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愛下-第884章 那是一家正經的店展示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毛利兰尝了两口,笑道,“难怪非迟哥没法肯定,因为味道就像甜点一样,而且还有很多甜点没有的清爽口感,根本不像药嘛。”
“平时也可以吃,清热止咳、润肺润喉、消痰降火,抗皱抗衰老、提高机体免疫,”池非迟慢慢吃着碗里的梨块,盘点了一串,又提醒道,“不过风寒感冒的咳嗽不能吃,早上起来空腹不能吃,婴幼儿、脾虚痰湿者慎食,还有,要适量。”
毛利兰接到了毛利小五郎的电话,说了句‘抱歉’,接了电话。
柯南继续埋头吃,突然觉得感冒也挺好的,一感冒就能挖掘池非迟的食谱,挖出不少好吃的东西,如果是冰糖炖雪梨的话,他以后也可以给小兰做,简直完美。
更完美的是,今天大概还能有病号专属美食?
“什、什么?今晚去那家很贵的法式料理餐厅吃晚饭?”毛利兰惊讶,“是委托人的邀约吗?”
柯南:“……”
现在问题来了,他是跟着去吃法式大餐?还是拉着池非迟回侦探事务所去吃病号专属美食?
或许可以先去吃法式大餐,明天再吃池非迟做的病号专属美食?
“好啦,我知道了,我们现在还在新出医生这里,一会儿到杯户站跟你碰面。”
毛利兰挂断电话,见柯南在看她,解释道,“这次的委托人好像会支付一大笔委托费,而且听爸爸说,那个委托人是非迟哥介绍的,为了感谢,让我们叫上非迟哥一起去吃一顿。”
柯南心里呵呵,明明是某个大叔盯了那家餐厅很久了,还说得这么好听,“原来那个奇怪的委托人是池哥哥介绍的吗?”
“奇怪?”贝尔摩德好奇。
“呃,”毛利兰想到那个年轻女人说正事都是用撒娇的腔调,汗了汗,尴尬笑,“也、也不能这么说吧,我们出来的时候见到过,她的性格还蛮活泼张扬的,身上戴了不少名贵的饰品,说话很喜欢撒娇,听起来很娇气,所以柯南才会觉得很奇怪吧,对了,非迟哥,她是有钱人家的大小姐吗?”
池非迟沉默了一秒,“你们说的是谁?”
毛利兰懵:“哎?”
她比烟花寂寞
贝尔摩德:“……”
什么情况?拉克这记人的能力是被琴酒传染了吗?
柯南也懵了一下,很快就明白了,对毛利兰道,“那个委托人是自己去毛利侦探事务所的,那个时候池哥哥应该刚准备出门、到新出医院来跟我们汇合,说明池哥哥也不知道对方会去侦探事务所,否则应该跟我们约好到侦探事务所去碰面,顺便见一见那个委托人,我想,如果她没有说谎的话,那就是池哥哥跟她也不是很熟悉。”
“原来是这样啊,不过柯南,你的嗓子感觉有好了不少哦,”毛利兰说着,回忆着对池非迟道,“我们出来的时候听到过,那个委托人说她姓藤枝,很年轻,大概二十多岁……”
“那我知道了,她是藤枝家目前当家人的妻子,”池非迟顿了顿,“准确来说,当年藤枝大小姐找了赘婿进门,在大小姐去世后,藤枝先生找了今天来的委托人做二婚妻子,两人年纪相差了二十多岁。”
毛利兰明白了,不过也没有贸然去评价委托人,“果然是非迟哥介绍她去的吗?”
“我跟藤枝家的人不是很熟,只是之前一次宴会上见到过一次,说了两句话,”池非迟道,“她说感觉有人想对她丈夫不利,但又没有证据报警,我就给她提了毛利老师,还把毛利侦探事务所的座机号码给了她。”
毛利兰双掌合十放在脸前,笑眯眯对池非迟道,“谢谢你啊,非迟哥,那确实应该请你好好吃一顿!”
“那家人……”池非迟迟疑了一下,才继续道,“听说那个妻子是个挥霍、爱炫耀财富的女人,从那天宴会上的情况来看,藤枝家目前的当家人对她的挥霍也很不耐烦,只是他的年轻妻子比较会哄人。”
毛利兰愣了愣,“也就是说……”
“也就是说,那位年轻的藤枝太太可能自作主张,许诺叔叔一大笔委托费,”柯南道,“而藤枝会很不乐意支付,要让毛利叔叔小心一点,没有签订合同之前不要乱挥霍,以免对方取消委托而自己因为挥霍欠了一大笔钱。”
“啊?”毛利兰一想到毛利小五郎还真有可能大手大脚地挥霍,感到头炸。
“不过,我想看在池家的面子上,那家人也做不出毁约这种事吧?”某假新出看向池非迟,语气依旧温和,“毕竟毛利先生可是非迟的老师啊。”
“藤枝家也不会做出毁约这么丢脸的事,”池非迟道,“不过老师过去调查的时候,藤枝先生恐怕不怎么热情。”
“那就没事了,”毛利兰松了口气,认真脸道,“为了工作,承受冷脸也是需要忍耐的。”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对了,非迟,新出医院以前的病人我都安置得差不多了,”某假新出演戏演全套,暗示自己真的有在为去青森的医院上班做准备,“你之前放在这里的模型……”
“咦?”毛利兰问道,“医生打算把新出医院出租或者卖掉吗?”
