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第354章 行百里者半九十讀書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小說推薦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李素最终也没有劝说刘备“别在攻城武器准备不充分的情况下,就贸然为了抢时间而攻城”。
魏桀、沮俊提供的未央宫北宫门和北城横门被破坏的情报,毕竟诱惑力太大了,不试一试就直接求稳的话,说不定还会在公卿之间落下一个“保存实力,希望坐视李傕为害更重”的恶名。
战争是政治的延续,有些时候,为了政治牌,在军事上哪怕多付出一些牺牲,也是没办法的。妇人之仁不可能得天下。
李素最后也只是在刘备歇息之前,求见陈述了两点意见:
首先,是明日的进攻,要以试探为主,注意伤亡,随时看到情况不对可以变更计划及时止损。
第二点,就是要注意在进攻的过程中,如果事有不谐,那就要以侦查战场情报为主,杀伤敌人有生力量为辅。反正攻不下城的情况下,一时多杀几个敌兵,多对耗一下人命,是没有意义的。
但要是有士兵登城成功,最后又被杀回来了,那么就要趁机居高临下观察一下内城的情况,把“李傕究竟是用了什么抢修手段把魏桀、沮俊的士兵们破坏掉的城门宫门给修复的,具体工事部署到了什么程度”这个情报打探清楚,便于为后续作战铺垫。
这两点都是持重之论,刘备当然从谏如流,还直接找来关羽,跟李素一起当面商洽,看看如何融合到具体战术中去,一层层下达给基层将领。
造化
……
次日拂晓,天色没亮,半夜就起来吃饱喝足的刘备军士兵,秣马厉兵了小半个时辰,然后就在四更天发动了奇袭。
士兵们没有预先点火把,也没有复杂的攻城武器,只有几辆冲城锤和一批飞梯。
超级继承者 天味香肠
飞梯制作很简单,随时都能造,半天工夫能造一大堆,这也是任何远途跋涉的攻城部队、唯一能随时随地拿出来的货色。
攻城锤则是赵云的部队抵达池阳后,留了个心眼,吩咐手下的骑兵分出人手来加急建造的,赵云知道刘备一到可能就会要用。
但赵云也没办法提前造配重式投石车,因为他的骑兵部队里没有配属专业的工匠,配重式投石车的技术含量比冲城锤这种谁都会造的体力活可难多了。另一方面,也是那东西造起来慢,就算赵云有一两天提前量,给他工匠也来不及造。
哪怕明知道北伐成功后,关东诸侯也会渐渐学会造这种利器,刘备军至今依然对这玩意儿保持了尽量技术封锁。
而压制城头、观测城内布防动态的活儿,按说最好是用井阑车,这东西如果赵云提前两天建造,倒是能造出一些小的。但问题是长安城的城墙高厚七丈,是跟雒阳、郿坞齐平的天下三大最高城墙。
井阑车要远远高过城墙,才能偷窥到那么高那么厚的城墙后面的布防,那就比配重式投石车更费事儿了。就算堆时间,这个时代的施工技术也未必能造出可以推着走的十几丈高井阑车,最多只是造个固定底座的木质塔楼,那就得在城下现场施工,没法造好了再推过来了。
只能用人命执行侦查。
李素本人对这一战有不好的预感,所以他只是半夜起来,在帐中饮酒等候消息,没有亲临一线。
关羽督战,带着高顺王平,还有鄂顺和孟信,拉开了战役的序幕。关羽准备以一个陷阵营和部分精锐汉人步兵为攻打城门的主力,然后以善于轻装攀援、登城迅捷的蛮兵承担蚁附分摊敌军注意力的工作。
王平的板楯蛮全部持轻盾披皮甲,负责城门左侧的墙段,叟兵和昆明夷负责右侧。
战役很快打响,李傕军负责北城防守的主要是李应李进负责的西凉汉兵,立刻展开了坚决的反抗,与关羽的士兵厮杀到了一起——主要是这儿靠近未央宫,李傕也不放心他手下那些羌胡和北地鲜卑人负责皇宫附近的防卫,怕这些人趁机多掠夺宫中器物。
一时间,杀声震天,血流盈野。
精锐的铁札甲步兵挎着斩马剑,推着冲城锤蜂拥到门洞内部,狂砸猛撞,把本就临时补强的破城门撞得愈发摇摇欲坠。
但好景不长,刚刚看到一些松动的趋势,门被强推开裂缝后,士兵们就看到后面堆满了临时的杂物和夯土,甚至还有简易鹿角堆强的塞门刀车。一时之间挤在最前面门洞里的士兵们,进入了毫无腾挪余地的残酷绞肉。
城内的李傕军,由李进负责堵门死战,他的部队装备也不比高顺差多少,毕竟李傕也是占据了长安武库的人,也有董卓留下的家底,几千副铁甲还是凑的出来的。
甚至于比铁甲的数量,李傕军比袁术还多,几乎可以与刘备不相伯仲,是本领域全国最富的一批军阀。
双方都是铁甲兵堵口、斩马剑与利斧重锤互相狂击猛斩,残肢断臂横飞,死在铁甲里看似尸体表面完整、但实则铁甲被重击打瘪的也不在少数。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不过,这样的猛冲,也算是试探清楚了几点情况:首先,李傕军没有时间修复被沮俊撤退时彻底破坏的千斤闸。
按沮俊的说法,他突围之前,是把铁闸门和吊桥在墙洞内部的铁链、绞盘等等复杂机械结构彻底砸坏拆除了。这些东西需要精密的机关施工,李傕军这样的恐怖统治、靠屠杀解决内部投降派,肯定笼络不到工程技术人员,所以这些玩意儿不是他们花时间堆人力就能修好的。
