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typi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我的師門有點強 ptt-304. 叢林法則鑒賞-g2dj1

我的師門有點強
小說推薦我的師門有點強
李博虽伤势并未痊愈,但好歹也是凝练了法相的凝魂境强者,比之苏安然这个冒牌货不知道要强多少。
因此,纵然苏安然一路御剑疾驰,但李博还是能够勉强跟上,不至于被甩开。
“嗷——嗷——”
被苏安然藏在胸怀中的幽冥鬼虎,探出一个脑袋,时不时就发出一阵奇怪的欢呼声。
“这货在干什么?”苏安然看不懂幽冥鬼虎的迷惑行为。
“大概……在开心?”
“开心?”苏安然懵逼。
你之前身高五米时那不可侵犯的凛然气势呢?
怎么缩小成巴掌大小的小奶猫时就变成二哈了?
苏安然伸手抽了一下幽冥鬼虎的小脑袋。
“嗷——!”
幽冥鬼虎本性难移,凶性瞬间激发,张牙舞爪的嗷嗷叫。
但结果,却是换来苏安然的千手观音打。
“呜——”
然后,幽冥鬼虎终于回想起,曾不可一世的自己在半天前被眼前这个男人所支配的恐惧了。
于是它赶紧发出一阵委屈中又夹带着讨好的咽呜声。
“你会学猫叫吗?”
幽冥鬼虎:?
“就是猫叫声。”苏安然踩着飞剑,低头望着怀里的幽冥鬼虎,“你现在的样子跟猫一样,得学猫叫。”
幽冥鬼虎:??
“来,叫一声来听听。”
“嗷?”
“你是不是没见过猫啊!”
“嗷。”
苏安然一巴掌拍了过去:“嗷你个头啊嗷。是喵。”
“嗷呜——”
“是喵呜!”
“嗷喵——”
“你以为你是洗衣液啊,还奥妙。”苏安然又是一巴掌下去,“是喵!没有嗷!”
“呜。”
“你说这玩意是不是声带有问题啊?”苏安然眼神危险的瞄着幽冥鬼虎的咽喉,“老虎是猫科动物吧?为什么它就不会猫叫声呢?”
石乐志:“夫君,我觉得你有点强虎所难。……哪怕它缩小了身体,但这只是表面现象而已,类似于幻术的一种,可本质上它终究还是一只老虎,我觉得想让它发出猫叫声……应该不太可能。”
“胡说。”苏安然撇嘴,“都仙侠玄幻片场了,这能大能小能随意变形,换个叫声怎么了。人家青玉还是只狐狸呢,怎么就会说人话了呢。它现在学不会,一定是经历的社会毒打还不够,我多教几次说不定就好了。”
神海里的石乐志,透过苏安然的双眼望向幽冥鬼虎时,目光中充满了同情。
但她能说什么呢?
只能是“夫君开心就好”了啊。
“来,跟我学。”苏安然望着幽冥鬼虎,笑道:“么一奥——喵。”
“嗷。”
苏安然反手就是一巴掌:“再来一次,喵。”
“嗷!嗷!嗷!”
“啪啪啪。”
苏氏三连掌。
幽冥鬼虎慌忙的把脑袋缩了回去,它开始后悔,为什么今天要出来狩猎呢?明明肚子不是特别饿,自己还能再撑一段时间的,为什么在感受到世界的震动,然后闻到了很多陌生气味后,就忍不住好奇心跑出来呢?
幽冥鬼虎现在是真的悔得肠子都青了。
如果时光可以重来一次,它一定不会选择离开自己温暖舒适的老巢。
但很快,它的命运后颈就被苏安然抓住了,然后毫不留情的提了出来。
幽冥鬼虎哪能如此轻易就被抓出来,它的肉垫里瞬间弹出小爪子,然后就勾住了苏安然的衣服,死活不可能出来。
“哟吼,猫叫声没学会,这猫的习惯你倒是学了个十足十啊。”苏安然冷哼一声,“我告诉你,你今天要是学不会猫叫声,你就别想当猫了,我肯定揍得你生活不能自理。”
幽冥鬼虎都急了,不断的嚷嚷着:“嗷呜——嗷呜!”
