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异能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笔趣-1128、戰後瑣事,來自帝軒轅的挑戰分享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小說推薦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这个主角明明很强却异常谨慎
无仙界第二界之中,某广场之上。
有长桌,五十米有余,上面琳琅满目,全部都是各种美食美酒。
三国之征战天下 庸颜
长桌前,郑拓一群人刚刚归来,便是载歌载舞,开着宴会。
其他全部放在脑后,先热闹一场喝个痛快在说。
长桌之上,众人汇聚,一个个叫嚷出声,好不开心。
这一战,算是彻底打响了第八代绝地之名。
别的不说。
从今以后,众人出门说是第八大绝地之人,相信没有谁敢轻易招惹。
这就是郑拓想要的结果之一,因为接下来,他手下的十二神将,七大圣,都要出门历练,突破自我。
有第八大绝地这大靠山罩着,相信安全系数还是非常高的。
且就算是姜家妖皇殿南域联盟这种势力,经过此事之后,也不敢咱小瞧他无面。
这就是实力所带来的地位。
对于郑拓来说,这已经足够。
希望自己手下的这群家伙快些突破王级吧。
宴会之上,众人喝酒吃肉,载歌载舞,好一阵欢腾景象。
在这里,没有高低贵贱之分,没有前辈晚辈之别,有的只是朋友与兄弟。
快乐,终究是短暂的。
宴会过后,众人各自离去。
银月狼王跟他要了一块地域,算作是妖庭的根据地。
银月狼王很有野心,他想做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
他要借助九筒之名,重建妖庭。
郑拓准许,给了其一块地域,让其发展。
相信银月狼王后续还有动作,其不会善罢甘休,妖皇殿以为自己已经稳稳拿下妖庭祖地,其实不然。
那是属于妖庭的,银月狼王肯定会想方设法抢夺回来。
有银月狼王给妖皇殿找麻烦,郑拓内心之中是非常开心。
同时。
他将从妖庭宝库中弄来的各种灵物,三分之一给了银月狼王。
这让银月狼王受宠若惊,完全没有想到。
“拿着吧,穷家富路,何况你做的事并不是小事,这些东西,原本就是你们妖庭的,有句话叫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既然是你们妖庭的,自然是要用来重建妖庭。”
郑拓此话,听的银月狼王眼泛热泪。
没有多余的扭捏与矫情,银月狼王道谢一声,便是取走灵物,回到如今的妖庭之中。
郑拓对此微微点头。
闹大点吧,让妖皇殿头疼,省的给自己找麻烦。
随后。
大圣猴王与紫衣姐姐与郑拓见面。
“大师兄,这里是你永远的家,如果不介意,便是在这里住下如何。”
郑拓热情邀请大圣猴王入住他的无仙界。
无仙界需要这样的强者加入,何况大圣猴王与自己关系不错,有师兄弟之称。
“哈哈哈……小师弟,我正有此意。”
大圣猴王洒脱非常,大大方方与郑拓这般说道。
“好事,好事,好事……”
郑拓心中欢喜。
有大师兄这种存在加入,他的无仙界整体战力,在度提升。
大师兄与紫衣姐姐去寻找洞府,郑拓对此并未打扰。
他寻找到鲍黑仙。
对于鲍黑仙,他是比较犹豫的。
这鲍黑仙的实力很强,但其心性他没有办法掌控,所以,为了保持这种良好的关系。
“黑仙姐姐,事情就是这样,你我签订一年的契约,如果没有问题,一年之后你便可以回复自由,而这无仙界,便是你的家,不要怪弟弟我谨慎,事关大家的安全,我相信,姐姐应该是能够理解的。”
郑拓如此这般说道。
话语诚恳,带着郑拓独有的特点。
他说话向来很直接。
与朋友说话,向来不喜欢说废话。
也就只有与敌人拖延时间时,他才会喜欢说一些没有用的废话。
鲍黑仙听闻郑拓所言,稍加思考之后便是点头。
她知道自己很特殊,所以,对此他并未拒绝。
一年的契约生效,郑拓微微点头,算是对这鲍黑仙有一定了解。
鲍黑仙之事解决之后,事情基本上便告一段落。
这一次的报仇非常成功,如今整个东域,在九石剑与刀雪梅的运作下,已经如旋风般,将战斗之中的消息,传遍整个东域。
没有观看到战斗这,一个个在收到信息后,皆是惊愕的合不拢嘴。
而观看过战斗之人,要莫吹嘘着自己看到了传奇无面的英姿与手段。
要莫沉默不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更是有一些人发愤图强,试图在某一天,也能参与到何种级别的战斗之中来。
面对这种事,郑拓保持平常心,准备修行。
“无面小子,我的好处呢!”
