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1bza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紅樓庶長子 天下白兔-第 768 章 封侯相伴-nuz78

紅樓庶長子
小說推薦紅樓庶長子
在几天之后,贾珂来宁寿宫给贾母问安。
可贾珂行过礼后,贾母笑眯眯地,把贾珂让到自己旁边落座。
“皇帝,这几天朝廷上的事还算顺利吧。”
“没有什么难的。这几年咱们风调雨顺,在政务上比前几年可轻松许多。”
贾珂说的这倒是实话,这几年风调雨顺,百姓安康,能轮得到贾珂办理的那些公事,可比以前少许多。
“皇帝,我有件事想和你商量商量。”
“老佛爷有什么事只管吩咐,孙子一定照办。”
“说什么呢?让别人听了去还以为我老婆子把你这皇帝怎么着了。”
贾珂听完之后,只能坐在那里尴尬的笑了笑。
贾母继续说道:“前两天元春带着他儿子到我这里请安,我看着他儿子年纪也不小了,继续在宫里呆着,万一出个什么事,传出去好说不好听。我的意思是不如你随便分开个爵位,让她们母子在宫外居住。”
贾母说完这句话,抬眼看了贾珂一眼,见贾珂面色平静,并没有什么动作,这才把心放下。
贾珂听完贾母的话,其实心中已经掀起了波澜,这段时间那前朝小皇帝渐渐懂的人事,在与自己见面的时候,几次对自己不敬,贾珂其实已经起了杀心。
只不过这个小皇帝现在一直在宫中居住,如果突然去世,又是一件丑闻,所以贾珂才把那个心思暂时按下。
现在贾母来求,那自然是随了贾珂的心意,看来那小皇帝是在劫难逃。
“既然老佛爷开口了,孙子我自然是遵命,朕回去之后就安排这件事。”
贾母见贾珂对自己的话言听计从,满意的点点头,看来自己在贾家还是有些权威的。
贾珂离开了宁寿宫,回到养心殿之后,一个人坐在宝座之上,用手不停的敲着桌子,思考着这个小皇帝的将来。
这小皇帝年纪越大了,也越来越碍眼,看来留不得他了。
贾珂思考完毕之后,立刻命旁边的李德善拟旨,对于书写圣旨这件事情,李德善已经是轻车熟路,这么多年来,贾珂已经很少动笔了,每一次都是李德善代劳。
“长公主贾元春,与贾氏多有功劳,特赐封其子为逍遥侯,以褒奖其功劳。”
贾珂这里念完,李德善那里也已经写就,接着贾珂过目一遍,就用了皇帝之宝。
虽然圣旨已经写好了,但是贾珂并没有让人出去传旨,而是坐在那里又思考了一阵,然后才又对李德善说道:“你派人去在宫外安排一处好一点的宅子,这也算是赐给长公主的。”
“一会儿去传旨,你同长公主说一声,让她安心在外边住着,我与其毕竟是兄妹,不会让她没个下场。”
李德善听完贾珂的话,赶紧说了几句恭维的话。
“还是皇上仁慈,要赶得上前朝,她们还不知道要受什么罪呢。”
贾珂听了李德善的话,脸上露出了些微笑,满一地点点头。
这几年来,贾珂越来越喜欢听顺耳的,对于那些逆耳的忠言,已经是有些听不进去了。
而李德善日夜待在贾珂的身旁,自然对贾珂现在的脾气了如指掌,所以拍起马屁来一个接着一个,都正中贾珂的下怀。
***拿着圣旨离开了养心殿,在打小太监的簇拥下,浩浩荡荡的来到了储秀宫。
而在宫中的贾元春,得到外边宫女太监的禀报,只知道李德善前来传旨,急忙令李德善进正殿。
李德善来到正殿,一手高举圣旨,一边对坐在正中间的贾元春点点头。
“奴才有圣旨在身不能下跪,还请长公主宽宏大量。”
贾元春听了笑着说道:“李公公在皇兄身旁日夜伺候,劳苦功高,奴家哪里敢让你跪。”
李德善听到贾元春这么说,马上就有些警醒,急忙躬身施礼,“长公主严重了,奴才只是一个下人,长公主乃是贵人,奴才下跪本来是应该的……”
但是李德善还没有说完,旁边就有人接了他的话,“既然是应该的,为什么还不下跪?”
李德善一愣转头来一看,从旁边走进来,一位年轻英俊的小公子,不是前任小皇帝还是哪个?
李德善对于这小皇帝的言语并不放在眼里,只是抬眼看着坐在正中间的贾元春,看她下边怎么办?
贾元春见道自己的儿子跑进来,搅闹了本来还算良好的气氛,也有些着急。
这李德善可是宫中的大总管,贾珂绝对心腹,这要是把今天的话添油加醋的和贾珂说一遍,那大哥那里能不生气?