但是,没有闸门的帮助,李傕依然在北门内侧挖了好几道壕沟、把挖出来的土填塞门洞和堆筑夯土墙,所以哪怕破了门,还是要遭到层层抵抗,简直如同陷入瓮城一样惨。
厮杀到胶着状态之后,城头的守军扛过了一开始的猝不及防,反击也渐渐凌厉起来。
虽然他们没有热油,这个时代也不流行倒热油守城,但至少守兵们临时煮了几十大锅开水,然后沿着城门顶上的城楼边沿往下倒。开水也不完全是水,有些就是污水甚至“金汁”,有大量的污秽细菌病毒。
修曲 师太请留步
铁甲兵靠武艺和盾牌的格挡,不怕刀剑甚至不怕滚木,但面对滚水泼洒却无法防御,铁甲的导热性很好,滚水泼在身上反而比只穿皮甲的士兵更加惨嗥不止,受伤更重。
连亲自督战冲锋、堵在门洞里的高顺本人,都不慎被滚水泼到了,不得不负伤下场。幸好他武艺高强,甲胄又厚实,所以倒是没有被污物和病毒所伤,只是被铁甲的导热所烫伤。
但退下来之后,后来李素巡视损失时,也都让所有被泼了的士兵们立刻用煮过后澄净的渭河水清洗,至于高顺之类的将领,还涂抹了珍贵的蒸馏酒处理烫伤,以防万一,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正面战场上,随着高顺的暂时受挫,两翼的王平板楯蛮和昆明夷、叟兵的山地兵,也登城受损不少。但王平毕竟是板楯蛮中的悍勇之人,而且如今也不过十八岁,年少气盛,硬生生带着人一度杀上了城墙。
只可惜后援不济,飞梯被推倒得越来越多,后续无法扩大城头阵地,而李傕军如潮水般涌来,尤其是高顺受伤退却、门洞里的士兵损失惨重,让李傕军可以全力腾出手来对付城墙上的敌兵,王平当然顶不住,最后还是不得不败退。
不过也幸亏王平擅长山地战和攀援,竟也能在城墙上全身而退活着下来,换个爬得慢一点的,或者不敢在梯子倒下时借势纵跃卸力的,怕是直接就在撤退时摔死了。
……
激烈的血战打了大半个时辰,五更天的时候,随着天色微亮,刘备知道事不可为了,只能撤退。
他因为是夜战奇袭,为了防止大军出动动静太大、加上不打火把导致自相践踏,所以投入的首批攻城兵力本来就不多。
关羽四更天出动的时候,先头部队也就不到一万人。剩下的都是待命,要前方取得突破之后、天色亮了视野好了,才能全部投入。
现在天色已亮,两路都没有进展,后军也没必要投入了。
刘备的心在滴血,果断表示暂时撤军,容后再攻,好好准备重型攻城武器。
收兵之后清点,光这一番个把时辰的激战,死伤就接近了两千人,其中铁甲兵死伤就有三四百之多,都是在夺门的时候受挫,一半多都是烫伤,高顺本人也受伤。
而轻甲蚁附的蛮兵死伤更惨,而且致命伤比例也更高,一共有一千五百人。其中板楯蛮死伤六百人,叟兵加昆明夷死了九百人。
李素也恰到好处在旁边安慰刘备,顺带安慰刚刚退下来的关羽:“大王,云长,广造投石车与固定的井阑塔,以我军的人多势众,最多也就多耽误五六日,我知道您担心李傕这样丧心病狂,他多占领一日长安城内百姓就多受一日祸害。
可准备工作还是急不得的,好在今日一战探明了李傕军布防的虚实、以及其军心士气,也摸清了魏桀和沮俊留下的城防工事破坏漏洞,究竟有几分可用——我觉得,凡是李傕现在都还没修复的部分,再给他五天他也是修复不了的。
而且,既然有时间准备,我军就要发挥人数的优势,按公达说的,假装知道北门难攻,改为到东西南三门外都大张旗鼓建造器械。尤其是建造那些没法移动的、高十几丈的井阑式望楼。如此,一定能摊薄李傕军防守兵力的部署——
今天之所以攻不进去,就是因为李傕知道北门被破坏,我军有可能强攻北门,所以预备队留得太多了。说不定,还是李儒帮他设计指挥的防守部署。我们打输了一次,也好让敌军看出我军‘知难而退’,未必不是好事。”
刘备长叹一声:“孤又舍不得了,这次就听伯雅的。唉,机会诱惑就在眼前,还能让长安百姓百官都少受苦,孤忍不住啊。”
李素见刘备接受了,也连忙顾左右而言他,进一步缓解刘备的尴尬:“五六天时间,李傕也祸害不了多少。他想杀的人前三天都杀得差不多了,后面也不会每天屠戮。
如今既然有暇,让士兵们一边修造器械,大王也该抽时间朝见陛下,去华阴请示君意。毕竟这是攻打长安,师出有名最重要。哪怕李傕已经倒行逆施,也该请旨。”
日久深情:帝国总裁轻轻宠 神婆洛
刘备:“伯雅所言是也,这事儿就你先联络吧,陛下若是想见我,就到华阴相见。”
刘备就算想进潼关见刘协,刘协估计也不敢放刘备的护卫部队入关,而如果要刘备一个人、只带几个保镖进关,刘备估计也不肯。所以最后应该就只是在潼关关外、墙下百余步,刘协带点董承率领的仪仗亲卫,跟刘备见一见了,顺便把功过名分定一下。
爱你入骨:总裁请放手
至于李素,他是无论对刘协还是刘备都是有大功之人,刘协也不敢也没理由对付他。所以李素去接洽,只要带着赵云典韦几个人就行了,不用带军队保护,也就不存在君前失礼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