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線上看-第四百零九章 帝漿流 中看書

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
小說推薦洪荒:我能看到聖人氣運洪荒:我能看到圣人气运
“后土,你召集众人,所为何事?”当东皇太一在星空之上召集众位帝君以及太乙道君们筹备要将各族的传承烙印于天地之间,万世不移的时候,祖神殿中,土之祖巫后土也同样是将其他一众闭关的祖巫们都唤醒了过来。
被唤醒之后,一众祖巫们的心情,都有些不太美妙。
天地三分,上为星空之界,天上天,下为九幽之界,地下地,而中间的,则是洪荒天地——听起来,这合乎三才之理的三方天地,是处于平等的地位,但实际上,无论是和星空之界,亦或是九幽之界,其实都是洪荒天地的附庸,是洪荒天地的屏障,是依赖于洪荒天地,这才能够保证自己的存在。
九幽之界当中,十二祖巫横绝一界,执掌那一个天地当中所有的权柄,但他们的修为,也只得是不朽金仙的绝巅,一直到他们出现在这洪荒天地当中,他们将两处天地的权柄相合,这才登临的太乙道君之位。
而星空之界当中,虽有一口气出了三位太乙道君,但实际上呢?这三位太乙道君的出现,正好是星空当中遭遇混沌入侵的时候,而在这三位太乙道君之后,星空之界当中,非但没有出现更多的太乙道君,反而是整个星空的底蕴,整个星空的元气,都是被消磨一空,辉煌无比的星辰一脉,几乎是断绝了传承,就连那三位太乙道君,也同样是先后陨灭——这种情况,其实已经很能说明三处天地之间的关系了。
也正是如此,就算是东皇太一带着众位神圣们在星空当中站稳脚跟,但一众神圣们却是无时不刻的不在想着要重返星空之界,除了因为他们的根都在洪荒天地当中以外,更重要的,是每一位神圣都在冥冥之间有一种感觉,若是他们彻底的离开了洪荒天地,他们所留在洪荒天地之间的印记被一一的抹除,那他们就算是拥有了再多的资源,也不可能在修为上有更多的精益。
是以,在出现在了洪荒天地之后,十二祖巫所做的最多的事,就是在这周山当中闭关——一来,是他们乃是在周山当中登临的太乙道君之位,对于这周山有着本能的眷念,二来,便是因为这周山乃是盘古氏遗骨所化,是盘古氏当年撑开天地所留下来的最后的痕迹,端坐于周山当中,十二祖巫能够最为清楚的察觉到盘古氏的气机,并且藉由这盘古氏的气机来砥砺提升自己的实力。
星空当中的那一众神圣,他们的修行之路,是鸿钧道祖为他们所指明的,而十二祖巫的修行之路,则是通过在这周山当中的闭关而被‘盘古氏’所指明的——自然的,在从闭关的状态当中被唤醒之后,十二祖巫当中的每一人,心情都不怎么美妙,对待后土的时候,言语也颇有些不客气。
毕竟,就当前而言,他们巫族在面对东皇太一的时候,唯一的优势,便是他们十二祖巫的实力,他们每一次闭关被打断,都意味着巫族的实力的提升被打断一次。
“大羿登临太乙道君之境,依旧是遥遥无期,反观天庭,却是蒸蒸日上,南海和北海的生灵,亦是因此蠢蠢欲动。”
“以我之见,我们不能再等下去了。”后土看着面前的众位祖巫们,“我在想,我们是不是该对天庭发起一次战争——血气的修行体系,在于激荡自己的生机本源,我们十二人,虽然不是以血气登临太乙道君之境的,但同样也是在情绪的极度激荡之下,才触摸到了不朽金仙之上界限。”
“如果我们带着大羿出现在战场上,由大羿去面对天庭的太乙道君,那这对他登临太乙道君会不会更有帮助?”后土皱着眉头出声道。
之前的东海之战,那些执掌军气的大巫,也同样是借住了东皇太一麾下那些太乙道君们的气机作为砥砺,方才使得自己的实力有了不可思议的精进。
“后土的话,不无道理。”边上,共工的声音想了起来,但只是片刻,他的话锋又随之一变。
“不过,天庭如今和我们相接之地,只有东海——如今统御着东海的,乃是龙族,而不是天庭,我们对上龙族,胜了对双方无伤大雅,可若是稍有挫折,这对我们族中儿郎们的士气,只怕会造成更重的打击。”
“不,我们不对东海用兵!”后土的目光变得冷峻——“我为土之主宰,执掌这天地之间的一切山峦大地,而这洪荒天地当中,一切山峦大地的本源,便在于这周山!”
