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近身兵王 txt-第2415章 未遂的忍者熱推

近身兵王
小說推薦近身兵王近身兵王
差瓦立也是这么想:“可没有其他办法了。”
“根本不用查。”苍浩呵呵一笑:“幕后老板就是马歇尔。”
“没有证据啊。”
“要证据干嘛?”苍浩摇了摇头:“我们又不是要给人家定罪,有没有证据都没有任何意义,听着,我们需要做的,只是反击回去!”
“怎么反击?”差瓦立一摊双手:“你也说了这一次是人家主场作战!”
“那就回到我们的主场,所有这些科技企业的注册和成立,可都不是王家军能说了算的……”苍浩冷冷一笑:“而是内阁的职权范围!”
差瓦立被提醒了:“对啊,我只要随便制造点借口,可以阻止这些企业正式运行!”
“对拔轮德和王后暂时没办法,不过眼下打击马歇尔还不是问题。”
“这个马歇尔很聪明。”差瓦立长呼了一口气:“按照暹罗的规则,大型企业投资暹罗,王室必须占有一定股权。但马歇尔投的这些企业,基本上都是踩线,没达到王室入股的规模,他同时也有足够的能力开展业务。”
“马歇尔这个人必须死。”
苍浩放下差瓦立的电话之后,马上跟庞劲东联络,要求动用安全部队全部情报网络,调查马歇尔这人的行踪。
社交媒体覆盖全球,所以马歇尔经常到处飞来飞去,行踪不定,在运河城的时候很少。
庞劲东猜到苍浩想要干什么:“直接做掉马歇尔不太好吧?”
苍浩反问:“有什么不好的?”
“你不需要跟先知会,尤其底波拉,打个招呼?”
“底波拉夹在中间很为难。”苍浩摇了摇头:“以她的立场,其实很难主动做什么,因为稍有不慎,就可能导致先知会分裂,毕竟罗斯柴尔德家族的势力太大。而先知会先前已经经历过一次分裂,再分裂一次的代价没人能承受,犹太人可能会就此彻底分裂,重新变成一盘散沙,想要重新组织起来需要非常漫长的过程。”
庞劲东认同这一点:“那么你就只能主动出击了。”
“只要马歇尔出现在运河城或者暹罗任何地方,就送他上西天。”
“其他地方呢?”
“这两个地方,在我们打击范围内,产生的后果可以有效控制。”苍浩摇了摇头:“如果是其他地方,造成什么后果,可就难说了。”
“我会盯住的。”
安全部队有非常强的情报系统,这自不必多说,但马歇尔似乎预料到,苍浩可能对自己不利,一直没来运河城。
一周后,马歇尔倒是出现在了曼谷,毫无疑问是为了处理新公司事务。
在这一周时间里,近卫军对市民同盟发动更多攻击,导致大量人员死伤,然而网上却看不到半点消息。
与此同时,讨伐差瓦立的言论倒是越来越多,甚至很多人到内阁和差瓦立宅邸门前抗议,要求差瓦立对当前乱相负责。
马歇尔对这一切全在预料之中,非常得意,按照这种态势发展下去,差瓦立被推翻只是时间问题。
马歇尔抵达当天,准备去一家公司,跟本地负责人先谈一下技术问题。
曼谷这座城市有一个特点,那就严重的交通拥堵,尤其是近期局势不稳,导致塞车更加严重。
也就是在接近这家公司的时候,马歇尔的车子被堵上了,而且一堵一个多小时,丝毫没有松动迹象。
马歇尔平常工作非常繁忙,每一个小时都很宝贵,哪能浪费在这里。
既然路程已经很短,马歇尔索性下了车,准备步行过去。
可也就是马歇尔刚走出没几步,突然之间背后传来“碰”的一声闷响,回头一看,发现自己乘坐的车子,如同揉皱的纸团一般憋了进去。
“怎么回事?”马歇尔仔细看了看才发现, 有几把巨大的刀片插进车子,就像切开了奶油蛋糕一样。
司机留在车上,只是在一瞬间,身体被分成好几部分,这会儿已经咽气了。
保镖马上反应过来:“有刺客!”
马歇尔身边带着几个保镖,他们组成人盾,立即护卫着马歇尔,跑到附近一处商场。
马歇尔颤抖着手,拿出手机,给拔轮德打去电话:“我刚才遇到袭击了,你马上过来接我。”
“好。”拔轮德答应了。
二十分钟之后,一队王家军感到。
大国高科
他们同样被交通拥堵,但拔轮德已经下令,要不顾一切救出马歇尔。
于是,王家军用装甲车开路,左冲右撞硬是开出一条路,来到商场里面。
马歇尔在商场里面没有遇到袭击,保镖始终站立在周围,防御着各个方向。
王家军接上马歇尔,然后又是左冲右撞,去见拔轮德了。
“你受惊了。”拔轮德看到马歇尔,第一时间表达歉意:“在我们的地方,遇到这样的事,我非常抱歉。”
马歇尔苦笑摇了摇头:“这种谋杀,我还是在电影里见过,没想到自己也遇到了。”
“当时到底是什么情况?”