黑凤叫嚷出声,向郑拓索要好处。
“什么好处?”
郑拓装傻,表示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无面小子,你不要与我开玩笑,快快将那些我相中的灵铁拿来,那些灵铁你都没用,留着也是留着,给我吃掉增加战斗力,回头也是你身边的有力帮手不是。”
黑凤笑呵呵,一副讨好郑拓模样。
郑拓见此,到也是没有为难黑凤。
黑凤这货平时不找点,这次战斗,倒是很卖力。
那段老大的实力相当强大,被其缠住,算是下等马拼掉了上等马。
太给的奖励,还是给了黑凤。
黑凤获得奖励,一溜烟儿便是跑没了影子。
如此这般,郑拓身边,倒是安静了下来。
望着昨日还热闹非凡的广场,此刻空无一人,郑拓内心之中稍有一丝惆怅。
人生,快乐都是短暂的,孤独才是常态。
品味孤独,忽然手臂被人抱住。
那一丝丝的柔软,让郑拓心中一荡。
“二哥三哥送走了?”
郑拓转头,看向美丽动人的魔小七。
“送走了,魔族最近的事情比较多,离不开二哥三哥。”
魔小七乖巧回应。
“嗯。”
郑拓点头。
“如今这修仙界,怕是会平静一段时间。
不过也仅仅只是一段时间,你我同代的这群家伙,都在憋着一股劲儿想要突破。
相信待得他们突破之日,这东域,必然会在度热闹起来。
而且那一天,很快就会到来。”
郑拓心中有如此推算。
“大世,总会有一些强大的存在崛起。”
魔小七此刻也是心生向往,希望见到那些与自己同代之人展露头角,在这个时代争锋。
“该开始修行了。”
郑拓与魔小七回到无仙山。
这无仙山是很私人的地方。
除了郑拓与魔小七,便是保护此地的古铜宝镜。
落仙山上,郑拓取出一枚乾坤袋。
乾坤袋中,便是他这一次战斗所收获的全部王级道身。
足足二十四尊。
二十四尊王级道身,其中有强大的有弱小的,这对郑拓来说并不重要。
因为很快的,他们都要成为郑拓的力量。
“开始吧!”
郑拓没有任何犹豫,开始炼化这二十四尊王级道身。
经过这一场的战斗,郑拓体会到了实力的重要性,也体会到了底牌的重要性。
生死搏杀,不仅公平决斗。
在实力差不多相近的情况下,底牌的强大与否,底牌的多少,都会决定战斗的输赢。
那九头狮王,那鹰皇,一个个实力都比自己强大,但是自己的底牌足够强横。
在这种情况下,便是将二者斩杀当场。
随着实力的提升,自身实力固然重要,但是这底牌的强大,更是重要。
郑拓对此有更加深刻的道理。
本体吸收着二十四尊王级强者的道身。
而在他吸收的过程中,其身边的魔小七本体缓缓睁开双眼。
魔小七那美丽的眸子,望着面前的无面,露出一抹暖暖的笑容。
她没有惊醒郑拓,以真身,独自离去。
无仙界第二界。
“本体离开,充满危险,你确定要这样吗?”
