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小說 大唐掃把星 ptt-第640章 無商不富看書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娘子,我来拿着吧?”
“这可是长安城中的第一批茶叶,谁拿我都不放心。”
一群女妓今日算是出尽了风头,对贾师傅感激零涕,随后招摇而去。
“这是茶叶……就在东市的涤烦茶屋!”
众人不禁一阵喧哗。
“去看看。”
杜贺兴奋的道:“郎君,起来了!”
我哪天不起来?
贾平安淡淡的道:“这只是开始,相信我,连外藩人都会为之疯狂。”
后世那个茶马古道可不就是专门往西域送茶叶的!
至于草原……
吃奶制品,吃牛羊肉……憋得慌?拉不出?
来,哥这里有好东西,喝一杯浑身暖洋洋,助消化,还能让你不便秘。
那些权贵会不会动心?
“小贾!”
高阳和新城来了。
高阳矜持的道:“这个生意定然能挣钱。”
“当然。”贾平安觉得高阳若是保持着这样的矜持下去,也别有一番韵味。
“你是如何想到这等手段的?”高阳的矜持维持不住一秒钟,瞬间解体。
新城也颇为好奇。
“但凡是人,就有虚荣心。”贾平安站在中间,左边高阳,右边新城,前方就是缓缓走来的乔盛。
“我把茶叶定位为高端,何为高端?许多人采买货物不只是为了货物,更是为了……”
贾平安想了想,说装比吧,她们不懂,“就是为了让人羡慕自己,于是他们不买对的,只买贵的。女妓们集体出行,长安轰动,那些人自然会趋之若鹜,猜测我这是想做什么……”
“这是引子。”贾平安继续说道:“等众人云集,要造势。让侍女弹琴,大家都会觉得……很雅致。”
实际上就是很有逼格!
“随后茶叶的冲泡更是一举一动皆雅。茶汤清澈,幽香扑鼻,令人脱俗……曲江池流水悠悠,古筝阵阵,茶香四溢……此刻你想做什么?”
贾平安看向两妹纸。
“我想发呆。”
寻妖
高阳很耿直。
带鱼呢?
新城弱弱的道:“我想拿着一本书,就着一杯茶……半日便过去了,只觉着心满意足。”
这妹纸有些小文青!
“可到了这里还不够。”贾平安说道:“这时候众人都对茶叶惊喜不已,可要如何才能打动人心,让他们去买……”
“你送了茶叶?”
带鱼的智商真心不错。
“没错,在整个长安,此刻除去几个地方之外,就是这些女妓第一批拿到了茶叶,而且罐子都是精心准备的,你说说……她们此刻只觉得荣耀满身,回去会如何为茶叶造势?”
大唐高档消费区就在青楼。
“当冬至拿出茶叶冲泡一杯,那些男人会如何?”
“他们会觉着自己落伍了,觉着自己丢人,于是就会迫不及待的去采买茶叶,随后招待朋友时,把茶叶拿出来炫耀……人都会炫耀,自然不自然而已。一传十,十传百……”
新城呆呆的看着他,“你……你竟然把人心都琢磨透了。”
“小意思!”
小說 中文 網
贾平安走了过去。
乔盛止步。
笑!
微笑!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和气的微笑!
再也不见一丝矜持和倨傲!
不!
带着一缕请求。
“武阳侯,我家中养了数十美艳女子,皆是处子……”
“你准备开青楼?”贾平安就像是面对青楼的龟公般的,姿态轻松。
乔盛的微笑没变,“这个茶叶的生意,我愿意投钱,你想要多少,我给多少?”
你想的真美!
贾平安淡淡的道:“听闻你很有钱。”
你终于还是动心了吗?
乔盛点头,矜持恢复了些,“只是一些小钱,不过足以做许多事。”
“很快我将会比你更有钱。”
乔盛面色微变。
“知晓我以前为何不做生意吗?只因我觉着挣钱太简单了,当我需要钱的时候再出手。可你这个蠢货却上门挑衅,好吧,你说自己的生意做得所向无敌……坐井观天,井底之蛙说的便是你。”
乔盛的眸子里全是阴郁。
贾平安觉得自己需要一根烟,然后把烟灰抖在乔盛的脸上。
“所以我就随便想了个主意,你看看,今日名妓云集,明日我的茶叶就会赚的盆满钵满,而你,只能在边上羡慕嫉妒恨。”
杜贺恰到好处的送上了一杯茶。
这狗腿的……
赞!
