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z88h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高武大師 ptt-798 公平處理熱推-ncrz8

高武大師
小說推薦高武大師
君山。
唐部长看着田部长,哈哈笑道:“老田,失算了吧。”
田部长连连苦笑道:“失算了,确实失算了。我算到马虚海的媒体公司有前途,也算到了《修行人日报》会有影响力,却没想到居然有这么大的影响力。”
唐部长得意的笑道:“亏你当初还说我下作。”
说起这事,田部长就尴尬。
当初,唐部长就提出说:马虚海这媒体可能很有价值,要让君山入股,让陆晚代持,这样就可以从股份方面去掌控马虚海的媒体。
君山肯定是不干涉,但重大问题,君山要有一票否决权。
当然,没有股份,君山也有这个能力。
只不过,君山太过干涉媒体,会落人话柄,名不正言不顺。
而通过股份去影响公司,这也符合商业规则。
而且由陆晚去代持的话,外人也不知道这里面的情况,可以从表面上跟君山撇清关系。
当时,说出这个主意的唐部长,还被田部长好一顿的讥讽。
田部长说他“小家子气”,一家发展前途未知的媒体公司,哪值得君山如此注意?唐部长这是不顾身份,吃相难看。而且还奚落说,是不是以后每一家针对修行者的新媒体,你老唐都要想办法入股?
田部长这话也不是没道理。
一家媒体而已,值得君山如此兴师动众吗?
唐部长也说不出合适的理由。
他只是因为“炼器协会”的教训,对新事物比较警惕。他当然不能干涉新事物的成长,但也不希望新事物的成长完全脱离掌控。
这个想法的根源就来源于“炼器协会”的经验教训。
当初,炼器协会也是这样。
成立之初,大家都觉得是好事;而当时的君山也没有过多的干涉,结果,炼器协会越来越成为小团体,最终好事变成坏事。
君山没有干涉,没有插手,一部分的原因就是因为没有预见性。
当然,除了没有预见性以外,其实也有别的原因,比如,当时的君山能力有限、威望有限。
那个时代的君山本质就是个临时政府,他们君山部长也只是各群体相对认可而已,也实在没能力四处插手。
结果,当初没插手,导致后来尾大不掉。
唐部长就是记着了这点教训,所以,对新事物特别的重视。
当初是没条件,客观条件不太允许。
现在有条件了,客观条件没问题,那就不能主观犯错。
当然了,重视归重视,但不能影响新事物的发展。
新的事物,一切都是未知的,有很多不确定性因素。太多的干涉,反而不利于其成长。而唐部长通过陆晚去代持的手段,可谓是和风细雨。
他没有阻碍新媒体的成长,也没有揠苗助长,唐部长只是利用资金入股的方式顺水推舟。正常情况下,马虚海永远都是《修行人日报》的掌舵人,而一旦到了关键时刻,君山又能够通过商业手段完成对新媒体的控制。
商业手段比政治手段更加柔和,也不会落人话柄。
只不过,前段时间的田部长却对此不感冒,觉得唐部长是“小题大做”。
唐部长终于扳回一局,当然要好好奚落下田部长。
事实上,在《修行人日报》发行的第一天,田部长就知道自己错了,也知道老唐是对的。
幸亏老唐暗中埋伏了一手。
按照现在这局面,《修行人日报》大概率会变成庞然大物。
如果不是老唐谨慎,那么,等《修行人日报》真正变成有影响力的媒体时,君山就有点不好办了。
所以,田部长尴尬归尴尬,但心里还是高兴的。
“你下一步准备怎么办?”田部长问道。
唐部长:“不准备再做什么。我也没想过要干涉,留着这一手,不是进攻,而是防御。”
这话的意思是,他没想过要从中捞取任何利益。
没有利益的期望,就不是进攻。
他只是防着《修行人日报》失控,所以,这是防御。
田部长点点头:“商业的事情,传媒的事情,我们君山不宜插手。往往是越插手越畸形,越插手越是不如意,还不如放任其发展。”
唐部长:“我也是这样的想法。”
“我这边收到了很多申请。”田部长看向了唐部长。
“哦,什么申请?”唐部长问。
田部长笑道:“别人又不是瞎子,又不是傻子。事实上,神通广大的人多得很呢。《修行人日报》一出,一炮而红,引发了轰动,反响如此剧烈,多少聪明人都看在眼里啊。
之前,他们没太明白怎么回事,搞不懂《修行人日报》是什么来路,更不知道它是怎么通过界门的,但时间过了这些天,聪明人也都看明白了。
这么好的生意,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分一杯羹。
所以,陆陆续续的申请都来了,通过正规流程,也要做修行人的报纸。
这些申请,你看怎么弄?”
田部长看似询问唐部长的意见,其实是在问唐部长要不要给《修行人日报》行个方便。
什么是行方便?
其实也简单。
按照正常流程,按照正常的程序,尽可能缓慢的处理,拖个一两个月。
等一两个月,等批文到手,终于可以正式发刊了,而《修行人日报》也必然已经彻底站稳脚跟了。
以《修行人日报》的发展势头,一两个月的时间,他们必然能够占据绝对优势。
到时候,别的想做新媒体的人,根本没法跟《修行人日报》竞争。
相反,如果快速审批,快速通过,那么,跟《修行人日报》一样的新媒体就会如同雨后春笋一样冒出来,而这些新媒体都会跟马虚海去竞争。
马虚海毕竟是外行人,刚介入媒体行业不久,如此快速的面临着传媒老手的竞争,他还未必竞争得过。
因而,田部长的问题,是在问唐部长,要不要保一手《修行人日报》,毕竟,君山在里面有投入。
唐部长:“咱们若是没投入,保一手也就保一手,就当提拔后进。但咱们有投入,那就别搞这些小动作了,传出去太难听。
我的想法是,马虚海快速审批,别的人也快速审批。
一碗水端平。
至于马虚海的《修行人日报》未来怎么样,我们不用太在意。
本来就是一手闲棋,那就还是一手闲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