郑拓道身望着此刻魔小七的本体,如此询问道。
他是不建议魔小七离开的。
如今的修仙界,本体闯荡太过危险。
特别是魔小七,他可不希望魔小七出事。
因为魔小七出事,他怕是会怪罪整个修仙,可那对整个修仙界来说,并不公平。
“嗯,我已经决定。”
魔小七点头。
“我在无仙山修行了一些日子,修为所有增长,但很不习惯,你应该知道,我是魔族,好动,不喜欢安安静静的打坐修仙问道,所以,魔族通常都是以本体出现,不会用道身。”
魔小七是很独立的,郑拓也没有将其当成自己的玩具或物品。
“嗯,我明白你所言。”
郑拓说着,取出一枚乾坤袋。
“这其中有各种有效的保命手段,不过一百多种,拿着,或许有用。”
郑拓心疼魔小七,真身出门闯荡,的确不是什么正确的选择。
“不用了,上次你给我我都还没有用完。”
魔小七心中一暖,有人关系,必然是一件让人开心之事。
“叫你拿着你就拿着,墨迹什么。”
郑拓直接将乾坤袋塞入魔小七怀中,顿时遭来魔小七白眼。
“在家好好修行,若是不努力,可是会被我超过的。”
魔小七嘿嘿一笑,起身便是洒脱离去。
这就是魔小七,一个魔性十足的女子。
“超越我,好事啊!”
郑拓望着离去的魔小七,并未说什么,转身,来到某处洞府之中,便是安静打坐之中。
时光流转,不知不觉,一个月后。
郑拓终于将二十四尊王级道身的力量全部消化道。
不得不说,王级道身对如今的他来说,仍旧是大补之物。
吃掉二十四尊王级道身,他的实力暴涨。
原本他的实力就竟快要达到小王境的极限。
如今吃掉二十四尊王级道身之后,实力更是提升巨大。
在这种情况下,郑拓保持本心,不让自己太过膨胀。
自己刚刚突破王级才多久,这就要突破到大王境。
不行。
郑拓摇头,这种突破对他来说太过虚浮。
他完全能够感觉到,自己此刻若是突破,怕是需要费一番手脚才能突破。
他要的突破显然不是这种突破,他要的突破是顺其自然的突破。
保持本心,继续修行。
而他此刻修行所用的力量,便是修仙界祖脉的力量。
这祖脉的力量着实有些难以炼化,不过好消息是,他从魔小七处获得了那太极八卦图的使用方法。
拥有这使用方法之后,他完全可以借助祖脉的力量加持己身。
郑拓很专注,就算有祖脉加持己身,他也并不着急。
一点一点,不急不躁,慢慢修行。
他需要的突破是顺其自然的突破,或许是在某个清晨的某个时间,或者在某些不经意间,自己便是突破。
所谓厚积薄发,便是这个道理。
郑拓心中如此想着,并不着急,一步一个脚印,慢慢前行。
本体的修行持续之中,对此郑拓并不担心。
他如今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最主要的有两个。
一个是修复帝中园。
万物寻灵
一个是重新炼制十殿阎王。
帝中园被破坏的比较眼中,其中灵气亏损,表面有出现裂痕。
这些伤痕是在战斗之中出现,当时他发现后立刻将那些裂痕隐藏起来。
如果被对方知道帝中园被打出裂痕,怕是帝中园会承受更加巨大的力量冲击。
帝中园对他来说相当重要。
这一次若是没有帝中园的保护,还有其中灵气的支援,他怕是会相当危险,有被鹰皇斩杀的可能。
