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玄幻小說 綁定天才就變強-第一百二十二章   代表鐵律的射箭相伴

綁定天才就變強
小說推薦綁定天才就變強绑定天才就变强
幽州妖阙。
黑云压城城欲摧!
而黑云之后,还有雷弧化作龙蛇在窜动着,最后汇聚到那张铁律四周。
铁律宛若符箓,以天地雷霆为纹路,绘制着世间最复杂的纹路。
不过,比起之前渴饮李天麟血肉之中榨出的皇族鲜血,就显得没有那么妖异。
甚至,难得的有几分清明和煌煌!
铁律那被方浪砍的崩裂开的一个口子,被莲生剑的剑尖所填充,此时此刻,这莲生剑的剑尖,犹如黑夜中的一颗璀璨到极致的明星,散发着耀眼而夺目的光辉!
轩辕太华悬浮着,铁律亦是悬浮着。
没有之前那般剑拔弩张,轩辕太华浑身笼罩在一片神秘之内。
她看着铁律,许久,终于吐出了一口浊气。
铁律微微颤动着,散发着奇特的波动,仿佛在发出一声叹息。
相较于之前的无情和冷血,此时此刻的铁律中有另外一股意志在复苏着。
轩辕太华从盘坐姿态起身,朝着铁律微微作揖。
随后,伸出白皙如玉石般的手指,点在了眉心,眉心之上,顿时有一朵绚烂的莲花图案绽放开来。
瞬间,一缕强横的灵念波动,或许该称之为神念,飙射而出。
钻入了宛若吸引了无数雷霆化作雷池的铁律之中。
底下。
万丈黑云之下。
暴雨淅淅沥沥,滴溅在了地上,使得泥泞的水洼,泛起了一阵又一阵的涟漪。
有冰冷的雨水落在方浪的脸上。
方浪脸上的疯狂的笑容开始逐渐收敛,在周围人的目光中,方浪只感觉一股庞大的吸引力在吸引着他的灵念。
这是怎么回事?
方浪一怔。
而周围,倪雯,姜灵珑,柳不白等人看着方浪,皆是流露担忧之色。
“晕了!浪子晕了!”
柳不白焦急喊道。
哪怕是内向胆怯的倪雯亦是摇着方浪。
而方浪扫视着众人,一脸懵逼。
随后,逐渐闭合上眼眸,他的心神,被莫名的力量所牵引。
……
……
血色的世界,血色的万里山河。
待方浪清晰的睁开眼,便看到自己身处于一方血色世界中。
压抑,逼仄,恐怖,森然……
各种各样的气息铺面而来,让方浪几乎要喘不过气来。
这是……哪里?!
方浪心头震骇!
他不是抗下了李天麟血液化身的威压?
甚至还一剑劈开了李天麟的血液化身,以及斩在了铁律上,甚至崩了铁律一个小口。
不是一切都该结束了吗?
难道便宜女师尊还是失败了?
在意志对抗上,未曾赢下铁律?
方浪深吸一口气,只感觉莫名的压抑感让他无比的难受。
“咦?”
忽然。
一阵好听的轻咦之声响彻。
随后,方浪便感觉到一股温柔的白光笼罩住他,帮助他隔绝了血色世界的侵染和压迫!
方浪浑身一松,气喘吁吁。
却见,身旁一席白衣的身形飘荡而来,模糊无比,看不清面容。
但是那熟悉的气息,方浪可以确定,对方便是之前盘坐在两座天下壁垒之间的女剑仙!
“弟子方浪,见过师尊!”
方浪立刻拱手,作揖。
“你这小家伙的一缕灵念怎么会被拉扯入此?嗯……吾好像懂了。”
轩辕太华笼罩在神秘的光芒中,看不清面容,她看着方浪,略作思考后,微微颔首。
随后,她伸出了那白皙如霜雪的手掌。
食指中指并拢化作剑指,轻轻点在方浪的眉心,肌肤相触,一股冰凉的触感四散开来。
方浪的眉心似是也有一朵莲花图案绽放。
“没想到你才持有莲生剑多久,居然能在剑中留下自己的‘意’,莲生剑的剑尖钉入铁律,你这抹意也被拉扯来了。”
“不过,这儿可不太好呆,若是不做防护措施,你会被影响的。”
轩辕太华声音温柔而充斥着女剑仙该有的英气。
“多谢师尊!”
方浪很上道,再度躬身作揖!
“知道了,知道了……不用一再提醒,为师答应收你为徒,自然不会反悔。”
女剑仙似乎被方浪叨唠的不耐烦,道。
方浪咧嘴露出灿烂一笑,他刚宰了大皇子李天麟,不管如何,先抱大腿再说!
“师尊,这儿是哪里?”
