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 峽谷正能量 起點-第八百八十九章 峰哥的境界鑒賞

峽谷正能量
小說推薦峽谷正能量峡谷正能量
没错,小花生悟了。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上一场比赛,厂长就是在这种局面下苟且偷生,忍辱负重,硬生生靠着控龙,最后KG逆风翻盘赢下了比赛。
而自己此时的处境,
和上一场的KG又何其相似。
既然厂长行。
那他就也能够做到!
……
“啧啧!天道好轮回啊。”
解说台上,猫神饶有兴致比赛画面中小花生野区接连惨遭毒手的惨状,忍不住笑着调侃道,“你说会不会是小花生上一场比赛把厂长逼得太狠了,所谓物极必反,这场比赛厂长才激发潜能进入了暗凯模式。”
“诶!你这么一说,那我就觉得不是没可能。”元泽也笑了,“但具体的话,我建议我们主持人如果赛后有机会采访的话,可以问一问厂长。”
夕桐直视着的导播的镜头,脸上若有所思地说道,“嗯,不过小花生也很聪明,他现在野区打不过厂长,似乎要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看样子是想要学厂长玩一手控龙啊。”
三个解说说话的功夫,小花生的皇子就已经来到了小龙池后面了。
小花生这一路很谨慎,他是开着扫描过来,然后在小龙池隔墙往里放了个真眼,确认了没有视野后直接EQ二连下去。
这就是蓝色方的优势了。
换成是紫色方想要偷小龙,如果不绕圈,路过河道就得被发现。
这场比赛的第二条龙是元素水龙,眼下还没刷新,小花生这波是提前进场,是拼着损失点发育也要把小龙给拿下了。
下路的MK也看懂了小花生的意图,心中不由叹了口气。
前年那场世界赛后,他一度以为小花生已经成为了厂长的梦魇,可从这场比赛目前为止的局面来看…
这是梦魇被反噬了?
吐槽归吐槽,配合还是要配合的。
眼下小龙已经刷新,这个点EDE不适合再接团。
没办法,EDE打团最厉害的发条此刻发育一般,还需要再拖一点时间。
那MK就不能明目张胆的过去了,无异于引狼入室,相比之下更好的选择自然是声东击西,在下路搞出点动静来。
这样的话,对面下路那个喜欢乱动的螃蟹就无暇去小龙池布置视野了,那小花生就能安然的偷掉这条小龙。
不得不说,MK想的很到位,可惜他遇到了更到位的厂长。
就像是MK了解厂长一样,厂长对MK的了解程度也不下于对方,甚至要远远超过。
毕竟MK进EDE的时候还是个孩子,可以说是被一手带起来的。
厂长原本是打算去反小花生上半区的野怪,恶人当到底,你上一场怎么搞我,这一场我加倍奉还。
然而他看了眼下路的对线,尤其是看到MK那凌厉的小走位后,换成别人说不定就不管了,继续反野算而来,但厂长这种老将大局观一向是高于个人情感。
田園 醫 后
他的第一反应是,下路有问题。
赖皮桃花劫 林晓宅
那不管是哪一种可能,厂长都没有丝毫迟疑,直接就往下路走了。
MK是压根没想到自己聪明反被聪明误,下路搞点动作想拖住Kake,结果没想到一拖二,厂长也下来了。
大屏幕的比赛画面中,这次是腕豪海克斯闪现零视野进草丛。
MK本以为对面只有一个螃蟹,结果螃蟹后面还有个盲僧。
混乱的一幕出现了。
MK见势不妙,连忙快步上去,反向扛起螃蟹就要往回一个背摔。
结果在起身的瞬间,被厂长W摸眼上去抬腿就是一脚。
霎时间,画面宛如立定跳远变成了原地立定跳高,现场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
小花生学厂长偷龙,MK也学我K哥送人头?
难道已经出现人传人了?
小龙池里的小花生吓得一激灵。
当然他这激灵,不行。
峰哥一激灵,行。
小花生没想到厂长居然没去反他的上半区野怪,反而来抓起了下路,这就有点蛋疼了,赶紧不留技能加快速度偷龙。
至于去反蹲…
好像来不及也没必要了。
MK在这一瞬间也明白了自己的身份。
小丑竟是我自己。
但小丑也有小丑的使命。
MK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可能的拖久一点,能多活一会儿是一会儿。
因此场下的观众就看到MK一丝不苟满脸认真地操作着腕豪,硬生生地把W的护盾值拉到了最大,真的是多活一秒是一秒。
神龟虽寿犹有竟时,腕豪就别说了,打女人哪有好下场的。
“KG-Clearlove7击杀了EDE-MK!”
