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撿到一隻始皇帝-第四百一十二章 挾趙括以抵秦國推薦

撿到一隻始皇帝
小說推薦撿到一隻始皇帝捡到一只始皇帝
从几十年前的那次酒席开始,历史就发生了悄然无息的改变。
樊於期是非常有名的,赵括当然知道他,前世在课堂里背诵的时候,赵括就知道了有这么一个人,而他记忆深刻的原因则是因为当时的老师让他们探讨刺秦的人物性格,他指责樊於期是个打败仗就叛逃他国的小人,他献出头颅也是因为荆轲说您的宗族被诛杀,请为他们复仇,樊於期无处可去,也没办法拒绝,只能自杀。
大部分人在年轻,或者说年幼的时候都会推崇这样的阴谋论,自认为自己与他人不同,看清了事件的本质,沾沾自喜,君子们大概是能将想法藏在心里,而蛮夷就迫不及待的跳出来公然跟老师叫板,这样做的结果就是老师大怒,在同学们的嘲笑声中站着上完这节课。
大概是因为从前的记忆,赵括对这位将军没有什么好感,但也不至于因为他还不曾做过的事情而惩罚他。而因为赵括所带来的改变,这位将军没有能鼓动成蟜叛乱,当然也没有在对抗李牧的过程中惨败,匆忙叛逃,使得秦王大怒,诛杀全家。可是没有改变的是他的性格。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他先前参与到吕不韦与秦王的亲政争斗之中,明明没有什么才能,却想要通过这样的办法来往上爬,结果就很悲惨了。就连王翦,蒙骜这样的人,在当初的争斗中都不敢跳的太欢,生怕会惹来大麻烦,就是那些支持吕不韦的人,也都因为赵括的存在,而不敢轻易挑起矛盾。
可樊於期就敢,他多次上书秦王,请求秦王像对待父亲那样对待丞相,甚至想要给与吕不韦仲父的称号。这大概就是能力的关系吧,能力包含了智慧,故而有智慧的人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出击,什么时候可以收手,而樊於期显然是没有这样的能力,而他一心鼓吹丞相的作为,使得秦王越来越厌恶他。
就连吕不韦,也因此而不喜欢他,认为他的行为是在离间自己与秦王的关系,就这样,到争斗出现结果,秦王开始亲政的时候,原先跟随吕不韦的那些人也没有被惩罚,韩非,李斯这些人还是得到了重用,而太过活泼的樊於期,就要独自面对秦王的怒火了,吕不韦也不愿意庇护他。
他就这样被一脚踹出了政治核心,外放到地方为官,秦王也不愿意再给他往上爬的机会,只是因为他没有犯下什么大错,也没有过度的惩罚,眼不见心不烦。
从茅焦嘴里听到陈郡有人谋反的消息,赵括是不相信的,如今的秦国,谁还敢谋反?有脑子的人都能看出,秦国一王天下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没有国家可以再与秦国抗衡,哪怕你把剩下的三个国家绑在一起都不行啊,在这种时候选择谋反,这简直就是不要命了,可是当他听到樊於期的名字后,又忽然觉得这可能是真的。
他有些担心成蟜,成蟜在各地求学,就怕他来到了陈郡,历史上的一幕再次发生,他看着面前的茅焦,茅焦能明显的感觉到,赵括的呼吸都变得粗重了不少。赵括不安的低着头,他问道:“陈郡本身的情况怎么样?”,茅焦急忙解释道:“陈郡设立还不到十五年,这里的陈县,原先是楚国的王都,故而这里的情况不是很好。”
“时不时有楚人逃进陈郡,也有当地人逃进楚境…在这些时日里,陈郡先后发生了十几次的大小叛乱,可是到樊於期开始治理这里之后,已经有三年不曾有过动乱…您,怀疑樊於期?”,茅焦瞪大了双眼,茅焦虽然怀疑陈郡有人谋反,可是并不是主要怀疑是樊於期,毕竟那是秦国的太守。
