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大周仙吏》-第120章 周嫵的決定讀書

大周仙吏
小說推薦大周仙吏大周仙吏
当柳含烟和女皇开始互相夸赞,这一顿饭便吃的格外和谐。
李慕有生之年,居然能看到她们两人和睦相处,也算是了了人生一大遗憾。
柳含烟主动和女皇结交,又因为钟灵的原因,女皇来家里的次数越发的频繁,从三日一次,两日一次,变成了现在的每日两次。
李慕这两日都没有去中书省,只是去供奉司巡视了一次。
感受到门外一道气息,李慕走到门口,打开门,敖润站在门口,低着头,恭敬道:“主人。”
李慕淡淡问道:“事情办完了吗?”
敖润立刻道:“回主人,那河中作乱的,乃是一只青鱼妖,我已经按照您的吩咐,擒下它交给当地的妖司了。”
前些日子,供奉司接到某郡妖司求援,该郡某处水域有水族作乱,因为妖司的官员都是陆上之妖,不通水性,屡次被那水族逃脱,便向神都供奉司求援。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供奉司也没有水族强者,李慕便给了敖润一道命令,让他前去处理,他这次来是向李慕复命的。
李慕道:“办完了就回去修行吧。”
敖润躬身道:“是。”
柳含烟在院子里问道:“是有客人吗?”
李慕道:“没有,是我收的那只坐骑。”
柳含烟并不知具体内情,只知道李慕收了一只蛟龙坐骑,还未曾见过,于是道:“马上要吃饭了,让他吃过饭再走吧。”
她已经开口了,李慕也不好反驳,他瞥了敖润一眼,淡淡道:“进来吧。”
敖润低着头走进院子,不敢乱看,女皇牵着钟灵走过来,小姑娘飞进李慕怀里,问道:“爹,娘,我们什么时候出去玩啊……”
敖润见此,立刻对女皇道:“参见主母!”
李慕在他屁股上踹了一脚,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看向桌旁的柳含烟和李清,说道:“那两位才是主母,这位是陛下。”
他家里这两天好不容易才和谐起来,如果被这条蠢蛟破坏了,李慕一定扒了他的蛟皮,抽了他的蛟筋,把他的蛟肉剁碎了喂狗。
敖润看了看钟灵,又看了看李慕和女皇,目光扫过柳含烟以及李清,眼中浮现出迷茫,使劲摇了摇头,说道:“主人,你家里的关系有些乱,让我捋一捋……”
吃饭的时候,李慕给了敖润一个碗,随便拨了些饭菜,让他蹲到角落里去吃。
柳含烟看了看李慕,问道:“这样不好吧……”
李慕挥了挥手,说道:“你们不知道,他看着人模狗样的,其实不是个好东西,在他们妖界,到处勾搭有夫之妇,勾搭完了还在人家丈夫面前炫耀,家里十几个妻妾,还整天不老实……”
敖润扒了一口饭,替自己辩解道:“主人,我说过,在我们妖界,实力为尊,就算是被抢了娘子,也只能怪他们实力太弱,再说了,她们跟我,也都是心甘情愿的,我也没有强行逼迫她们,其实我最瞧不起有些人类,明明实力很强,却连自己喜欢的人都不敢抢,那他们修行干什么,至于他们那些丈夫,自己没有实力看不住娘子,就别怨天怨地,都是他们没本事……”
李慕猛地站起身,拎着他的后颈,冷冷道:“别吃了,我带你去看个好东西!”
这一日,神都百姓见到天空中雷霆乱闪,有蛟龙在云层间翻滚哀嚎,后浑身焦黑,坠入中郡某大湖,那湖泊自此改名为落蛟湖,百姓再也不敢靠近……
……
李慕回家的时候,柳含烟和女皇有说有笑,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
这其实很奇怪,毕竟她们之前虽然见过面,但说过的话加起来也没有五句。
女皇有她的骄傲,不会轻易降低身段。
柳含烟也有柳含烟的傲娇,她不喜欢的人,哪怕身份再高贵,也绝对不会搭理一句。
可只是,却是她先主动的。
柳含烟虽然没有明说,但李慕又怎么会不清楚,以她高傲的性子,愿意主动奉承女皇,到底意味着什么。
作为妻子,她已经在为百年以后的李慕着想了。
1王9帅12宫② 郭妮
倾狂天下 龙龙1
结合她刚才对李慕说的话,很显然,在她眼中,女皇就是天赋比她们好,寿元比她们久,能一直陪着李慕,直到他寿元断绝的最佳人选。
女皇回宫之后,柳含烟看了李慕一眼,相处日久,李慕早就懂得她一个眼神,一个动作的意思,跟着她走进房间。
柳含烟坐在床边,拍了拍身侧,李慕走过去,坐在她身旁,柳含烟问道:“你到底看没看出来,陛下对你的意思?”
李慕谨慎问道:“什么意思?”
柳含烟在她腰间掐了一下,说道:“这里又没有外人,你在这里和我装有意思吗?”
深受柳含烟的套路迫害,李慕早已不会主动入套,问道:“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你说清楚啊,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是什么意思?”