“放心,我肯定不会打死你的,最多打得你生活不能自理。”苏安然笑道,“我师姐们肯定没有见过你这样的生物,我觉得把你带回太一谷,让我师姐们见识见识肯定相当不错。相信我六师姐一定会对你相当感兴趣的。”
“嗷!”幽冥鬼虎奋力挣扎。
但很可惜,苏安然的剑气一动用,刺得幽冥鬼虎浑身僵硬,就这么被提了出来。
“嗷——汪!”
情急之下,幽冥鬼虎再度吼了一声。
苏安然愣住了。
石乐志也愣住了。
“它刚才……怎么叫的?”
“好像,是狗叫声?”石乐志也不太确定。
幽冥鬼虎看苏安然似乎没有要再打它的意思,它眨了眨眼,然后又试探性的叫了一声:“汪?”
“原来这家伙不是猫,是狗!”苏安然像发现新大陆一般,脸上露出惊喜的神色。
石乐志仔仔细细的盯着幽冥鬼虎看了好一会,然后才一脸疑惑的说道:“在我的感知里,它的确应该是猫科动物啊,怎么会发出狗叫声呢?这不太对劲啊。”
“我觉得这家伙缩小后,倒是有点像小奶狗。”苏安然撇了撇嘴,“不过算了,既然它是犬科动物,那我就不逼着它学猫叫了,学狗叫也是可以的。……以后你就叫旺财吧。”
幽冥鬼虎:???
一旁的李博,光是追上苏安然就几乎要拼尽全力了,所以哪还有功夫听苏安然和幽冥鬼虎在干什么。
此时此刻,看着苏安然和幽冥鬼虎“互动”的样子,他的眼里满是艳羡。
这让他更加坚定了内心的想法,等回头一定要抓只妖兽来养——灵兽他是不敢指望了,那种生物以他的情况肯定是买不起的,至于抓一只灵兽,他可不觉得自己有这等强运。
虽然苏安然沿途都时不时的调.教着幽冥鬼虎,但因为他的神海里还有石乐志,所以实际上他的行动速度并没有减慢。李博虽然得拼尽全力才能跟得上苏安然的速度,但因为一路上并没有什么危险,因此倒也不算太过艰难。
此时此刻,这两人根本就没有想过,这一路上都没有遇到其他生物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只是下意识的以为,这个特殊空间里的活物很少而已。
而终于不用再挨苏安然毒打的幽冥鬼虎,则躺在苏安然的怀里,又开始咧嘴了。
……
一行十余名修士正有些狼狈的逃窜着。
在他们的身后,是数十只山猪模样的奇特生物。
之所以说它们奇特,那是因为它们每一只看起来都不过只有一米来高,但它们的背部却有一大片宛如黑泥的特殊组织。这一层组织物上有十数道类似于肉芽一样的颗粒生长着,看起来似乎并不怎么危险的样子,但实际上如果贸然接近的话,这些肉芽就瞬间膨胀变成粗壮的触手,将所有靠近的生物都当成猎物捕杀。
一开始,这批修士足有三十余名,都是被传送到这片空间后,侥幸不死的幸存者。
他们幸运的汇合到一起,也解决了好几个难题,却没想到在这些奇怪的山猪面前栽了跟头,死伤了超过二十人。
“现在怎么办!”
“没办法!”队伍的领头人之一,沉声说道,“我们这里没有几个武修,根本拦不住那些畜生!”