马歇尔描述了一下,随后拔轮德立即让人重返现场,仔细勘察了一遍。
最后,拔轮德发现击碎车辆的,正是几把锋利的刀刃:“现场没有任何HUO药灼烧的痕迹,这一次袭击完全是冷兵器造成的。”
马歇尔非常费解:“这是什么武器?什么人会挥舞这么巨大的兵刃?”
“这是米国的一种武器忍者……”拔轮德大致解释了一下:“这种武器的特点,就是以冷兵器作为战斗部,没有HUO药或者任何可燃物质,这样一来,就降低了附带损伤。”
马歇尔对武器完全外行,还是第一次听说有这种东西:“也就是说,幸亏战斗部是冷兵器,所以车子在我身后,我都没有受到一点伤害。”
“是的。”拔轮德十分肯定的点了点头:“如果里面有一点HUO药,很遗憾,你这会儿就不会坐在我面前了。”
“可这毕竟是米国的武器,难道米国有人要杀我?”
“根据我获得的情报,米国似乎 有人把技术,安装转让给了苍浩。”拔轮德冷冷一笑:“最近这几年,米国用忍者执行了很多次斩首任务,而苍浩得到技术之后,也进行了一些斩首,包括在菲国那边。”
马歇尔嘴角抽搐了几下:“你有证据吗?”
“我没有。”拔轮德摇了摇头:“苍浩在菲国制造了一些斩首,导致菲国那边怀疑是米国介入内部事务,搞得人心惶惶 ,很显然苍浩就是要这个效果。如果我有确实证据,早就交给菲国那边,这足够让苍浩难受了,可很遗憾的是,我只有这么一条不是很明确的情报。”
马歇尔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这种情报难以获得证据。”
“是的。”
“我相信你。”马歇尔重重哼了一声:“很显然,我已经暴露了,苍浩有足够的理由杀死我,这个忍者就是苍浩发射的。”
“你确定自己暴露了?”拔轮德有些失望,因为希望马歇尔能够继续隐藏身份,这样才能给苍浩造成更大的打击。
马歇尔冷冷的道:“罗斯柴尔德家族有太多成员,整体上分成五个支系,前段时间,其他支系的人找我谈过,要我收敛一点,不要跟苍浩作对。”
“这么说你确实暴露了……”拔轮德更加失望:“很显然,苍浩跟先知会打过招呼,所以内部进行了协调,你的家族才会出面。”
“是的。”马歇尔阴冷的一笑:“但我非常感谢这一次袭击。”
“为什么?”
“苍浩既然要杀我,我就没有收敛的必要。”马歇尔一字一顿的道:“那就就开战吧!”
马歇尔做的第一件事,是给底波拉打去电话:“我刚刚从死亡边缘挣扎回来……我知道,你肯定会说我没有证据,但你自己心里应该非常清楚,这枚忍者到底是不是苍浩发射的。”
“难道你不怀疑是米国有人想这么干?”
“米国为什么要干掉我?”马歇尔一摊双手:“我的企业总部在米国,贡献了大量税收,提供了大量就业机会,我是他们的救世主,他们没有任何理由伤害我!”
底波拉表示无奈:“你想让我怎么办?”
“必须给我一个说法!”马歇尔冷冷的道:“你先前让家族内部,找我谈话避免战争,我答应了,没去谋杀苍浩,可现在是苍浩想要谋杀我!”
“我知道了。”底波拉沉重的点了点头:“我会给你一个说法的。”
底波拉本来想给苍浩打电话,后来觉得事关重大, 还是当面说比较好。
晚上回到家里,底波拉看到苍浩,直接就问:“你是不是非常讨厌马歇尔?”
“既然你都知道了,我就直接说了吧,暹罗那边现在就是马歇尔在搞鬼。”苍浩十分坦诚的道:“没错!我确实想要杀了他!”
底波拉愁眉苦脸:“可我先前已经说过,罗斯柴尔德家族已经出面,你再这么做陷我于不仁不义!”
苍浩满不在意:“我还没动手呢,等事情发生之后,你再这么说也来得及!”
“没动手?”底波拉皱起眉头:“就在一个多小时之前,马歇尔才刚捡回一条命!”
“什么?”苍浩听到底波拉把经过讲了一遍,顿时愣住了:“有人用忍者袭击了马歇尔?”
底波拉十分肯定的点了点头:“你没听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