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okx4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拉馬克遊戲 txt-1065 第二十一章上 引而不發(第四十節)鑒賞-a0qjz

拉馬克遊戲
小說推薦拉馬克遊戲
这边蓝枫还在懵逼怎么跟曲芸交代着呢,突然轰嚓一声她的房间就整个破碎掉了。
连墙壁带楼板瞬间变得像是被轰炸过一般。在一年前诸多大事征战从暴民袭击到军警围攻到导弹轰炸到强者大战都完好无损保留至今的房间,就这么没了。这让她顿时就抓狂了。
蓝枫这人游戏中还好,平日里生活上却多少有点小洁癖,这从她埋在房间的地雷有多环保清洁就足以见得。尤其是搬入云裳阁,和曲芸朝夕相处以来有着越发严重的倾向。
然后现在这么一折腾,彻底不需要打扫了,连天花板和地板都穿了。她只庆幸自己当初只在门口地板下埋设了一枚地雷,不然这么一折腾指不定还要造成多大的连带损失。
带烟尘尽散,只见一片废墟中间两道身影缓缓显现出来。
“你不是狂么?不是单挑除了那个叫雷的从来没失过手么?不是叫本小姐引颈待戮么?不是最喜欢看人跪在你面前为了求生放下尊严的样子么?现在怎么不叨叨了?
给我记好本小姐的回答,看口型,跪,你,妹!”
可以见到,那帮黑衣人也大不同于普通的杀手集团,今天出现在云裳阁里的家伙每个人都颇有些个性。
而这个如今像死狗一样被踩在地上的男人,想必就是狂到没边,明目张胆地去挑战康斯妮还出言羞辱的类型了。
只可惜康斯妮讲这么多只是废话,地上的人早已失去了意识。
这一点已经是公爵大人的小蝙蝠能不清楚?有人送上门来给她虐她能这么生气?毕竟那人侮辱的又不是主上大人。
显而易见,这些话是说给蓝枫听的。杀人上头一时爽,白天没有棺材躺。不是危言耸听,在曲芸最着急催熟后院满园彼岸花的时候真的因为她把难得逮到的闯入者玩死了罚她一百天都不许进棺材……想想都后怕。
如今这人倒是没死,就怕是得罪了蓝枫……
见蓝枫对自己的独角戏毫无反应,康斯妮只好悻悻走过来赔笑道:“抱歉啊,把你房间弄坏了……”
她倒不怕打不过蓝枫,就怕这人记仇。毕竟这人平时少言寡语的让人摸不透彻。如果因为一点小事把云裳仙府其乐融融的气氛搞坏了,那主人一定会特别难过的。
“用尸体来赔。这具算我的,你抓的那个因为撞进来时触发了我房间里的地雷所以没了。”蓝枫立刻想到一个让康斯妮目瞪口呆,两全其美的好办法。
“没……没了?”
“嗯,尸骨无存。”
康斯妮眨眨眼睛。这是……被抢了?好吧,她确实理亏。对付这种货色非要打到房子都掀了的程度,无论有没有留下尸体都得被主人教训。既然如此,何必还拉上蓝枫一起挨骂。
两人这边惊天动地的动静其他住在同栋小楼的伙伴自然不可能视若无睹。外加上只有康斯妮一个选择正面硬刚,别人房子里那点事儿早都办完了,此刻便一个个拖着看起来大同小异的黑衣纷纷从各自房间走了出来。
曲芸刚出门兴高采烈要去后院埋人,就见到眼前梅娴诗居然大笑出声的惊艳一幕,呆呆眨眨眼睛道:“诗诗你没事吧?要是受了什么精神类伤害,我或许可以帮你看看?”
被如此调戏梅娴诗也不恼,只是恢复了那端庄出尘的少年姿态淡然回道:“娴诗只是笑咱们云裳仙府还真是有个性呢。同样遇到刺客,每个人的反应都各有不同,颇有趣的。
唯一要批评的是任姐,心脏都被刺穿了也不知道叫个帮手?不要什么都自己扛着,这里没有人会质疑你的价值。
明明不擅长应付这种暗中的小动作,就不要逞强啊!游戏中很多时候大家都仰仗你顶在前面保护,在自己不擅长的地方依赖一下我们又怎么了?你不知道自己这样子芸芸会心疼么?
看你无大碍,但还是先自己回空间去疗伤好了再回吧,莫让人揪心。”
梅娴诗平日里可不会说这么多,今天也不知是因为听信曲芸的建议调整心态还是真的对任姐心疼了。不过她开口讲话便是很讲道理的,让人信服。与平日里自己冰冷伶俜的样子也截然不符,暖心。
此外,众人闻言便也全都意识到了诗诗所笑之处确实有些意思。
她们这样一群身份背景性格爱好各不相同,虽然各有天资但丢到游戏里本该如芸芸众多超人一般不是陨灭便自然消磨到无趣的孩子们究竟是怎样才能走到一起,不仅相安无事还彼此相亲相爱演化成如今这绚烂多彩的生活的?
“云裳婵娟芸上彩。”尹熙颐无声无息缓缓走出,面含微笑。甚至没有人发现她何时已经来到了自己身边。想必她手上这倒霉的黑衣家伙怕也是这般死了个不明不白。
众人一听,不禁心中认同又各自脸红。不愧为云裳仙府最为饱览群书才高八斗的才女,平日里讲话都跟上文斗擂似的。但她说的大家都是认同的,她们开开心心聚在一起,不正是因为那一个人么?
曲芸曾说过真爱并非弱水三千取一瓢,并非一生一世一双人,而是享受彼此相处的分分秒秒,在抉择时尊重她的意见而非以自己的想法为了她好。
对于曲芸离经叛道的看法有些仙子是不认同的。但此刻她们全都意识到,对各自埋藏在心底的小心思,像现在这样,很好。
尹熙颐之后跟在最后的,是被占据巨大空间的刻耳柏洛斯挤在一旁的鼻青脸肿的甄辉齐。
康斯妮看着眼前这一人一狗也不知谁才是主人,对着刻耳柏洛斯挑眉厉声道:“吐出来!”
那神色活脱是小区里养狗的主人见自己宠物犬藏了什么秽物在嘴里的怒斥。
刻耳柏洛斯中间的脑袋一个激灵,猛撞向自己右边那颗头,让那头蠢货噗嗤一口吐出一具粘满口水但还算完整的黑衣尸体。
至此,一排黑衣排列在曲芸门前,整整齐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