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玄幻小說 貞觀憨婿 線上看-度495章都聰明

貞觀憨婿
小說推薦貞觀憨婿贞观憨婿
戴胄非常清楚韦浩的意思,知道韦浩反对工坊交给民部,但是不反对内帑的钱交给民部,所以他马上站了起来,拱手说道:“夏国公,并不说是让工坊交给民部,而是说,希望内帑拿出一大部分钱交给民部,所谓家国天下,这天下也是皇家的天下,
现在皇家控制着这么多财富,而民部没有钱用,这点还希望皇家这边考虑一下,是不是划拨六成以上的钱财交给民部,让民部统一管理,还请陛下允许!”
戴胄说完,那些大臣,包括李世民都傻眼了,这个可是和之前他们上书说的不一样啊,他们的要求是希望交那些工坊给民部的,现在他们居然直接要钱,不要工坊的股份。
“戴尚书,这?”其他的大臣看着戴胄,而房玄龄他们也明白戴胄的意思,于是房玄龄站了起来。
“这样也可,毕竟,民部这边可不能直接参与工坊的经营,这样有违商人间的公平,陛下,还是直接给钱为好!”房玄龄拱手说道,
李靖听到了,也站了起来,对着李世民说道:“臣附议!”
其他的大臣听到了,看到他们两个左右仆射都这么说,也纷纷站起来说附议。
“不可,随着皇家子弟越来越多,到时候皇家的开支也是越来越大,如果给这么多给民部,到时候皇家子弟怎么办?”李泰站了起来,反对说道。
“越王殿下,你可知道,百姓现在很多都是衣不遮体的,相比于百姓,皇家子弟只是少吃一餐肉,百姓就能够多穿一件衣服!”房玄龄对着李泰说道,
而李承乾也很着急,他没有想到,那些官员现在居然直接盯着钱了,不是盯着那些工坊的股份,此刻韦浩也是傻傻的看着李世民,也装着不知道。李世民有有点慌乱了,这个是他们事先不知道的,所以没有对策。
“此事不妥,内帑的钱早就有规定,是给皇家知道花的,诸位大臣,这几年皇家子弟花钱是多了一些,但是前些年,也是很穷的,而且这几年,随着那些王爷长大了,也是需要花费很多钱的,这点,本王不同意!”李孝恭站了起来,拱手对着那些大臣说道。
“对,今年冬天,有三位王爷要成亲,明年开春,长乐公主要成亲,冬天,还有三位王爷要成亲,这些可都是巨大的花销,如果内帑没有钱,如何举办那些婚事。”李道宗也站了起来,对着那些人说道。
“话是这么说,可是皇家现在的收入,差不多是民部的六成,皇家就这么点人,而天下百姓这么多,如果不给钱给民部,天下的百姓,如何看待皇家?”戴胄站在那里,质问着那些王爷,那些王爷听到后,也不敢说话,内帑现在控制的财富确实是很多,但是,他们也确实是不想拿出来。
“慎庸,你说说,该不该给?”李世民看到了韦浩坐在那里没有动静,马上问韦浩。
“啊,我啊?”韦浩迷茫的站了起来,看着李世民问道。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是,问你呢,此事,你说说,该不该给?”李世民点了点头,盯着韦浩说道。
“民部这边有点欺负人了,皇家赚的钱,凭什么要给你们?皇家赚钱也是抢夺百姓的资源,现在皇家的那些产业,说句大话,很多都是靠我的工坊赚的,当初,也是因为丽质相信我,给我钱,让我开办那些工坊,现在你们看到赚钱了,就过来要钱,是不是有点过了,而且,据我所知,民部的收入可是前几年的两倍,怎么还不够钱花?
