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大隋第三世 線上看-第939章:驚聞李建成閲讀

大隋第三世
小說推薦大隋第三世大隋第三世
绵竹关的失守,也就意味着蜀郡的北大门被打开了,不但提前完成了把李唐王朝拦腰斩断的战略意图,随时可以进入一马平川的成都平原。
但罗士信接到的任务并不单纯是帮助李大亮夺取绵竹关,更重要的是占领绵竹关之后,攻取绵竹县,从而直到敲山震虎、震动成都城的作用。
他留下李大亮镇守绵竹关,以接应大军,自己则率领五千名精骑向绵竹县滚滚杀去,只见半天时间,隋军骑兵便杀模扫了兵力空虚的绵竹县,求救的急报如雪片一般飞向南方的成都城。
而杨侗在李大亮和罗士信占领绵竹关之后,隔天便率领主力大军就抵达了绵竹县,来自第五军、第七军的大隋士兵也源源不断的向这里汇合。
中路唐军主帅李仲文虽然没有通过水路进击葭萌关,但也给了杨侗不错的启发,那就是征收涪水两岸的民用船只,利用水路把粮草、攻城器械运到绵竹县,为成都战役做好后勤方面的准备。
行军这几天时间内,杨侗为了打好隋唐这场大决战,不断向李袭志、刘德裕等降将了解蜀郡地形,然后再去和房玄龄、凌敬等人一一对照,这不是他胆子小,而是越到这关键时刻,越不能粗心大意,毕竟官渡之战、赤壁之战就是让人不能忽视的前车之鉴,若自己狂妄自大,未必不会沦为官渡之袁绍、赤壁之曹操。
也是到了绵竹告破,李袭志、刘德裕等人知道杨侗真正的战略意图,之前摇摆不定、被动答复的心态也慢慢消失了,或许是为了自己的前程着想,开始主动为杨侗介绍了他所忽略的一些细节。
“圣上,绵竹关已经告破,我军只需攻下雒县,则成都城在望,以我军之鼎盛兵锋,破之易。然有一事,圣上当早作防范。”跟一直活动在荆州的李袭志相比,刘德裕明显了解到更多与蜀郡有关的山川地形、风土人情,不但主动而详尽的介绍,还积极为杨侗出谋划策。
杨侗看了旁边的房玄龄,转而朝着刘德裕询问:“刘将军,但不知朕需要防范何事?”
新时代导师
“据末将所知,李世民不是甘于失败的人,而且赌性极重,不然也不会潜入成都城发动宫廷政变,一般来说,这类人若非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是绝不会死守成都城而死,他自知不敌的话,极有可能退到临邛郡,然后通过越巂郡与攻伐南诏的李孝恭汇兵一处,继续与大隋争斗到底,从而使益州西部陷入旷以持久的混乱之中。”刘德裕拱手一礼,又说道:“圣上,非是末将忘恩负义、出卖旧主,而是李世民这个人实在太危险了,此人不是宽厚有加的李建成,但凡还有一线生机,就会战斗到底。”
“朕知道了。”杨侗点了点头,问道:“那不知刘将军可有良策?”
邪凤毒妃
“良策不敢说。”刘德裕毕恭毕敬的说道:“只是末将与越巂郡太守权弘寿、郡丞元弘善皆是故交好友,此二人不满李世民已久,若是圣上愿意,末将可往越巂郡游说,只要圣上能够击破李世民于成都城,他们只需在越巂郡一带设防,定能将其拦截,免得他与李孝恭联兵一处。”
杨侗沉吟片刻,便微笑点头:“那就有劳刘将军跑这一趟吧。”
随着绵竹关攻陷,杨侗这支大军已经进入了成都平原,这里的地形最适合骑兵发挥,论及用骑,杨侗信心十足。所以他现在对于刘德裕的依赖已经降低到了极致,反倒是去了越巂郡,更能体现出刘德裕应有的价值。
至于他是否复降唐朝,杨侗却是一点都不担心,毕竟李唐王朝已经败到了这步田地,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不会干出反隋降唐的愚蠢之事。
“圣上放心,末将定能为圣上拿下越巂郡。”见到杨侗认可,刘德裕既高兴又兴奋,显得有十足信心。
杨侗微笑道:“事不宜尽,这越巂郡之事,还需刘将军尽早动身。”
“圣上放心,末将这便前去准备。”刘德裕一礼告退。
待到刘德裕离开,李袭志拱手说道:“圣上,末将在益州的时间虽然不长,也没有认识多少人,但末将却有一人荐于圣上;若是我大隋能够得到此人相助,征伐南诏的李孝恭将军定然降我大隋!”
