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flgu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娛樂超級奶爸 洛山山-第一千八百五十二章 都怪爸爸!相伴-7q2bc

娛樂超級奶爸
小說推薦娛樂超級奶爸
啪!
狠狠地把手机摔在了地上,张晨熙怒骂道:“好,好一个刘子夏,敢阴老子,你特么地……”
一连串不堪入耳的咒骂声,从张晨熙地嘴里爆发出来,每一句都声嘶力竭地在嘶吼。
手机!
看着被张晨熙摔在地上的新款青梅手机,沈帅脸都绿了,就连眼神里都透着心疼!
妈蛋,早知道就不拿自己的手机给这家伙看了!
“张总,剧本还改吗?”
捡起地上被甩得四分五裂的手机碎片,等到张晨熙稍稍平静下来之后,沈帅说道:
“刘子夏已经把咱们从李佳杭那里得到的那部分剧本,全都公布出来了,从现在的传播速度看,其他娱乐公司、影视制作公司应该已经看到了。
很快模仿《爱情公寓2》剧情的剧本,就会像雨后春笋一样出现,并且进入拍摄程序。
咱们现在就算创作出来剧本,类似的剧情也会出现,这样做的话费时费力,得不偿失……”
“出去!”
沈帅话还没说完,张晨熙就把他给怼了回去。
“张……”沈帅还想说点什么。
“衮,老子特么地让你衮出去,耳朵聋了吗?”
张晨熙豁然扭头,那双因为愤怒瞪地衮圆的双眼都开始充血了,就像是要吃了沈帅一样。
沈帅吓了一跳,不过他也不再说什么,扭头就走。
咔嚓、啪、嘭……
就在沈帅带上门的一瞬间,各种摔砸东西的声音,从办公室里面传了出来。
而在摔东西的同时,还夹杂着张晨熙的怒骂声!
这是又一议论的发泄了!
沈帅对此倒是丝毫不见怪了,类似的事情他经历地多了。
这个张晨熙看着人模狗样的,实际上脾气臭得很。
每次有什么生气的事情,他都会来上这么一波。
要不是张晨熙给的薪酬够高的话,沈帅早就拍屁股走人了!
“该死的刘子夏,竟然敢耍我!”
办公室里,张晨熙还在咒骂着刘子夏,那歇斯底里的样子,能把小孩都给吓哭了。
“喂,喂……”
就在这时候,被他顺手放在兜里地手机里,传来了张长弓的声音。
原来他在刚刚接过沈帅手机的时候,为了省事,就把自己的手机放在了自己的上衣口袋里。
而这个电话一直都没有挂断,还保持着联通状态。
刚刚张晨熙咒骂的话,干的事,全都原封不动的通过手机,传到了张长弓那里。
这一阵噼里啪啦外加咒骂的,让张长弓心里的好奇心无限拔高!
等到传过来的声音总算消停下来的时候,张长弓赶紧张口叫了起来。
“喂,张董,实在是不好意思,我在听呢!”
听到‘喂喂’的声音,张晨熙赶紧掏出手机,回应了起来。
现在就已经是这种情况了,还要不要继续下去,就要看张长弓是什么意思了。
“张总,你刚刚是怎么了?”
张长弓的声音从手机里传了过来,道:“又是摔砸东西,又是骂人的,刘子夏找你麻烦了?”
刚刚张晨熙骂刘子夏的话,张长弓可骂不出口,但是听着舒坦、解气啊!
不过很快,他就舒坦不起来了!
“张董,刘子夏确实找我麻烦了,还是大麻烦!”
张晨熙直接说道:“他发了一条微博,连带着把我扣下来的那部分《爱情公寓2》的剧本给完善了一下,公布了出来!”
公布剧本?
听到张晨熙的话,张长弓愣住了。
确实,这样的行为很刘子夏!
别看这家伙平时看起来挺和善的,但是真要狠起来的话,对自己下手也是相当狠!
公布剧本,好一招釜底抽薪!
这货真的是太狠了,直接把剧本公布了出来,让所有人都看到了!
“咱们现在怎么办?”
没听到张长弓说话,但是张晨熙知道他没挂断电话,就继续说道:
“现在想要吃独食是不行了,可要继续拍这部电视剧的话,收视率不会太高,毕竟竞争太激烈了。”
每一次夏月工作室出了新作品,都是那些娱乐公司、传媒集团,争相效仿的对象。
现在人家直接把剧本公布出来了,那不得像套娃一样,大娃套小娃地往外出啊?
“不行,必须继续拍下去!”
张长弓沉默了一会,说道:“比不过夏月工作室,还比不过其他的公司啊?再说咱们演电视剧的都是圈里的一二线明星,不怕没人看!”
明星效应很重要,一个二线明星,就算少的话,也得有几百上千万的粉丝。
足足7位二线以上的明星,不得有个上亿的粉丝量?
到时候光是这些粉丝,就能让收视率好看起来!
当然了,这都是张长弓一厢情愿的想法,到时候收视率高不高的,还要看具体的情况!
“好,我听您的。”张晨熙点点头,说道:“那咱们就要抓紧时间了。”
“明天我飞一趟上沪。”
张长弓的声音很低沉,他继续说道:“我会带着演员直接过去的,到时候咱们见面聊!”
……
九号别墅,刘子夏家里。
忙碌了一下午工作室的事,刘子夏难得下班早了一点,正在前院的凉亭里陪孩子。
凉亭边缘,月月戴着一顶粉色的小太阳帽,手里拿着一支小鱼竿,一本正经地在钓鱼。
鱼钩和鱼线,放进了被刻意空出来的地下小水塘里,彩色的鱼漂静静地漂在水面,等着鱼儿上钩。
刘子夏的这套别墅,前院是纯中式建筑,除了亭台小阁楼,车库区域以及一部分草坪区域外,下面是一米深的水塘。
水塘上面覆盖着钢化玻璃,只留下了几个气孔,大概十几公分的样子,正好有一个在凉亭边上。
刘子夏在水塘里放养了一些锦鲤,月月和涵涵她们就有了新游戏,那就是在凉亭边上钓鱼。
“爸,爸,要……”
阳阳站在一个婴儿学步车里,一步一挪地朝着刘子夏走了过去。
咚咚咚!
刘子夏摇晃着一个拨浪鼓,一边逗着小家伙,一边在往后撤。
“哎呀,爸爸,您不要再摇拨浪鼓了,水塘里的小鱼儿听到动静,都被吓跑啦!”
月月有些不满地看了刘子夏一眼,小嘴巴都嘟了起来。
“是这样吗?”
刘子夏赶紧收住拨浪鼓,从婴儿学步车里抱起了阳阳,说道:
“好好好,爸爸不摇了,不过月月,你在这钓了也有十几次了,也没见钓到一条啊?”
听到刘子夏的话,月月的小脸蛋很快红了起来,她有些气恼地说道:
“都怪爸爸,养鱼都舍不得多放一些,就那么三十几条,怎么钓得到嘛!”
“三十几条还少啊?”刘子夏哭笑不得地说道:“这些可都是锦鲤,个头儿也不小……”
“子夏,你跟我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刘子夏话都还没说完呢,一道焦急地声音就传了过来。
却见穿着一身休闲服,风尘仆仆的郎文星,从中墙的门里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