方浪这个时候,才有闲心打量四周。
“浪徒儿,你不用理会,在一旁乖乖呆着。”
轩辕太华说道。
随后一拂手。
方浪便感觉自己身形被推开,像是一朵蒲公英飘飞到了远处。
而轩辕太华的对面,无数的血色开始凝聚,最后,化作了一双眼眸……
那是一双怎么样的眼眸啊!
方浪只是与其对视一眼,便感觉到了覆盖浑身的寒意和冷意,不过,这双眼眸的出现,让方浪猜测,或许此刻身处于铁律之内!
这让方浪倒吸一口气!
方浪没法靠近倾听对方说的是什么。
他只能看着风华绝代的女剑仙在和那双眼眸对话。
方浪远远漂浮着,望着。
这年十五,铁律之中,漂浮如喽啰。
方浪深吸一口气,铁律之中……居然有意识?
这大唐天下的铁律,到底……算死物还是活物!
……
轩辕太华看着那双眼眸,平静的注视着。
“这一次用莲生剑斩中铁律,只是一次机缘巧合,这份清明恢复不了太久。”
女剑仙道。
宠妻成瘾:傲娇江少太撩人
而女剑仙的耳畔,很快亦是响彻起了声音。
“只有莲生吗?”
“莲死,莲轮,莲回都不曾取回?”
有悠远深邃的声音在响彻着,嗓音低沉,仿佛在压制着什么。
“不曾。”
女剑仙道。
“你回归大唐天下了?”
“不曾。”
“你暂且回不得,至少,在莲死,莲轮,莲回三把剑出世前,回不得……是吾对不起你。”
一声悠然叹息响彻。
女剑仙笑了笑:“小事。”
“这份清明维持不了太久,何时才能取得剩余的三把剑?”深邃的声音问道。
“不知,不过快了。”
女剑仙笑道,她想到了方浪。
话语落下,随后,铁律开始剧烈震颤。
“长安出事了,那事情要解决一下。”
女剑仙淡淡道。
随后,铁律中的声音再度响彻而起。
“便是那小家伙砍的铁律吗?”
“真的是好胆。”
“许久未曾见到有如此胆魄的年轻人了。”
女剑仙一怔,似乎没有想到对方会提及到方浪,不过,她笑了笑道:“的确少见。”
“长安那边出事,大道宗那个赵龙士怕是不会错过这次试探,李天麟这逆子亦是被其所蛊惑。”
铁律中声音再度响起。
女剑仙点头:“大道宗的人的确擅长蛊惑。”
“既然这小家伙胆魄如此足,那便借他一用可否?”
铁律中的声音问道。
女剑仙摊手:“这是他的荣幸与机缘。”
……
方浪并不知道自己被卖了。
他现在激动于自己得了个便宜师尊,这下子一切都有人扛了,在大唐天下,他终于可以安稳下来,努力修行。
方浪有系统,给他足够的时间,等他绑尽天下间的天才,在羁绊加成下,他的根骨可以慢慢堆到比拟至圣根骨的层次!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到时候,他定然会成为俯瞰天下的顶级强者!
远处。
女师尊和铁律中的眼眸似乎结束了对话。
而女师尊抬起那如白雪般的手,朝着他招了招。
笼罩着方浪的如蒲公英般的光团顿时朝着女师尊飘了过去。
“好好感悟,感受一下被射,和射的区别。”
女师尊道。
方浪顿时眉毛一挑,这师尊……为老不尊!
这是什么虎狼之词!
作为弟子,他还是有节操的。
“好。”
“弟子准备好了。”
方浪认真而正色。
话语刚落。
轩辕太华一指再度点在他的眉心。
轰!
方浪只感觉眼前的画面骤然一变。
……
……
暴雨如柱,宣泄不断!
幽州妖阙中。
姜灵珑等人围绕着方浪,脸上满是担忧。
裴寥帅酷的脸上,满是疑惑。
“不应该,方浪只是力竭,加上心神力量小太大,所以有些虚脱,不应该会晕厥才对。”
裴寥道。
温庭满头霜发,负着手:“是不是太累,睡着了,几年不见,裴寥你的水平衰退很多啊?”
“不是睡着,是晕厥,感觉他的灵魂被拉扯到了另外的地方。”
“请不要质疑我的医术水平。”
“我裴寥,杀人是专业的,救人,也是专业的。”
裴寥严肃道。
蓦地。
倒在地上的方浪紧闭着眼眸的方浪,忽然睁开了眼。
那瞬间,裴寥和温庭等人对上这双眼眸,只感觉到一阵心寒!
“这……”
裴寥语塞。
然而,尚未开口,却听得头顶一阵破空之声心炸裂响彻。
漫天暴雨,皆是在这一刻被撕裂!
裴寥,温庭,柳不白等人艰难的抬起头,便感觉一股威压铺面而来,却见那闪烁着雷弧的铁律,悬浮在他们的头顶。
轰!