上一个想叛乱的太守,还是范雎时期的王稽。
若真的这样,那南方的叛乱可就不是小事了,要知道,为了抵御楚国可能的入侵,秦王要求南阳,南郡,陈郡三郡召集士卒,听命赵括,做好了应对入侵的准备。而这三个郡,每个都召集出了两万规模的士卒…茅焦有些慌了,他看着赵括,想要让赵括拿出一个办法。
明日 驕陽
“事情未必就是我们所想的那样,或许是楚人叛逃到陈郡呢…也是未必,你且不必慌乱,我问你,那些渡河的楚人的事情,你有没有告诉过他人,有没有去质问陈郡的人?”,茅焦摇着头,说道:“并没有,我也是担心会惊动叛贼,故而只是将这件事传向了咸阳,其余人并不知情。”
“这样最好。”,赵括沉思了片刻,方才说道:“如果是樊於期想要叛乱,那他一定是要与楚人勾结的,若是没有楚人帮助,他绝对不敢与秦国对抗,而如果他想要带着陈郡脱离,现在是最好的机会,因为秦国主力都在塞外,想要让他们回来,那需要一年多的时间,而且这也是不可能的。”
“最先,我们要知道樊於期是否真的有这样的想法,我需要你的帮助,请你即刻派人前往陈郡,告诉樊於期…”,赵括眯着双眼,认真的交代了起来,茅焦时不时的点着头,听着赵括的吩咐。
陈郡,陈县。陈郡成为秦国领土并没有太长的时间,当初白起绕道迂回,击破景阳和项先,夺下了陈,将这里归为南阳郡,又派出百姓来进行迁徙,可是后来景阳再次出征,又将这里夺了回来,驱逐了当地的秦国官吏和百姓,可是楚国当然也不敢再次迁都,因为这里与秦国太近,离天堂太远。
更往后,蒙骜又征服了一次这里,项燕又出兵夺回了一次,李园刚登基时,辛梧出兵,李园直接将这里割让给秦国,双方停止了战争,秦国也就在这里设立陈郡,因为多年的战争,城头的旗帜不断变换,吕不韦也就懒得往这里迁徙民众,故而在生活在这里的都是楚人,对秦国的认同感极低。
而秦国的苛刻治理与楚国的宽松治理截然不同,导致当地的百姓并不是很愿意如此生活,陈地肥沃,百姓们不至于被饿死,鱼米之乡,而活在秦国的治理下,他们实在太过压抑,而楚国境内也对故土念念不忘,尤其是对这故都,更是如此…这就导致陈郡叛乱不停,动荡不安。
这种情况跟南阳,南郡都是不同的,在南阳,南郡有着很多被迁徙来的秦人,这能起到很大的作用…陈郡之所以没有得到迁徙民众,是因为吕不韦认为这里根本守不住,陈郡周围没有地理优势,一望无际的平原,楚国如果发动进攻,短期内陈郡肯定是要沦陷的,想要迁徙民众,完成对这里的彻底控制,那就得先灭亡了楚国。
这就跟当初的赵国任由武遂衰落是同一个道理。
赵括来到南方之后,尚且没有来陈郡…樊於期踮着脚尖,等待着赵括前来,眼里都要望出血…听闻赵括前往南郡的消息,樊於期非常的开心,因为赵括在南郡待上一段时间后,就要来陈郡了,他只是希望赵括能快点赶来。可是,他没有等到赵括的身影,却是等来了南郡前来的使者。
这是南郡的太守茅焦所派出的使者,这是一位很年轻的官吏,可是爵位却不低,樊於期不敢怠慢,急忙将他请到了自己的府邸,坐在府邸里,樊於期的身边坐着陈郡的高层官吏,这位来自南郡的使者,刚刚走进来的时候,樊於期就察觉到年轻人的脸色有些不对,有些肃穆。
年轻人拜见了众人,随后也说出了自己的身份,年轻人唤作陈嚣,是茅焦的佐吏。在告知了自己的身份后,陈嚣抬起头来,黯然的看着樊於期,他说道:“我是奉太守的命令来告诉您一件事的。武成侯来到南郡,身体不适,病倒在榻…医生会诊,认为他不能习惯南地的水土….”
听到这句话,樊於期大惊,随即站起身来,皱紧了眉头,他问道:“那武成侯如今的情况怎么样呢?”
