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小說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線上看-第三百八十章:派對電話讀書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小說推薦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深夜11:30。
黑暗从小镇的天边暗起,一直暗到宇宙的尽头,太古的洪荒——人的幻想,唯有人才能思考到如此深邃的地方,都随着夜空的黑暗暗成了黑色,只留下浩浩荡荡的寂灭和空冷。屋里和屋外都打成了一片,唯有人性最后的光火点亮了一盏灯,在街边长存。
曼蒂弯着腰从冰箱里取出了一罐啤酒,低着的头发垂在身侧散漏进来几点屋子里的光,纯白松散T恤挂在背上,胸口、身前多余的布料被重力牵引着往地下坠,透光的白T恤下面模糊地映出着片片美好轨迹的轮廓。
只可惜没多少人有幸能欣赏到这一幕,因为这栋房屋里面只住了曼蒂一个人,诺大的屋子里空荡荡地回着湖边吹来的风,窗帘后面呜呜地响,两根手指折开百叶帘的一条缝还能看见远处黑色湖上摇曳的半片月亮。
客厅茶几上的作业和课本零散地放着,电视机里正在播放永远没个尽头的电视广告,曼蒂端着冰啤酒走到桌边时顺手就把电视静音了,再随手拍开了桌上的录音机,在稍微卡壳的读带后屋子里开始播放起了《Old_Time_Rock_and_Roll_》,动感的音乐让她忍不住拍了拍握着冰啤酒的手背,轻轻摇动了一下身子一个转身躺在了床上。
西凉铁骑
可能是倒下速度太快了的缘故,落到床上后她手里的冰啤酒洒了一点出来,倒在了她的T恤上,冷得沁人的酒液让她忍不住低呼了一声立马坐起身来,略显尴尬地擦拭起了水渍,也就是这个时候放在桌上的白色电话响了。
曼蒂边低头擦拭着衣服边拿起电话,顺手把录音机的声音调小了,接通电话后对面立马传过来了不小的噪音,让她忍不住微微后仰扬着眉毛把电话拿得离自己耳朵远了一些,等对面的声音正常一些了再靠近过来。
“曼蒂!曼蒂!听得见吗!曼蒂!”电话那头传来了女孩兴奋到癫狂的欢呼声,背景音乐是很多人组成的嘈杂尖叫声,还有重物落水的噪音以及水花四溅人群发出的尖啸。
“莉莉?是莉莉吗?”曼蒂拿着电话轻轻挠了挠眉毛,“你在派对给我打电话?”
“对!曼蒂,我在派对…你真的该来,我的天,他居然试图跳过篝火!那个意大利的转校生!他要从篝火上面跳过去!”
“什么篝火…?莉莉,你打电话给我是有什么事情吗?你喝了多少酒?”曼蒂苦笑着摇头,其实她大概已经听出来对方已经喝多了,那群兄弟会的男生平时都玩得很嗨,不知道今晚莉莉到底已经被灌了多少酒了。
“酒?我不知道…这里的酒多到喝不完!我只是想告诉你…今晚的派对太棒了!我真希望你也在这里啊!曼蒂!你知道吗…刚才…哈哈哈哈…刚才有人把鱼缸里的鱼放到…放到了烧烤架上,烤好之后夹进汉堡和热狗里….哈哈哈吃掉了!”莉莉离型地大笑着,一边配合着背景忽然汹涌而起的欢呼声尖叫,“他跳过去了!我就知道转校生能行的!他从篝火上面跳过去了!”
“好吧…你们是在郊外的别墅吧?还升了篝火?麻烦告诉一下派对的主人…就是兄弟会的会长,克洛斯?是这个名字吧我记得…让他克制一点注意消防,我不想我叔叔大半夜还得跟消防队一起跑到你们那儿去。”曼蒂叹了口气无奈地劝道。
“你真该来的曼蒂…我说真的,你真的该来!转校生们都来了!还有好多…嗝,好多好多不认识的人!他们有人提议准备用啤酒把游泳池灌满!意大利的转校生正在给街上的酒吧打电话…你真的该来啊!现在来正好能赶上有意思的部分啊!”莉莉有些口齿不清地呼喊着。
刁蛮医妃不好宠 水云行
“不,我就算了吧,我才做完功课,在家里看电视呢。”曼蒂抬头看了一眼电视机里的电视广告,“倒是你们,玩开心点就好,但注意别喝太多了,小心被别人占了便宜…阿玛拉呢?她应该也跟你在一起吧?她现在还清醒着吗?”
“阿玛拉?阿玛拉…阿玛拉就是逊啦!”莉莉咯咯地笑着大喊,“她喝醉了!醉晕了,被人抱出派对送回家了!”
