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前方高能 ptt-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會合(求月票)讀書

前方高能
小說推薦前方高能前方高能
苍穹之下,只见密集的雷系灵力化为无穷的电弧,与天空之中的雷云阵相接,把天一道门旗下分馆处牢牢封锁。
‘轰隆隆–’
雷音每响一次,大地都像是发出震鸣。
此地灵力极为不稳,众人哪怕已经逃出了数十里开外,仍旧受到这股灵压的影响,难以维持飞在半空之中的身形。
‘嗞嗞’电流声响中,头顶的雷云迅速再度扩大。
涌动的电流打在众人身体表面,带来一阵阵麻痛无比的感觉。
有不少人影在远处冲天而起的雷光之中穿梭,但哭喊声却被惊天动地的雷音压盖了下去。
城中还留有一部分普通人。
这一场雷劫来得太过突然,好像顷刻之间便形成,事前半点儿反应也没有,城里的百姓根本难以逃出去。
那为首的管事见此情景,愣了一愣。
人类的力量在天劫面前显得弱小无比,恐怕只待雷光电闪一落,眼前的这些生灵顷刻之间便会被收割性命。
那管事动了恻隐之心,咬了咬牙,正欲说话之间——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只听天地之中响起一道清亮的长吟,那吟声似金戈交接之间,又似某种妖兽长吟,余韵久久不散。
昏暗的光影之下,一道金芒闪过,那天地相连的雷电幕,像是转眼之间被这金芒破开一条巨大的口子。
一股凛冽的寒光从那被撕裂的雷云之中破了开来,露出里面留存的百姓。
“大家快随我接应!”
这条生路一出现,里面的人仓皇逃出,那管事眼睛一亮,冲着众人吩咐了一声。
大家忙不迭的答应,冒着危险将这群才从险境之中逃出来的人设法转移。
众人刚施法离开,那金芒抵御了片刻便消失。
半空之中的雷云像是被这锋芒的出现所激怒,雷光电闪之中,无数电流如倾盆大雨般直泄而下。
电流所到之处,将所有建筑一一摧毁,把方圆百里之地化为焦土,寸草不生。
头顶处雷云扩展的速度快得惊人,众人还未来得及再度遁逃,就见头顶电光涌动。
这些九天雷劫是为了扼杀虚空之境的强者而生,哪怕只是天劫余威,也足以要了众人性命。
众人面色一变,以为必死无疑之际,管事的耳中突然听到一道清朗的男声疾喝:
“大道玄宗,庇佑子弟!”
喊话的功夫间,只见黑茫茫的天地之中,一片青幕凭空生出,将头顶的雷电尽数挡住。
另一道男声大声喝斥:
“还傻愣着干什么,还不快逃离!”
“是族中长辈来了!”
那管事一感应到这熟悉的气息,不由大是欢喜。
虽是被喝斥,但仍是兴奋至极的招呼着身边的众人撤离。
只见那青幕顶住雷光两秒左右的功夫,便被雷电无声撕裂。
众人再退出数十里,就见远处无数人影化为流星般疾射而来。
四周还有不少陌生的气息,一一出现在此地。
不出半晌功夫,那管事的就发现此地至少站立了将近百来号人。
这些人中,有身穿青色道袍的天一道门的人,也有穿着七分宽袍袍,腰挎长剑的武士,同时还有身穿古朴儒服的书生、面目慈悲的和尚等……
最引人瞩目的,还有十几个穿了特殊制服,格外令人瞩目的身影。
那管事一见这十几个人,不由瞪大了眼,惊呼了一声:
“神武士!”
众所周知,天外天的武道研究院中,神级以上的武士代表着修为已经达到了虚空之境的修士。
这些神武士身份、地位惊人,平时一般人根本难以窥见其面,更别提一次性见到十几名之多。
那管事的目光从这些出现的人身上一一扫过,越看越是心中惊骇莫名: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先不说天一道门之中,三位已经多年不问俗事,只求一心闭关冲击入圣的虚空顶阶境道祖都出现了。
还有儒家、佛门、太康等各大门阀的熟面孔都一一出现在此处,有些面孔完全就是传说中的世族掌权者。
管事的气息扫过,此地的人各个灵息深不可测,都是传闻之中的高人。
他越看越是惊骇,在众人目光之中,被强者的威压震得抖个不停。
“没想到我们竟来迟了一步。”
一道温和的男声之中,灵力再次波动,一大群人出现在众人视野之中,与先前出现在此地的天外天世族并立。
“时秋吾!”
