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gjo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醫品至尊 純黑色祭奠-2555 忙碌的甩手掌櫃分享-lwqnf

醫品至尊
小說推薦醫品至尊
众人分宾主落座后,两位道长东一句西一句的闲扯着,你瞪我一眼,我瞪你一眼,但却始终不好意思张口说正事。
丁宁心知肚明,知道这两大曾经的符箓门派现在的日子很不好过,恐怕这次来是想要询问他当初要购买符纸的话还算数不。
事实上,自从在琅琊界获得了降龙木这种制造高等符纸的原材料后,丁宁对符纸就没有什么需求了。
但男子汉大丈夫一口唾沫一个坑,当初允诺的话怎么也不能食言啊。
只是,他本身对符纸已经没有了需求,买来这么多符纸也没用啊,就算是做善事,也最多是一锤子买卖,就当是兑现自己当初的承诺了。
就在他准备主动开口之际,脑海中却突然闪过一道灵光。
暗骂一声自己真蠢,光想着有降龙木了,根本不缺制造符纸的原材料。
但他却忽略了一点,降龙木那是什么等级的原材料,他现在都是神级符文师了,自然不会在意低级的符纸。
可他不需要,并不代表自家女人不需要啊,她们现在炼制符箓,可都是用的降龙木制造出来的高等级符纸,成功率十不存三,简直是暴殄天物,浪费宝贵的资源。
更何况,他完全可以在天泽宗弟子中挑选有制符天赋的弟子教他们制造法符啊,然后拿他们制造出的法符去卖钱,完全可以把采购符纸而花费的资金给赚回来,说不行还是大大的一条生财之道吗?
毕竟,人间界虽然武者不少,但普通人却占据着绝大多数,最低级的法符对武者来说可能不是什么稀罕玩意儿,但对那些普通富豪来说,却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宝物,根本不用担心销路问题。
想打这里,丁宁脸上露出微笑打趣道:“两位老哥别眉来眼去的了,咱们之间有什么不好意思开口的,如果我没猜错,两位老哥是为了我当初的承诺而来吧?”
两位道长老脸一红,都不好意思的干笑起来。
张天师毕竟和丁宁不是很熟,又是关系着门派的生存和发展,德铭道长在张天师的眼神示意下也只能硬着头皮讪讪的道:“丁宗主慧眼如炬,我们这次来就是想问您一声,那个符纸的事情……”
“放心,我丁宁说话算数,还是按照以前我所说的价格,你们有多少符纸我要多少符纸,而且是长期采购。”
丁宁微笑着给出了承诺。
两位道长激动的差点没哭出来,门下四名弟子更是激动的无以复加,眼眶都微微泛红,看向丁宁的目光中充满了感激之情。
长期采购?有多少要多少?这下子符箓三山再也不用为生计而发愁了。
要知道,自从上次丁宁允诺之后,两位道长回去后就立刻禀告了宗门,两大宗门的高层都极为重视,考虑到这笔订单量太大,经过商议后,把阁皂山也拉了进来,符箓三山携手合作,全力开工制造符纸,已经完成了十万张的订单业务。
可丁宁订金都付了,但却迟迟没有联系过他们,也没有前来将接收交付尾款,弄的他们心里七上八下的,患得患失,这不,这一次趁着天泽宗开宗立派的机会,三大宗门的宗主都亲自联袂而来。
说起来也够悲哀的,要是倒退个两三百年,符箓三山的宗主一起出马必然会引起整个江湖的震动,无论他们走到哪里都会被奉为上宾。
可现在的符箓三山早就已经没落,三大宗主亲自出马都没有人认出他们,最后还是依仗着德铭和张天师和丁宁的交情,才得以在贵宾楼有了一席之地。
这种极其强烈的落差感,让本豪情万丈打算亲自和丁宁面谈争取长期订单的三大宗主胆怯了,唯恐弄巧成拙下惹得丁宁不喜而取消订单,那他们哭都没地方哭去。
思来想去商议了一宿后,三大宗主做出了决定,他们这次就不露面了,全权委托德铭道长和张天师来跟丁宁交涉,探探他的口风。
在这种情况下,德铭道长和张天师背负着多大的压力可想而知,所以在丁宁亲口做出承诺后,两位道长才会如此激动,险些没有喜极而泣。
丁宁看着他们激动而兴奋的样子,嘴角微微勾起一丝弧度,再次扔出了一个重磅炸弹:“我会跟宗门打招呼,在第一笔订单交付后,符箓三山会成为我们天泽宗的黑铁级战略同盟伙伴,列入评估升级考核名单当中,具有着和其他同盟势力一样的起点。”
“真……真的?”
两位道长霍然站起,眼睛中绽放出惊喜的光芒,不敢置信的颤抖着问道。
符箓三山有自知之明,别看符纸的交易量很大,但并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跟其他势力动数以亿计的成交额根本无法相提并论,所以,他们从没有敢奢望过会成为天泽宗的战略同盟伙伴。
可此刻丁宁却金口一开,只要完成首批订单,就能成为黑铁级战略同盟伙伴,这简直是喜从天降,让他们激动的难以自抑。
要知道,战略同盟伙伴,并不是单方面的,而是彼此互相作用的同盟,在伙伴们遇到麻烦时,天泽宗也是有义务出手帮忙摆平麻烦的,要不然还叫什么战略同盟?