裴寥,温庭等人纷纷跪伏在地,连动弹根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
而在他们震撼的眼眸中,方浪逐渐战立起身,布满裂痕的莲生剑亦是随之而呼啸盘旋。
铁律悬在方浪的头顶,随后,一震。
空间破碎,裹挟着方浪,消失在了原地!
幽州妖阙,骤然变得一片死寂,死寂到无声!
只剩下暴雨在冲刷着大地的声音。
裴寥,温庭等人大气都不敢出,彼此对视,震撼无比。
刚才……发生了什么?!
……
……
长安,太极殿上空。
火海蔓延。
一柄火焰龙蛇骤然砸落而下,火红色的剑,驱散了整个长安冬日的严寒!
南业火一步一步,踏足在了太极殿的上空,他感觉自己的气机在不断的攀升,他似乎要打破桎梏,实现超脱!
但是,南业火明白,这只是他的错觉,以他的根基,基本上难以实现超脱。
他这暴涨的实力,只是借助了大道宗的大还丹罢了。
借助丹药这等外物达到,一如昙花一线,一如刹那花火。
不过,对于南业火而言,足够了。
像他这种抵达到了自身实力极限,再也无法寸进,只能看着后来者不断的追上,超越自己的修行人。
内心有着深深地绝望。
所以,他要奋力一搏,这是一场密谋了很久的计划。
很多年前,大道宗的宗主赵龙士寻得他,将计划全盘托出,让他参与的时候,他是拒绝的。
因为风险太大了,因为那位伟岸的存在,积威太久!
他不敢,也没有勇气去做。
因为一旦与猜测不符,一旦推测失败,那他所面对的,便将是一场足以灭宗的危机!
整个东鲁剑宗将因为他一个决策,而彻底覆灭!
但是,若是成功,东鲁剑宗或许可以得到无上的机缘,因此而崛起!
大道宗不需要这个机会,而他东鲁剑宗需要!
他南业火需要。
而在林云和林幕遮尽皆身死的时候,南业火终于是彻底下了决心。
东鲁剑宗想要一朝崛起,唯有如今这一次机会了!
南业火握住了火红色的剑,漫天飞雪尽皆消融,他仿佛携着一片火海,落在了太极殿的上空。
所有人的眸光都在注视着,都在盯着。
当伟岸的存在,在世人心头模糊了太久,一种名为“窥探”的欲望,就会不知名的升腾而起。
世人想要窥探。
他南业火亦是想要窥探。
而他南业火成为了此次窥探的先锋!
他要撕开那位伟岸的面纱!
或许,他会改变大唐天下的历史!
九天之上,朝小剑面色难看,飞速下坠!
可是,此刻吞吃了大还丹的南业火,几乎半只脚实现超脱,太强了!
朝小剑拦不住。
白玉广场中。
吕太玄亦是打算出手,可是来不及了,他只能蹙眉看着。
轰!
太极殿的上空,琉璃瓦四散飞溅,被恐怖的火焰剑气所吞没,最后消融成了岩浆!
南业火撕开了太极殿的屋顶。
在周围四位金甲守卫怒吼间,落在了太极殿的大殿之中。
大殿外,高公公怒啸,身上亦是有强大的气息迸发!
然而,来不及!
只能看着南业火手握火红色的剑,一步踏出,如卷起火龙冲向那高高在上,端坐在龙椅上的伟岸身影!
伟岸的身影笼罩在浓雾中,看不穿,看不透!
南业火的一字眉如火,他感觉这一剑,是他身为剑修最为高光的时刻!
这是他一辈子都在梦寐以求的时刻!
他这一剑,足以惊艳压下轩辕太华!
“陛下!该向世人露露脸了!”
南业火说道。
手中的火红色的剑,亦是飞速窜出!
刺向高高在上的伟岸身影!
与此同时!
太极殿上空,空间波动。
铁律浮现,而铁律下,一身血衣的身影,亦是衣袂猎猎,悬浮着,手握一杆血色的弓,弓上搭着血色的箭。
不少人皆是震撼的看着那头顶铁律出现的身影。
方浪?!
方浪怎么会顶着铁律出现?!
而在铁律回归的刹那,一股玄奇的波动扩散开来。
太极殿内。
高坐皇座上的身影,徐徐探出了一只手。
十二指神座 红棕枫叶
轰!!!
火焰四溅。
一股莫名的伟岸骤然从皇座之上爆发。
南业火口中咳血,眼眸紧缩,却见那柄火红色的剑,被伟岸的身影伸出的手,给直接捏爆!
太极殿上空。
在所有人瞩目之下。
血衣方浪,亦是松开了拉弓的手,一支代表了铁律杀伐的血箭,飙射而出!
将南业火钉在了太极殿中。
血衣猎猎,“方浪”冷酷无情,继续……
弯弓,射。
弯弓,再射!
一箭一箭,又一箭。
不断射中太极殿中不可置信的南业火。
PS:两更一起发,近万字更新,求月票,求推荐票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