“在我的感应当中,这周山之巅,已然是超出了这洪荒天地,出现在了另外一处地方。”
“那个地方,应该就是东皇太一他们所占据的天庭。”
“我们若是引着大军,一路顺着周山而上,直入星空对东皇太一他们发起攻伐,必然是能够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一雪我们在东海的耻辱。”
在其他的十一位祖巫目瞪口呆之间,后土提出了一个令人觉得完全不可思议的计划。
“沿周山而上?后土你在想什么?”这一刻,就算是十二祖巫当中最为好战的强良,也是不假思索的对面前后土表现了自己的质疑。
周山,是盘古氏所留下的最后的痕迹,其间蕴藏了当初盘古氏开辟天地之时的余威,这威势强大到不可思议,不朽金仙一下修为的人,根本就没有踏进周山的资格,一旦进入周山的威势当中,便立刻是会被周山当中所残留的威势被压的意识崩溃,随后陨灭,这天地之间的生灵,唯有在登临不朽金仙之后,才有资格进入周山朝圣,在周山的边角处逡巡。
降临动漫世界
在登临了太乙道君之后,修行者才有能力沿着周山缓缓而上,但其所能够攀登的高度,也极为的有限——就算是以此时十二祖巫生之境的修为,最多也只能走到周山半山腰偏下的地方。
而那里,也正是他们平日里闭关的地方。
但此刻,后土却是提及,要带着巫族当中绝大多数的战士,一路沿着周山而上至于巅峰,通过这周山直入星空杀东皇太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这是何等异想天开的想法?
此刻,就连他们自己,也都没有登临周山之巅的资格,又遑论他们巫族当中那些寻常的战士?
若他们真的是按照后土的计策而行的话,不要说杀上天庭了,只怕他们族中的无数战士,在踏入周山的那一刹那,就已经是在周山的威势之下,化作齑粉——届时,他们所考虑的,就不是对天庭的攻伐能否奏效,而是要如何在天庭的攻伐之下保住对洪荒天地的通知,甚至于保住对九幽之界的统治这个问题了。
这一刻,若不是因为他们巫族的修行,乃是精气神合一归入肉身之间,完全不用担心元神上出什么问题的话,其他的众位祖巫们,甚至是要怀疑,他们面前的后土已经是被人夺舍,不再是原来的后土。
“我何尝说过,要直接就去往周山之巅?”面对着十一位祖巫的质疑,后土依旧是一副绝不动摇的模样。
“我们对法阵的推演,不是已经有了结果了吗?”
“既然如此,我们何不组织一次对周山的朝圣?由我们十二人合力催动法阵,护着无数的族人循着周山步步而上——如此一来,我们所承受的最大的压力,是对于我们的砥砺,而渗透到这法阵内部,落于无数族人身上的压力,则是对于他们的砥砺。”
“越是往上,压力就会越发,我们十二人,乃至于我们所挑选出来的战士们所受到的砥砺,也就会越发的明显,我们对法阵的掌控,对法阵的推演,也同样是会更加完善——就算是不能真的通过这周山之巅踏入星空,但这对我我们巫族而言,同样也是一次无与伦比的历练。”
“至于说若是侥幸,我们真的通过了周山之巅,从这周山之巅踏入了天庭的腹地,那这便是父神盘古氏对我们的天启,合该是我们巫族杀入星空踏碎天庭,统御这无量天地。”
“朝圣?”这个时候,其他的十一位祖巫,才是细细的斟酌起了后土的言语。
他们十二位祖巫的修为,之所以能够立于这天地之间的顶点,这周山所残留下来的盘古氏开天辟地的威势,绝对是占了绝大部分的作用!
若是此时,能够在他们十二祖巫的庇佑之下,令那无数的巫族战士来到这周山进行一次对盘古氏的朝圣的话,那这对于巫族士气的提升,可想而知——就算是大羿一时半会儿的难以登临太乙道君之位,但这也足以是令绝大多数的巫族战士都忽略他们巫族暂时还不能登临太乙道君所造成的影响。
毕竟,盘古氏乃是巫族当中最高的信仰,巫族当中的每一个修行者,在登临不朽金仙之后的第一件事,便是来到这周山的边缘,在这周山的边缘处感受盘古氏所遗留下来的威势。
而若是这一次朝圣能够如后土所预料的那般,他们巫族的战士在盘古氏所遗留下的威势之下有了精益,甚至于以大羿为代表的一些大巫,直接在这压力之下找到了登临太乙道君的气机,一步而成太乙道君,那这同样也能够视之为盘古氏所遗留给他们巫族的馈赠,使得他们巫族的士气更加的高昂。
“此策,或许真的可行!”良久之后,十二祖巫当中的帝江,才是点了点头。
他们十二祖巫,乃是巫族的支柱,而他们在舍弃了军气体系之后,重新沿着他们的法阵,推演出了一个名为十二都天神煞阵的法阵,在推演法阵的时候,十二祖巫也受到了那军气体系一定的影响,是以,这十二都天神煞阵能够将法阵当中所有巫族战士的血气都凝聚于一处,同时,法阵当中每一位巫族战士的意志,也同样会在这法阵当中弥漫,使得他们这法阵所凝结而成的力量,不会如同军气体系的变化那般,有致命的破绽。
不过,因为当前天地局势的原因,这法阵虽然已经被十二祖巫推演了出来,但一直只是出于一个理论当中,还不曾有过真正的实战,也不曾通过真正的实战来窥测一番这法阵的威能是否真的如同十二祖巫所预想当中那般毫无破绽——毕竟,当局者迷,无论是谁在推演功法或者神通的时候,都会认为自己将这功法神通已经推演到了极致,这才会停下自己的推演,但实际上,这功法或者神通,是否真的没有了破绽,还需要通过实际的战斗,通过对手一次一次的砥砺,这才能够真正的得到确认。
而论及砥砺,论及压力,这天地之间,有什么东西能够和这周山当中所残留的盘古氏的余威相媲美?