柳含烟平心静气之后,缓缓说道:“陛下还这么年轻,就是第七境的强者,我不信你看不出来陛下对你的心意,你如果打着等到我和妹妹寿元断绝之后再和陛下在一起的想法,我劝你还是早和她表明心意,你难道要让她等你一百年吗?”
李慕看着她,问道:“你就不怕万一你们晋级了第七境,到时候后悔?”
柳含烟仔细想了想,忽然摆了摆手,说道:“当我没说。”
……
走出房间,李慕因为怪自己多嘴,轻轻抽了自己一巴掌。
走到院子里时,他的心情却沉重下来。
是柳含烟多愁善感也好,未雨绸缪也罢,总有一日,李慕要面对这个问题。
他对自己晋级第七境没有任何的怀疑,符箓派的传承,大周百姓的念力,千狐国众妖的念力,能让他在二十年,甚至是更短的时间之内,踏入这一境界。
但柳含烟和李清呢,晚晚和小白呢?
修行界有一条共识,超脱就是一成的努力加上九成的传承,个人的资质,修行的努力程度,其实并不是能否踏入第七境的决定性因素。
女皇因帝气而超脱,玄真子和玉真子是因符箓派传承,青煞狼王和万幻天君,也是集妖国之力,苦修数十年才有此修为,李慕自己有信心晋级,柳含烟和李清即便是背靠符箓派,也只有一丝希望,小白和晚晚,更是连一丝希望都没有。
李慕精通人妖两族神通术法,又完全领悟了丹鼎派的天书,可却没有一种办法,能让她们如自己一样,轻易的跨过这道天堑。
除非用魔道血祭魂祭之法,类似于千幻上人那般,但这种方法,他连考虑都不会考虑。
李慕仔细思虑了一天,能想到的唯一的方法就是立国。
修行最快的捷径,是利用生灵念力,而最简单的收集生灵念力的方法,便是像大周以及雍国那样,在民间建立国庙,举一国之力,孕育帝气。
雍国五代明君,励精图治,在不到百年的时间里,孕育出三道帝气,为皇室造就了三位第七境强者,李慕相信他也能做到。
只是这样,他便不能留在大周,未免有些对不起女皇。
李慕心事重重的走在皇宫之中,路过中书省时,从中书省内忽然跑出了一道人影,刘仪抓住李慕的衣袖,问道:“李大人去哪里?”
李慕没有回答,挑了挑眉,问道:“刘大人有事?”
刘仪连忙道:“不是本官有事,是中书省有事,近些日子,朝中大事小事不断,中书省几位同僚实在是忙不过来,我想问一问,李大人什么时候回衙?”
李慕在中书省时,他倒没有觉得有什么,李慕不在时,所有重担都压在他的身上,刘仪才知万事艰难,大事小事都要他统筹规划,若是他能镇住诸部各司也就罢了,但以他的威望和实力,根本压不住下面,政令各种遇阻,这些日子都快愁死了。
祖庙下一道帝气还没决定归属,他也不知道是在为谁做嫁衣,被柳含烟的未雨绸缪影响,李慕心思早已不在国事,挥了挥手,说道:“刘大人就当中书省没有我这个人,我先走了,回见……”
说罢,他看也没看刘仪,径直离开。
刘仪望着他的背影,一脸疑惑,不知他这是怎么了,难道是家里的娘子听了他和女皇的传言,和他吵架了?
刘仪摇了摇头,这也不能怪他娘子,百姓们听到这种谣言,不谴责也就罢了,反而还呼吁陛下立李大人为后,让他们真正的生一个,换做他是李大人娘子,他也不能忍,哪有这么欺负人的?
长乐宫。
李慕走进大殿的时候,看到女皇坐在龙椅上,似乎是在思考什么事情。
李慕没有打扰她,想着一会儿如何和她开口,他虽然不能让柳含烟她们进入第七境,但让她们早早晋入第六境还是可以的,丹鼎派的天书中有针对造化境的破境丹方,此丹的品阶为圣阶,只要材料足够,李慕就可以炼制。
他打算向女皇请一个长假,去搜集此丹的材料,柳含烟的宽容和大度,反而让李慕更加心疼她,他打算尽快让她们晋级第六境,以免她总是胡思乱想。
周妩沉思许久,像是做了什么决定。
她看向李慕,开口道:“朕……”
李慕也抬起头,说道:“臣……”
“你先说。”
“陛下先说。”
两人目光交汇,周妩点了点头,说道:“朕想好下一道帝气给谁了。”
李慕问道:“谁?”
周妩道:“给柳含烟吧。”
李慕以为自己听错了,震惊问道:“谁?”
周妩道:“给你家娘子。”
李慕许久才回过神,问道:“就因为她夸你漂亮?”