民部的钱,又花到了什么地方了,一些开支是固定的,还有一些开支是不固定的,比如修直道,差不多也修完了,而大桥,你们民部不会同时修,这几年,地方上也是储备了很多粮食,按理来说,是够钱的!”韦浩站了起来,对着那些官员问了起来。
“慎庸啊,你是不知道,民部的钱,永远都是不够的,还有很多地方是没有发展起来的,很穷的,一旦受灾,百姓就要逃荒,
所以,现在我们也是要做好那些基本的建设,比如修好直道,比如说修水利设施,比如说修建大桥,甚至说,以后有可能,全部换上砖瓦房,这些都是需要做的,另外兵部这边的开支也是非常多的,
这些年,我们也一直压着没打,但是早晚是需要打的,所以民部也是需要准备钱财来应对作战,慎庸啊,内帑这么多钱,就皇家花,对于皇家子弟来说,未必是好事情!”高士廉此刻也是对着韦浩千劝了起来。
“对,慎庸,皇家子弟这么花钱,对于皇家子弟来说,未必是好事情。”房玄龄也是对着韦浩劝着说道。
“但是,这些年还有未来,民部的税收也只会越来越多,内帑的钱,父皇也是有心想要存一些,作为打仗用,现在你们要到民部去,到时候能用来准备军备吗?”韦浩坐在那里问了起来。
“当然能,这两年边境冲突也很多,当然,都是我们大唐这边占据着优势,所以现在我们不着急进攻,但是早晚是要打的,现在我们就需要做准备,其实很多准备都做的差不多了,物资这一块基本上准备了七成,这个你可以问兵部尚书,现在就是等待时机,一旦时机合适,就可以开战!”戴胄马上拱手说道,同时示意了一下李孝恭,现在李孝恭是兵部尚书。
“这,但是,终究还是不好吧?内帑的钱,给民部,之前都是民部给钱给内帑,如今反过来,也不太好吧?而且,据我所知,内帑这边也是拿出了很多钱出来,做了很多善事的!”韦浩继续争辩说道,
当然,言辞就没有那么激烈,而一些大臣现在还是迷糊的,之前是要工坊的股份,现在怎么还要皇家内帑钱了,这个变化,他们有点适应不了,所以不知道怎么去说。
“是的,但是这些钱,如果用在其他的地方,可能更好,比如修河道,比如建设水利设施,这些能够改善百姓的生活!”戴胄继续和韦浩说着。
“这个,内帑的钱,我们可不能做主,还是要问我母后才是,而且,我母后当这个家也是不容易,之前民部没钱的时候,我母后可是慷慨解囊的,如今,你们这么逼着我母后,有点过分了。”韦浩站在那里,看着戴胄他们说道,
而其他的大臣,现在也是有点拿捏不定,韦浩到底是什么意思,他到底支不支持民部分掉内帑的钱,从韦浩的言辞来看,好像是有这个意思,但是韦浩又是帮着皇家说话,所以一些大臣也是在算计着。
“此事以后再议!”李世民坐在上面,也感觉这样下去,内帑的钱,可能会丢掉很大一部分,拿出去倒是没关系,关键是要平复那些皇家子弟的意见,要让他们心甘情愿的拿出来,否则,到时候也是麻烦事!
“陛下,民部那边现在还有不足30万贯钱,钦天鉴的人说,这几天,我们西北这边就会有暴雪,越晚下暴雪的可能性越大,如今意见阴沉了五天了,如果继续阴沉下去,到时候不知道多少人手受灾,还请陛下从内帑调动50万贯钱到民部来!”戴胄马上拱手说道,
他想着,哪怕是这次不能和内帑这边谈妥,也要从内帑这边调动一些钱财出来。
“这件事朕会考虑,等会就会和皇后商量一些,如果救灾需要用钱,朕和皇后肯定会拿出来的!”李世民看着戴胄说道,心里是有点不高兴,很快就下朝了,
韦浩本来想要走,但是被王德给喊住了,说是陛下有请。很快,韦浩就到了甘露殿书房的外面,此刻其他的大臣也是往这边赶来,估计也是谈这件事,韦浩到了以后,就直接进去了。
“今天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些大臣怎么说要分内帑的钱呢?之前我们准备好的办法,好像是没有用啊!”李世民坐在那里,看着韦浩问了起来。
“哈,估计那天我们和房仆射,还有我岳父,还有高尚书他们谈事情的时候,他们知道了我的态度,我是反对民部控制任何工坊的,所以他们现在不要求那些工坊了,想要直接分内帑的钱,他们这样搞,我也是一下就糊涂了。”韦浩苦笑的坐了下来,开口说道。
“是,朕也被他们弄的糊涂了,慎庸啊,此事,该如何是好?”李世民点了点头,看着韦浩问了起来。
邪神之笑
“父皇,你让我想想,我现在还没有反应过来呢,他们的反应倒是快,只是,父皇,我就是不理解,那些人怎么盯着内帑的钱不放呢,没道理啊!”韦浩看着李世民就问了起来。
