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小说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第三百七十四章:針鋒相對分享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小說推薦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卡塞尔学院,图书馆二楼,中央控制室。
施耐德站在大地球投影的下方,驻足沉思着,铁灰色的眼眸里倒影着蔚蓝3D投影上无数个脉动的红点。
在他的身后,无数人员人来人往,整个控制室高效而有序地进行着分工,坐在联通诺玛的分控制台屏幕前的专员们眼球飞速移动着,各项机密的情报被传阅、加密、封锁,无数的思维导图在诺玛的信息库中建立、上传、审核,通过的立刻执行,驳回的打回重做。
“部长,伦敦方面的专员申请学院方给予授权接洽英国王室一方,可能需要会面一次女王,此次行动需要最上级批准许可。”分控制台前的一个女性专员抬头看向施耐德。
“事关大英博物馆里的那件炼金物品所有权的任务么?”施耐德头也不回地问。
“英国王室希望我们松手在非洲尼日利亚的石油开采权。”女性专员说。
“那部分是校董会的财产,申请暂时驳回,任务权限上调到‘A’级封存至诺玛,批注十二小时加急送上校董会。”
“部长,也门的当地武装组织要求跟我们谈判,希望我们能支援他们一批注销来源的军火,换取他们对我们当地专员缉捕危险混血种的全面支持。”
“他们要多少?”
“500支自动步枪和至少20000发子弹,手雷和烈性TNT等高爆武器有待商榷,武装起义组织的首领希望能面谈,他们诚意很足甚至愿意告诉我们他们的主要分基地在哪儿…”
“同意他们的谈判,但条件改为带我们的专员去他们的主基地而不是分基地,既然合作就要有点诚意。”施耐德说,“派心理部的外勤专员出访,见到他们的首领后该做什么就不用我教了。”
“是。”
“部长,这里有一笔外汇的交易单需要签字…”
“部长,意大利的外勤专员遇到了点麻烦,需要一个满编100人小队的战术支援,但事态发生在闹事中,我们害怕小队会引起国际纠纷被误会为恐怖组织,需要学院向意大利报备…”
“部长…”

卡塞尔学院几乎每天都在全世界的范围内进行着活动,上到古墓里探索疑似龙王陵墓的遗址,下到在闹市城区中拔枪追捕危险混血种,经济活动、犯罪活动、考古活动…任何领域都能见到卡塞尔学院的影子,一旦一个处理不好就会酿成大祸,这对总控室内值班的教授来讲算得上是一件手里二十四小时都得捧一杯无奶无糖黑咖啡的巨大挑战。
但施耐德不喝咖啡,他也不喜欢喝咖啡,他唯一的饮品是医生开的营养液,喝起来像是鼻涕虫的黏液,并且有一定的镇痛效果,但就算是喝着低效安眠药干活儿,他也从来不犯任何错误。
一个又一个或大或小的报告不断送到施耐德面前,他从善如流地处理着这些问题,每个报告才送到他面前,他就能在数十秒中做出最正确的判断,几十年的经验让他在大事小事上已经有了相当的敏锐程度了,什么该踢皮球,什么该延缓决策,什么又该拍案下定,已经成为了他的本能,可能已经没什么问题能让他失色了。
“部长,大一和大二的联合救援队伍已经出发了,由教官罗蒙洛索夫带领,分教官为伊万诺夫和金敏智。诺玛正在上传罗蒙洛索夫教官的编队计划,事关新生的实习需要您过审签字。”一位留着长马尾的女专员举手喊道。
这个报告让本来安静的中央控制室更加寂静了些许,不少埋头干活的专员们都下意识抬起了头,看了一眼做出报告的长马尾女专员,又看向了蓝色地球投影上右侧那个已经持续脉动二十四小时的红点了。
二十四小时之前那个美国偏僻小镇里的事件终于要开始着手解决了吗?不过执行部居然选择派出大一大二的学员进行远调支援?整个学院里也只有施耐德敢这么做了吧…?
