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全職國醫 線上看-第一千六百一十二章 爸爸的爸爸叫爺爺分享

全職國醫
小說推薦全職國醫全职国医
第二医院,方寒和医疗小组的给患者做了检查,定了手术的时间,第二医院的医生这边正准备去给患者家属做术前交代,阮云飞和陈远一起又来了。
“阮医生,陈医生。”
负责患者的主治医生急忙起身打招呼。
“杨医生,换个地方说话?”陈远笑着道。
“阮医生,陈医生,这边请。”杨医生客气的把陈远和阮云飞请到了自己的值班室。
三个人落座之后,阮云飞了解了一番情况,这才进入主题。
“杨医生,患者从现在开始就不要用任何的药物了。”
“什么都不要用?”
杨医生问。
“嗯,对。”
阮云飞点了点头,道:“从现在开始,一直到术后,患者由我们治疗小组全权负责,您这边帮忙盯着点,不要出差错就行。”
“明白。”
杨医生点了点头,没有任何意见。
方寒一群人本就是邵友亮请过来给患者做手术的,人家治疗小组全权负责患者的事情,也没什么过分的。
杨医生也了解,像方寒这种带着团队来的,对各方面都是精益求精,为了保证手术的顺利以及预后各方面情况,术前术后都由自己的团队负责,制定全套的方案是很正常的事情。
“杨医生,这是我们这边制定的方案,您看一下。”
陈远也把一张单子递给了杨医生。
“陈医生您放心,我们这边一定…….”
说着杨医生接过单子看了一眼,然后就愣住了。
“陈医生,这上面是中药?”
“对。”
陈远点了点头:“这次患者术前的各方面调理和调整,一律采用中医的方案,这是阮医生和方医生等人一起制定的,所有西药全部停了,当然,术前检查还是要做的,该做什么做什么。”
因为是择期手术,方寒这次过来也不着急,所以方寒前来之前,患者这边还没有做好术前准备,手术是明天早上,距离手术还有差不多十五六个小时呢。
所以这次的手术,方寒这边制定的方案是术前术后以中医调理为主。
“陈医生,我这边自然是没什么问题的,肯定是全力配合。”
杨医生很好说话的样子,不过人家也不傻:“可有什么说什么,您要理解,患者毕竟还是在我们医院住院的,万一到时候出现纰漏,我们医院也是要承担责任的…….”
说着杨医生急忙又道:“当然,我不是怀疑方医生的水平,而是抱着严谨的态度,咱们做医生的,肯定要严谨为主,二尖瓣狭窄,心脏瓣膜置换,患者术前的心率各方面都要调整到最佳,身体素质各方面也要尽可能的调整好,这样有利于手术,如果按照这个方案,其实是不符合标准的。”
西医治疗,无论是内科还是外科,都是有着固定化的标准的。
什么手术采用什么方案,可能用到什么药,为什么用这个药,这都是有标准的。
所以西医这边在治疗或者手术的时候,只要按照标准走,哪怕手术失败,只要不是人为因素,医生都不用承担责任,因为在治疗的过程中各种意外那是不可避免的。
而且在手术的时候患者也要签署各种协议,各种协议其实都是为了帮医生和医院免责的。
可按照陈远的这个方案,到时候出了事就不好说了。
“杨医生您放心,这方面我会亲自和患者家属沟通的。”陈远笑着道。
“行,只要患者家属没意见,我自然是全力配合。”杨医生笑呵呵的。
他要的就是这个,用陈远的这个方案,如果还需要他去沟通,他是没办法沟通的。
“还麻烦杨医生请一下患者家属。”陈远笑着道。
“没问题。”
杨医生喊了一护士去通知家属,不多会儿家属过来,杨医生客气了两句,自己就离开了,他也不旁听。
“胡先生,我们刚才见过了,我是方医疗小组的陈远,这位是阮云飞阮医生。”
陈远先做着介绍:“阮医生在来我们医疗小组之前是深海市中医医院的内科副主任,副主任医师。”
“您好,您好。”
患者的丈夫伸手和阮云飞以及陈远握了握手:“我早就听邵院长说过了,方医生水平高,方医疗小组人才济济。”
“胡先生,我和阮医生这次叫您来是有件事要和您商议一下。”
陈远笑着把大概情况说了一遍,道:“这次的手术,术前术后,我们的治疗方案是都以中医为主,您也知道我们方医生擅长中医,阮医生也是中医方面的行家…….”