对于帝中园的修行,他便是需要一些材料的。
在这。
十殿阎王的炼制,也是需要一些材料的。
十殿阎王被干掉算是在他预料之内。
十殿阎王虽然是王级傀儡,按理说与小王境道身一样的存在。
但其终究只是傀儡,战斗经验,灵活度,等等各方面还是差了一些。
不过没有关系。
这些东西都是可以后天学习来的。
他相信,在经过几次战斗,十殿阎王的战斗力,必然会有质的提升。
帝中园与十殿阎王是如今比需要快些搞定的东西。
为了搞定二者,郑拓不离开无仙界,来到帝都。
如今的帝都人满为患。
作为整个东域的中心,在这里,人们才能体会到如今东域的强大。
曾经那些根本不会现身的王级强者,如今满大街都是。
曾经出现都会引起欢呼的出窍期强者,如今一个个夹着尾巴做人,不敢多说什么。
郑拓的到来,并未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他轻车熟路,来到拍卖行中。
帝都的拍卖行与仙都的一样,在其中,能够购买到许多自己需要的东西。
关键这东西保密性非常好,除了这拍卖会,没有人知道自己购买了这些东西。
郑拓也是个人习惯,并不希望太多人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无面师兄,许久不见,近来可好。”
帝轩辕化为普通人模样,出现在郑拓所在的房间之中。
对于帝轩辕,郑拓固有的印象是这帝轩辕是仙儿的小跟班,小帝帝。
如今看帝轩辕,他仍旧是这种感觉。
别看如今的帝轩辕已为承认模样,实际上在郑拓眼中,其永远是一个小帝帝。
“有事?”
郑拓并不惊讶帝轩辕发现自己的身份。
这帝都都是帝轩辕的,就好像无仙界是自己的一样。
谁进入无仙界,他清清楚楚。
谁来到帝都,帝轩辕也清清楚楚。
“切磋!”
帝轩辕倒是直接,如此与郑拓说道。
“切磋?”
郑拓看看帝轩辕。
这小子如今的实力很强,已经达到了出窍期巅峰,甚至一只脚已经踏足王级境界。
不仅如此。
他能够感觉到,帝轩辕如今是本体,气息雄厚,底蕴充足。
想来就如自己之前所言。
这帝轩辕,便是处于突破的最好时刻。
看来。
帝轩辕是想借助与自己一战,领悟到自己突破的真谛,然后突破,踏足王级。
作为传说中的帝与皇,帝轩辕的天赋是毋庸置疑的。
这种家伙你看他如今是出窍期,一旦突破,怕是立刻就会成为小王境中最为顶尖的存在。
配合上其手中帝剑,还有自己神通法门,挑战大王境不是不可能。
王级之下皆蝼蚁,这便是龙门。
鱼跃龙门,一飞冲天。
郑拓上下打量着帝轩辕。
帝轩辕保持着自己淡淡的笑容。
他与无面有过接触,此人很有趣,很符合自己的口味,算是能够成为朋友的存在。
如今这无面在修仙界之中号称同代第一人。
且一路行来,战绩辉煌。
最近更是亲自主导了复仇妖皇殿的计划,让妖皇殿,姜家,南域联盟颜面尽失。
这种存在,他本身是尊敬的,同时也是不服气的。
面对这种存在,他除了尊敬,就是想要挑战,他想看看,自己与这无面的差距有多大。
知道差距,才能有追赶的动力。
相信许多人都是这种想法,只不过其他人根本早不到这无面的踪影。