因这男声出事,令这管事压力骤然一减。
他下意识的回头,就见到了为首笑吟吟的男人,当即喊出了他的身份。
作为天外天的‘邻居’,帝国之中唯一的半步入圣强者时秋吾的影音资料,天外天的世族弟子几乎人手一份,自然认出了此人。
时秋吾领着帝国的人在关键时刻赶到了,他的身后有时家、楚家、魏家等世族人。
这一次帝国世族之中,来得最多的就是时、范两家。
时秋吾的身后,不止是被废了修为重新再来的时七来了,就连坐在轮椅之上的时越都被人抬了过来,仿佛参与某种盛会,全家出行。
醋坛王爷
除了浩浩荡荡的世族、时家之外,最引人瞩目的,就是范氏的人,他们面目阴森,还扛了两具玄铁棺材,上面萦绕着森然寒气。
哪怕跟在了时秋吾的身后,但他们依旧露出桀骜之色,冷冷的望着天外天的人。
在他们一出现后,天外天的世族便下意识的站拢了些,与帝国的众人形成鼎立之势。
跟天外天的人相比,帝国明显实力略次,最强者便属半步入圣的时秋吾,勉强令得天外天的世族稍微入眼一些。
除此之外,就连看似最凶横恶煞的范家都没被这些人看进眼里。
“你来的可不算迟。”
天外天之中,一个身穿白袍,头束发冠的清瘦老者微笑着出声:
“时间掐的刚刚准。”
“妙笔先生百年不问世事,如今有事所托,晚辈们自然是要尽力的。”
时秋吾一扫之前在帝国时的不靠谱,言谈举止间尽展半步入圣境强者的风范,令得身后一干首次见识到他风采的晚辈露出惊讶失态之色。
“呵呵。”
玄妙先生笑了两声,接着目光一闪,客气道:
“时先生的好意,我们兄弟二人心领,不过这是属于天外天的事,还请时先生……”
他话没说完,时秋吾就将他的话打断:
“天外天与帝国合作多年,彼此亲如兄弟,又何必分彼此?”
时秋吾装着听不懂他的赶客之意:“更何况我们来都来了,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正好助你们一臂之力。”
他打定主意不走,一定要留下来的架势令得玄妙先生温文尔雅的面色一僵,皱了皱眉之后,便点了点头,算是默许了时秋吾等人留在此地。
玄妙先生将头一转,目光落到了那天一道门的管事身上,温声问了一句:
“这位先生,在此之前,不知发生了何事,你可有线索?”
“装模作样。”人群之中,不知何人见他如此作派,不由嗤笑了一声。
玄妙先生面不改色,仿佛没听到这嘲讽之语,又温言细语道:
“你将近来发生的事与我一一说来,君子不可口出诳语。”
他说这话时,带有儒家之力,令得那管事压根儿无法抗拒,便一五一十说起今日发生的事:
“我们今日……突然之间风雷滚动,形成雷劫之势,接着大家便逃出此地。”
玄妙先生见他忐忑不安,便笑着道:
“这是九天雷劫,在此之前,天一道门可能有某位强者悄悄来了此地。”
说到这里,他又问:
“不知此人是谁?”
这管事只是化婴之境,玄妙先生却已经是半步入圣。
两者之间的修行距离差的很远,哪怕玄妙先生的态度再是温和,但在儒家力量的加持下,那管事依旧冷汗涔涔。
他先是十分忐忑的望了一眼天一道门的长辈,见他们神色凝重,只点头示意之下,心中稍微一松,答应道:
“我在此地管理俗务,不过是贩卖些道门符咒法器。”
这里的分据点只不过是天一道门所属之下无数个据点之一,在此之前,根本不惹人注意。
虽说偶尔也有一些修行者前来投靠,但也不过是实力低下的人,这管事自己都没有想过这些投靠者中,会有一个即将破境的强者会隐藏在这里。
“可有登记灵息一类的魂玉?”
玄妙先生客气的问了一句。
这管事的人便愣了一愣,下意识的往天一道门的道士看了过去。
天外天之中,接受世族网罗的修行者们,在投靠世族之后,会登记自己的灵息,作为自己的身份印记。
而世族会将这些门客的灵息资料记录在魂玉之中,作为家族资料,供内部传阅。
一般来说,想要查看别人世族的魂玉资料在天外天是大忌。
此时玄妙先生如此理直气壮的要查看人家宗门的门客资料,哪怕态度再客气,其实已经是嚣张至极。
不少人面色微变,都有一种不适应的感觉。
时秋吾见此情景,勾了勾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不过是因为情况特殊,一清道长,你不会不理解吧?”