山猪实际上并不算强,大概也就和玄界本命境巅峰的修士差不多,而且攻击方式也颇为单一,无非就是冲撞之类。但真正的问题是,一旦过于靠近这些山猪的话,每只山猪十数根触手乱砸的情况下,除了炼体武修,而且还必须是凝练出法相的凝魂境炼体修士,其他修士根本就挡不住这些触手的撕扯和打砸。
剑修和术修只要拉开足够的距离,倒也能够对付。
可问题是山猪的数量并不算少,稍有不慎的话,下场就是被当场撕成碎片。
真正要解决这些山猪的唯一办法,要么就是靠炼体修士在前面顶住这些山猪的冲锋,挡住山猪的冲锋攻势,之后剑修和术修才能够真正的放开手脚对付。
可因为一开始他们并不知道这些,所以刚一交手,就折损了七、八名修士,等到明白这些山猪的危险性时,他们这个小团队已经没有足够的炼体修士能够挡在前面了。
“云江帮还有五个人!”一名相貌英俊的修士沉声说道。
“他们都已经受伤了!”听到这名相貌英俊男子的话,一名虽显狼狈、灰头灰脸,但依旧难掩几分姿色的女子便开口反驳,“申叔的右手甚至都被撕断了。”
“江小白,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这名相貌英俊的男子反手一巴掌抽了过去。
本就是就在疾行奔跑中,这一巴掌抽了过去,当场就打得那名女子一个趔趄,若非一名断手的中年男子急忙上前撑了她一把,强行扶起对方的身姿,恐怕这名女子当场就要摔倒。
而眼下这种环境,只要摔倒掉队的话,那下场也就可想而知了。
“小姐。”中年男子咳了一声,却是吐出了一口鲜血,“我已是废人,没什么用了,这残躯若是还有点利用价值,能够让小姐顺利脱身也算是有点价值了。”
“你明白就好!”年轻男修冷哼一声。
旋即,他转过头,望着那名女子,冷声说道:“江小白,你别忘了你的身份!你们云江帮已经是下十宗最末了,气运转换伊始,若没有我王家帮你们撑着,你们云江帮就准备跌入七十二上宗行列吧。”
“你……”江小白一脸愤怒,但却也不知该如何开口反驳。
这次南州之乱影响甚大,中州是最快得到消息的人族地域,于是有足够实力、底蕴的宗门都纷纷出手相助。
不说其他,只要能够帮南州顶住这次的妖祸,等南州之乱平息下来,小雷音寺、灵剑山庄、大荒城、百家院、天山派,以及南宫世家肯定不会小气,届时所有支援过南州的宗门必然都会获得包括资源、功法、法宝等在内的各种回礼,这也是中州那么多宗门不管大小都愿意出手相助的原因。
云江帮本来作为三十六上宗之一,虽然排名靠后,但实际上多少也有些底蕴和实力,想要支援南州也是能够做到的。但无奈于近几年来气运不佳,几次流域控制的争夺上都只是险胜,导致宗门实力大大受损,然后又恰逢遇到孤崖派开始扩张,这一来二去之下,云江帮的发展自然江河日下,甚至都开始出现大量门派弟子脱离云江帮的情况。
于是在云江帮老帮主江开的人脉牵线下,算是勉强和中州王家一位嫡系子弟搭上关系。
中州王家作为三十六上宗的前十序列之一,一直以来都在和中州黄家、中州姬家、中州陈家争锋相对,这四大家族算是彼此难分上下。所以若是同为三十六上宗之一的云江帮愿意依附于中州王家的话,那么必然能够壮大王家的声势,一举压过自己的这些老对手,所以王家自然不会拒绝这份联姻的可能性。
然后又适逢南州妖祸,中州王家是第一个得到消息的世家,于是在邀请了书剑门、长生派、龙虎山庄等一众三十六上宗的强势宗门后,便立即作为先遣救援部队过来打前站了。而云江帮,为了讨好王家,江开便让自己的曾孙女也跟着一起过来,一方面算是为了摆明立场身份,另一方面也算是为了混个脸熟。
当然,其中也包含了一些其他的小心思。
例如江小白也想知道,自己这个未来的夫君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但此刻,知晓真相之后,她却是心若死灰。
嫁给一个这样的男人,自己未来还有何幸福可言?
纵然她知道,云江帮给了她优渥的生活,让我无忧无虑的成长了这么多年,如今云江帮遭遇危难,她当个工具人来为云江帮争取一线生机也是理所当然的事。
可就算再怎么劝慰自己,但内心自然还是希望有点其他的盼头。
可现实,终究还是让江小白明白,何为残酷。
随行而来负责保护她的三十名云江帮老人,有多少人进了这个特殊空间,她不清楚。
但之前汇聚起来的十一、二人,却也死剩眼前这五人了。
其中一位,对于她来说还是叔伯一样的亲人。
申云。
他是自己父亲的结拜兄弟,若非当年为了保护自己的父亲,受了重伤,从鬼门关上抢救回来,他如今怎么可能只有凝魂境的修为,早就该踏入地仙境。尤其是如今,一只右手被撕扯掉,他恐怕连凝魂境的修为都保不住了。
“申叔,不行的!”江小白转过头望着那名不过中年相貌的男子,泪眼婆娑。
“江小白,你给我闭嘴!”那名王家子弟怒吼一声,反手就又是一巴掌抽了过去,“若非看在你曾祖江开的份上,你以为你也配当我的正妻?……你们云江帮还愣着干什么?若是我死了的话,你们云江帮到时候别说是跌落到七十二上门,恐怕你们全都得给我陪葬!”