今日也是碰巧,他在这里遇到,便是临时决定,挑战这位传奇。
“帝轩辕,你也是聪明之辈,这挑战,可不是白白挑战的,毕竟我的时间可是很珍贵的,你可明白。”
郑拓如此话语,当即便是让帝轩辕明白。
“郑拓师兄请放心,刚刚郑拓师兄所需要的材料,我会给师兄备齐,且是三份的量,还请无面师兄不要推辞。”
帝轩辕这家伙有气度,同时也聪明,郑拓对此很是喜欢。
“不错不错,孺子可教,走吧,去一个你喜欢的地方,切磋切磋也是无妨。”
既然有人埋单,还有夜宵,郑拓自然不会放过。
毕竟。
他所以购买东西的价值,可是相当不菲的。
身为无仙界之主,郑拓理应不差这点灵物。
奈何。
他的那些灵物,他真是一点也不想动,因为动了会心疼。
如此这般,有帝轩辕买单,他自然是乐意用切磋,换取自己所需要的材料的。
同时。
他也想知道这帝轩辕如今的实力究竟达到了什么程度。
还有。
他想知道,这帝轩辕的本源力量,也就是所谓的帝纹,究竟有何非凡之处。
对于不同类型强大力量的掌控让郑拓知道。
自己多掌控一种强大的力量,自己的弑仙系列攻击手段便是强横一分。
帝轩辕的帝纹,在他知道的信息之中,可是不弱姜维的神纹,霸皇的霸纹……
只是这帝轩辕很少出手,见过之人更是少之又少。
今日。
他便是要看看,这所谓的帝纹,究竟有何不凡之处。
帝轩辕带着郑拓来到一座仙斗场之中。
郑拓认识这仙斗场的老者,这老人家,自己第一次参加十大宗门争夺战的时候,这老者便是裁判。
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老人家还是裁判,专业。
“无面师兄,请。”
帝轩辕邀请郑拓率先出手。
“你小辈,且实力只有出窍期,我也不欺负你,你如果能让我双脚移动一丝一毫,便是我输了。”
郑拓这般说绝对不是托大,他说的是事实。
自己如今为王级强者,且已经无限接近大王境。
而帝轩辕只有出窍期,他没有轻敌之心,只是不想让帝轩辕输的太难看。
在者。
切磋不是简单的切磋,他希望传递给帝轩辕一些东西,而这些东西总结起来就是几个字,你啥也不是。
没有错。
他不是瞧不起帝轩辕,而是压根就没有瞧过。
或者说。
同代中人,就算是那神子敬畏,也不配让自己瞧上一眼。
时代不同了。
人要往高处看,偶尔看看低处没有什么,但不能总看低处。
帝轩辕也好,姜维也罢,想要让自己看见,起码你得跟我并肩前行吧。
帝轩辕收起笑脸,他变得异常严肃。
因为他从郑拓言语中听出来了你啥也不是几个字。
他明白,无面师兄是在告诉自己,自己真的啥也不是。
但是他为帝轩辕,怎么可能会因为这种事而选择放弃呢。
“无面师兄,得罪了。”
帝轩辕当即出手。
嗡!
他眉心所在出现一个帝字。
那便是帝纹,帝王之纹,强大无比的存在。
帝纹出现,整个仙斗场疯狂颤抖。
那保护仙斗场的老者看上去异常严肃。
上来就全力出手的帝轩辕,让老者明白,其要突破自我,恐怕就在今日。
帝轩辕催动帝纹,整个人的气质,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身穿金袍,浑身散发着强大无比的力量。
恍惚间!