“自然不是。”周妩瞥了他一眼,说道:“朕想过了,朕登基已经五年,倘若大周民心不失,最多再过五年,便会有一道帝气成熟,到时候,若朕继续做大周女皇,这一道帝气,便可以用来为大周再造就一位第七境强者,如果民心念力能够像这两年一样增长,那么下一道帝气的成熟,用不了十年,百年之内,至少可以凝聚十道帝气,凝聚帝气你的功劳最大,到时候,再给你家二夫人一道,晚晚一道,小白一道,梅卫一道,阿离一道,听心一道,还能剩下几道……”
女皇一番话,让李慕呆立许久之后,豁然开朗。
要凝聚帝气,何必要建国,他眼前就有一个大陆上人口最多,民心最凝聚的庞大帝国。
以大周的体量,以往凝聚出一道帝气,少则二十年,长则五十年,遇明君则时间缩短,遇昏君则期限延长,李慕有信心将帝气凝聚时间缩短到十年以内。
只要大周还有一日掌握在女皇手里,她就有对帝气的绝对处置权。
女皇还是那个女皇,别人对她好一分,她便恨不得还十分,柳含烟只不过是给她夹了一块鱼,夸了一句她漂亮,她竟然直接送了一道帝气,这恐怕是有史以来最贵的一条鱼。
如此一来,李慕最大的心愿已了,帝气晋升,乃是举国之力,大周百姓亿万,亿万百姓十年念力,造就出一位第七境还不简单?
这种方式造就的第七境,将如女皇一样强大,青煞狼王和万幻天君在她们面前,如土鸡瓦狗,不堪一击。
这对所有人都是一件好事,唯独对女皇不是。
她本来很快就可以离开这个囚笼,去一个没有人找到她的地方种花养草,现在却要被困在这里一辈子,受苦的是她,得益的是李慕。
周妩看向李慕,问道:“你的意思呢?”
李慕沉默片刻,问道:“陛下真的愿意在神都一辈子吗?”
周妩淡淡道:“那就要看你了,你不帮朕,朕一天的皇帝也不想做,你如果帮朕,朕哪怕是做一辈子皇帝又有什么?”
李慕挺起胸膛,认真说道:“臣愿意一辈子为陛下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周妩瞥了他一眼,“朕不要你赴汤蹈火,你每天帮朕看看折子,处理处理国事就够了……”
李慕深吸口气,抬头看着她的眼睛,说道:“谢谢陛下。”
周妩问道:“你刚才想说什么?”
李慕没有说什么,只是伸出双臂,用力的抱了抱女皇,周妩脸色一红,双手悬空在李慕背后,有些不知所措。
李慕很快松开她,转过身,大步走出长乐宫。
画尸 小妖
哑妻逆袭:总裁太无赖 沐咲瞳
中书省。
刘仪一脸愁容的拿起一封折子,门外忽然有熟悉的声音响起。
李慕走进衙房内,大声道:“放着我来!”
数个时辰后,李慕赶在宫门关闭之前,走出中书省。
给自己干活和给别人干活的感觉全然不同,李慕每看一份折子之前,都会告诉自己,他这么辛苦费神,不是为了大周朝廷,是为了大周百姓,为了民心念力,为了帝气凝聚,为了和他所爱的人长相厮守,这样不仅不会觉得烦,甚至还想多看几份。
回到家中时,李清房间的灯已经熄了,柳含烟房间的灯却还亮着。
李慕推开门走进去,发现李清也在柳含烟房间。
李慕看了看她们,说道:“你们都没睡正好,我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们。”
天下修行者中,最轻松的,莫过于各国皇室,他们根本不用多么靠谱的修行,仅凭皇族传承,就能达到别人一辈子都修行不到的至高境界。
从今天开始,柳含烟和李清再也不用回白云山闭关,他们夫妻也不用再长久的分开,李慕已经能够想象她们得知此事后高兴的样子。
柳含烟道:“我们也有事情要告诉你。”
这种重大的消息当然要压轴,李慕道:“那你们先说吧。”
李清微微低下了头,柳含烟表情有些愧疚,说道:“我们明天要回白云山了,今天,今天晚上,我们一起修行。”
李慕闻言一愣,柳含烟问道:“你刚才说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李慕回过神,摇了摇头,说道:“我忽然觉得,这件事情也没那么重要了,我们明天早上再说吧。”
他一挥衣袖,房间内的灯火直接熄灭。
清晨,李慕左拥右抱着两具柔软的身子,因为昨天是最后一晚,柳含烟和李清都不好独占李慕,经过艰难的抉择之后,才决定三个人一起修行。
柳含烟依偎在李慕怀中,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问李慕道:“你昨天要说的重要的事情,到底是什么?”
李慕穿好衣服,下了床,走到门口才说道:“你昨天夸了陛下,陛下心里高兴,打算赏你一样东西。”
柳含烟问道:“什么东西?”
李慕道:“祖庙的帝气,大周祖庙这一百年内诞生的帝气,陛下决定给你和清清,小白晚晚也有份,所以,你们不用回白云山了,以后也不用那么辛苦的修行……”
柳含烟震惊道:“真的?”
李慕道:“我怎么会在这种事情上骗你们?”
柳含烟和李清对视一眼,下一刻,两个枕头同时从床上向李慕飞了过来,李慕抢先一步走出房门,枕头又飞回床上,柳含烟脸色晕红,李清将整个人都埋在被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