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西門慶之九世劫》-二一九 尋閻君收回神力,笑成一冰山雪蓮讀書

西門慶之九世劫
小說推薦西門慶之九世劫西门庆之九世劫
本书首发17K小说网站,支持正版阅读!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207场第1场次——甩开小周,单独行动 。
他们吃完饭,晚霞已染红了西边的天际,小周还是心有余悸,试着劝说道:
“小姐,咱还是回家吧?你看七点多了,这么晚还愿是对那片神奇荇菜的大不敬,我们应该挑吉时、选良日,来郑重还愿。”
“哎呀,小周,你一个大男人怎么几时变得婆婆妈妈?像个没见过世面的小丫鬟。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就这会儿。出发,目的地——镇北河。”
只十几分钟的路程,就开到了镇北河。这十几分钟,小狮子的小脑袋瓜可没闲着,她已经想好了实施计划了。
车停在河堤岸停车场,小狮子、小周一前一后在河堤上溜达着,快走到那次坠入河底的那片水域了,小狮子突然停止了脚步,转过来对小周说:
“小周,我们忘了买祭品了,要还愿,我们应该庄重一点才行啊!你去岸边的那个小商店买些点心、食品,还有去旁边的鲜花店买一束鲜花过来!快去!”
“是,小姐。你可要乖乖坐在这个长椅上等我哦,别乱跑了。”
小周见主子乖乖点头,一步三回头地去了,他还是不放心主子和河底那片神奇的荇菜。
小狮子见小周已经消失在远处的那片小店,她马上脱掉了鞋子,外套,翻过了栏杆。跑向了水中,反正是盛夏,正好用来解暑。她早就想好了,她要沉入河底,去找阎君——能否消除一下爱情的副作用。
她沉入水底的时候,没忘了嘴里噙根芦苇杆子,帮她呼吸。水越来越凉,她知道水底越来越深。她在心里着急地呼唤着:阎君,阎君,出来,我要还你的神力!
一群群小鱼从她身边游过去,又游过来,它们诧异自己遇到了美人鱼了?她拨开一株株沉水植物往前游去,脚趾缝里已经塞满了淤泥,憋得她难受,她无暇顾及,还是往前游去……
游啊游啊,她的全身心呼唤没有召唤来阎君,倒是没注意,已经游出去了好几里地。她游得越来越慢,感到累了,就浮出了水面,找到了一个大平石头,她爬上去——被晒得热乎乎的大石头,躺着真舒服!
她睡在上面,想着缓缓力气,没想到睡着了,睡梦中自己是接着游啊游,咦?这里有一扇洞门。
她来到了洞门之外,咚咚咚……有人吗?
“这里有鬼,没有人。谁在外面啊?是哪个鬼啊?报上名来。”
“我是人——林虺儿,双福市人,我以前来过这里,最后是阎君送我离开这里的。我还知道你,你是不是鬼门爷?”
“你……还知道我?”
“阎君送我走的时候,他阴沉着脸和你打过招呼,说:鬼门爷,为防止抓错人、索错命,以后在你这里要每天更新一张索命表,你这里把二次关,是了——放进,不是——退货。不要到时候,让本君给你们擦屁股善后。”
“小姑娘,的确有这么一回事,大概都有几年时间了。既然知道这个,你还进?不能进!”
“求求你,放我进去!我有重要的事找阎君。”
“自古以来,人人对我们的阎君避而不及,还有主动找上门来的?奇也怪哉!”
“鬼门爷,行行好吧!放我进去,我真有人命关天的大事找他!”
“小姑娘,等着,我去禀告阎君。”
鬼门爷还没离开门房,就听一道阴森恐怖的声音传来:
“不用回禀,放她进来!”
小狮子在外面听到了,大声喊:
“谢谢阎君!”
小狮子走进去,一路迎接她的都是青面獠牙的鬼,只吓唬她,朝她挥舞着拳头,朝她吐舌头……没有伤害到她,她竟然感到他们调皮地可爱。
她来到阎君大殿,看到高台椅子上端坐的阎君,她心里想:脸上还是没有一点血丝,像是刚从面瓦罐里走出来似的,请你去做美白广告,会产生天底下最强广告效应。
她走到大殿中央,朝上面喊了句:
“阎君,是我——林虺儿!”
“知道是你……不然也不会请你进来了?你这不请自来,又是为了那般啊?”
林虺儿心想:我是你的小辫子是吧?知道就会见到你。
她苦戚戚地说:
“阎君,你上次送我回去的时候,赐予的神力好生厉害,我喜欢的男人,果然在我面前对我千爱万疼,我们已经订婚了,马上就要步入婚姻的殿堂了。可是,您爱情的神力,给他带来了诸多的副作用……”
小狮子就将产生在花璟末身上的爱情副作用诉说了一遍,阎君听到最后,嘴角竟然扯出了一丝微笑,这笑让小狮子联想到一种花——冰山雪莲。她喃喃地说:
“阎君,您笑得真好看!”
阎君用在冰箱里冻过多时的声音说:
“本君笑了吗?小姑娘眼睛走神了吧!”
“阎君威武,阎君英明!小女此番前来,就想让您收回神力,对他有丝毫的伤害,都不是我爱的本心。”
“收回神力?本君赐予,就是赐予了,会伴随你一生。是不能收回的。”
“那怎么办?这样的爱,我承受不起啊!”
阎君手扶额头,想了一下,说:
“好办,你到我这里除名销号、真正来报到了,神力当然消失了。”
小狮子听了猛烈地摇头说:
“不,不,我还不能死,我还有许多人生的空白没有去刷新呢?”
阎君的嘴角又扬起了微微的笑意:
“空白?比如什么?”
天冥神卷
“比如,比如,我……为妻,为人母。还有,以后要当婆婆、当奶奶!”
“哈哈……”阎君看到她可爱的样子,竟然绷不住笑出了声。
“哇塞,一朵盛开的冰山雪莲。”
“什么冰山雪莲?”
“阎君,你不知道你笑起来有多美吧?你应该多照照镜子!”
“咳咳,言归正传。要消除爱情副作用,本君倒有一个法子。”
“真的吗?阎君,有法可解吗?”
“有,本君赐予你的时候,就是一道灵活的神力。你不见他,神力不就自然而解了。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他是真正的爱上你,不是因为神力而爱你,你的爱情副作用是怎么也躲不掉的了。”
小狮子听到此,黯然伤神,不自信地说:
“阎君,他……还没有真正的爱上我,一切宠溺都是因为您的神力。”
阎君煞有介事地说:
“怎么会?你这么漂亮、可爱的姑娘,任是谁,见了都会爱上啊!”
小狮子仰起头说:
“你见了我,也会爱上我吗?不要说笑了,你这是在安慰我!”
阎君被她的话又逗笑了:
“小姑娘,被阎君爱上可不是好事啊!这里阴气戾气太重了,你眼睛闭起来,我送你回去。两次劳驾到本君,也就是你这个小狮子有这个殊荣!”
“你还知道我叫小狮子?”
“天下事、天下人,尽入本君之眼,你……让人想喊你小狮子,也想喊你梅花鹿!”
……
她在石头上睡得正香,梦得如愿的时候,可苦了找不见主子的小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