其身后有异象生出。
那是一片黄金宫殿群,宫殿群中,仔细看去,竟皆端坐有帝轩辕的模样。
他们有的在诵经,有的在悟道,神俊非凡,宛若帝王之王一般,给人一种无形的压力。
郑拓见此,惊讶不已。
这种场景,倒是与自己修行的万道魔皇经差不多。
万道魔皇经修行之下,便是有神阳出现,其中便是孕育有自己的神魂体。
这帝轩辕修行的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法门,或者不是法门。
但不管怎样,能够在出窍期拥有如此威势与实力,帝轩辕果然很强啊。
郑拓脸上没有任何多余表情,心中对帝轩辕却满是夸赞。
东域未来之主,传说中的帝与皇。
这帝轩辕有这般威势,倒是符合他的身份。
帝轩辕催动帝纹,上来便是王炸,便是自己最强手段。
帝轩辕知道,自己只有一次攻击的机会。
他面前的这位师兄乃是无面,传奇无面,同代第一人,王级强者。
这些名号可不是随便说说。
他信息灵通,知道无面师兄都做过什么,究竟有多麽可怕的实力。
斩小王境,斩大王境,斩天王境,斩传说级强者的王级道身……
无面师兄堪称王级之内无敌。
这种存在,他没有必要试探性的攻击,他要做的便是直接全力出手,用自己最强的手段,领会自己与无面师兄的差距究竟有多大。
郑拓没有打扰帝轩辕凝聚帝纹。
帝纹这种东西,可不是谁都能够凝聚的,就算是你帝轩辕,帝纹属于你,但也不是你随时随地就可能凝聚的。
只有出窍期的帝轩辕,能够凝聚出帝纹,这就是说明,其已经拥有踏足王级的资本。
而起没有踏足王级,这说明帝轩辕自己觉得还差了一些什么。
这些东西,或许今日能够在自己身上得到。
帮助帝轩辕提升实力,这种事,看似随意,实际上郑拓另有想法。
帝轩辕是帝都的主人,他帮助帝轩辕,便是要了一个人情。
在这帝都与落仙宗的关系非常好,有帝都这大靠山,落仙宗平稳发展,不怕秦家搞鬼。
除此之外,或许还有许多他自己都没有发现的原因。
不管怎样,他不会携带,他会帮助这帝轩辕突破自我。
所以。
郑拓望着那已经爆种,将实力提升到顶级的帝轩辕,直接出手。
没有任何的花哨,抬手就是一巴掌闪过去。
嘭……
帝轩辕根本没有看到自己是如何被攻击的。
他整个人被抽的七荤八素,差点没背过气而去。
如此一幕,顿时让裁判老者心疼。
“我是在帮他。”
郑拓开口,如此说道。
老者没有说话,因为他知道,这是真的。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帝轩辕,你号称帝都之王,难道,就只有这点手段,如果真是如此,那真是太过让我失望了。”
郑拓摇头,对于如今的帝轩辕,表示极度的失望。
“你的愤怒去了何处,你的骄傲去了何处,你的心气又去了何处,你究竟是帝轩辕,还是谁,告诉我。”
郑拓站在那里,明明与帝轩辕同样站在擂台之上。
但是给帝轩辕的感觉,却是如此高大,如此不凡。
“发生了什么!”
帝轩辕猛然惊醒!
他感觉自己被压制了。
不对不对。
帝轩辕当即催动帝纹,帝王之气弥漫周身,瞬间破除了自己身上那种莫名的力量。
自身的力量被破除,帝轩辕猛然惊醒。
“受教了!”
帝轩辕望着远处的无面微微点头。
刚刚不知不觉已经中招,他太过执拗于自己的内心。
他是帝王,他是东域之王,却忘记了自己是一名修仙者。
已经忘记自己是一名修仙者的修仙者,如何能够提升自己,让自己向更加强大的方向迈进。
帝轩辕所谓的受教了,便是明白了这个道理。
他被俗事缠身,那不是属于他的路。
他本以为,那是曾是他的路,属于他的帝路。
此刻他猛然惊醒,不,那是是假的,所有的权利都是欲望,都是假的。
只有自身的实力才是真的,才是自己一切的一切。
帝轩辕气势大胜。
他整个人散发着一股无与伦比,足以威压九天十地的力量。
帝纹,这才是帝纹真正的力量。
帝轩辕本就是聪明之名,郑拓知道,自己就算不帮助帝轩辕,帝轩辕终究也会自己悟道。
他只是做了一个水顺人情罢了。
此时此刻,帝轩辕寻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路,原来路一直都在脚下。
已知脚下路的帝轩辕,整个人爆发出的能量,让郑拓微微点头。
出窍期便有如此威势,不错不错,相信突破,达到王级之后,实力会更加强大。
“无面师兄,小心了。”
帝轩辕开口,瞬间杀来。
郑拓见此,没有任何轻敌,他伸出一根手指,正面迎接此刻帝轩辕的杀来。
帝拳杀来,呼啸之中携带天威势。
整个虚空颤抖不已,好似诸天万界降临杀来,涌向郑拓。
“假,大,空,将力量放在在特效之上,你觉得那你能吓住谁。”
郑拓伸出自己那一根手指。
手指与帝拳碰撞。
轰……
嗡……
两种截然不动的声音想起。
帝轩辕所在,周围擂台炸裂,全部翻飞,看不到一点好的地方。
而郑拓所在完好无损,擂台之上,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不仅如此。
郑拓的一根手指,轻松挡住了帝轩辕的帝拳,看上去毫无压力。
“在来!”