“陈医生,这个治疗方案有什么优势吗?”患者的丈夫问道。
“胡先生,其实就中医在外科手术中的临床应用,现在不少医院都在尝试,而我们江中院这边绝对是相当专业的,而且也具有绝对的优势。”
“常规的手术、消毒、抗菌、激素、化疗、放疗、营养这些,在实际的临床应用中,问题也是相当多的,患者的抗药性、副作用、激素的刺激等等,这些对患者来说都是双刃剑…….而中医的综合辩证治疗在某些方面确实是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的。”
陈远先说了一下大概,然后实事求是的道:“不过这个领域毕竟还在摸索阶段,并不成熟,所以还需要您这边同意。”
“陈医生,不成熟您这……”患者的丈夫呵呵笑着。
心说不成熟你拿我做实验。
“胡先生,我想您误会了,这个不成熟说的是对外认知方面,而不是技术方面,我给您说件事吧,按说这个我不应该说的,为了打消您的顾虑。”
说着陈远顿了顿:“我们方医生的爱人,两年前是做过心脏键索修复手术的,手术是我们方医生亲自做的,术后采用中医治疗,现在我们方医生的爱人身体非常健康,现在已经有孕七个月了,而且还是双胞胎。”
……
“顾院长,二院那边请了哪家医院的专家?”
程云海不吭声,脸色平静,很是无所谓的样子,跟着程云海一起来的助手也是很随意的询问。
“听说是江中那边来的,对,江中院的什么方寒。”
顾昌华笑着道:“去年什么中医委员会评选的名医,年纪轻轻的,听说还会做什么外科手术,闹的是纷纷扬扬。”
一边说顾昌华还一边吐槽:“什么专家,说穿了就是一位二十来岁的小年轻,郭老的学生,评了个名医,能的不行啊,不过这种事我是不信的,什么专家能比的过程主任…….”
顾昌华正说着,一直没什么反应的程云海猛然停下脚步:“顾院长,你说二院那边请的是谁?”
“江中院的方寒吧,应该就是这个名字。”顾昌华笑着道。
“程主任,是方医生。”助手也急忙对程云海道。
方寒去过西京医院,而且做过不止一台手术,程云海和西京的心胸外科医生那是都见识过方寒的水平的,程云海今天带的这位助手也是科室的一位资深住院,自然也知道方寒。
“没想到方医生也来了蓝中。”
程云海笑了笑:“等会儿你联系一下,看看方医生晚上有空吗,一起吃个饭。”
边上的顾昌华瞬间就感觉到不对劲了,小心翼翼的问:“程主任,您认识方…..方医生?”
他都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了。
刚才他可是一味的贬低方寒呢。
当然,通过贬低一个人来捧高另一个人,这也是拍马屁的惯用手段了,顾昌华又不认识方寒,和方寒也不熟。
而且甘州距离江州已经算是比较远了,江州属于东南省份,甘州属于西北省份,距离这么远,方寒名气再大,水平再高,到了这边多少也会大打折扣。
二院那边是凑巧邵友亮请了方寒,有邵友亮帮方寒背书,二院的领导相对也就重视一些。
可重视归重视,其实李玉华心中对方寒的判断其实是远不如江州那边的。
从刚才的谈话其实就能看出来,李玉华很会做人,说话也很有水平。
顾昌华又不认识方寒,方寒也没来他们医院,因而顾昌华说话就没什么顾及了,贬低一下方寒,顺便捧一捧程云海。
可谁他么能想到程云海竟然认识方寒。
總裁 大人 體力 好
而且听这口气,好像还很熟。
“顾院长,方医生去年曾去我们西京医院做过手术,和我们程主任关系不错的。”跟着的住院医笑着对顾昌华道。
“…….”
顾昌华张了张嘴,心中禁不住骂了一句MMP。
这玩笑开大了。
跟着程云海的助手说的是风轻云淡,什么去过他们西京做手术,可顾昌华又不是外行,自然明白这话什么意思。
他么的方寒去西京医院开过飞刀。
一时间顾昌华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你说你,好端端的,干嘛要多嘴呢。
他们人民医院需要请程云海过来做手术,西京却请方寒过去做手术,这里面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方寒的水平还要在程云海之上,怪不得程云海刚才是那么一个表情。
麻痹的。
如果说他们医院需要把人家西京医院叫爸爸的话,那么————
纪元黎明
爸爸的爸爸叫爷爷。
……
:还有一更,今天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