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小说 朕又不想當皇帝 爭斤論兩花花帽-339、丟失展示

朕又不想當皇帝
小說推薦朕又不想當皇帝朕又不想当皇帝
还是和王爷说的对,不进则退!
不过,一想到和王爷,又不禁暗暗得意,虽然如今王爷身居高位,和王府守卫森严,不是他也想进就能进的地方了。
但是,想当年,他可是与和王爷坐在一起谈笑风生的人物。
如果以后和王爷登基,他就更有的吹了!
普天之下,受过皇帝教诲的能有几人?
他现在最后悔的是,没有留下和王爷的墨宝!
以后可以光耀门楣,当做镇宅之宝的!
墨宝?
自己好像真有啊!
当初,三和缺钱,布政司衙门到处借钱,他们这些商人,有的借的多,有的借的少,他虽然不如梁家、王家有钱,但是看在行息不错的份上,也是借了五千两的!
至尊囚后
布政司衙门为了增加说服力,一再保证每一张借券上都有和王爷的印信和落款。
他这张借券上同样也有,还是和王爷亲手写的。
他忍不住把袖口的借券拿了出来,刚展开,猪肉荣的大脑壳子就凑了过来。
猪肉荣笑着道,“原来你也带着了,现在和王爷不缺钱,三日后拿到府尹衙门就可以兑现了,据说给的是三和钱庄的银票。”
刘铎摇头道,“我不准备兑了。”
将屠户冷哼道,“是你傻了,还是你当我傻子,这么好骗,这可是五千两银子。”
刘铎笑着道,“五千两能买来和王爷的墨宝,怎么看都不亏。”
众人听见这话后,皆是一愣。
梁庆书接过欠条,忍不住看了一眼落款,叹气道,“确实是不亏啊。”
毕竟和王爷的身价也涨了啊!
一旦和王爷登基,他们想再拿到和王爷的手书,简直是难比登天!
或者说的干脆点,完全就不可能了!
真龙天子高高在上,怎么可能还会与他们这些商贾打交道呢?
痴人说梦呢!
“这么说,还真能留着?”
将屠户犹自不信。
其他人笑而不语,一时间气氛有点诡异。
“爱说不说。”
将屠户冷哼了一声。
众人正喝茶间,一队官兵自南向北而来,行人纷纷避让到两边,驻足观看,原本吵闹嘈杂的茶馆也一下子安静了下来,落针可闻。
不一会儿,众人的耳边只剩下官兵整齐一致的落脚声,哐哐哐…….
那么的干净利索,有力。
足足有一盏茶的功夫,官兵才从茶馆面前走过去。
猪肉荣好奇的道,“这不是三和兵吧?”
“当然不是,这是在南州募的兵,训练了才半年左右吧,”
天魔
将屠户不屑的道,“化劲的虽然有不少,可三品朝上的没几个,真跟瓦旦人打起来,指望他们恐怕不行。”
梁庆书冷着脸道,“慎言,妖言惑众,动摇军心,少不了要到安康府尹吃板子的。”
“娘的,实话实说也有错啊。”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将屠户虽然出言反驳,但是还是认可了梁庆书的话,不再多言语。
“瓦旦人有几十万,咱们人少了也不好看,”
猪肉荣低声道,“听多麻子说洪州、荆州、岳州的兵都在陆续过来,到时候估计也能凑个十五六万。
如果袁青、沈占傲肯归附王爷,也有二十几万人,真与瓦旦人对上阵,咱们也不怵。”
“哎,你们啊,”
梁庆书恨声道,“此乃机密,你等怎么就敢如此胡说八道!
让有心人听了去,就是祸事啊!”
猪肉荣讪笑。
他其实答应过多麻子不对外人乱说的。
“行了,都别说了,”
黎三娘赶忙打圆场道,“大军从南一路开拨到此,这粮草供应,好像不是咱们做的吧?”
最起码刚刚过去的官兵穿的成衣不是她作坊里出来的。
拾娘
韩东升抿了一口茶后道,“这天下间的便宜,哪里都能让咱们占了?
这洪州、岳州的军需供应自然有本地的商贾在做,否则等咱们过去,也是猴年马月了。”
众人深以为然。
他们要怪只能怪自己实力弱小,没有在洪州、岳州等地开设分店,没法子做这一路的军需供应。
安康城内涌入了越来越多的官兵同时,也进了越来越多的客商和摊贩,一时间热闹的很。
而皇宫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清。
习惯了早朝上有皇帝的大臣们,如今面对着空荡荡的龙椅,居然有点不自在。
他们每日上朝所做的就是听摄政王的诏令,而见不到摄政王本人。
用何吉祥大人那句让人摸不着头脑话来说,他们虽然看不到和王爷的人,但是他们依然在和王爷的指导思想下奋力工作。
林逸向来很少进皇宫,如果来,也只是因为他喜欢站在皇宫的高墙上喝茶吹风。
夏季闷热,只有站在最高处才能感受到一丝丝凉风。
“皇后娘娘的尸身丢了?”
林逸刚抿进嘴里的茶差点就吐了出来。
“小的知罪。”
小喜子吓得噗通跪在了地上。
“皇后娘娘自缢都有多长时间了,为何至今没有下葬?”
林逸压根就不知道。
他以为皇后早就下殡了。
想不到如今会闹出尸身被偷的笑话来。
“王爷,”
小喜子苦笑道,“小的掌管宫中时日尚短,最近这些日子一直都在梳理案卷,刚刚看了一张司礼监的禀文,发现皇后自缢后,尸身不知所踪,小人这才知道的。
圣上下旨密查,一直没有消息。”
小說 線上 看 穿越
“原来如此,”
林逸算是明白了意思,忍不住皱眉道,“那时太子在大理寺监牢,有安排人从皇宫偷尸身的本事,还不如把自己从监牢偷出去呢。”
“王爷英明,”
小喜子小心翼翼的道,“这也是小人所想,能把人从宫里神不知鬼不觉的偷出去,岂是常人所为?
而且,那时候,无相长老尚在宫中,风吹草动也是瞒不过他的。”
林逸道,“有什么话直接说。”
小喜子道,“小人觉得皇后的尸身可能尚在宫中。”
林逸道,“此刻不管入土还是没入土,恐怕也就只剩下骨头架子了,找到了也没有什么意义。”
“王爷,”
絕世 神偷
小喜子看了眼林逸,然后迅速低下头道,“王爷,皇宫有一处地方却可以让尸体不腐。”
“冰库。”
林逸脱口而出。
小喜子赶忙陪笑道,“王爷英明,小人这就安排人去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