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小說 1625冰封帝國笔趣-第六章 霜狼騎兵(2)

1625冰封帝國
小說推薦1625冰封帝國1625冰封帝国
来自东西伯利亚山地唯一的埃文基部落,杰宾部曾经的少年哈拉达,号称科雷马河雄鹰的岳讬是这支霜狼骑兵的团长。
跟着义亲王孙德恩在美洲一段时日后,他最终又回到了本土,并成了雅库茨克霜狼骑兵团的团长。
岳讬,今年二十八岁,就是他娶了来自楚科奇半岛乌厄连的霍尔敦——那个有着神秘预知能力的楚科奇女人。
与科雷马河流域相比,这里的气温算是差强人意。
队伍原本一直是沿着哈坦加河向西行走着,如今他们来到了科图伊河与迈梅洽河交汇的地方,这两条河流交汇后,再往东就称呼哈坦加河了。
是的,哈坦加、科图伊、迈梅洽,都是埃文基语,也就是原始索伦语,每条河流都代表着一个部族。
事到如今,广袤的中西伯利亚高原、东西伯利亚山地诸多部族绝大部分都从极北之地迁到了更适宜生存的大夏国建造的城堡附近,但依然有少部分人生活在这里,作为霜狼骑兵的成员,也有一部分就是来自这三大部落。
故此,对于这支霜狼骑兵来说,完全可以不依靠六分仪、指南针、钟表就可以穿行无碍。
一个团的霜狼骑兵被分成了四个营,每营两百五十人,三个常规作战营,一个预备营,那个预备营实际上是轮换的,在行军时,那个预备营就摇身一变成了后勤辎重营,他们统一管理战马、驮马、爬犁、食物、黑麦秸秆碎料以及粮食,宿营时,他们也是扎营的主力。
一千人的队伍,就算真正的霜狼来了也白给,但他们走过时,行动迟缓的动物则遭了殃,但这种情形不是常有的,大夏国让他们在极北之地行军,一来是检阅训练成果,一来是向各部族宣示国家的存在,一来是为了将西伯利亚公司绘制的地图再进行修订。
西伯利亚公司,就是尼堪岳父萨哈连领导的那家公司,他们自从成立来实际上大部分时间处于亏损状态,但大夏国一直勉力让他存在着,就是为了让他们摸清楚广袤无垠的西伯利亚每一寸土地。
接受整个中、东西伯利亚接近二十年后,大夏国还不敢说自己完全掌握清楚了每一寸土地,但主要的地方肯定是照顾到了。
岳讬身材中等,但极为健硕,出身于科雷马河的他除了霜狼骑兵的常规配置,还有他从济州岛挑选的一张三石力的大弓,以及精心制作的箭枝,这把大弓和箭枝是济州岛的工匠花了三年时间制成的,一共花了岳讬五百个银币。
还有一把双手长刀,这倒是大夏国工部军工司的标准产品,专门配给猛虎骑下马时在丛林、山地里步战时的武器,不过时至今日,由于步军已成气候,猛虎骑已经很少有机会在山地、丛林里作战了,已经完全成了平原上的骑兵,故此,像双手长刀这种武器已经逐渐处于被淘汰的边缘。
但来自蛮荒杰宾部的岳讬却对大弓、长刀情有独钟。
“我是来自黑水靺鞨以北的夜叉国国王的后裔”
这是他经常喃喃自语的东西,但时间来到十七世纪后,谁还在乎你是什么国王的后裔,还是一个脱妥妥的蛮荒之国国王后裔?
到了两条河流的交汇处后,队伍准备在这里歇息一阵。
白茫茫的大地上,几百个帐篷很快搭建好了,帐篷区周围也打了一圈刚刚从泰加林里砍下的松树栅栏,一个营的骑兵会通宵值守,等到第二日时,这个营就可以坐在爬犁上睡觉。
这里才是高寒寂寥荒芜之地,很难想象还有敌人出现,有也是零零星星的探子。
是的,大夏人的敌人只有一个。
俄罗斯人。
哥萨克比大夏人想象的还要厉害,像哈巴罗夫这样的渔猎民能够独自一人,一杆火绳枪,一把短刀,一幅雪橇,就能在极北之地穿越几百里而安然无恙,说实在的,单论单兵能力,哥萨克在野外还在瀚海军之上,但合在一起哥萨克就不行了。
就像大夏国的灰衣卫在注视着俄罗斯人一样,俄罗斯人也在注视着大夏人,在这极北人迹罕至之地,队伍南侧的泰加林里,还真有几个窜到这里的渔猎民。
自从双方以叶尼塞河为界后,明面上都是不能跨越国界的,但地广人稀的西伯利亚挡不住双方的密探。
营区正中间,岳讬帐篷。
作为一团之长,岳讬的帐篷也就是一顶普通士兵一个班使用的帐篷,眼下,时间正逼近子时,周围的气温急剧下降到零下三十五度左右,此时,除了极少数动物能出来活动,大部分动物都猫在自己的窝里睡觉,但岳讬帐篷里的气温明显温暖许多,是的,如今大夏国常见的铁皮炉子加煤球的组合在这里肯定少不了。
到了此时,瀚海军自然不能携带沉重的、民用的煤球,那太费事了,瀚海军携带的是经过专门挑选、处理的煤球,这样的煤球燃烧效率高,还轻便,以方便军人携带。
“团长”
一个将领模样的年轻人正在向他汇报。
“据值守士兵的观察,在南面密林里,发现了人类的身影,团长,我国对这里的部族非常好,他们见到我们后都是欢喜不迭,绝对不会鬼鬼祟祟藏在密林里,于是,就只能是……”
“老毛子?”
