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我在東京教劍道笔趣-082 所謂聲東擊西熱推

我在東京教劍道
小說推薦我在東京教劍道我在东京教剑道
和马决定先把这设施里的房间都逛一圈,看看有没有那个第三开发部的家伙。
他离开厕所门口,向着通道深处前进。
他经过速谷伸弥在的屋子,便透过门顶上的小窗往里面窥视。
那和蔼的声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说服了速谷,让他坐到了看起来很夸张的皮椅子上,还在旁边点起了熏香。
“现在放松。”那和蔼的声音说。
看起来就是心理医生那一套。
看着很浮夸的椅子也好,熏香也罢,都是心理医生用来营造“气氛”的道具。
这都是为了让患者产生“我正在接受治疗”的实感。
其实一些催眠师、神棍运用的也是一样的原理,所有这些设置,都是为了让你产生“哇这个看着很靠谱耶”的想法。
——利用现代心理学来制造人工词条么。
KGB已经成功了,说明这条路可以走得通,问题就是KGB制造的人工词条根本黑麻麻一片,完全看不清写了啥。
和马从门前离开,继续往设施深处去。
按理说仓库的附属设施并不大,这个通道也不应该有多深,但是和马往里面走了一段还没有看见头。
一路上经过的房间里在进行的事情,看起来都和心理学有关。而心理学这东西吧,外表看起来都不怎么“残酷”。
比如有个房间,是个小女孩正在往沙盒里摆玩偶,场面看起来竟然还有点温馨。
如果没有站在小女孩背后那个拿着写字板刷拉拉的记录着什么东西的白大褂,谁也看不出来这是在进行实验。
和马一路看下来,居然觉得靠近出口那个进行电击实验的房间最有魔窟的感觉。
如果警方突击这里,除了那个电刑房间之外,其他房间里在进行的事情,都会被视作合法吧——和马有这样的感觉。
这样的话,把那个电刑房间和其他房间放在一起就不合理,因为别的房间都不怕警方的搜查,也不需要布置多少警卫,只要保证能应对小偷就好了。
难道说……
和马这时候终于看到了走廊的尽头,然后他发现尽头的房间是行政人员办公室一样的地方。
办公室里没什么人,也没有闭路电视,于是和马钻了进去,开始翻看办公桌上的文件。
都市之无上王者 冥公
然后他发现了一张由福冈县警签发的文书。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心理矫正治疗委托书?”和马读出文书上的文字,他快速的翻看了一下。
委托书的内容是把一名多次在电车上**妇女的惯犯送到这里进行心理矫正。
网游之我爱金币 一刹那的芳华
在矫正手法一栏里,特别备注了“允许电击”。
干,这是在福冈县警那里备案过的电击矫正啊。
县警有这个权力吗?
和马默默的把这份委托书放回原位,他打算先找保奈美那边的律师团问清楚。
他准备再看看别的,忽然听见走廊里有脚步声,正冲着这边来了,于是他敏捷的上了墙,蜘蛛一样伸开手脚撑住墙壁,呆在天花板的一角。
下一刻两个人开门进来。
先进来的男人直接绕到办公桌后面,把百叶窗打开一点,看着窗外:“错不了,那个叽叽喳喳的女性,是桐生和马的女人。她不可能是一个人来的,桐生和马肯定已经在附近了。”
不好意思,爷爷我在你头顶。
跟着这人进来的那个家伙开口道:“潜入私人用地获得的所有线索,都不能作为呈堂证供,仓库的产权方和我们……”
“那家伙现在还不是警察,这些条条框框对他没用。”百叶窗前的家伙掏出香烟,“他如果看到了电击室,然后把电击室的存在捅给周刊方春,那之后就够我们忙乎了。”
“我们的所有行动都是合法的。”
“公众才不在意这种,现在桐生和马是大英雄,大英雄的敌人就是邪恶的。何况电刑这东西给公众的固有印象本来也是坏的。”
和马心想,确实。
上辈子他小时候看苏联电影《永不消逝的电波》,对电刑和老虎凳印象深刻,就觉得那一定是坏人才做的事情。
“所以现在立刻停止心理纠正,把相关设备都拆了。”百叶窗前的人发号施令道,“还有,把设施里可能被拿来做文章的人也都清理出去,包括那个玩沙盒的小女孩。那女孩真的不是那帮心理学家中的变态满足自己对小姑娘的爱而搞出来的吗?”
诸天真魔 五月上官
和马挑了挑眉毛,百叶窗前的这个家伙好像和负责研究的心理学家们不对付啊。
“明白,我这就去执行。还有什么吩咐吗?”
“暂时没有了。毕竟我们是合法产业,就算桐生和马亲自过来潜入搜查,也抓不到他想要的证据。”
“好的。那个姑娘怎么办?需不需要……”
“你白痴吗?我们对那姑娘出手了,桐生和马就有理由杀进来了。公众最喜欢看这种英雄救美的戏码了,周刊方春也不会放过这个报道机会的。”
百叶窗前的男人顿了顿,又说道:“而且就我观察,那姑娘是个练家子的,毕竟是能和那个桐生和马在*上有来有回的女人。”
和马皱眉,什么鬼,突然车轮就撵我脸上了?
“桐生和马的女人肯定也很强,我们还是不要招惹的好。”
说完那家伙从百叶窗前离开,一屁股坐到自己的“宝座”上:“好生招待那家伙,点心什么的管够,让她玩得开心。等她玩累了,自己就会走了。”
喂喂,作为反派,你们意料之外的有B数啊,和马心想,一般的套路不都是把美加子抓起来吗?
“去吧。”头目对部下挥挥手。
部下行礼然后退出了房门。
然后那头目,向后靠在自己的椅子上,看向天花板——
但是和马已经早早的移动到了他背后,脚踩百叶窗的上缘,躲进了他视野的盲区。
“桐生和马……那家伙,别特么根本不是来找证据的,只想破坏吧?”
和马这边在心里回应:别担心,我是个未来警察,我不会干那种事的。
“他要是一把火把这里烧了那可就麻烦了。”
就说不会啦,你别自己吓自己。
头目桑忽然直起身,拿起桌上的电话,按了三个键:“总务科,把‘那个’转移走。现在,马上。”
和马咋舌,好,干得好啊美加子。
我来康康“那个”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