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 ptt-第448章 可能的希望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
小說推薦我,從西遊苟回洪荒我,从西游苟回洪荒
你不是告诉我,所有的爱都是来自你吗?可是这个样子无休止的杀戮……究竟,你的所谓的爱是什么样子的爱?不顺从你的道,不信你的,即使是义人也不得拯救吗?或者说……不是你的定义中的那种“义人”?你又是谁?神,什么是神?你是什么神?
还有,我为什么要一刻不停无休止地赞美你?你就那么喜欢听到别人的赞美之词吗?还是说你也有那种……叫做虚荣心的东西……
直到永远,我不想直到,不想知道,这已经被你写好的永远。
“你怎么了,Lucifer?我能感受到你心情的变化,你的心离得我忽然很远。”上帝仍然慈爱地看着他,可是这个时候这样熟悉慈祥的笑容却显得那么的刺眼。
如果按照书上写的定义来说的话,那么此刻开始,叫做“原罪”的东西已经在他的心里生根,发芽了。
可是换个定义,一切又变得截然不同。
他苍白无力地勉强笑了笑,“天父我的恩主,我没有疏远你,只是我的天资愚钝,暂时想不清楚一些东西,还需要时间来考验,愿您赐力量与勇气给我。”
“好吧,祝你平安。”上帝把手掌按在他的头上,他能够感受的到祂的温暖,似乎能够驱散时间一切的不幸,可惜的是,这样的福音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得到。
他伸手,把祂的手掌从自己的头上拂下来,“不。”
上帝错愕。
他转身离去,“我觉得我需要去人间再看看,也许我不够了解这个世界。”
“住口!你给我回来!”他听到了严厉可怕的喝声,这意味着那位至高无上的主宰发怒,祂的发怒是最可怕的东西,“你可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他转过身回来,眼睛坚定地望着这位天上地下唯一的主宰,没有任何的畏惧之意,虽然看不清上帝的眼睛,但是他还是直直地看着光芒深处。
上帝的声音深沉而威严,“你,有没有想过这么做的后果?”
“我已经决定了,因为如果我没有找出答案,就算我是永生,就算我拥有至高的荣耀,那我也会被心中的疑惑一直困扰。”
“那好,我可以给你机会,但是你如果离开了,就不得再回到这里,因为我通晓你的秉性,一旦你去到那里,再回来时,一定会惹出事端,那时候,你已经不是现在的你了。”
他来到了人间,见到了一个妇人怀了孕,在生产的艰难之中疼痛呼叫。
宫女上位记:一品皇贵妃 零小息
他见那个妇人在荒野孤零零的一个人,并没有接生婆和男人来帮助她,就打算过去给她提供帮助。他刚想过去帮忙接生,只见到那个妇人面色之中露出惊恐的神态来,他狐疑地看着自己,忽而发现自己的手不知何时长出了锋利的爪牙,背后光洁雪白的翅膀上,羽毛也几乎脱落殆尽,光秃秃的,丑陋不堪,他用自己的“爪子”摸了一下自己感觉痒痒的脸,他摸下来的是一块绿色的皮,沾着猩红色的几个斑点,原来离开了天堂的他,也失去了原先光鲜亮丽的外表。这个时候他回过头去,只见天堂的门对着他关上了,天堂的另一个天使米迦勒带着使者提着锁链,要来与他征战,他被缚住,失去了所有的力量与权柄,被带回了上帝的面前。临走之前他回头看了下那个妇人,那个妇人产下了一个男婴,男婴迅速的成长,变为一个巨人。
果然,现在他知道答案了,知道了这个世界,这个宇宙的本质,付出的代价是他的永生,在天堂的位置,他的容貌,还有永远背负上“罪”的行囊,到了日子来到的时候,他还会接受无穷的折磨。
可是应该后悔吗?这个世上有人理解什么是真正的“罪”吗?他不知道,已经被关押过一千年,他也不在乎这些东西,出去之后,他必然要感受自由,不受任何的约束,即使最后的期限会来到,他也要“在这世上如同狮子一般遍地行走”,寻找他愿意“吃”的人。
“阿门,”他说,“愿你们平安。”
在这段故事说完之后,明帝陷入了久久的沉思。
“我大概了解了,的确,有些地方很像他,虽然讨厌,但是我不得不承认是这样,”明帝说,“好吧,你可以去找他,把他找回来之后,如果你们真的能将我杀死,那恐怕想要复活那个遗迹,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复活?”青辰眼睛瞪大了,“你不是已经将那个宇宙完全毁灭,连历史和时间都完全格式化抹杀了吗?”
“是啊,在那里的所有备份都已经完全消除了,但是我并没有说我只创造过那一个宇宙,你以为你们所进行的穿越行为是怎么来的?像这种东西,副本多的是,连我抹杀掉的那个究竟是正本还是副本,我自己都无法确定,”明帝站起来,打了个哈欠,“所以,你们真的是太执着于一个所谓的真实了,这种东西,怎么可能存在呢?”
真实,不存在吗?那他现在的生活呢,他的妻子,孩子,他的家庭和所有的工作,人生,难道也都不真实吗?
“我知道了,迟早有天我还会回到那里,其实我的名字,也可以是撒旦,或者路西法,”青辰说,“毕竟,我也不属于这里。”
这话是有些人想说的,但是明帝不想提这件事情。
他揉了揉脸,“怎么样,其实我一直有问题想问你,但是没有跟你讲过,就是不知道你究竟可适应我们这里的生活。”
青辰耸耸肩,“其实还好,除了有些地方比较特别以外,比我原来生活的地方还要好得多,至少是没有什么太大的生活压力,在这里也有大学,也有人上班,也有执法者。”
“嗯,只不过就是他们常常活得太舒服了,总想找些让自己遭罪的事情,在你看来就是一群白痴对吧?”
青辰脸色露出了羞赧的神色。
“这没什么可说的,就比如最近在新闻上看到的那个大学生。”明帝靠在椅子上,“真是有意思,没想到居然会死在厕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