“被抱…被谁抱出派对了?”曼蒂愣了一下,发现莉莉的用词不对味后立马追问,“男生吗?还是我们认识的人?谁带她离开了?”
“…男生!但具体是哪个…嘿,曼蒂!你要来派对吗?他们准备了蛋糕要玩俄罗斯轮盘赌,谁输了谁就得浑身抹满蛋糕跳一支舞!”
“莉莉,清醒点,我是在问你阿玛拉被谁抱出派对了。”曼蒂忽然就坐了起来,摁了摁太阳穴问,“她是我们的好朋友!别让他被不认识的人带走了!这件事可能很严重,莉莉!你听得见我说话吗?”
“我的天…有两个男生准备学那个意大利转校生跳篝火!等等…他们知道自己正对着的篝火对面还有个人吗!”
电话那头的莉莉注意力已经完全不在电话上了,只是自顾自地进行着派对现场的复述,就跟她现在的逻辑和口齿一样混乱疯狂。
“莉莉…喂!莉莉!阿玛拉身边有电话吗?”
“他们跳了!喔,见鬼…”电话那头响起了混乱的叫声,莉莉大喊道,“那两个男生撞在篝火上摔下去了…把他们拖出来!快把他们拖出来!丢进游泳池里!哈哈哈哈…”
曼蒂坐在沙发上听着电话里的杂乱只感觉头疼和心焦,她最好的朋友之一现在被灌醉了,可能还被陌生人带离了派对!虽然派对上男女发生关系了很常见,但被抱着离开派对现场又是一件可大可小的事情了,一个年轻的女孩子被人这么晚带到其他地方去,很难想象会发生什么事情!
然而现在唯一可能帮助到阿玛拉的另一个朋友居然还在围观两个蠢货跳篝火…她开始考虑现在跑去郊区那边一趟还有没有机会把自己的朋友从陌生人的裤裆下拯救出来了。
“喔…他们没事,谢天谢地…曼蒂…曼蒂?你还在吗?曼蒂!”电话里莉莉似乎回过神了,受到了一些刺激的惊吓后她终于清醒回神了一些,记起了自己还在跟闺蜜打电话。
“我在,莉莉,听我说话,我在问你问题…你看见阿玛拉被谁抱走里了?你认识那个人吗?阿玛拉喝得有多醉?”曼蒂捂着耳朵(其实一点用都没有)大声问。
“唔…为什么你会关心这个?阿玛拉只是喝醉啦,那个转校生送她回家罢了。”莉莉的声音依旧有些迷迷糊糊的。
“转校生?”曼蒂蹙了蹙眉,“你…你把电话给派对的主人,就说我找他有事情。”
“喂!等等我…我也要玩俄罗斯轮盘…我是说我跳舞真的很棒!”然而电话里莉莉没有再听曼蒂说话了,这女孩儿的思维再度跑偏了道,这次干脆就连电话都忘记了,曼蒂这边只听见了一阵呼啸的风声,然后就是噗通落水的声音,直到电话被迫挂断。
曼蒂放下电话满脸愁容和郁闷,她大概猜都猜得住那一头的电话遭受到怎样的待遇了,也不知道明天派对的主人起床发现泳池里飘着自己的电话是什么样个感受。
不过现在最要紧的还是阿玛拉的问题,莉莉说阿玛拉喝醉被人抱走了,这件事曼蒂实在太在意了,尤其是今天下午学校里还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很难让她放下心来…虽说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但她一直都将阿玛拉当成自己的师弟…不,不对,是学妹,当学姐的总要对学妹负责不是么?
曼蒂迅速将啤酒罐放在了桌上,把电话插回了桌上的槽位内,关闭电视站起身来拿起了沙发上的外套准备往外赶,就在准备走向大门的时候她忽然站住了脚步,没来由地猛地扭头看向了院子方的落地窗!
窗外,晦暗的月光下草坪上寂静一片,灌木里甚至没有蛐蛐的叫声死寂一片,围绕着院子的黑红围墙顶端伫立着铁荆棘,再外面就是黑暗的街道,离得最近的一盏街灯在十米开外,幽暗的灯光难以照亮院子的全貌。
曼蒂站在原地僵了一会儿,盯住窗外黑暗寂静的院子什么话都没说,屋子里静得只能听见她的呼吸声,熄屏的电视机屏幕和落地窗中都倒影着门口前她一动不动的身影。
在好一会儿街道外响起一声路过的摩托车引擎声打破了这份令人不安的死寂。
像是破冰一样,曼蒂忽地泄了一口气,结束了这诡异的僵持…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忽然就这么僵住了,像是被人锁住了脖子一样…可这间屋子里就只有她一个人?她到底在疑神疑鬼什么?