看着王家人和云江帮之间的纠纷,其他还在疾驰着的修士们都闭口不言,没有一人开口帮江小白说话。
正所谓死道友不死贫道,以云江帮这五人的实力自己去送死断后,说不定还真的可以让他们逃出生天。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哪怕领头之人的另一位是龙虎山庄的弟子,他也绝不会开口多言。
毕竟,这是王家的“家事”嘛。
“小姐,活下去。”
申云轻笑一声,然后长啸一声就掉头朝着那些山猪冲去。
“小姐,保重!”
其他几人,虽内心也同样不甘,但他们还有家人在云江帮。
而且云江帮的发展策略也和一般的宗门不同,这是一个前身是凡人的帮派,如今也不过立派才短短数百年,依旧没能摆脱“江湖义气”四字的小宗门——他们能够跻身三十六上宗,也是靠着江开的奇遇和一路的机缘巧合,这也是为什么云江帮底蕴不足,一旦遇到多方面的问题就有陨落危机的原因。
“申叔,我也跟你们一起!”
“有眼无珠的东西!你竟想跟他们一起去送死?”那名王家子弟却是一把抓住江小白的手,眼里闪耀起莫名的光,“你跟我一起走!有你那群废物护卫去送死就够了。”
“他们不是!”江小白疯狂挣扎着,“不是废物!他们是我的家人!云江帮的人都是我的家人!”
看着这一幕,其他小宗门出身的修士却也是摇头叹气。
这就是没有底蕴,也没有强者坐镇宗门的悲哀。
若是云江帮也是三十六上宗的上十宗行列,王家和龙虎山庄的人又怎么会如此毫不在意的打压欺辱。
“咦?”
一声惊疑声突然响起。
“那些怪物,跑了?”申云突然发出一声惊疑不定的声音。
只听原本嘈杂的轰鸣奔跑声已经不再是追赶着他们,反而是在掉头狂奔,好像是想要远离他们这群人一样。
这种奇特的变化,让不少修士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
丛林法则。
这对于修士而言却是一点也不陌生。
他们一路逃窜,根本就没有什么变化,但那些能够撵得他们到处跑的怪物却是突然选择逃跑,那么剩下的答案只有一个:有更强的上位者怪物在他们的前方。
前方林中,破空声疾驰而至。
就在众人谨慎戒备之时,一道人影却是闯入了众人的面前。
“还真的有人啊。”来者发出一声轻叹。
所有人一脸震惊的望着正御剑而行的这名年轻人,心中皆是震惊:难道是这名年轻人吓走了那群山猪?
可看起来不像啊。
这名年轻人的实力,不过只是初入凝魂境而已啊,甚至连第二神魂都还没有凝练完成,怎么可能吓跑那群山猪呢。
“苏兄!”
就在这时,江小白突然发出一声惊呼声。
王家子弟扫了一眼江小白,然后又望了一眼那名年轻剑修,心中冷笑:江小白认识的人,能够厉害到哪去,看来自己真的是想多了。
而不止是这名王家子弟想到这一点,其他人也同样如此。
若是江小白能够认识什么厉害、有背景的修士,云江帮也不会如今这副境地了。
“咦?你是……江公子?”苏安然一道剑光落到江小白面前,“哈,原来你是女的啊。”
苏安然认识的人不多,会称他“苏兄”的也只有当初在大漠坊时遇到的两个人:叶云池和一位自称江公子的人。
也不怪苏安然认不出对方的性别,实在是仙侠世界的女扮男装手段,可比地球上那些电视剧要真实得多了。
江小白挣开王家子弟的手,因为对方之前过于用力,江小白现在还感到自己的左臂依旧存在着一阵阵的刺痛感。
申云等人已经围了上来。
但龙虎山庄的那名领头者和其他修士,却是稍稍拉开了王家子弟和云江帮众人的距离,只有几名中州王家的人靠了上去。
场中气氛,略微有些微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