大屏幕上击杀刚刷出没过几秒,便又是一道击杀刷出。
“蓝色方EDE击杀了海洋亚龙。”
厂长这边抓死了MK还保持着警惕,等看到小龙被偷后,他脸上微微一愣,旋即才有些释然。
原来如此啊。
想要学我控龙吗?
厂长的嘴角微微翘起。
事实很快证明,厂长猜的没错。
接下来在二十分钟大龙刷新前的这段时间里,小花生对于野区的资源能放则放,一心留在下半区等小龙。
以至于厂长很轻松地就拿到了一个峡谷先锋,直接放到上路,帮李秀峰拿下了一座一血塔。
圣枪哥感觉压力有点大。
如果说出了电刀的李秀峰,是弥补了手短的劣势。
那么现在拿了一血塔,眼看着第二件就要回家出无尽的李秀峰,就真的让圣枪哥有点心里发怵了。
卢锡安这英雄爆发高没错,一秒N枪,出了名的快枪男。
可在会玩的亚索面前,一堵风墙就让你懵逼,甚至可以利用走位反复穿墙秀你。
相比之下,亚索别说技能了,满暴击的平A,脆皮卢锡安都不一定吃得消。
失策了啊!
圣枪哥有点挠头。
要是早知道这场比赛会打成这样,他干脆就在上路玩杂技好了。
玩个上单妖姬上单卡萨丁他不香吗?实在不行,拿个“亚索之母”安妮出来也是吊打啊。
全特么怪卢锡安!
上路圣枪哥内心哔哔暂且不提。
上路塔推完,二十分钟,李秀峰回家无尽电刀出门,完事直奔野区。
嗯,小花生的野区。
……
下半区,EDE集结四人之力如愿以偿的拿下的第三条风龙,此时他们身上也就有了两条小龙Buff。
小花生见状正松了口气,觉得自己可以发育一下了。
虽然他已经准备好了这场比赛把皇子打成功能型,而不是李秀峰曾经的无尽爆杀流皇子,但没点肉也不行啊。
算算时间,上半区的野怪应该差不多刚好刷新,小花生出门就直奔野区。
不料他刚进野区,转角一看,一个风男正在打蓝。
看着那快乐的身影,小花生的内心迷失了,我这野区是被对面当成蛋糕了吗?怎么谁踏马都进来?
EDE中路小学弟的心中更卧槽。
一个发条,比赛居然打到了二十分钟都没看见一个蓝buff。
这合理吗?
关键你说蓝被对面盲僧反了也就算了,一来人家是打野,二来盲僧拿蓝能回能量,合情合理,可以理解。
但你一个连蓝条都没的亚索来反蓝,这我就理解不了了啊!
小花生和小学弟两人当即同仇敌忾,小学弟连一小波塔兵都不要了,马不停蹄地就往蓝Buff那走。
亚索又没惩戒,去的及时,说不定这就是他这场比赛的第一个蓝。
想到这,小学弟亏兵也不肉疼了。
野区这边,小花生第一个靠了上去,但他也不敢靠得太近。
亚索这都电刀无尽了,可以说领先他差不多一个大件,这场比赛小花生是皇子又不是盲僧那种灵活飘逸的英雄。
莽一点上去哪怕惩戒抢到了蓝,可没有闪现,恐怕也妥妥的有去无回。
“拖住拖住,我来了!”
这时,语音里传来了MK的声音。
你又来了?!
EDE的中野两人眼皮一跳。
上一波就是在这里,MK过来支援,结果小花生和小学弟两人被厂长秀成象拔蚌,这波该不会宿命轮回吧?
心里这么想着,小花生一看蓝Buff也没多少血了,赶紧开口道,“我来干扰一下,你找机会抢蓝。”
这话不知道的听了还以为是中野两人去反对面的蓝,实际上却是自家的蓝,那难免有些让人心酸了。
小学弟点了点头,小花生操作着皇子也没敢贸然EQ上去,EQ留着拉开呢。
他是小心滴走上去开个W护盾减减速,给小学弟当人型视野。
李秀峰的亚索虽然装备好,但比瞬时爆发,发条QW的伤害肯定更胜一筹。
有机会!