“……”
只是这一次,不像之前一样在数秒内就能得到应答,蓝色地球投影前的男人顿了足足有数十秒的样子,才缓缓回头,“把联合救援队编队详情放到屏幕上。”
下一刻,在大屏幕上,一张详细的编队表格被陈列而出,所有关注着屏幕上表格的专员们在看清后第一时间就微微抽了口凉气。在表格中首当其冲的就是那两个在卡塞尔学院里如日中天,广受关注的名字。
学生会主席,恺撒·加图索。
狮心会会长,楚子航
两个名字旁附带着学生证上的证件照,没有人不认识这两个人的脸,再往下看十八余名学生分别被分成了两拨,分别用红色字体和黑色字体区分。
所有在表格上的学生名字和年纪都被标注得清清楚楚,而每个人的最前面都有一个显眼赤红的‘A’。
清一色的‘A’级学生,卡塞尔学院最宝贵的资源没有之一,每一个都是未来不可限量的精英种子,现在却被聚集在了一起准备送向美国一个偏僻的小镇上去。
“这是在干什么,狮心会和学生会实战比拼吗?”有人忍不住低声嘀咕了一句,但由于控制室内太过寂静的缘故,不少人都听见了这句嘟哝,就连最前面的施耐德都回头看了一眼说话的那人。
“罗蒙洛索夫教官认为学生会和狮心会的社团内部有着自己的管理系统,与其强行拆散打乱到一起,不如让他们分拨进行救援任务,说不定这样还能爆发出意料之外的效果。”长马尾的女专员解释。
“但也势必会导致竞争,一旦在救援过程中产生了恶性竞争就会适得其反。”施耐德嘶哑地说,但尽管他将这个最大的弊端说了出来,却也没有指挥诺玛更改这个编队的意思。
“列表上是不是少了一个人?”有人大声问。
“大一、大二联合救援队,十八位‘A’级学员都已经在直升机上了,每个人身上都有诺玛的定位系统,三分钟前才进行定位过,不可能缺人。”长马尾女专员下意识回答,但在回答完之后才反应过来这个问题不是施耐德问的。
声音是由远至近而来的,施耐德站在中控室内的最高处,俯视着远处推开门走进来,一身教职西装视线直刺自己的严肃老人开口说,“晚上好,冯·曼施坦因教授,如果我记得不错的话,这个时间点身为风纪委员长的你应该在学校里例行巡逻,检查学院里留下来的其他学生有没有聚众进行违规活动。”
“而不是出现在中央控制室的现场?”
红尘梦魇
曼施坦因从过道走过,他的突然拜访打乱了控制室内的秩序,过道上匆匆经过的人们都为他让路,有些惊疑不定地看着这位严谨的老人,视线回转在执行部部长和风纪委员长的身上,不知道两人之间究竟准备发生些什么。
“下个星期的周末才会轮到你值班,现在这里我是主要负责人。”施耐德说。
“潜台词是现在这里你做主,我这个无关人员该被你的部下架着胳膊拖出去吗?”曼施坦因站定在台下,背着手仰望着上面的施耐德说。
“如果是以前的话,可以。但就现在来看,谁敢对一位‘S’级学员的指导教授动粗呢?会被人从三楼上丢下去吧?”施耐德讲了个笑话,但问题就在于他的那张脸根本不可能露出‘笑’这种表情,铁面之下枯朽树皮般的脸皮里全是沉重的冷肃。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我是为了大一、大二联合救援队的事务来的。”曼施坦因也不想跟施耐德打暗语了,他不喜欢跟这个活死人打交道,但却并不代表他怕了对方。
“风纪委员长对执行部的人员调配有意见吗?如果有,你可以去校董会的投诉箱里塞便条,他们每年的一月一日都会定时清理那些投诉意见。”施耐德说。
封妃传
“定期将便条倒到垃圾库里焚烧掉吗?”曼施坦因说,“如果没有昂热的同意,就算校董会想撤掉你也得花很大的功夫吧?何况现在想跟你唱反调的只是一个风纪委员长?”