“多半如此”
“你的建议?”
道门败
“派出一个班的军力,滑着雪橇追上去”
“算了”,岳讬却摆摆手,“听说西边的老毛子正在大规模增兵,我国的密探也在时刻关注着,但他们的增兵是有规律的,慢慢增加的,而我国则是不定时的,眼下火车已经修到了青城,离北京只有一步之遥”
未转动的摩天轮
“一列火车有十个车厢,一个车厢可以装载一个连,十个车厢就是十个连,超过一个团了,十列火车就是一个军团,半个月就到了安西之地,老毛子怎么跟我等比?没法比,我这里只有一个团,就算他们得知了又怎么样?我霜狼骑兵就是明面上的队伍,在这世界上,也只有大夏国能一次性在冬季拉出来一个团的骑兵队伍,他们知道了也白搭”
“那就不管了?”
“那倒不是,我等原本是要去叶尼塞湾的,干脆不去了,直接去塔尔纳赫,反正我等的对手在乌连戈伊,抵达纳尔塔赫后,越过叶尼塞河向西就是乌连戈伊”
那人问道:“我实在不明白,像我等这样的骑兵到了冬季与步军有什么区别?敌人虽然没有我们这样的骑兵,但他们还是可以出动步军的,特别是他们的渔猎民,若是滑着雪橇出来迎战,我们光靠骑兵还真不一定打得过”
“浑话!”,岳讬一改刚才的轻松神态,声色俱厉地骂道,“我们是霜狼骑兵,什么是霜狼骑兵,就是能在冰天雪地里战斗的骑兵,这个世界上的独一支,特别是在坚昆城以北的地区,根本就没有敌手,当然了,敌人可以滑着雪橇出来,但将他们引出来不就是我们的目的吗?”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他们滑着雪橇,就不能携带太多的补给,而我等有专门的爬犁,作战范围、持久性远大于他们,还有,我们有泰加马,按照半尺的积雪,机动性远强于他们,就算碰到大规模的步军也能拖死他们”
“团长,您的意思是游击战?”
“差不多,抵达目的地后,我们可以以营为单位深入敌境,就在那三条大河附近纵横驰骋,他们只有火枪,还是火绳枪,我一个营的霜狼骑兵就能对付他一个团,慢慢打上一年半载,就算不能击败他们,也能大大损耗他们的战力和给养,还能让他们将重兵驻扎在耗费给养巨大的极北之地,一举多得,何乐而不为?”
“他们若是放弃极北之地呢?按照陛下以前告诫我等的,失地存人,人地两得……”
“浑话,时过境迁,岂能拘泥?老毛子眼下在萨日德格山以东只有这么一处地方,肯定是要牢牢守护着,他们的南线被我国安西大军压得死死的,重兵全部驻扎在中部苏尔古特一带,若是北部也失去了,岂不是两头被堵死路一条?”
“那倒不至于,他们可以全部退到萨日德格山以西嘛”
“若是那样的话,我等还费事筹划了这许多年?他们是打定主意赖在西伯利亚不走了,在没有外力的推动下,他们是不可能走的”
“那监国殿下的策略是……”
“不是监国殿下的策略,而是陛下的策略……”
“陛下不是还在欧洲吗?”
“唉,实话告诉你吧,这个策略在陛下离开本土以前就定下来了,眼下不过是到了实施的时候。唉,既然到了揭盅的时候,也不妨告诉你。利用我国霜狼骑兵的优势将敌人拖在北境,让其大量消耗,最后在苏尔古特附近决战是既定的策略”
“可我听说在乌连戈伊一线老毛子常年驻扎着一个师的兵力,我们一个团实在是有些……”
“一个团?你也太小瞧枢密院的筹划了,在安加拉、坎斯克还各有一个团的霜狼骑兵团,此时,他们估计早已经抵达目的地,按照之前的布置,坎斯克团对着的就是阿西诺的敌人,而安加拉团对着的是鄂毕河中游的敌人,而我们,在最北边,对着的正是乌连戈伊一线的敌人”
“在南线、中线,除了霜狼骑兵团,还有坚昆城的军团以及安西军团,只有我们是独立作战,怎么样,有没有信心?”
那人这时倒是没了疑问,“自然是有的,我们花费了国家大量的钱粮,训练了五年之久,一直没有机会参加战斗,眼下可算逮着了,可不能错过了”
翌日,骑兵团继续向西迈进了,十日后便抵达了纳尔塔赫。
纳尔塔赫,此时已经是大夏国最北的大型城堡,眼下有军民超过三万人住在城堡和附近的矿场、林场。
侠客时空传武林世界奇遇记 圣堂武侠miku
霜狼骑兵团在行进时,他们都戴上了一副特殊的眼镜,镜面是用一种特殊的玻璃做的,其中的一种材料就来自纳尔塔赫——帝国唯一一处黄银生产基地。
所谓黄银,就是后世的溴化银,制作变色镜的关键材料。
没有这种眼镜,想要在一片白茫茫的雪地里长时间待着肯定不可能。
这种眼镜,也算是霜狼骑兵团的秘密武器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