贾平安喝了一口茶水,赞道:“果然是喷香。”
他把茶杯递过回去,错身而过时,淡淡的道:“你的倨傲在我的眼中一文不值!”
乔盛的脸颊微微颤动。
他从未被人这般羞辱过!
关键是他毫无反抗之力。
贾平安的营销手段把他经商的信心彻底摧毁了。
原来生意还能这样做?
他鼻息咻咻,嘴唇蠕动。
“去,去问问这茶叶卖什么价钱,买些来。”
手下去了,晚些回来……
狼狈不堪。
“郎君,买的人太多了,没买到。”
呯!
水杯落地。
“无用之极!”
钱二娘进来,“夫君何必和下人生气,买什么?妾身让人去问问。”
乔盛看着她,“贱人!你可知那贾平安弄了偌大的生意,而我却无法插手。若非是你……滚!”
……
宫中,周山象端着一杯茶水进来。
“皇后。”
武媚抬头,“这是何物?”
周山象笑道:“是武阳侯进献的,说是茶叶。”
“茶汤?”
武媚端起茶杯看了一眼,“没有放调料,苦涩难咽,如何能喝?”
她摆摆手,“平安越发的胡闹了。”
周山象想到了先前试毒内侍的说法,“皇后,说是味道大不同。”
“哦!”
武媚勉为其难的喝了一口,低头继续看奏疏,“拿走……”
咦!
一股子幽香,接着微微发苦,再接着便是回甘。
武媚抬头,“等等。”
周山象把水杯放下。
武媚再喝了一口。
咦!
“这味道……竟然颇为不错?”
“皇后!”
邵鹏进来,看了周山象一眼,不禁想到了冷水浴,“先前曲江池人山人海,百余名妓云集,旁观者不计取数,武阳侯令人泡了什么茶,随即名妓们品尝,赞不绝口。此刻东市涌进了无数人,都是去买茶叶的。”
那个奸商!
武媚凤目含煞,“他弄那么大的动静,竟然只是为了卖茶叶?”
就像是后世做广告,前面看着和电影一般的情节,压根感知不到广告的元素,最后才揭开谜底。
武媚再喝了一口,“这茶水……以前的白喝了。”
想喝汤随时都有,但这等清雅的茶水却让人难忘。
阿弟竟然能弄出这等好东西……
武媚想到了贾平安让自己入股人参酒的事儿。
“去问问卢国公家,崔氏精明,看看那生意有多大。”
邵鹏去了。
晚些回来。
“皇后,崔氏说是……很大!”
武媚捂额,“陛下会不会恼火?”
那么好的东西竟然当做是毒药。
“陛下来了。”
李治被人扶着进来,武媚起身,“陛下。”
“头好多了。”
李治坐下,“滕王禀告了此次出行查到的情况,媚娘,田地不够,怕是你我还在时就会出现人越来越多,田地越来越少的局面,朕听闻之后,竟然头不晕了。”
武媚起身过去,轻轻给他揉着太阳穴,“平安当初教授他们说田地不够时,妾身还在想少说也得再过一百年吧……可没想到竟然如此了。”
李治闭上眼睛,“朕当时听闻,浑身就发了汗,顿时就轻松了。此事要着紧……可土地兼并却不好抑制,一旦强行动手,大唐将会乱作一团,弄不好前隋的惨剧就在眼前。”
武媚起身,“陛下,臣妾记着上次平安说什么此事还有别的法子。”
李治摇摇头,“唯一的法子便是移民。可移去何处?”
“臣妾去看看。”
“去哪?”
李治随口问道。
“去道德坊。”
武媚行动力满值。
李治抬头,“都有孕了,如何能去?让他进宫问话。”
武媚叹道:“陛下你不知晓……平安那人就是一头牛,倔,真要叫他进宫,路上他多半就想好了应对之策,听不到心里话。”
“朕在此,他难道……你!回来!”