“不就是因为内帑的库房当中,还有不少钱,而皇家子弟现在也是生活的很好,那些大臣看到了,肯定是有意见的,这个朕也能够理解,不过,如你说的那般,你母后当家也是不容易的,那些大臣哪里知道?”李世民坐在那叹气的说道。
“生活很奢侈?”韦浩看着李世民问了起来。
“这个朕也不清楚,不过,据说是这样?你母后也是非常生气的,他也没有想到,那些皇家子弟在民间有这么不好的影响,现在也是要求那些皇家子弟,需要节俭,需要低调。”李世民摇头说道,韦浩点了点头,李世民给韦浩倒了一杯茶。
“慎庸啊,其实钱给内帑还是给你民部,朕是没有关系的,倒是希望给民部,这个朕第一次和你说,没和其他说过,但是要给民部,需要让那些皇家子弟满意,这个就很难了,今天你也看到了,那些人都是反对的,朕如果强行推行下去,也不好。”李世民对着韦浩说道,这也是他第一次说出了对这件事的看法。
而韦浩其实也是这个意思,从得知皇家子弟过的非常奢侈后,韦浩就有意见了,但是韦浩不能明确去反对,只能说反对民部控制工坊,
但是戴胄他们很聪明,既然你韦浩不希望民部控制工坊,那民部就直接分内帑的钱,这样你韦浩就没有办法了吧。
“父皇,这件事恐怕没这么简单吧,那些人表面是冲着内帑的去的,但是实际上,是冲着洛阳去的,他们不希望皇家继续在洛阳分到利益,哪怕是能分到利益,这个利益也是民部的,而一旦说内帑这边实际留不下多少钱财的话,到时候这些内帑可能就不会去洛阳分股份了,而皇家部分,那么他们就可以分了。”韦浩考虑了一下,对着李世民说道。
“这个父皇也知道,慎庸,你的意思呢,要不要给他们?”李世民考虑了一下问了起来。
“这个,父皇你看这样行不行,怎么也不要规定说内帑的钱给民部,就是每年内帑的钱的,拿出三成来作为预备金,这个钱呢,民部没权利调动,而内帑也没有权利调动,该怎么花,父皇你说了算,如果民部需要,就给民部,如果内帑需要,就给内帑,你看这样可好?”韦浩考虑了一下,说出了自己的意见,
武临九天 跳票小西瓜
李世民一听,也坐在那里考虑了起来。
“主意是好主意,不过,三成可能不行,你刚刚也听到了,戴胄可是需要六成以上!”李世民此刻笑着看着韦浩说道,心里想着这个主意好,虽然内帑是要吃亏一些,但是也没有亏这么大,这个也是有可能用在内帑的,现在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要不然,这笔钱就要直接给内帑了。
“那谈啊,总不能说他们说给六成就给六成吧吗,总是需要谈一下,父皇,我估计四成左右应该差不多了,要不然,皇家子弟这边该有意见了,另外,洛阳那边,皇家也可以继续持股,我可不想分给那些世家的人!”韦浩坐在那里,笑着对着韦浩说道。
“恩,父皇可是知道,他们天天想要找你,你就是不见,这样也不行吧?该见还是要见的!”李世民马上提醒着韦浩说道。
而此刻,在外面,很多大臣也是在小声的讨论着今天的变化,等他们得知了韦浩之前说的话后,恍然大悟,接着纷纷说戴尚书反应快,要不然,今天这件事,韦浩一反对,大家就不用说了。
“还是你反应快啊!”房玄龄也是感慨的说道。
“诶,两位仆射,我感觉,慎庸也是这个意思,要不然,他不会这么说啊!”戴胄看了一下左右,非常小声的说道。
“不能吧?我怎么不知道?”李靖听到了,马上看着戴胄狐疑的说道。
“反正我就是这个感觉,如果慎庸要反对,我们不也没有办法?”戴胄看着他们两个问道。
“可是没有理由反对啊,他只是反对民部管理工坊,但是内帑的钱,该怎么办,也轮不到慎庸说话,我感觉,不是慎庸的意思!”李靖马上强调说道。
“对对对,此事和慎庸无关,你可不要瞎猜!”房玄龄也是提醒着戴胄说道,这话也是传出去了,被李世民知道了或者被韦浩知道了,那还了得?到时候韦浩追究起来,那就要命。
“对对对,瞧我这张嘴,我瞎说的!”戴胄也反应过来了,连忙点头说道。
“现在慎庸估计和陛下在商量怎么办?估计啊,接下来的方案,才是最后的方案!”李靖摸着胡须,对着他们两个说道,他们也是点了点头,知道李世民找韦浩进去,肯定是要方案的,李世民最信任的,就是韦浩!现在连太子都是在外面候着,进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