“不会卖掉,不过前院应该会租出去,”某假新出一脸无奈地胡说八道,很快又笑了笑,对池非迟道,“居住的后院会留下来,如果你不急着用模型的话,继续放在后院也没关系,不过只有等我回来的时候才方便取。”
池非迟点头,“麻烦你了。”
反正真正的新出智明回来也不会再走了,放在这里也没什么。
他配合贝尔摩德演。
四人在新出医院躲清闲,到了下午四点多,池非迟、毛利兰、柯南才跟假新出道别,去杯户站跟毛利小五郎汇合,一起去那家高档餐厅吃饭。
“一、一千万?!”毛利兰听了毛利小五郎说的报酬,吓了一跳。
“是啊,合同已经签好了,说好了三天后去调查,只要查到有人想害她丈夫的证据就行了,对方还预支了五十万日元作为订金呢!”毛利小五郎拿出装钱的信封,嘚瑟了一下,转头问池非迟,“今晚要不要去我之前说的那家店一起喝一杯?”
毛利兰目光渐渐变得危险,“爸爸,你不会带非迟哥去那种风俗店吧?”
“怎、怎么可能嘛!”毛利小五郎板起脸来,掩饰自己的心虚,“那是一家正经的店!”
毛利兰这才缓和了脸色,“那注意不要喝太多哦。”
……
是夜。
一家正经的居酒屋。
确实很正经,因为毛利兰带着柯南跟过来了。
毛利小五郎无语喝着啤酒,“这小鬼还在感冒,你们就早点回去休息嘛。”
“没关系,”毛利兰笑眯眯道,“这里新鲜果汁,正好带柯南过来喝一点,这样他晚上回去就不用再吃水果了。”
柯南喝着果汁,转头瞄池非迟,见池非迟在倒啤酒,收回视线,等了一会儿,又转头瞄池非迟,琢磨着要怎么跟池非迟谈在人鱼岛上的事。
他和服部真的没有多想,不过该怎么表达自己的意思?
池非迟倒好了酒,转头看柯南。
怎么回事?
“呃,”柯南纠结了一下,“明天我可以吃南瓜粥吗?”
“不行,”池非迟收回视线,名侦探这暗示太明显了,“明天早上给你做绿豆粥。”
“谢谢池哥哥。”柯南一脸乖巧。
算了,没说出来就不说了,反正明天早上有绿豆粥喝。
……
之后两天,池非迟死宅在家。
他的车还没检修好,无名没在公寓附近晃悠,他买好的小鱼干也送不出去。
既然最近两天没什么事,他干脆在网上订了一些编程类、医学类的书籍回家填充书柜,之后就是日常晨练、锻炼手速,把手头琐碎的事都理一理。
两天后,开往长崎豪斯登堡的新干线列车上,毛利兰把自己跟池非迟学做的绿豆粥给铃木园子、柯南、灰原哀分了,“非迟哥,你要尝尝吗?”
“不用。”
池非迟看着一本介绍人体免疫系统的医学书,没有抬头,动手在书页上写笔记。
毛利兰见状,没再打扰池非迟,跟铃木园子说池非迟教她的‘超简单的冰糖雪梨’的做法。
“很简单嘛,我有机会就做给阿真尝尝!”铃木园子兴致勃勃道,“还有绿豆粥,下次也试试。”
灰原哀没有参与美食谈论,凑在池非迟身旁,看着池非迟做笔记。
柯南坐在座位上,用右手撑着脸,百无聊赖地发着呆。
这边,是毛利兰和铃木园子从美食聊到逛街购物,再聊到豪斯登堡的景色。
转头看那边吧,池非迟和灰原哀看一本书居然看得那么投入,他探头看了看,看到‘非特异性免疫刺激’什么的,就没再看下去。
做侦探是需要足够多的知识储备,但也不用太深入了解某一方面的知识,不然也学不过来。
好无聊,大家谈论一下案子或者玩玩推理、猜谜游戏不好吗?
直到快到终点站的时候,池非迟才停了下来,把书和笔放进背包里。
柯南这才出声问道,“池哥哥,你不会是想去学医学吧?”
征轮侠影
“随便看看,打发时间。”池非迟实话实说。
他确实是随便看看,还是跳着只看有关免疫防御的部分,想了解一下他随便乱合出来的药物具体是什么情况。
科学制药他是不指望了,基础不够,这书啃得头疼,一年两年都补不起来,不如继续套河图洛书瞎合着玩。
“那你为什么还做笔记啊?”柯南无语。
随便看看都这么认真的吗?

“既然看了,就认真一点。”池非迟道。
不认真看,不就是浪费时间吗?那他还不如打会儿瞌睡,还能放松一下。
“出来玩就应该放松一点嘛,”铃木园子觉得无奈,“话说回来,非迟哥,你有没有听说过这次婚礼的事?大贺家的人好像对他们结婚的事有反对,在决定婚期的前一天晚上,真哉都还跟家里吵得不欢而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