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2bug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從當爺爺開始 線上看-930.張然的教學(求訂閱月票)相伴-cbbp8

從當爺爺開始
小說推薦從當爺爺開始
张然开始了自己的教学,以前张然主要是让他们学习,让他们自己成长,等有了自己的一些思考方式,再来真正的教导他们。
现在时机到了,张思成和张思嫣都真正的成熟起来,对于商场也有了自己的研究。
驭兽狂妃:帝尊,来接驾! 爷本非爷
“要是他们和我们的利益不一致,那么就证明我们和他们是走不到一起的,与其这样,那长痛不如短痛,早点解决掉好。”张然继续说道。
张思嫣听着这些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等自己思考了一会儿,才最终叹了口气道:“可是他们有很多都是霍姨的老人,我要是这么做,那就是对不起霍姨了。”
这一点张思嫣自认为自己做不到,霍知鸢为了她做了很多事情,甚至亲自开除了一些挡道的人。
现在为了自己好真正的上位,用手段再次清洗掉一批霍知鸢的老人,那张思嫣是真的做不到。
这些才是张思嫣一直犹豫的真正原因。
她做不出来忘恩负义的行为,虽然说这些股份原本就是他们张家的,但霍知鸢所付出的一切,难道真的可以一句话带过去吗?
这是不可能的!
张然闻言笑了起来,他并没有因为张思嫣这样优柔寡断而生气。
都说做大事者不拘小节,但那也要看什么事情。
要是张思嫣在这样的事情上面不择手段,那张然还真的心里面有些不舒服了。
“哈哈,放心吧,你霍姨不会多想的,而且你也完全可以换一种方法去做这件事情。”张然道。
霍知鸢好奇的问道:“什么方法?”
“你可以将一些业务进行剥离,让他们单独去做,这样既将他们支开了,又可以扩展业务。
要是他们今后真的做的很好,将剥离出来的业务做大做强了,这对你来说也是好事情。
大不了今后再给他们一些股份奖励就可以了,而经过一些时间,他们即便是反对,今后也没办法反对了。”张然将自己的办法讲述了出来。
张思嫣想了一会儿道:“那我需要将什么业务剥离出来呢?”
“这就是你自己需要考虑的事情了。”张然才不会将所有的事情都解决了,他只是提供一个大概的思路,具体的事情还是需要张思嫣自己去操作,这样才可以起到锻炼的作用。
张思成听着父亲和妹妹的话,心中也有了自己的想法,看到父亲他们讨论完毕了,也直接开口道:“爸,那你说我的飚雪公司需不需要将一些业务拆分开。”
说完还不等张然开口,就解释道:“我们公司现在发展也进入到了一个瓶颈期。
而且我发现,很多有能力的人其实并不愿意进入到我的公司来,即便是我开出的年薪比他现在高,而且按照我的看法,我的公司明显比他们公司要有潜力的多。”
说完似乎又觉得哪里不对,想了想改口道:“不是我觉得,这应该是大多数人的看法,他们也承认了这一点,但他们还是不愿意来。”
棄妃讓朕輕薄壹下 八寶糖
张然想了想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们飚雪现在就是招不到合适的人才呗?”
“差不多是这么个意思,主要是高级管理层不好招聘,您也知道,我们公司发展的很快,公司内的员工成长远远跟不上公司的成长,所以从外部招聘就成了必然。”张思成解释道。
张然点头道:“我明白,是不是他们觉得在你的公司没有发展空间了?”
“这一点怎么说?”张思成不解。
张然笑道:“你刚才都想到了问题的关键,为什么还要问我?”
“您的意思是拆分业务?”张思成似乎明白了过来,他刚才也只是有点想法,具体的还不是很清晰。
“不是拆分业务,而是将一些业务的权利下放,就比如说公司游戏的推广,这项业务也是你们的重中之重,现在你是不是一手把持着?”张然问道。
“没错,是我了王总一起做着,不过王总很少插手。”张思成说道。
“那就是了,不是人家不想插手,而是你都插手了,他不好意思插手,一旦出现了分歧,那是听你的还是听他的?”张然道。
地下鐵道 [美]科爾森·懷特黑德
巫界之树 斩月
“听你的,那人家做这些又有什么意义?不听你的,你又是老板。”
张思成明白了过来,“您的意思是我需要放权?”
“没错,就是放权,真正的放权,只要这项业务不出现问题,你就不要插手,这是你现在最需要学习的东西。
但是放权也不意味着真的什么都不管了,而是有选择的管,而且即便是出现了一些问题,也是需要用对方法解决。
不是直接就否定或者惩罚。”张然说了很多,将自己的一些经验都说了出来。
张思成其实现在的情况和大多数创业者都一样,即便张思成的创业太过顺利了。
但可能也正是因为此,让张思成觉得,公司离开他什么都做不了。
他也有点舍不得放权的意思。
这一点张思成自己可能都没有察觉到,是下意识的行为。
张思成没有想着怎么接手张家的庞大商业帝国,不代表着他就真的对于权力看得那么淡。
飚雪可以说是张思成一手发展起来的,以前只是一个价值三千万的公司,现在呢?
所以他舍不得放手也是正常的。
有的公司成长成为了一个价值百亿的公司,老总不愿意放权的多了是了。
很多都逼的那些元老,那些有能力的走出去了,就是因为这个。
你不给人家施展能力的权利,不给人家实现自我价值的空间,人家当然不愿意留在公司了。
人才不管在哪里都是稀缺的。
天魂战九天
这样的事情有很多,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撒旦情缘:四爷的惑情宝贝 寂静深深
张思成被张然说的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他争辩道:“不是我不放权,而是我怕他们做不好。”
“你为什么怕他们做不好?你又不是失败不起?还是说你的自尊心强的不想要我的钱?”张然最后调侃道。
要是以前他是不会这么说的,因为他也真的怕刺激到了张思成的内心,但是今天他知道,这不会刺激到张思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