帝轩辕需要释放,只有释放出自己所有的力量,他才能让自己达到绝境之中的巅峰。
“杀!”
帝轩辕全力出手,双拳舞动,以最原始的方式战斗,让自己领悟王级真谛。
对此,郑拓站立原地一动不动,仍旧是以一根手指抵挡着帝轩辕的攻击。
铛铛铛……
铛铛铛……
铛铛铛……
脆响之声不断传来,听在耳中,叫人咋舌。
明明都是肉身,却是能够打出来金属颤音。
这种战斗,简直叫人不敢相信。
而在这个过程中,帝轩辕的气势不断攀升攀升攀升。
反观郑拓,已经无聊到想要打哈欠睡一觉。
不得不说,他的想法是对的。
如今的自己,已经与出窍期完全不是一个级别。
如此强横而狂暴的帝轩辕,竟然让我没有任何兴趣。
不过。
郑拓细细感受。
你也别说没有兴趣,帝轩辕的帝纹,他倒是非常感兴趣。
心中想着,持续被动的他突然出手。
手指宛若钉子一般,猛然刺出。
携带有弑仙之力的手指,杀伤力无可匹敌,瞬间穿透帝轩辕的拳头。
“啊……”
帝轩辕痛苦大叫,手掌受伤。
但他还来不及后退,郑拓在度刺出手指。
刷刷刷……
刷刷刷……
刷刷刷……
在一阵手指刺出之下,帝轩辕根本没有任何招架之力,当场被刺成了马蜂窝。
你以为这样就完了,不……
匠心 小說
郑拓抬手猛然伸出手掌,手掌一把抓住帝轩辕的额头,同时抓住其额头之上的帝纹。
帝纹在手郑拓心中一动。
这帝纹果然强大非凡,其竟然在反抗自己,试图脱离自己的掌控。
“既然已经到我手中,想要离开,怕不是这么简单之事啊!”
郑拓说着,掌心有天道印记出现,瞬间便是将帝纹包裹。
帝纹被包裹,硬生生被拽出了帝轩辕的体内。
“啊……”
帝轩辕的帝纹被抢走,顿时整个人近乎疯狂。
帝纹是他的根本,是他修行一切的根源,此刻被取走,就好似被取走本源一般。
“无面道友!”
