到尾,我都在保存实力,没有全力以赴,等得就是这一刻。”
陆州只是淡淡地看着他。
巫朝提高声音:“还剩下三个废物……不过,已经不需要他们了。我一人便可以将你挫骨扬灰。”
“但愿你不要让老夫失望。”陆州的命格之力的确用的差不多了,太玄之力也在连续的出掌时,所剩无几……若要杀了巫朝,将会非常有难度,更何况这是巫师,但也不是没有机会。
巫朝说道:
“……我这一招修行了两千年。集天地之造化,经无数强者的锤炼,登峰造极,炉火纯青。能死在这一招之下,这是你的荣幸。睁大眼睛,看清楚……”
他双臂一展,天上黑云滚滚。
巫术星盘来回飞旋。
开始慢慢蓄力。
陆州抬头,看了一眼那形成的巫术结界。开始思索对策。
嗡——————
那巨大的巫术星盘忽然收缩,飞入巫朝的身体。
咻的一声,巫朝化作一道黑烟,朝着西边逃去——
陆州:“???”
PS:今天写了近一万二,但只算一章加更,还欠10更。月底最后三天求推荐票和月票,不投就作废了,谢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