“…错觉?”
她喘了口气,整理好身上的外套舒缓莫名其妙出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准备离开屋子,可就在她把手放在门把手上的瞬间时,屋内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
刺耳的铃声让曼蒂整个人都是一跳,往后退了一步,转头看向桌上的电话时深吸了口气偏过头喘了出来,才快步走了过去接起了电话。
“喂?哪位”曼蒂迟疑了一下开口问道。
“是…曼蒂·冈萨雷斯家吗?”电话那边响起了一个陌生的声音。
“是我…你是?”曼蒂迅速在脑海里检索这个声音,但却没什么印象。
“今天白天的转校生,红头发那个。”女孩说。
“…陈墨瞳?”一提到红发女孩,曼蒂脑海里跳出了今早那令人印象深刻的三个转校生。
“是我。”陈墨瞳说,“你刚才跟莉莉打了电话?”
“对,我想问我的朋友阿玛拉是不是被陌生人带到派对外面去了?”曼蒂说,“你也在派对里吗?你知道这件事吗?”
“阿玛拉?淡金色头发那个么?”陈墨瞳问。
“是的,你见到过他吗?”
“她喝多了,很不舒服,一直嚷嚷着要回家,我让我的朋友带她先回去了。”陈墨瞳解释说,“刚才在派对上听莉莉提到了你可能要来派对找阿玛拉,我才借了电话打给你的,阿玛拉现在应该已经到家了。”
“….原来如此。”曼蒂忽然就舒了口气,坐在了沙发上,安静了一会儿后她又继续点头说,“多谢…明天有时间的话我会亲自道谢的,之前听到阿玛拉被带走了吓了我一大跳。”
“解释清楚了就好,以及你不准备来派对吗?这边挺有趣的,大家都玩得很开心。”陈墨瞳问。
“你现在也在派对现场吗?怎么没听见噪音?”曼蒂问。
“我在别墅里面,房间的隔音效果很好。”陈墨瞳说,“现在他们大概在玩脱衣舞了,我不喜欢所以就进来休息一下。”
“你们玩得开心就好。”曼蒂摇头说,“我就不来了。”
“…不喜欢社交活动?”陈墨瞳问。
“一般吧。”曼蒂轻轻笑了笑说,“倒是你们转校生挺有一手的,这么快就能混进兄弟会的派对了。”
“我们其中一个转校生在来之前是别的学校的学生会主席,社交能力挺不错的,今天半天时间就已经跟兄弟会那群人称兄道弟了,会长还硬说下一任会长的位置就推给他坐了。”陈墨瞳同样轻笑着说。
“那个恺撒·加图索吗?”
“对的…看起来他给你留下了不错的印象?”
“算不上。”曼蒂摇了摇头笑说,“比起他我更喜欢那个黑头发的…好像叫楚子航来着?”
“你喜欢黑发的男生吗?”陈墨瞳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这就有些断章取义了。”曼蒂淡笑着躺在了沙发上手指绕起了肩前的发丝,“我只是觉得那个叫楚子航的…挺熟悉的,感觉以前在哪儿也认识像他一样的人。”
“我会原话转达给楚子航的。”陈墨瞳笑着说,“没想到舞会皇后,学校里的风云人物居然喜欢黑发的男孩,那群黑发的男生会高兴坏吧?”
“随你了。”曼蒂听出了对方只是在调侃自己,同样也是不在意地笑了一下说,“玩得开心点。”
“好的…你一个人在家?”陈墨瞳在准备挂电话之前又随口多问了一句。
“对,我一个人住,怎么了?”曼蒂问。
“没什么,一个人住的话得小心点,毕竟下午才出了一些事情。”陈墨瞳提醒。
美男很拽很倾城 炫舞飞扬
“知道了。”曼蒂应了一声后就随手挂断了电话。
坐在沙发上长舒了一口气,曼蒂又扭头看向了窗外安静的院子,起身走到了落地窗前打开了窗户,顿时一股凉风扑了进来吹得她被打湿的白T恤里有些凉意。
她光着脚走到了外面的草坪上一个人站在漆黑的院子里,唯一的光源是背后屋子里的白灯,影子投在院子的草坪上,扭头看了看院子四周的角落,在确定没什么人之后,才摇了摇脑袋走进了屋子里,关上落地窗的时候顺带别上了锁。
回到沙发前,曼蒂拿起了电话拨打了一个号码出去,等待了足足两分钟,电话里只传来了忙音,她很有耐心地重新再拨打了一次,在拨打到第四次的时候,电话那头才终于咔嚓一声接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