旁边的裁判见此,忍不住出声,多有询问之意。
“我刚刚说过,我在帮他。”
郑拓的回应很不要脸,也很直接。
他望着躺在地面疯狂挣扎的帝轩辕。
“帝轩辕,这帝纹原本就不属于你,这不是你的帝纹,这是他人种在你身上的种子,不是你真正的力量源泉,如果你想登临高位,成就至高,这样的帝纹是不够的,你需要领悟出属于自己的帝纹,记住,帝纹不是死物,帝纹是活,他埋藏在你身体的每一个角落之中,用心去感受他们,他们会给予你回应,如果你无法让自己冷静,那就深呼吸吧,相信我,你会成功的。”
郑拓如此这般说道,像是一位长辈在教育后背。
如此话语听在帝轩辕耳中多有玄妙之处。
但是听在裁判老者,也就是仙斗耳中,怎么都听都感觉是胡说八道。
但是如今此刻,似乎没有比这更好的注意了。
郑拓对此并不担心,他刚刚用天道印记包裹帝纹时,虽然很短暂,但是的确有感受到不一样的东西。
那东西有些邪恶,不属于帝轩辕。
所以他才将这帝纹硬生生拔了出来。
如今看来,这帝纹果然有些问题。
谁能想到,帝轩辕身上的帝纹竟然有问题,恐怕,帝轩辕自己都不会想到的。
郑拓看着自己手中的帝纹,这帝纹散发着阵阵玄妙,像是活物一般。
甚至。
此刻这帝纹给郑拓的感觉,像是他在看着自己。
没有错。
这帝纹好像是在看着自己,这种感觉很明显,让他心中一动。
这玩意儿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帝纹暂时没有问题,而远处的帝轩辕,看上去仍旧在针扎之中。
试图帝纹,对帝轩辕来说,便失去了本源。
他的所有力量,全部源自帝纹。
如今失去帝纹,让他的力量竟有溃散的风险。
刷刷刷……
有数道身形出现城中。
其中有帝王,老帝师,还有几位王级强者。
他们望着此刻的帝轩辕,皆眉头微皱。
以他们的聪明,在看到郑拓手中帝纹之后,皆是面色一动。
“无面小友,你这是作何!”
老帝师眼中满是不解,徐闻出声。
“我什么也都做,我只是帮助帝轩辕清楚他体内的某些东西而已。”
郑拓如此说道。
“快将帝纹还给轩辕,那是他的力量本源,如果不还给他,轩辕会死的。”
帝王开口,如此说道。
郑拓听闻此话,稍有犹豫。
或许。
将帝纹还给帝轩辕,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不要!”
帝轩辕突然开口,整个人仍旧在痛苦的挣扎之中。
但是他此刻开口,表示不要将帝纹给我。
“轩辕,帝纹是你的本源,没有帝纹,你会身死的。”
帝王这般开口,沉稳非常,一看就是见过大世面的存在。
“不,我不会死。”
帝轩辕慢慢的已经停止了挣扎。
虽然这失去本源的痛哭感觉还在,但是他已经慢慢能够适应。
“多谢帝王父亲大人苦心,多谢帝师爷爷苦心,多谢无面师兄帮忙。”
帝轩辕缓缓起身。
他如告诉他的一样,缓缓深呼吸,口中吐出一股浊气,整个人看上去好了许多,起码不在有痛苦的表情。
“呵呵呵……不错不错,看来使我们多虑,已经到了那个境界,无需帝纹压制了。”
老帝师点头,眼中满是慈祥。
帝轩辕就像是他的孙子一样,是他从小看到大。
“发生了什么?”
郑拓多有不解,不由询问道。
“没什么,轩辕自身的力量太过强大,所以,我用自己的帝纹,压制了他体内的力量。”
帝王这般说道,抬手便是将郑拓手中的帝纹取走,吸入体内。
“原本,这应该是轩辕自己冲破的障碍,他用自己的力量突破我的力量,这是一种传承,不过既然你是由你做了此事而已。”
帝王这般说道,平静的样子,像是在说一件小事。
郑拓听在耳中,心里顿时明白。
怪不得刚刚那帝纹之上有一种不属于帝轩辕的力量,原来是帝王的力量。
话说。
那帝纹我还没有捂热乎便是被帝王取走,真是有些可惜啊!
郑拓心里想着。
“那我是不是坏了帝轩辕的好事!”
郑拓心中一动,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事。
“无妨无妨,一切都是天意,或许,你是轩辕命中注定的贵人,有贵人相助,又怎么能说是坏了规矩,这应是好事才对。”
老帝师笑呵呵。
他亲眼所见郑拓的手段与品行,这种人若能跟随在轩辕身边。
那他就算是化道,也不用轩辕的安危了。
“原来如此。”
郑拓恍然大悟,明白了其中缘由。
接下来,并不是他们闲聊的时候,因为帝轩辕……要突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