“何人有这般能耐?”杨侗十分好奇的问道。
“李建成!”李袭志躬身答道。
“李建成?”杨侗先是一愣,随着便是怦然心动,以他对李建成和李孝恭交情的了解,只要李建成和李秀宁兄妹各自以一纸相召,眼见李唐势不可为的李孝恭真有可能把南征大军,和已经占领的南诏双手奉上。
“正是伪唐太子李建成。”李袭志显然是不认李世民这个暴力上位的家伙。
杨侗想了一想,皱眉道:“毕竟他是李氏宗族的人,怎么可能会帮我大隋?”
“回圣上,末将当初在李孝恭将军麾下任职之时,他对末将信重有加,许多关于李氏父子的事情,李孝恭将军也没有隐瞒。据末将所知,李建成对李渊的算计深恶痛绝、失望透顶,更有归隐山林之志,只不过为人孝顺的缘故,这才回到益州,继续为李渊奔走四方,不过因为李渊在‘禅让’一事上出尔反尔,对李建成的忌惮日益增加,是以想方设法要将之除掉,若非‘李元吉中毒案’告破,又有陈叔达、刘文静、赵慈景等人苦苦求情,且他在民间的口碑不错,为免臣民暴乱,李渊这才只是把他降了一级,否则的话,李建成恐怕早就遭到李渊罢黜为民了;到了这一步,父子情分已经淡到极致。而李世民成功发动宫廷政变之后,又以李渊的名义把他降为郡王,但却不予他任何权力,并且将之一家迁到了绵竹县,自此过上囚徒一般的生活。”
说到这里,李袭志看了杨侗一眼,又苦笑着说道:“末将认为李世民其实是用心险恶,他的根本目其实是想找到除掉李建成的把柄。”
“李建成现在绵竹何处?”杨侗也已明白李世民的‘良苦用心’了:他把李建成软禁在绵竹县,无非是给李建成联系旧部的机会,只要有了把柄,李世民就能以冠冕堂皇将李建成一家子除掉。李建成活到现在,估计也是猜到了李世民的用心,这才默默无闻、安分守己的生活在绵竹县,不给李世民任何一点借口,想必李世民也是十分失望。
李袭志说道:“他被李世民安排在鹿堂山一处三面环山的山谷之内,那里以前是一个大户人家的别苑,风景秀丽、山水环绕,亭台楼阁、假山湖泊应有尽有,离绵竹关只有二十多里远,几乎与外界完全隔绝。除了李建成一家人与奴仆佣人、宫娥太监之外,还有李世民三百名心腹士兵日夜监视。”
绵竹县和绵竹关相去不远,自隋军破了绵竹关之后,绵竹县县令闻风而逃,从而被罗士信不费一兵一卒就占领了下来,但李建成算是被监视着的闲置人物,且远离绵竹关,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恐怕他根本就不知道当下发生的诸多事情,有可能还在那座山谷之内。
“毕竟是朕的大舅兄嘛,有暇的话,朕会亲自前去拜会!”杨侗目光闪动,笑道:“李将军先去帮忙安民,要是朕有了时间,便由你带路前去。”
“喏。”李袭志行了一礼道:“末将告辞。”
过了一会儿,默不作声的房玄龄终于说话了:“圣上似乎不太想去见那李建成?”
