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ripn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匠心笔趣-704 李三司其人熱推-h18rb

匠心
小說推薦匠心
“李三司。”
许问说出了这个人的名字。
这个名字在其他地方知道得少一点,但在万园以及江南一带可以说是家喻户晓。
许问之前听说过这个名字,并不太了解他的事迹,后来在骆一凡的口中提到,又去查了一下,发现这个人真是太了不起了。
他是万园本地人,近几十年来一直在从事古城保护相关事宜,失败过很多次,但也有很多古城古建在他拼命一样的努力下保护了下来,经过维护,成为了江南一带显赫的文化特征。
这座平镇古城就是其中一座。
上世纪八十年代,全国各地大搞建设,要将旧的东西推倒重来,发展经济。
江南一带也一样,到处开办乡镇企业,填河开路,拆房建厂,许多优美的古镇风光由此毁于一旦。
李三司见到这种情况非常痛心,他觉得无序的建设会给未来造成混乱,甚至还可能二次改建,于是建议各级政府进行管理,进行合理的城镇规划。
上级建设委员会认同了他的看法,开设了正式的公函与介绍信,帮助各地进行规划。
于是李三司拿着这公函与介绍信,无偿开始了奔波。
他们来到了平镇。
那个时候,乡镇政府认识不到这些问题,反而觉得李三司等人在妨碍他们发展,是在找麻烦。
李三司与他的同伴锲而不舍,在当地一些有知识有底蕴的居民的帮助下,开始自费测绘,自费调查,自费规划。
当时的镇长很明确地对他说,他知道他们是来帮忙的,知道他们是好意,但没必要,嫌烦,以后不要来了。
甚至还有领导在开会的时候说,某大学的李老师来平镇搞规划,要保护古镇,这是保护落后。不搞发展是错误的,你们不要支持他们。
就在这样的压力下,李三司沉默地奔波,测绘规划之余还申请了资金,并把资金全部汇入平镇的帐号上,表示专为规划之用。
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与努力下,李三司用了三年的时间,完成了平镇的总体规划。
他召开了评审会,靠自己的关系邀请了许多著名的专家教授,在会上使得平镇与上级领导人赞赏并认可了这份规划,同意照此实施。
同时,他凭借着潜移默化的努力,影响了许多平镇当地的居民与官员,让人们重新认识了自己的家乡,为它感到骄傲,认同这个保护与建设方案,自发地去维护它。
要知道,修复并重建一座古城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它涉及到每一条街道、每一条巷子、每一户人家。
没有当地每一个人的配合,工程是不可能顺利推进的。
平镇的美保留了下来,开始为世人所知。
“了不起。”连天青安静地听着,赞了一句。
“确实。而且他抢救下来的古城,可不止平镇一座。晋西滇南,遍及全国。”许问说。
“一周后就可以去平镇看看了吧?”连天青问。
“对。”许问明白地听出来了,这是确认,更是期待。
聊天中,他们腿回了许宅。
刚进后院,就听见了荣显和高小树在大声嚷嚷。
认识高小树以来,许问还是第一次听见他这么大声说话。
“不对,是你错了!”高小树不容置疑,语气非常肯定,“他们不可能这样做!”
“你怎么知道!”荣显同样大声,“这样明明更合理!”
“我就是知道,这不合规矩!”高小树斩钉截铁,“这个部分你肯定画错了!”
许问和连天青对视一眼,许问放轻脚步走了过去,看见两个人正站在四时堂外面,对着一块湖石上铺着的图纸激烈讨论。
两人手上都拿着一支毛笔,对着对方挥舞,脸上衣服上全部都是墨迹和灰尘,狼狈得要命,但两个人没一个不在意的,只盯着对方,半步也不退让。
球球坐在位于他们俩中间的另一块湖石上,表情严肃地左看右看,好像在认真听他们的话,要给他们做个裁判一样。
“球球,你来说!你支持我们俩哪个!”结果荣显话锋一转,真的把矛头指向它了。
“对,你来说,你觉得谁对,你就过来!”高小树竟然也转移了目标,蹲下来向球球伸出手,表情还挺认真的样子。
两人各自蹲下,一左一右地看着球球,向它伸手,让球球做选择。
黑猫的脑袋向两人各偏了一下,“喵”了一声,转过身,向着许问跑了过来,扒着他的腿不放。
“别为难我们球。”许问笑出了声,弯腰把它捞了起来,它跳到许问的肩膀上,端正地蹲着,居高临下看着两个少年,又喵了一声。
“哥你来得正好!你来做个裁判!”荣显看见许问,更高兴了,跳过来把许问拉到石头旁边,“你看咱们俩的修复方案,哪个是对的!”
听见“修复方案”四个字,许问吃了一惊。
现在能跟这四个字挂上钩的,当然只有那个被单方面命名的“荣显亭”了。他给荣显布置的任务是把这亭子其他几个角的样子画出来,当然这也算是修复方案的一部分,但荣显今天早上才开始做,现在就已经完成了?
他惊讶地走了过去,俯身去看。
球球才蹲好就被迫下来,很不满意,用力地拍了一下湖石上的图纸,留下一个爪印,然后昂首阔步地走了。
许问下意识去看它留下爪印的地方。
荣显是专门学过画画的,技术相当不错,定形线条与明暗关系都很不错。
当然,这不是绘制图纸应有的手法,但看得出来他在尽力进行改变,而且这个阶段,表达意图比比例尺准备更重要,这不是什么大问题。
荣显亭是个六角亭,现存三只角,另三只全部坍塌腐朽。现存的三只角没有维护,瓦片掉了至少一半,下方檐角的斗拱不太齐全,只是勉强支撑着。
许问对荣显提出的要求很简单,就是把这六个角的复原图画出来。
然而从眼前这张“图纸”上看,荣显比他想的更有野心。
他不仅想要复原那六个角,还把整个亭子以及下面的阶台全部纳进了自己的规划范围里。
阶台附近,他额外增加了一些部分,也正是球球刚才爪印按住的部分。
许问盯着那部分看了一会儿,抬头问道:“你这是要……走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