愛情 向東 婚姻 向 西
“说明你的来意吧,曼施坦因教授。”施耐德说,淡灰色的眼眸放在老人的身上像是阴郁的灰天,能让人无时无刻感受到气压的沉闷和压迫。
“我从一开始就说明了我的来意。”曼施坦因说,“救援队里少了一个人。”
他重复的这句话,让中央控制室里的其他人齐刷刷地抬头了,看向了屏幕上的表格,在连番审视后果然所有人的脸上都浮现起了微妙的表情,看向曼施坦因的背影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
施耐德也抬头看着大屏幕,上面最顶端的楚子航和恺撒·加图索的名字十分耀眼,但有心人都知道,本应该有一个更加有资格排在顶端的名字没有出现在那里,很多人其实早早就想到了只是没有胆子说出来,因为十八位‘A’级学员的调动本就是施耐德一手安排的,不会少一个人,也会不多一个人。
“林年,学院里唯一的‘S’级,这次救援队里最为有力的助手,执行部所谓的未来的‘王牌专员’。”曼施坦因面色平静地问,“为什么我没有在人员调动上看到他的名字?按照执行部的救援指导方针,像卡梅尔小镇这样的标准‘A’级救援事件不该派出卡塞尔学院里最顶配的救援小队吗?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林年应该完全符合所有的救援要求吧?”
“卡梅尔小镇相关任务的情报应该是封锁的,人员调动也只经由诺玛的信息库流通,没有任何相关的纸质文件,我是否可以理解为你入侵了诺玛的信息库,盗取了此次任务的相关情报?”施耐德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
可每个人都注意到了,执行部部长如今看向曼施坦因的目光很冷,或者说他的视线从来都是这么冰冷刺人,只是他从来不刻意地用这种视线去正视身边的同伴,毕竟历往的过去说明了唯一能被他如此注视的只有等待审判的罪犯。
显然,现在施耐德已经对曼施坦因忽如其来的僭越表示出了相当的敌意,如果话题继续下去今晚的中央控制室必然会发生一些相当不愉快的事情。
“访问诺玛有关执行部事务的情报区域用一般的手段固然没有办法通过权限封锁,但也不一定要通过入侵的手段才能获得这些情报。”曼施坦因没有避开施耐德的目光,眉峰沉下的弧度像是刀子抖出了鞘口,下面淡绿色的眼眸里全是针锋相对的野火,“只要拥有足够的权限就好了,而我刚好也能借到访问诺玛百分之九十信息库的权限。”
“你的学生么?”施耐德说,“的确,以他的权限卡塞尔学院里很少有地方会拒绝他的访问,但这不足以成为你私自盗取执行部机密的理由。”
“入侵诺玛信息库的惩罚是受到执行部的拘留进行党规处分,属于一级犯罪,但盗用权限这种三级犯罪,我记得只是会被全校通报批评和撤销当前职位吧?而且想要完成后者的定罪还需要召开教职评审会,至少三天的时间,所以大概我现在也还有三天的时间能站在这里。”曼施坦因冷冷地说,大家的话题越来越不愉快了,逐渐开始上纲上线了起来。
“公开承认‘盗用权限’,而不是‘非法借用权限’,是因为顾忌‘非法借用权限’主动借予的那一方也会受到追究吗?曼施坦因教授,不惜做到这一步,可以看出你的确很爱惜你的学生。”施耐德说,“只是你觉得你冒着受到惩处的风险只是来这里质问我,不是一件很蠢的事情吗?我找不到什么理由可以让你站在这里质疑我对于‘卡梅尔小镇’的救援调配,只是因为我剥夺了宝贝学生一次大好出风头的机会?”
当着所有人的面,施耐德俯视着曼施坦因说,“你不觉得你太过于无理取闹了一些吗?这件事根本跟你没有任何关系!”
木叶之懒遁
“…原来你一直认为这件事跟我没有关系是吗?”曼施坦因愣了一下,嘴角忍不住抽了一下,语气也逐渐变冷,“那如果我说这件事跟我关系很大呢?跟我的学生关系也很大呢?”
