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小說 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 ptt-第二百六十章:咱們還是走快些吧相伴

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
小說推薦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摄政王妃竟有两副面孔
因早已过了下朝的时辰,现下宫门外停着的马车,显然不是朝中官员的,应该是万沛儿说的那些递了帖子探望的夫人小姐们。
万沛儿早早嫁入宫中,加之万氏是武将人家,她在外头并没有什么亲近的闺阁好友,这个当口进宫的人,大约是夫人多些。
不过其中不乏有心为儿女姻缘筹谋的,兴许也带着女儿进宫了。
沈落扫一眼近处的几辆马车。
因是出入皇宫,为显尊敬,马车上多有自家府邸的标识,只扫了一圈,沈落已经看见了定昌侯府、襄安侯府、莱阳伯府和康阳伯府的马车。
还有一辆马车不如这几家的显眼好认,沈落约摸看见车身上镌着一个端正的‘郑’字,一时倒也没想起来是哪家的马车。
沈落着意稍晚些才进宫,故而没与这些人打上照面。
星照不宣
生怕沈落到得太晚,又惹得别人说三道四,进了宫见沈落慢吞吞一副不着急的模样,半夏便忍不住催促。
“按时到又如何,不按时到又如何?万沛儿与我交好,自然不会介意,旁人既然是客,没理由主人家没生气,她们倒一个个先着急上火起来。”
“可是…”自觉说服不了沈落,半夏又咽下了话头。
华懿见半夏着实焦急,虽是不催了,但脸上的神色却是掩不住,她不会催促沈落,不过仍是开口说话,想着转移转移半夏的心思。
看了一眼半夏,华懿问沈落道:“万贵妃有孕固然是大喜事,但六大世家素来少与人交往,怎么这回来了这么多人?”
说完这话,半夏果然也皱了眉头思量起来,沈落则是慢了步子略有些诧异地看了华懿一眼。
华懿今日竟是开了金口问这些个杂事?沈落心中疑道。
不等沈落回答,半夏被华懿勾起了想法,紧跟着又问了一句:“不过世家也不是全来了,卫国公府和平阳伯府就没来人,这又是为何?”
还是半夏打听这些听着正常些……沈落心中又念叨了一句,这才开口解释。
“万贵妃虽是武将门第出身,很不得那些清高人家的青眼,但六大世家中有三户簪缨世家,虽是也自恃身份,但他们是一枪一刀杀出来的名位,世代功勋积累才走到今日。与其说她们是来探望万沛儿,倒不如说她们是来给武将门户撑腰长脸的。这长的不仅是万氏的脸,撑的也不仅是万氏的腰。”
“三大簪缨世家手中已无什么兵权,这样还有必要吗?”
“当然有。”沈落肯定道:“没有兵权还有名位身份的高低,试想若万沛儿生下皇子,能从贵妃晋封皇后,武将门户出了一个尊贵的皇后,上殷重文轻武的风气总归是要收敛转变些,若万氏还能因势利导,说不定以后武门反而更为尊崇,那这几个簪缨世家岂不是跟着水涨船高?”
半夏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那定昌侯府为何也来了?”
这回沈落的脸上也是闪过一丝犹疑,她摇摇头:“这个我倒不敢断言了。不过定昌侯一门辅佐三代帝王,一直到了先帝时才渐渐式微,兴许这回是想东山再起?”
半夏自然不能回答沈落的疑问,只是低头也思索了起来。
几人此时已经走了大半的路程,安静了好一会儿,半夏猛然抬起头。
她在沈落身后嘴唇几番张合,最终还是开口道:“王妃…咱们还是走快些吧……”
华懿、沈落:……
大约过了一刻钟,几人总算是到了曲宜宮的外头,玉芝已经在外头候着了,一见沈落到了,立马欢喜地迎了上去。
领着几人进了曲宜宮,往里头走了几步,殿内的欢声笑语已经分外明了了。
只有摄政王府来人的时候,万沛儿通常是领着沈落进了内院她自己的屋子里头,今日这般热闹,只怕那间小屋子装不下这么些大佛,故而统一迎到了中殿。
别惹嚣张妃 春水暖
玉芝在前头步子十分欣然,沈落也不免加快了些脚步,她的人还未进中殿,前头领路的玉芝已经高高兴兴闯进了中殿里头向万沛儿通禀:“摄政王妃到了!”
满殿坐着仪态端庄,举止淑静的夫人小姐们,众人正说着话,忽地闯进一个下人高声通禀,这实在有些失礼。
但因是万沛儿宫里的人,座上即或有人面上嫌恶地看着玉芝,却没有一个开口责备的。
万沛儿看到下头有些人脸色变了变,这才瞪了玉芝一眼:“慌慌张张的像什么样子?”
不过说话时她的脸上不免因为知道沈落到了,露出了几分欣喜。
被万沛儿呵斥了一句,玉芝连忙俯身请罪,大家也不好再追究什么,玉芝便退下了。
因着方才玉芝闯进殿中的动作太过迅猛,玉隐没反应过来,故而也来不及拦下她,此时,玉隐见沈落到了眼前,先是没好气地瞪了出门的玉芝一眼,这才笑盈盈迎着沈落进中殿了。
“摄政王妃真是好大的架子,足足迟来了有两刻钟了吧?咱们等等倒也无妨,如今万贵妃怀着龙嗣,身子本就疲累,王妃倒是丝毫不顾及着……”
甫一进门便已经有人阴阳怪气开口说话了。
说话的人杏眼樱桃嘴,鼻梁高挺,肌肤白皙,是个实打实的美人。哪怕她现在说着尖酸挑拨的话,脸上的神情却是娴静,仍是一副乖巧美人的模样。
这人沈落不认识,她下意识转头看向身侧的人,但芙兰已经回南戎去了,沈落便只撞上半夏略有些责备又夹杂着了然的面庞。
她脸上的神情好似在说:王妃你看吧,我就说有人要说三道四,你还不听我的,这下好了吧?
凤谋江山 冰公主
沈落与半夏一对视,只能好气又好笑地转回了脸,她正欲开口解释,座上的万沛儿却是先说话了。
“众位姐妹、夫人们勿怪,摄政王妃这事赖本宫,是本宫递去王府的帖子上写错了时辰,王妃故才此时方到。那帖子递得晚,后来本宫发现时辰错了,可是已经来不及更改了,说起来,实在是本宫的疏忽。姜夫人,难为你为本宫考虑,却是一场误会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