小学弟也是两眼发亮,像是瓜田里看见猹的闰土,拎着手中的叉助跑起来就要往蓝buff营地里戳!
忽然,迎面吹来了一阵风。
小学弟刚操作着手中的魔偶飞出去,还没来得及W一下,人就一个踉跄被吹离了地面。
???
下一秒,他眼面前出现了一堵蔚然成型的风墙。
墙的另一侧,李秀峰的亚索则是在小学弟双脚离地的瞬间。
他手速快如电闪地先W开视野,而后一个EQ给到蓝Buff攒出双风顺便收掉蓝。
电光石火间,在场上小花生和小学弟两人都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
李秀峰脚尖蓦然离地,一个狂风绝息斩就拔地而起!
发条被接上了大招!
“妈耶!这也行?”
“小学弟过来这里没视野吧?”
“早就说了峰狗是挂壁,挂从我这买的,大伙现在下单还来得及。”
“挂尼玛壁,小透不算挂嗷!”
“……”
直播间的水友一阵刷屏,弹幕上充满了快活的气息。
湿身为妃
这个时候已经没人关心小学弟了,基本上默认的他的死亡。
事实也的确如此,小学弟落地就没啥血量了,刚交出闪现就被开大招前攒了双风的李秀峰再次吹起,随后塔前斩近身一个EA。
刀刀暴击,直接带走,临死前只拉出了一个大招。
“嘶!峰哥这波…”
解说台上,猫神稍微迟疑了下就反应了过来,“兵线,他应该是通过中路的兵线视野看到发条离开塔,进而预判到了发条的位置。”
“你这个解释虽然很合情合理,但亚索的吹风本来就比较难命中人,峰哥能零视野隔墙一个风在发条QW抢蓝前恰到好处的把他吹起来,这意识…”
元泽满脸感慨地说道,“说实话,你这不是亲眼看到我不信啊。”
“意识倒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手速。”
猫神接茬道,同样满脸的赞叹。
“刚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一个细节,峰哥在吹起发条后,先是W风墙开视野,接着并没有第一时间接大招,而是在EQ蓝Buff收掉攒下双风突然飞过去,让想给发条让蓝的小花生都没来得及用惩戒。
双风的手速就很难了,峰哥还是风墙双风,这我只能说一个大写的服!”
这时,夕桐突然有些紧张地说道,“但是等等!MK的腕豪和圣枪哥都过来了,峰哥似乎还没意识到啊。”
夕桐话音刚落,
MK的腕豪已经交出了闪现。
是闪现,不是海克斯闪现。
只见他身形极快的一闪,便出现在了亚索的后方,扛起来往回就是一个背摔。
刚落地,小花生就含恨起手一个EQ无缝衔接,大招一盖天崩地裂。
圣枪哥一看这感情好,滑步上来又是一轮圣枪洗澡。
三人一波集火,李秀峰的亚索装备好没错,眼下也逃不过攻高防低,一轮下来连交闪现的必要都没了。
而对面知道李秀峰有闪,怕他又秀什么骚操作,MK也没敢让人头,最后W一记蓄力轰拳直接收掉了李秀峰的人头。
啊这…
小花生和圣枪哥都有点无语了。
辅助抢什么人头啊?
MK一开始也有些内疚,在EDE打比赛辅助就是做牛做马,吃草挤奶。
人头什么的想也不要想。
可他转念又一想,凭啥啊,对面KG的辅助玩个腕豪不是疯狂K头?
MK很快就想通其中的关键。
如果这把输了,那他算K头。
赢了,那他就是K瑞。
……
“大意了没闪。”
李秀峰摇了摇头,导播给到选手镜头的时候,他脸上还挂着笑容。
众人心想:
你压根就没想交闪吧?
Kake闻言笑了笑,赞叹地说道,“不交闪就没法跑了?闪现岂是如此不便的技能?峰哥追求的应该是另一种境界了。”
???
李秀峰其实就是想省个闪现,结果失误了。
但一听Kake的解释,似乎和自己的想法不谋而合,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知我者,K哥。”
“略知一二,略知一二。”
……
而EDE那边一波后,众人稍微想了想,似乎也找到了诀窍!
没什么好说的。
打团腕豪盯着亚索抱就完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