“老实说,朕还没有想好。”以杨侗对李建成的了解,虽然他宽厚仁义,是一个风度翩翩的浊世贵公子,但同时也是一人文武双全的人物,当了这么多年的唐朝太子,直到现在才被李渊因为‘禅让’一事心情忌惮,这很显然,李建成还是一个很懂得隐忍之道的人,同时也有足够心胸。
如今有李袭志、刘德裕、徐师仁等人加入,而以后随着南征的胜利推进,会有更多李唐臣子、将领加入到大隋官场之中,李唐这些出身不高的人才,杨侗自然要用,但前提是要围拢在自己的身边,而非在自己之下,出现一个‘李氏小王朝’。
只不过他们目前的身份是降将,在大隋的地位根本不如杨侗的嫡系班子,也因为个人经历的缘故,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夹着尾巴做人,但李建成、李孝恭要是归降大隋,这些人会不会因为个人的利益诉求,将李建成、李孝恭、李道宗推为‘李氏集团’的领袖呢?而李建成、李孝恭、李道宗,会不会出于自身利益,又把外甥杨崇推上争储之路?
以上这两大问题,都是让杨侗有所顾虑的地方。
“不知圣上要如何处置李建成?”
“虽然得到李建成一人,可以让李孝恭以及众多李唐臣子、将领安分,很快就能让益州安宁下来。但是朕担心这些人会成为大隋的毒瘤,要是搞出一个李氏集团,那就得不偿失了。毕竟我们打了这么多年的仗,而为了起到打击世家门阀的效果,也多少在实力强大、机会众多情况下,忍了又忍、弃了又弃。事到如今,我们已经走了九十九步,只差临门一脚了。我们这般辛辛苦苦经营出今天的局面,可不是为了让这伙人来当大隋毒瘤的。”
在场的只有房玄龄和凌敬,这两人都是心腹重臣,杨侗没有隐瞒心中之虑,又继续说道:“朕认为李世民、李孝恭已经不足道哉,我们很快就可以把他们二人收拾,至于治理方面,我们同样不缺时间,我觉得还是先把成都城拿下了,再回过头来决定如何安排李建成。你们觉得如何?”
房玄龄笑道:“微臣觉得圣上有些当局者迷了。”
杨侗好奇的问道:“哦?这话怎么说?”
“圣上可以不知道陈后主,难道把萧铣、窦建德也忘记了么?”房玄龄提醒道:“准确来说,李建成与萧铣、窦建德的身份极为类似,只不过前两者是反王,而后者是反王之子,但细究起来,差别也没有多大。萧铣和窦建德的臣子、将领为了自己安全、也为了旧主的安全,多是不相往来,此二人一旦有了不轨之心,这些将臣避若蛇蝎且不及,又怎么会主动与之靠近呢?同理,要是李建成成了只有参政、议事之权的内阁之臣,且能逍遥自在,那么李孝恭、李道宗等人也可以放心为大隋效力了,他们是贵族子弟,更为理解‘君子矜而不争,群而不党’的真谛,绝不会、也不敢做出有害江山社稷、有害李建成之事。”
杨侗闻言,恍然而笑:“是朕着相了,多亏玄龄提醒,朕明天便去会一会这位悠哉悠哉的大舅子。”
“圣上,除了李建成之事,微臣还有一事要说……”这时,凌敬在一旁说道:“那李仲文还在阆内屯兵,若圣上不能速战速决,他只需出兵义城郡葭萌关,即使不能断去我军后路,也能给我军造成一定的麻烦。”
“依敬之之见,我们应该如何行事?”
“微臣的意思是速战速决,既可顺势南下,逼近成都城,使伪唐上下不安;也可北上,与裴行俨将军夹攻汶山郡,要是两军汇合于汶山,那我们不仅多出第一军的六万名精骑,还多了江源郡到汶山郡这么一条粮道,即便义城郡方向以后出现重大失误,也还有另外一条粮道供给大军。”凌敬说出了自己的两大主张。
“传令下去,让罗士信明天出兵绵竹以南的雒县,把战争前沿阵地推到蜀郡中部,令伪唐朝堂惶恐不安。”杨侗稍微想了一下,便从凌敬两个主张之中选择了后者。
如今的成都城兵力空虚,为保成都城不失,李世民只能就近把李仲文的军队调来支援成都城,这不仅解了葭萌关所存在的存在的安全隐患,还给了薛万均破敌契机,李仲文一旦溃军,那么张士贵便面临着薛万均、苏定方南北夹击的窘境。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圣上英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