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异能 魔君你又失憶了 線上看-第三百二十一章 解開封印三鑒賞

魔君你又失憶了
小說推薦魔君你又失憶了魔君你又失忆了
前两日一切平安,到了第三日……
墨君羽一直平静安详的俊脸上竟开始溢出一丝痛苦之色。俊秀的眉宇紧锁,薄唇蓦地煞白,脸色也是一阵红白交迭。
这样子可是把凰久儿给急坏了,坐立不安的在浴桶旁走来走去,转来转去。
伸出小手想要替他抚平眉间的那丝痛苦,却又蓦地收回,她怕自子的举动会扰乱他的心神。
一双小手只的死死攥紧,指甲嵌进肉里,她都没有一点感觉。
此刻,她的整个心思都在墨君羽身上,连自己因为紧张、害怕甚至惶恐而出了一身汗都恍若不察。
反倒是,看着他脸色的痛苦之色渐渐退去,从自己身上取出一方素白的帕子,轻轻拭去他额头上冒出来的细汗。
眼底柔情似水,粉唇却是紧抿着。
如此,凰久儿一直守着他,期间,又出现了几次像之前这样的情况,一颗心也跟着提起又落下。
她只怕等到墨君羽完成融合体内的两股灵气,自己怕是离精神失常也不远了。
从未有过落差如此之大的体验,心情沉重,仿佛有颗大石头一直压在心口,连呼吸都那么的凝重。
她不知道墨君羽要什么时候才能将两股灵力完全融合,只有一直等,半步也不敢离开。
直到第七日,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进逸婉居,带着金色的光辉笼在她眉间,浴桶之中的人却是动了。
他长长的睫毛轻颤,那双深邃却总是柔情望着她的凤目缓缓睁开,只是,那一刹那,眼底暗芒涌动,冰凉刺骨。
总裁画地为婚
凰久儿坐在桌子前,双手拖着下巴。为了便于观察,墨君羽的浴桶放置在桌前,她的正对面。
一连守了几日,大脑有些懵懂,眼神却也是放空。
此刻,墨君羽醒来,好半晌她才愣愣的反应过来,大眼眨巴一下,对面的人却是真真实实的一直看着她,这不是幻觉。
心中蓦地一喜,连忙起身,满心欢喜的跑前,“墨君羽,你醒了。”
但是,浴中人一句没得情感的话却是瞬间让她坠入无底深渊。
“你是谁?谁给你的胆子敢直呼本皇子名讳?”
冷漠冰冷的话语,绝情又伤人。
“墨君羽,你……”凰久儿全身僵硬着,心底却是慌乱不止,连嗓音都不由的微微颤抖。
但她的话还没说完,却又是被墨君羽冷冷斜过来的眼神,惊地连后面的话如数的吞回肚子里。
他的眼神太寒,令人心底发颤。而又太陌生,看她完全就是看一个不相关的陌生人。
他似乎不记得她了。
这到底是为何?
难道是他的封印出了什么问题?
还是……
太多的问题,凰久儿来不及思考。
墨君羽却又是一声冷喝,“出去!”
更加冰冷的嗓音,甚至还携着一丝不耐烦。
这令凰久儿心中一痛,轻灵的大眼不自觉的就浮上了氤氲雾气,贝齿轻咬着粉唇,楚楚可怜的模样也是令墨君羽心底不由得一痛。
但他只微微轻蹙了下眉宇,就敛下了那丝让他不明的异样。
“不要让本皇子说第二遍,出去。”
眼泪这下是终于忍不住的落了下来,但凰久儿却是什么也没说,咬着唇,跑了出去。
孵蛋皇后 冰山
跑到院中,她坐在木屋前的台阶上,将小脸埋在双膝之间,悲伤,痛楚,还有那止不住的慌乱通通溢了出来,全部化为泪水。
这一刻,她感觉自己即将失去自己最珍视的人,她好慌,不知该如何做。
哭过,痛过,悲伤过,但依然是那么的难受。
只是这份难受却暂时的被她埋于心底,眼下也不是伤怀悲秋的时刻。
她要化悲愤,难过为力量,解决眼前墨君羽身上出现的问题。
如果,他真的将自己再次忘了,那就让他再次喜欢上自己。
要不然,就将他困在这星若世界一辈子。
此刻,凰久儿有点邪恶的想着,擦干眼泪,弹了弹屁股上的灰尘,扬了扬袖子,她又是那个出凡脱俗,清隽如仙,洒脱又一派闲然的神族公主凰久儿。
只是,一转身,又对上了那双冷眸,心中又是一痛,只是面上却嫣然笑着,提步走上前,“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墨君羽清冷的眸光,不带丝毫情绪,没有了以往的宠溺,温柔,有的只是陌生。
瞧了凰久儿一眼,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问着之前问过的问题,“你是谁?”
这个女人到底是谁?他没有任何关于她的记忆,可是为何看着她伤心难过,自己居然会那么的难受,想要刻意忽视都忽视不掉。
仿佛那是深深刻入他心底的一种习惯,看着她伤心,就会难过。
“那你记不记得自己是谁?”凰久儿也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扔给了他一个问题。
他是谁?他是魔族皇子,雪君羽,他当然记得。
墨君羽古怪的眼神轻瞥了她一眼,转而望着远处,略有点高傲的姿态,“本皇子乃魔族雪君羽。我既已告知你我的身份,那你是不是也得报上你的名字。”
怎知,凰久儿伸出青葱玉指一根,在他面前摇了摇,小脸倔强,“不,你不是魔族雪君羽,而是人族墨家公子,墨君羽。”
他说过,他只是墨君羽。
默点 曲折天空
“胡说八道!”墨君羽愤愤一甩袖,冷然面对,“你休要颠倒是非。”
他是谁,难道他自己还会不清楚?
“你就是墨君羽,而魔族也早已经没有什么羽皇子。魔族魔君也早已经不是炎阳,而是他的兄弟焜火。我不管你记起什么,又忘记了什么,你必须接受这个事实,你只是墨君羽。”
凰久儿坚定又不容拒绝的说着,语调铿锵有力,吐字如珠,神色也是前所未有的严肃。
墨君羽听着他的话内心有一刻的震惊,但很快又敛下,垂眸,恍惚间,想起了那次神魔大战。
五千年前,他的父君炎阳听了焜火的蛊惑对神族发起战争。
那日,神族正在为他们满百日的小公主举办满月之宴,神族上下一片欢腾,喜气洋洋之氛围,他在进入神族的那一刻就感受到了。
说来,那神族公主跟他还有些渊源。
她的母后是魔族前魔君真正的掌上明珠,名为圣婉。而魔君膝下无子便又收了父君为义子,两人乃是义兄妹关系。
据说,前魔君还曾许下婚姻于他两。但圣婉却因缘巧合之下爱上了在当时还只是神族皇子的凰子逸,因此毁了跟他父君的婚约。
前魔君因此觉得有愧于父君,便将魔君之位传给了他的父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