玄妙先生像是知道众人心中的想法一般,突然转头往远处一个屹立在半空之中身穿青衣道袍的中年男人含笑问了一声:
“天外天突然出现了一个突破虚空境的强者,引发如此大的天雷劫,按照武道研究院法则,议会有权力要求彻查此人来历。”
他单手背在后背,态度强硬:
“当然,我可以先从天一道门分据点处的魂玉名册开始查录,若是查到,自然不会再搜查天一道门其他的东西。”
“师兄……”
那一清道长身侧的一个男人闻听此言,脸上闪过一丝怒意,不由转头唤了一清一声,十分不满的道:
“我们道门的名录,哪有让人随意来搜查的道理。”
一清道长点了点头,将一把长剑抱在怀里,冷冷的道:
“虽说武道研究院有法则,但议会不是玄妙先生一言堂,按照当年签署协议,应该召开议会,经由各大世族代表相继投票决定,才能最终下达指令。”
他神色木然,面对议会十几名神武士以及玄妙先生的威压,也半点儿不退:
“在没有见到指令之前,恕天一道门难以遵从这道命令!”
这一桩小事,便已经可以看出天外天的世族已经不再是铁板一块,彼此之间已经心生嫌隙。
时秋吾觉得这一趟果然来得对了,光凭眼前这一幕好戏,便不虚此行。
“好吧。”
玄妙先生在天一道门这碰了个硬钉子,也不强求,当即拿出一块碧绿魂玉:
“既然一清道长拒绝,我也不强求。”他话锋一转,将灵力注入手中的魂玉之内:
“不过不能查看名录,你可否帮我确认一下,最近有没有见过此人呢?”
玄妙先生话音一落间,只见那玉吸收了灵力,瞬间投影出一个少女的影像。
这影像一出,帝国之中除了时秋吾之外,随同而来的十一叔也认出了此人:“宋青小!”
此时的十一叔内心惊骇莫名。
“难道,三叔说的–太昊天书丢失一事,是真的!”
帝国内部会议的时候,时秋吾猜测妙笔先生亲自手书,请求帝国封锁边境的原因是东秦世家的太昊天书被抢时,十一叔觉得时秋吾是发了疯。
可当玄妙先生同样也猜测这渡劫之人是宋青小的时候,十一叔不由得怀疑可能疯的是自己——没有办法理解强者们的境界。
他仰头看着半空之中的劫云,这天劫威力非同凡响,哪怕他已经达到分神之境,那雷劫余韵却仍令他胆颤心惊。
当年时秋吾突破虚空之境时,他还年幼,至今想起那一场声势浩大的雷劫,仍记忆清晰。
眼前的这一场雷劫之威,不止不在当年时秋吾突破虚空境的威力之下,甚至威势还胜了不知多少倍。
这是有人在突破虚空之境!
虽说十一叔不愿意承认,可从眼前情况看来,天外天武道研究院的人,似是认为这破境之人是宋青小。
“这怎么可能?”
十一叔喃喃自语。
当年她闯时家,斩杀裴红茵的时候,不过才勉强突破分神之境而已,这才多少年的功夫,便能突破两个境界?
“不,不,不,不可能。”
他一连摇了数下头,不停的否认。
可很快的,那管事看了一眼这影像之后,神色十分紧张的辨认了片刻,还没说话,就听到旁边有一道弱小的声音点了点头:
“好像是有这么一个人,叫宋青……”
这话音一落,不止是玄妙先生面色一变,所有知道内情的人都大吃了一惊。
“怎么可能!”范家的人大受打击,甚至在时秋吾没有说话的时候,便大喊出声:
“她不过是分神之境而已。”
一个人的修行速度哪有如此之快,简直前所未闻。
时秋吾也愣了一愣。
他其实对此早有预感,可是猜想是一回事,当真正听到自己的猜测成真时,仍是带给他极大震慑。
不过因为混沌珠的存在,他对于此事的接受能力远比其他人更强一些。
只是他转头看了十一叔一眼,眼中带着无形的责备。
他虽说不发一语,可是这眼神中的指责却已经令十一叔如芒刺在背。
若是渡劫之人真是宋青小,她的天份如此惊人——正如时秋吾所说,这样一个人才,帝国没能留住她,却因为当年裴红茵之故,与她对立,彼此成为了仇敌,可见是世族无能。
十一叔嘴中发苦,面对长辈指责,低垂着头,半点儿不敢吭声。
而此时坐在轮椅之上的时越,在听到宋青小的名字的时候,缓缓抬起了头,那双平静如死水般的眼眸之中,露出些许光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