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zpuz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愛下-第七百零五章 消耗差距,毒功再現相伴-n3wk8

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小說推薦魔教教主的退休生活
“而且什么?这种时候你说话还慢吞吞!”寒宁着急问。
“小僧觉得这位铁头人施主的身形有点眼熟,但不记得哪里见过。他的武功路数十分奇怪,毒辣之余却大正刚猛,小僧确定应该从来没有碰过这样的人。”行传不自信地道。
他虽具慧眼,但也没办法百分百凭身姿记住和认出所有人。毕竟人只要经历成长、沧桑或其它因素,体格是会改变的……例如眉千笑,前段时间就觉得他的右手似乎又壮硕不少,之前问他他还故作高深地说等自己长大些就懂了。
“我也看不出他用的是什么武功……”寒宁挠了挠小脸呢喃道,“不过我好像也还没见识多少武功,应对起来当真麻烦……难怪师傅说,阅历对修炼也很重要。”
屋内,姜譲重躯砸碎了他之前在窗缝看到的那张木桌子终于停了下来,倒在地上。好在他长年累月练的硬外功对身体强度提高特别大,否则就这一狠摔就够他七晕八素了。
因为他这一砸,放在桌上的锦盒被打翻在地,而一个锦衣卫令牌和一把绣春刀就跌在他身旁。他看着令牌上熟悉的名字,心情莫名悲怆。
就这么一晃神的功夫,铁头人已经来到近旁,抬眼就见铁头人那冰冷诡异的五官在眼前放大!
铁头人弯腰抬掌,却是十分端庄大气的起手姿势,狠狠一掌照着姜譲脑门砸去。
姜譲未受多大伤势绝非动弹不得,岂会这么简单被解决掉。立马翻身跃起,铁头人一掌打空落在地上,重重的掌力把地面打下沉了一片!
他就着翻起的力量,回旋一脚横踢铁头人的脑袋。豹腿发力,总是带着强劲的爆发力,又快又猛!
然而铁头人应对起来并不慌张,抬头一扬堪堪闪过豹腿及其扫动的内劲。空气被豹腿狠狠击压,刮出的余浪冲荡在铁头头盔上发出一阵轻轻的嗡的一声。
这一声,好似给两人发出了正式决战的发令声。
踢空一击,姜譲得势不饶人,追着铁头人又连续爆踢三腿,每一腿的极尽爆炸力都如平地炸雷般带出一声轰鸣。
铁头人面对姜譲的强攻,不得不暂缓攻势,连续劈出三掌化解姜譲的爆踢。
如果说铁头人一开始的出手有些随意和傲慢,此时铁头人的出手已有相当变化,变得稳重谨慎。
铁头人和姜譲交手之后,也已察觉对方并非浪得虚名,实力十分强劲。对上这般水平的超级高手,不可能轻而易举解决战斗,过度自信反而容易露出破绽。
两人终于面对面碰撞到了一块,发挥自己近乎蛮横的武功招式。拳来脚往在屋内打了起来,屋外的人只能听见内里噼啪作响,偶尔有飞沙走石断木碎土从墙壁窟窿激射出来。两人不时咆哮大喝,随之而来的必是一阵木屋的震动。
过了半个时辰后,几人才对里边两人的内力之深有了更深入的认识,越来越感到惊愕!这么高强度的战斗两人居然可以打如此之久!
像姜譲这样的一流高手,内力深厚,你说让他打几个时辰的架绝对没问题。但那是建立在对自身节奏和消耗的把控之上。像这样豁出去地极高强度的对战,内力消耗可想而知,两人却也可以连续鏖战半个时辰多,众人连想都不敢想。
随着一声更为巨大的震动,木屋终于撑不住里边两人的变态折腾,轰的一声倒塌了!