若是他们所推衍出来的法阵,能够在这盘古氏的余威当中被证明是真的毫无破绽,那么他们巫族便能够从这一刻开始,真正的摒弃军气的体系,重新走上他们应该走的道路。
“不妨一试!”烛阴的声音也是响了起来,“不过,第一次的朝圣,就不必扩及到所有的巫族身上,只需要先挑选出一些精锐的大巫,然后随我们一起攀登周山——在这过程之间,若是那十二都天神煞阵有用,我们也能够将这十二都天神煞阵传给这些大巫,然后他们在传给其他的巫族战士,最后我们攀登周山的时候,大阵套小阵,一环扣一环,方能是将所有人的力量都聚集于一处,共同的在盘古氏的威势之下得道砥砺提升。”
若是云中君知晓了此刻巫族的动向,必然会竭尽全力的阻止十二祖巫——他们此时的决策,便如同是当初云中君带着他麾下的大军,将大军当中所有的意识都凝结为一体,以直面那浩荡的天威一般。
在那一次之后,云中君麾下的那一千余亿的大军,才是踏破了军气体系的极限,踏上了定止军的门槛。
而此刻,十二巫族的决策,便是和当初云中君的动作,不谋而合——若是他们的谋算成功,就算是巫族摒弃了他们的军气体系,那这无穷无尽的巫族战士,他们的力量,也会真正的凝结为一体,使得这法阵所发挥出来的力量,臻至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
……
星辰的光华凝结而成的神宫当中,东皇太一高坐于最上首,正侃侃而谈。
而这宫殿当中所端坐的,除了那些太乙道君,以及星空当中的帝君和星君之外,东皇太一麾下,无论大小,每一个部族,每一条血脉的首领都是出现在了这宫殿当中。
在所有人的震撼当中,那伟大无比的,有关于传承的设想,从他的口中缓缓而出,一副前所未有的浩瀚蓝图,便是在他的讲述之间,缓缓的浮现出来——讲述之间,当这无数的修行者们抬起头看着大殿最上首处的东皇太一的时候,却只觉得自己恍惚之间看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庞大轮廓,将他们所有人都庇护于这轮廓当中。
传承——这天地之间仅次于修行,又或者是在某种意义上更重于修行的的难题,便是就这样在东皇太一的设想当中被彻底的解决。
只要东皇太一的摄像能够成功,那从此之后,只要这星空永恒不变,那他们所有的人,所有的种族,他们的传承,也将万世不易——而这星空会变化吗?
当然不会!
开天辟地的时候,这一片无穷无尽的星空是什么模样,此刻便依旧是什么模样,那洪荒大地的山河,在一次又一次的大劫当中,被更改了无数次,但这漫天的星辰,却依旧是一如当初。
就连云中君自己,也同样是因为东皇太一的这设想而震撼。
有着另一段记忆的他,对于东皇太一这将传承寄托于星辰,潜藏于血脉,各族之子孙后代,只要感应星辰之力,便能够觉醒血脉,获取传承这个设想所造成的影响,再清楚不过。
——属于妖族的天庭覆灭之后,天地之间的妖灵,几乎成为了这天地之间的弃子,人人喊打,求道而无门。
若不是因为这个设想,使得妖族在顶层的势力都被埋葬之后,那些新生的妖灵依旧是能够记得他们的历史,记得他们传承,那么‘妖’这个字,或者说‘太一天庭’这四个字,或许早就已经在历史的长河当中化为灰烬,不留痕迹。
掃把 星
更甚至于,那些新生的妖族,那些非人的存在,在人族大昌的时代,为了获取修行的功法,只能是匍匐于那些人族修行者的面前,做那奴仆牛马,没有丝毫的尊严……
“既然如此,陛下何不更进一步?”于是在这震撼当中,云中君的声音在这宫殿当中响起。
这一刹那之间,大殿当中所有人的目光都是落到了云中君的身上,就算是云中君已经登临太乙道君之位,此刻他的心头也不由得涌现出了无穷的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