于是贾元春马上站起来一拍桌案,对对下边的那小皇帝说道:“这是什么话?不知轻重的东西,还不赶快给李总管赔罪。”
那小皇帝虽然气愤,但是母亲有言他也不敢违背,只能不情不愿的来到李德善旁边,随便给他拱了拱手就退在一旁。
李德善见道小皇帝给自己行礼,也急忙退到一边,满脸带笑的连说不敢。
贾元春件事情暂时压制住了,这才满脸愧疚地对李德善说道:“李总管还请海函,小儿自幼长在深宫,不知道人事,刚才多有得罪。”
李德善急忙笑着说:“长公主客气了,不过是一些小事,长公主不必放在心上,咱们还是赶紧传了圣旨,奴才也好回去给皇上复命。”
贾元春知道这一次***是传的什么旨意,也算是随的心愿,于是赶紧命令宫女太监摆上香案。
李德善见香案已经摆齐,便站在香案之后,高举圣旨对着其他人说道:“皇上有旨,贾元春接旨。”
贾元春急忙跪倒在地,而站在他旁边的那小皇帝确屹立不倒。
贾元春一看这情景,当时就恼了,这孩子越大越不懂事了,自己这做的一切还不是为了他,他要是真的因为这件事把贾珂惹急了,难道真的有他们母子的好?
于是贾元春满脸怒色地对着一旁的小黄弟喝道:“还不跪下,等着干什么?”
那小皇帝本来是不想跪的,毕竟自己曾经是贾珂的主子,但是看到旁边自己的母亲眼睛都红了,哪里敢违背,只能不情不愿的跪在了贾元春的身后。
李德善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也记在了心上,同时心里也暗恨这个前朝小皇帝刚才不给自己面子,这一下自己回去可要好好的和皇上说道说道。
但是李德善面上却没有露出来,仍然是满脸带的笑,他见到众人也都跪好,这才展开圣旨,开始宣读起来。
贾珂的圣旨大意就是因为贾元春对贾氏有功,所以因公功封起其子为逍遥侯。
圣旨宣读完之后,李德善赶紧转过香案,亲自将贾元春扶了起来。
“万岁爷已经交代下来,在宫外给小侯爷准备了一座府邸,还说如果长公主愿意也可以出宫去和小猴爷一起居住。”
贾元春到现在终于是满意了,只要是离开贾珂的眼前,大家各自过安生日子,一切就天下太平了。
在李德善走后,贾元春重新坐道振作之上对着站在下边的那前朝小皇帝,一声怒喝:“跪下,你这个孽障,我千辛万苦的要把咱们一家平安,你难道就是个眼瞎的?”
那小皇帝听到母亲如此生气的忙,跪倒在地听她训斥。
贾元春在那里发了一阵脾气,这才在抱琴的劝说下渐渐的平息。
之后贾元春亲自下来,扶起那小皇帝,然后将他抱在怀中,轻轻的说道:“儿子呀,你就认命吧。你爷爷,你父亲都不是他的对手,更何况无权无势的你。咱们还是老老实实的过日子,比什么都强。”
那小皇帝把脸伏在贾元春的身上,不由得轻轻的抽泣起来,他现在觉得万般的委屈,以前年纪比较小,还不知道事,现在年纪渐渐的长了,他才明白现在和原先的差距。
贾元春一边安慰儿子,一边眼里现出了坚定的目光,现在要赶紧搬出宫去,不能让自己的儿子在这宫里继续呆着了,不然的话,恐怕他下一次就不是对贾珂无理了。
贾元春想明白之后,立刻吩咐旁边的抱琴,“李德善刚才不是说,在外边给咱们赐了个宅子吗?你派人去,赶紧收拾出来。咱们尽快搬出皇宫。”
抱琴也明白贾元春现在的心思,立刻就转身出了正殿,然后命令几个太监,立刻出宫去找那处宅着,然后开始收拾,尽快先把贾元春居住的几处院落收拾出来,其他的可以住进去之后再慢慢收拾。
不说贾元春这里,再说李德善回到了养心殿。
贾珂这时候刚刚处理完一天的公务,正在那里伸着懒腰活动身体呢。
贾珂斜眼一看,见李德善已经站在了自己身旁,便开口问道:“事情办完了?”
“回万岁爷的话,奴才已经去储秀宫传过圣旨了。”
“没出现什么波折吧。”
李德善听到这里,面色犹豫,好像时分为难是的,最后吞吞吐吐的说道:“事情还算顺利,长公主对奴才还算和善。”
贾珂看到李德善面色犹豫,语语气吞吐,就有些不高兴了,“说实话,怎么着,你是想欺君吗?”
李德善听完之后赶紧跪倒在地,连连磕头,“奴才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欺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