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光怪陸離偵探社 吾即正道-三.涌動的暗流

光怪陸離偵探社
小說推薦光怪陸離偵探社光怪陆离侦探社
“为了活而活着没有意义。”
陆离将火堆上的烤鱼翻到另一面。
“我喜欢你的这一点。”星期五随意抛来第四只鱼,甩着手上水渍回到火堆边。“总会讲一些富有哲理的话。”
“它打动你了吗。”
陆离将三条烤鱼放到一旁,拿起最后捞上来的海鱼开膛破肚。
“没有。”星期五的双手抵在火堆边取暖。“观察你的周围,能从哪里离开?”
血肉模糊的鱼内脏丢进暗河,陆离拿着海鱼放进冰冷河水里冲刷干净,带着滴淌的水回到火堆前。
“暗河。”
“只有鱼和船能逆流而上,我们不能。”星期五拿起旁边的三条烤鱼架在火堆上。
残酷的现实没有任何改变:他们被困在地底岩层。
陆离串起鱼,接过星期五递来的三条烤鱼,一起架在火堆上。河水从鱼尾滴落进火堆,滋滋地响起。
泛着青灰的鱼皮在烘烤中逐渐变成食物的颜色。
烤鱼的同时,陆离观察岩石边缘的湍急河流。
它们在岩壁下汹涌冲刷而过,仿佛是从边缘圆滑的岩石里挤出来。不过渗透水形成不了这么湍急的水流,它们有着上游。
而陆离要想办法到上游去。
金枪鱼最先烤好,它还没烤熟,不过星期五想吃不那么熟的。
捏着烤鱼,伸进斗篷下的阴影,很快传出咀嚼声。
普通的人类进食地声音。
“嗝——”
星期五把鱼刺和树枝丢进火堆里:“我饱了,剩下的都是你的了。”
陆离默默等它们完全变熟,从火堆上拿开进食。
三条烤鱼让疲乏的身体恢复了许多。进食之后,陆离开始为离开岩层空洞做准备。
“我的建议是再等一阵子。”星期五像是看出陆离的想法。“你想拖着快死的躯体跳进湍急冰冷的暗河里?”
她很简单地说动了陆离。
末日启示书增幅了陆离的忍耐力,但不代表伤势不存在。
陆离现在需要休养。
“我的手气正旺,不会让我们饿死的。”星期五像是让陆离宽心般说道。
这显然解决了岩层空洞的最大问题。
困乏上涌,陆离回到大衣旁休息睡去。
缓缓醒来时,陆离看到星期五背对着火堆,手里拿着树枝做成的简陋鱼竿在湍急暗河旁钓鱼。
身旁延伸摆着不能确定是捞上来还是钓上来的,大小相仿的海鱼。
短暂醒来的陆离吃了好几条烤鱼,然后再次睡去。
他始终觉得困乏,睡眠时间也足够长,但难以判断是睡了六个小时还是十二个小时。
只能用次数来计算度过的时间。
第三次醒来间隙,陆离检查了伤口和恶灵广播,它内部的机械零件似乎因渗水而损坏,无法正常工作。起码陆离未听到它再传出声音。
而前者已经结痂。
进食后陆离睡去。
睡眠成为地底岩层里陆离生命中的大部分。
第六次醒来时,星期五没再钓鱼,靠在岩壁上安静翻看那本捞上来的书籍,死鱼摆在旁边。
被烘干的书变得蓬松和褶皱,不过不影响阅读。
第十次醒来时,星期五似乎厌烦了重复的烤鱼,食物换成一条幼牛或是羊的后腿。
第十五次醒来时,食物重新换回海鱼,不过这回岩层空洞多了新的厨具,一口烹锅。
陆离说单纯的鱼和盐无法让食物变得美味。星期五不信,结果是鱼煮好后她一口也没吃,并在陆离第十六次醒来时捞到了一些香料。
第二十次醒来时,伤口的结痂已经脱落。询问目光落向星期五,她示意陆离解开看看。
解开缠绕胸口的绷带,丑陋的新生嫩肉犹如蜘蛛,丑陋地攀附在胸口。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陆离伸手触碰,没有胸骨支撑的皮肉下只有空洞,仿佛蒙上皮的战鼓。
无论如何,伤口愈合了,接下来就是离开自己。
“我要下水看看。”陆离对星期五说,重新缠绕上保护伤口的绷带。
“我留下来,负责等你快被冲走时捞你上来。”
得到想要的回答,陆离开始活动身躯。
“我们在恶灵影响不到的地底深处,没光也没事。”星期五补充说。
一分钟后,陆离脱掉鞋子,在岸边坐下,双腿伸进冰冷刺骨的湍急暗河,扶住岸边向下滑去。
暗河比想象中浅,脚掌触底时水流才没至胸口。但它更宽阔,两侧岩壁下还有很大一片幽暗空间。
岩层空洞就像暗河中的孤岛。
习惯因冰冷产生的难以呼吸感,陆离深吸口气,身躯沉进暗河,扶着狭窄岩壁往上游挪去。
第一次尝试陆离只走出了不到五米,便被水流冲刷而回。
爬上“孤岛”,陆离坐到火堆旁取暖,分析探索到的信息:岩壁构造倾斜向上,坡度接近贝尔法斯特的街道。
如果后面暗河结构不发生变化,岩层离地面十米,陆离可以在气息用尽前浮出水面。岩层离地面二十米,陆离可以在溺亡前浮出水面。如果岩层离地面三十米……那和离地面几百米没有区别。
他的肺活量和体力难以坚持到那时。
陆离没有莽撞与击破。接下来几次睡醒后他都在反复探索,最远一次探索至大约10米外,最危险一次是迷失方向。如果不是在黑暗中窥见岸边火堆,他会一无所知地沿着暗流错过孤岛,直至气息用尽。
第二十三次醒来。
地面上也许是清晨,也许正是深夜。
陆离熬煮一锅热肉汤,洒上盐与胡椒,一小撮糖,在肉快要煮烂时加入胡萝卜、西兰花,装进空罐头。
“祝你今天能顺路找到通往地面的路。”星期五举起盛满肉汤的罐头瓶,碰杯般递向陆离。
陆离举起罐头瓶,与星期五相碰。
神霄战尊 狗拿耗子
一碗温暖人心的肉汤后,陆离沉入暗河,沿着走过十几次的道路逆流而上。
湍急河流将他向后拉扯,刺骨寒流夺走他的体温。
陆离一步步向前,步伐坚定不移。
一分钟后,陆离走出超过十米,但从这时开始,上下岩壁开始向内收缩。
暗河变得更狭窄,更难以行进……还有更令人绝望。
也许在前方不远,岩壁将闭合成只有几厘米的窄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