“唉,武成侯坚持要前来陈郡与您相见,询问陈郡的情况,太守不能阻拦,可是太守又担心他的身体,生怕出现什么意外,无法向咸阳交代,故而派我来询问您的建议。”,听到陈嚣的话,樊於期的脸色愈发的凝重,他问道:“什么建议呢?”,陈嚣这才说道:“您可以前来南郡,拜访武成侯,也就不必让武成侯来忍受道路颠簸了。”
樊於期的脸上出现了些迟疑,他苦笑着说道:“我也想如此,只是,如今陈郡的事务繁忙,我不好离开啊。”,他又长叹了一声,无奈的说道:“武成侯之所以想见到我,也是为了陈郡的百姓,如果我丢下陈郡的事务去拜访他,他也肯定不会开心。”
陈嚣点着头,说道:“您说的很有道理…武成侯也是这个想法,他执意要前来陈郡,那您是否能写信一封,让武成侯安心养病,休养之后再来陈郡呢?我们实在是拦不住他,他急着要出行…我想,若是您能告诉他一些陈郡的好消息,他就可以安心下来,养好了病,再来陈郡。”
樊於期严肃的说道:“武成侯乃是天下的贤人,我怎么能做出欺骗他的事情呢?我正好认识一位名医,等他前来陈郡,我会派名医好生治理,您不必担心!”,陈嚣眼前一亮,方才说道:“那也好,既然您可以安排这些事情,那我也就安心了,请允许我回去禀告太守,我们会派人护送武成侯前来陈郡,请您做好迎接的准备。”
“好!”,樊於期忍不住的叫了起来。
陈嚣这才离开了这里,他急匆匆的驾车朝着南郡走去,一路都在打量着这里的情况,等到他离开后,樊於期急忙召集了自己的心腹,樊於期严肃的对他们说道:“事情就要成功了,等到武成侯到来,我们就带着他投奔楚国,只要武成侯在我们手里,秦国就绝对不敢动手…”
“楚王说,能带武成侯来到楚国的人,能得到令尹的位置,将南面春申君曾经的土地赏赐给他,作为楚国的封君。”,樊於期笑了起来,他说道:“大事可以成了。”,在位的众人也都笑了起来,这是绝好的机会,樊於期刚刚来到楚国的时候,楚国其实就已经在接触他,最初只是要他帮一些小忙。
到后来,秦国出兵塞外,南部力量空虚,而赵括又要前来这里,楚国将军项燕就想出了一个疯狂的计划,挟持赵括,一举攻破秦国南方的城池,扩大楚国的疆域,当然,楚王听闻,也是非常的开心,楚王一直都想要夺回故土,这当然是最好的机会,有着赵括的影响力,加上如今秦国的空虚,这件事很有搞头啊。
在得知赵括前来的消息后,樊於期急忙写信,将消息告知了楚人。
而先前一直在调动兵力,假装自己是在恐吓对手的项燕,则是偷偷聚集士卒,前往距离陈郡不远的巨阳地区,项燕非常的谨慎,几乎没有弄出什么动静,他在这里驻扎了六万士卒,在寿春还有准备妥当的五万士卒,他在悄悄的等待着陈郡的消息,只要赵括到达陈郡,他就即刻出兵,与樊於期里应外合,拿下陈郡,兵临南阳,南郡等地。
一个针对赵括的阴谋出现在南方,而敌人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准备,就等着他前来。樊於期利用陈郡百姓对秦国制度的不满,拉拢分化,小心翼翼的提拔一些心腹,并且在身边聚集了不少的楚人,只要赵括来到陈郡,他就要杀死当地的秦国官吏,以最快的速度控制军队,然后迎接项燕的军队,那样一来,就是有十几万大军兵临南部各郡,没有赵括的南阳和南郡,根本不是对手。
认为自己在秦国没有得到重用的樊於期,再次赌博,就如当初秦王与吕不韦争夺时的那样。
陈嚣返回南郡,面见赵括,告知了他陈郡太守想要挟持赵括谋反的事情。
ps :昨晚真的是对不住啊,昨晚本来想要三更的,结果越写越难受,腰酸背痛,头晕眼花,感觉再写下去就要猝死在电脑桌前了…我开下本书的话,一定要先搞个五十万字的存稿,不然太特么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