两个人十分默契地朝天出掌,将落下的房顶打破,不受影响傲立在地。
房子的坍塌并没有影响他们的战斗,两人又对了数十招,拳脚对磕没有任何退缩,强硬正是他们俩的作风。
但此时落在铁头人的眼中,姜譲的动作明显变慢了。
他头盔之下大汗淋漓的脸上扬嘴冷笑……
连翻纠缠下来,铁头人早发现姜譲左手力不从心。此时立刻以他拍出左掌的时机当突破口,续尽余力,右掌带着淡紫内力笔直穿出。姜譲左手这一掌好似被轻易戳穿的纸片一般,铁头人一掌直直贯出,突破了姜譲左掌,砸在他的胸膛上。
姜譲顿时吐出一口污血连退,铁头人绝不打算放过这个机会,替上左掌抢攻姜譲受伤的左胸要拿姜譲性命。
但姜譲这般战斗经验极其风度的人,早就有所判断。危急时刻,借着倒退的冲力后仰空翻而起,豹腿横钉。铁头人左手抢攻另一侧,这半边身子自然也会露出破绽,这一击豹腿击漂亮地击中他左边腰肋,犹如尖头锤狠狠给他钉了一下。
霸道的力量穿肋而入,痛得铁头人倒吸一口冷气,一口内劲提不上来。好收手横移,先缓过这口气。
姜譲是被重掌给打得后退,借此强行借力翻身飞踢实属不管不顾。翻身落地后立马控制不住重心,踉跄地跌坐在地上,狼狈地打了个滚才翻身站起,又吐了一口污血。
按照两人的实力,两人内力应该大体差不多……但如今显然姜譲已跟不上铁头人的内力。
这倒不是姜譲内力稍逊一筹,而是姜譲已被毒劲侵体,他还得花费内力抵抗毒劲,一边打一边抵御毒劲自然消耗更大。铁头人恢弘的掌法之中,竟用的毒功,着实让人难以化解。
姜譲撕下衣裳,赤裸上身,在中掌的左胸上连点数穴减缓血流速度。那中掌的位置,一个黑紫色的掌印清清楚楚。
“五毒掌?”姜譲喘着大气道。
他中掌的位置过于贴近心脏,若不及时处理,就算这一掌没打死他过几日也会死于毒劲。以前五毒教初临江湖,许多人都不知道着五毒掌的厉害,只觉中掌之后没有伤及脾肺只是普通外伤,用些金创药便好……结果死于非命。
五毒掌是五毒教的成名绝活,五毒教以毒功入武,内力、掌劲都带毒。他和铁头人一直对招的双手也已开始发紫,正是被毒劲入体的征兆。
“不对。”铁头人没有回答,姜譲却替他否决掉,“五毒掌阴狠毒辣,招式刁钻;而你出手大开大合尽显刚猛雄威,应出自名家……你到底何人!”
铁头人避而不答,一双冷漠的眼珠子透过头盔看着姜譲,默默上前打算给他一个了断。他的两个部下见状不禁自喜,阴森森地看着寒宁等人,准备包抄他们的后路。
却在此时,一道矫捷无声的黑影从姜譲身后不远的土墙后跃出。
黑影的动作无声无息,若是从铁头人的身后袭来有得手的机会。奈何黑影似乎着急要救姜譲,只能从最近姜譲的地方出手,却是在铁头人的正前方。
看到黑影突来,铁头人也吓了一跳,他完全没发现躲在暗处的此人。
匆忙之下只能先应付偷袭。
黑影飞身扑来,一道银光从剑鞘送出,犹如波光粼粼。只凭突来破空之声,已可确定此人也并不简单!
铁头人双手翻掌繁灿如花,朝长剑迎去。长剑从中穿入,立马被精准地用两掌上下前后拍在了剑身之上,停住了长剑前冲之势!黑影只能眼睁睁看着被两掌力劲夹弯的长剑剑尖停在对方胸口之前,难以再进毫厘!
啪的一声!
长剑不只定在原地,甚至经不住铁头人仓促出手的两掌被折断一截!
足见此人的掌力有多浑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