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ttsi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術士百年-第三百章:灰與血看書-279de

術士百年
小說推薦術士百年
黑暗而空旷的荒野之中。
数道黑影如同那卷起枯叶与尘埃的晚风般,在这幽夜里彼此相互追逐,缠绕。
不时有一道道冷冽的寒光从中闪现。
“噗通!”
随着一缕血花飞溅而出,一具被切断了大半个脖子的死亡奔行鼠被从中抛出,好似一块无用的垃圾般滚落到满是尘土的荒野上。
“噗嗤!”
“噗嗤!”
“噗嗤!”
紧随其后,又是三声残忍的割裂声,三具死亡奔行鼠的尸体从交缠在一起的黑影中飞出,摔倒在地上。
刹那间,一阵狂乱而密集的金属交击声从单薄的黑影之中响起,像交响曲般狂暴,又似是细雨般连绵,在一声刺耳的嗡鸣声中,彼此交缠在一起的两道人影弹射开来。
只是一个全身毫发无损,唯有空出的右手上染着点点血迹,让其忍不住皱起了眉头,神色厌恶。
而另一个却是鲜血淋漓,好似是被凌迟般,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完好的皮毛,被切割出大大小小上百道好似婴儿嘴般的伤口,仅仅是这么一会的功夫,脚下就已经汇聚出一小滩鲜血来。
“哼,真是一群无用的垃圾,浪费小爷我的时间。”
毫发无损的吸血鬼从口袋里小心的抽出了一块手帕用来擦了擦指甲上的血液,然后嫌弃的丢掉了被鲜血染红的手帕,顺势还将另一只手里夹着的人类女孩往上提了提。
“很好,下贱的兽化人,你成功的挑起了我的愤怒。”男子神情倨傲的说道。
作为一名夜骑士,尤其是一名有品位的托瑞多。
他,韩道尔·托瑞多有着自己的准则和审美,而一群胆敢向自己挥刀的鼠类兽化人,无异是对自己的一种侮辱和挑衅。
看着对面那正剧烈喘息,全身都是被自己指甲切出伤口的鼠类兽化人,韩道尔·托瑞多脚下一勾就握住了一柄随着尸体而一起遗弃在地上的哑光匕首,身子一躬做出一个蓄力的动作后,就冷笑道:“剩下你一个怪孤单可怜的,就让我慈悲的送你去见你的那些劣等同伴吧。”
“唰”的一下。
韩道尔·托瑞多就出现在那最后一名鼠人面前,锋利的匕首上甚至还反射着鼠人那垂死挣扎的狰狞面孔,只是当匕首划过后,留下的不是滚烫的鲜血,而是空空如也的冷风和空气。
“嗯?!”面对这突然而来的变故,韩道尔·托瑞多不由微微一愣,谨慎如他却是想也没想,身形就开始急速暴退,又退回到原位,只是想象中的攻击并没有出现。
他不由眉头一皱,嗅了嗅鼻子后立刻看向不远处的阴影,呲牙冷笑道:“哎嘿,想不到你一个人类竟然跟上来了,看来是我们小觑你了。”
黑夜里一道人影大步而出,正式迅速赶来的凯尔。
韩道尔·托瑞多看着从黑暗中走出来的凯尔,上下打量了一下,又抽动了几下鼻子嗅了嗅后,不由残忍的笑道:“嘿嘿嘿,看来布鲁赫的那两个小家伙果然是废物,竟然只是让你受了这么点的皮肉伤,也好,长夜漫漫,正好拿你做宵夜。”
话罢,韩道尔·托瑞多就扑向了凯尔。
月色下,韩道尔·托瑞多直接化为一缕几乎看不见的幽影,凯尔面色一边,眼前这个家伙的速度比之先前凯尔遇到的那两个夜骑士更快上三分,即使是在【克敌先机】赋予的视觉里,他竟然也有些捕捉不清楚对方的动作!
凯尔神色一冷,身体如同凝滞在粘稠的液体之中,动作“缓慢”的向后退去。
就在对方贴近自己,脖颈处的汗毛都感受到匕首的冰冷时,这才将早已凝聚在指尖上的法术弹射出去。
一记五环的【怪物定身术】就直接射在了对方身上,同时,早已经蓄势待发的活化丝线犹如一条毒蛇般缠向韩道尔·托瑞多的脑袋。
用力一绞!
刹那间,身首异处的韩道尔还带着那不可一世的态度和残忍的神情就直接化为了一大蓬带着斑斓星火的灰烬扬在了凯尔的身上。
而原本夹在他怀里的小姑娘金妮直接顺势落在了凯尔的怀里,将后者砸得连退数步才止住身形。
先前握在韩道尔·托瑞多手里的那柄匕首这才打着旋的跌落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凯尔先是摸了摸脖子上渗出些许血液的划痕,又低头确认了一下怀里小姑娘的状态,似乎是被下了手段睡着了,最后才看向代表着先前那自以为是的吸血鬼在这个世界的最后存在的漫天余烬。
转身离去。
远处的熊红城堡依旧是火光冲天,在夜晚显得是格外的耀眼。
战斗已经进入白炽化的程度,即使在凯尔现在的这个距离,依旧能听到那里激烈的喊杀声。
今夜的战斗,已经是一场失败至极的偷袭。
原本应该是一场快如闪电的突袭战,却打成现在这种需要用人命去填补错误漏洞的攻防战。
这次的袭击,是蓄谋已久的。
不但动用了潜伏已久的六名探子,还动用了一个最高级别的内间,将城堡里原本驻扎的三千名塔卡司泽士兵调动出去,还早在三个月前就偷偷挖好了隧道来作为突袭的路线。
可战斗依旧打成了现在这样的烂仗,现在不是考虑能不能完成任务目标,而是该考虑这支炉火佣兵团最后还能有几个人能逃走的问题了。
暴躁至极的炉火佣兵团的指挥官,已经愤怒的用手中的那柄精金战锤敲碎了三个传令兵的脑袋。
在这个性情暴虐的杜旭矮人眼中,死在他手里的同胞那不叫做损失,而是无用的废物,但因为盟友和雇主的失误而增加的阵亡人数,那就是不必要的损耗!
全身套着一套重铠,整个人就像是一块方方正正大铁块的炉火佣兵指挥官正怨毒的看着战场上那名大杀四方的威尔曼猎魔人,套着铁手套的拳头被他捏得嘎嘎作响,高声咒骂道:“威尔曼的这群白脸黑毛猪,全是一群地精生出来的废物!”
“那帮威尔曼的吸血鬼们是地精生的废物,那你又是什么,我尊敬的指挥官?”
一个阴冷而粗糙的嗓音从他的背后响起。
炉火佣兵的指挥官全身一僵,那从全身铠里仅露出的一对小眼睛里满是惊悚和畏惧,原本因愤怒而导致全身的燥热顷刻间就被那自脊椎骨尾升起的寒意驱散,手脚冰冷起来,
他吞了吞嘴里的吐沫,笨拙的转过身来弯腰道:“大,大人。”
一件垂到地面的红袍出现在炉火佣兵指挥官的视线里。
那袍殷红如血,好似有无数正无声哀嚎的怨灵自其脚下升起,蔓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