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在符箓三山成为天泽宗的战略同盟伙伴那一刻起,同时也具备了被天泽宗所庇护的资格,成为了天泽宗的自己人,呃,其实说小弟更加合适一点,但大家都是要面子的人,当然不能说的这么直白。
这种意义或许对其他强大门派来说没有太大的吸引力,但对比日渐式微日子过的苦哈哈的符箓三山来说,其中的意义远比和丁宁达成交易更加深远。
有着源源不断的订单,还有着天泽宗强大的武力保障,符箓三山即便不能恢复昔日的辉煌,但也远比现在岌岌可危的处境要强上一千倍一万倍。
“当然,我说的话自然算数,但若是想要成为青铜或者更高等级的同盟伙伴,就只能靠你们自己努力了。”
丁宁笑眯眯的说道。
事实上,他这样做并非心血来潮,也不是看在交情的份上,更加没有违背任何的规则。
本身符箓三山就和天泽宗存在着交易,只不过和别的势力不同的是,人家是买天泽宗的东西,而他们是卖给天泽宗东西。
这就等于符箓三山是卖方市场,而其他势力是买方市场,但不管是买还是卖,都会产生交易额,达到一定的交易额度后,符箓三山自然也拥有升级同盟等级的资格。
只是符箓三山弱势太久了,已经形成了惯性思维,认为他们是卖东西给天泽宗的,所以才根本没敢奢望成为天泽宗的同盟伙伴。但对丁宁来说,战略同盟形成的基础本身就是建立在利益基础上的,如果非要把天泽宗的战略同盟模式当作一场商业化运作方式来看的话,符箓三山这个“原材料供应商”同样也是利益既得者,为什么不能享受战略同盟伙伴的待遇呢?
更何况,换个角度来说,符箓三山会因为他的这个决定而对天泽宗感恩戴德,远比其他势力更加具备铁杆盟友的先决条件,毕竟,失去了天泽宗的订单,他们随时都会继续再没落下去。
这就是利益捆绑,一旦天泽宗没了,他们也就失去了赖以生存的根本,所以一旦天泽宗遇到麻烦,他们必然是第一个站出来声援的门派。
或许有人会说,符箓三山早就已经势微,天泽宗如此强大根本无需这样的盟友。
这确实是事实,但丁宁却深谙一个道路,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还三个帮呢,开宗立派也是如此。
符箓三山确实实力不强,但不要忘了,他们可是传承悠久的古老门派,是公认的名门正派,在江湖中有着莫大的号召力。
丁宁看重的不是他们那孱弱的武力,而是这种名门正派在江湖上的影响力,就如那些专家教授能够引导舆论的道理一样,他们所说的话很大程度上就代表着代表着正义,代表着大义,代表着高尚,成为更多人心目中衡量善恶对错的依据。
师出有名,这是古往今来任何人都不会忽略的操纵舆论和人心导向的手段。
否则,为什么古王朝挟天子以令诸侯的事情会层出不穷?归根究底不还是为了占据正统和大义,从而引导民心舆论,来实现自己的野心和政治目的?
符箓三山是名门正派的形象早就深入人心,只要丁宁拉拢住他们,关键时候他们站出来为天泽宗说话,就等于站在了道德的制高点上,让天泽宗成为正义的一方。
当然,并不是说丁宁真打算去干什么坏事,只是他树敌不少,明面上那些敌人奈何不得他,难免会使用些上不得台面的手段来打击天泽宗的声誉,他这也是未雨绸缪,防患于未然罢了。
他本人倒是无所谓,但既然成立了宗门,他自然不希望在敌人的刻意抹黑下让天泽宗成为万民唾骂,偶口诛笔伐的邪恶宗门。
毕竟一个宗门的发展,永远离不开一个好口碑,一旦被贴上邪恶的标签,以后天泽宗想要招收弟子都困难。
这就跟各所大学努力营造良好的学府形象是同样的道理,一个口碑好的大学自然不缺生源;但口碑不好的大学,就连招生都是个问题。
放在宗门的发展中这个道理同样适用,请原谅丁宁无耻的照搬大学学府争夺生源玩的那一套,毕竟他也是首次当宗主,没有任何经验,能想到这个方法就已经够难为他的了。
在两位道长的千恩万谢下,丁宁马不停蹄的赶往下一个要接见的地方,呃,不能说是接见,只能算是会晤吧。
龙落和那些桀骜不驯的半神混混们,见到丁宁到来,呼啦一声就围了上来,有端茶的,有倒水的,还有帮着按摩捶背的。
一口一个宁哥的喊着,那异乎寻常的热乎劲儿弄的跟他们是丁宁失散多年的亲兄弟似的,把他都给整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