“你的学生固然是‘S’级,但不是每一个任务都需要‘S’级亲临,或许你应该考虑一下你的学生平时的心理状况,而不是他完成任务的成功率和出风头的频率!”施耐德作为执行部部长的辛辣和毫无顾忌也彻底表现出来了,“我还以为你是一个关心学生的人,曼施坦因教授。你的要求很无理取闹,不要再让其他人看笑话了,如果你现在离开我可以当现在的事情没有发生过。”
中央控制室里所有人都转头注视向了曼施坦因,这是一项十分刺耳的责问,可面对施耐德刀子似的言语,这个年过中年的小老头却是脸色都没有涨红一下,反倒是冷静得要死,也肃穆得让人害怕。
他沉默了一会儿,回望着施耐德平静地说道,“我的确是一个关心学生的人,不然我也不会出现在这里了。”
施耐德顿了一下,因为他看见曼施坦因从教职西装的领口里抽出了一叠文件甩到了他的脚下,他低头看了一眼,在看见文件上的照片和名字时微微一怔,原本更加锋锐的话忽然就在嘴唇微合中消逝了。
在文件上是‘卡梅尔小镇’任务的原初人员调配名单,在特勤这个职位上批着一个名字。
曼蒂·冈萨雷斯。
而在下面则是她作为实习生的指导教授担保名字。
冯·曼施坦因。
而现在,这份调配名单上,特勤职位的女孩照片上盖着一个血红色的印章,那是由诺玛针对当下专员情况批下的注明。
【高危·生死不明】
3D的蓝色地球投影上,红点依旧在安静地脉动着,像是那颗年轻的心脏还在搏动只是显得稍微有些孱弱。很少有人清楚它的含义,但无论是曼施坦因还是施耐德都十分清楚,这颗红点代表着在遥远的卡梅尔小镇,卡塞尔学院遍及世界的任务中,有一位年轻的女孩身为学院的专员陷入了绝境,
曼施坦因看着垂首望着白纸文件的施耐德平静地说,“我需要一个理由,一个不让‘S’级赶往‘卡梅尔小镇’进行救援的理由,我觉得我的学生因为调配问题陷入了危机,值得在第一时间得到执行部提供的最优的救援条件,而你却将他排除到救援名单外了。”
施耐德弯腰,伸手抓起了地上的文件,五指深深扣住白纸,低头看向曼施坦因淡淡地说,“看来你站在这里不止是因为你自己的原因,‘S’级也应该在后面怂恿你来找我对峙吧?”
他看了一眼手中的文件后,将它们轻轻放在了一旁的总控台前,视线盯向了曼施坦因说,“可既然踏上了战场就得代表愿意非服从执行部的调动,她们每个人一直都是接受的这种教育!”
他停顿了一下,继续冷硬地将后面的话说完了,“为了使命可以随时献出自己的生命,她在执行任务之前签过遗体遣返书,现在遭遇到现在这种危机也是早有准备的吧?即使你是他的导师你也该尊重她的选择,而不是在事态尚未盖棺定论之前来跟我无理取闹!”
曼施坦因怔了一下,然后低下了头…
在所有人都以为他无言以对的时候,却发现这家伙的手里不知何时多出了一只黑色的硬底皮鞋!
曼施坦因原本是准备低头找块砖的,但奈何这里是中央控制室没有砖块或石头,所以他只能脱掉了自己的鞋,然后猛地把手里的皮鞋投掷向了台上的施耐德,抬头时血色瞬间涨红了脸颊,“去你妈的早有准备和保险起见!”
不少专员瞬间就从分控台前蹿了出来,在曼施坦因即将做出进一步的攻击动作时控制住了他,在台上施耐德的胸前还留有灰色的鞋印子,他低头看着自己胸前的污渍没有去拍,下面的曼施坦因还在对着他发出吼叫,“现在生死不明的人是我的学生!你还记得你带学生的时候做过的宣誓吗?现在我的学生陷入高危境况,你却不愿意派出最好的资源去营救她?以前的是事情我只以为让你失去了人养,但现在看来你连人性都失去了吧?”
“曼施坦因教授今晚情绪很不稳定,来人把他带出去。”施耐德抬手冷冷地说。曼施坦因做出了攻击行为,事态已经升级了,现在他也有权驱逐扰乱控制室的闲杂人等了。
两位架住曼施坦因的专员点了点头,沉默着把依旧沉在怒火里的老人往外拖去,台上施耐德远远地望着老人被拖离过道,在最后那扇离开中央控制室的大门被推开时,他忽然看见了在门外正对的墙壁前倚靠着的男孩。
我爱你不掺假 li紫
隔着百米远,靠着墙壁环抱着双手的男孩视线远远地和他交汇在了一起,即使是刹那的接触,他却也是从里面读到了对方传递而来的像是铁幕冰层般的情绪…那无法压抑的愠火和冷厉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