武媚已经出去了。
王忠良用怜悯的目光看着皇帝,心想皇后越发的跋扈了。
李治拍着案几,“悍妇!”
武媚一路到了道德坊,姜融刚想问话,见到是邵鹏带队在边上伺候,不禁一个激灵。
不错,有眼力见。
等看到姜融奋力吸气后,周山象诧异的道:“他这是要哭?”
邵鹏脸颊抽搐,“差不多吧。”
到了贾家门外,随行的李敬业拍门,“开门!”
“凶神恶煞的,陈冬,来!”
门打开,陈冬笑道:“是李郎君。”
杜贺笑的和一只刚下蛋的老母鸡一般,“见过李郎君。”
李敬业侧身恭迎。
马车下面摆放了凳子,还垫着布。
杜贺心想这是谁?
公主?
可公主来贾家就和串门似的,哪里会弄这个阵仗。
而且公主也不能让千牛卫随行护驾。
“皇后慢些。”
杜贺浑身一颤,“退后!都退后!”
陈冬早就退到了边上,杜贺颤声道:“快!去后院禀告郎君夫人,快去!”
“去哪?”
武媚下地后就挣脱了搀扶,缓缓进来。
羃䍦都没戴啊!
众人都把头低下来,仿佛多看一眼就会眼瞎了。
武媚缓缓往后院去。
杜贺赶紧跟在后面,低声道:“皇后,容我去通禀……”
“平安在在做什么?”
呃!
郎君今日该上衙的啊!
贾平安明晃晃的告假,从曲江池回来后不说去销假,反而在家玩耍。
“郎君……郎君在编撰新学。”
“是吗?”武媚淡淡反问。
杜贺笑的就像是风中的蒲公英,“是啊!郎君为此绞尽脑汁……”
“看着他。”
邵鹏回身指指杜贺,“不许他叫喊!”
杜贺委屈,“不敢,不敢呢!”
他被赶到边上蹲着,周围一溜护卫。
王老二和徐小鱼在嘀咕,陈冬几人也在嘀咕,就段出粮依旧眼神呆滞。
武媚进了后院。
看门的侍女捂嘴,那眼睛就像是悬挂在悬崖上的两个鸟蛋,摇摇欲坠。
“皇……”
“住口!”
邵鹏冷着脸。
一进去,院子里一览无余。
地上铺着一床被子,贾昱站在前方,腰间木刀,披风一套,一脸正气凛然。
前方,贾平安在运气,缓缓挥掌。
“看我毁天灭地无敌神功!”
呯!
这一掌在贾昱的胸前停住。
贾昱啊的一声,随即躺倒在被子上。
“阿耶!阿耶!”
另一边有个大木盆,兜兜穿着薄薄的衣裳,急不可耐的跺脚,“快来!”
“来了来了!”
贾平安临走前告诫,“躺好,不许睁开眼睛。”
他过去抱起兜兜,伸手托住她的胸腹,小心翼翼的把她放进水盆里。
“手脚划动,划起来!”
“对,不要急。”
“松手了,哈哈哈哈,阿耶松手了啊!”
兜兜心慌,嚷道:“救命呀!”
“阿耶,好了没?”
贾昱闭着眼睛,觉得自己的重伤应该好了。
“等等!”
贾平安托着小棉袄在水盆里转圈。
“别喝水啊!略微抬着头。”
“看看我闺女,妥妥的游泳天才,回头阿耶教你蝶泳蛙泳自由泳……让你纵横泳坛!”
咦!
阳光呢?
“阴天了?”
贾平安抬头,就看到了武媚。
“阿……阿姐?”
武媚淡淡的道:“这么多年,我一直未曾见过有哪个男人这般带孩子,就你一个。你这父亲的威严也不要了,和孩子玩作一团……不担心说话孩子不听?”
贾平安把兜兜抱起来,接过毛巾,一边给她擦拭,一边说道:“阿姐,孩子不是人偶,小时候他们也想有人陪自己玩耍……”
“可童言稚语,如何能玩到一处?”
贾平安诧异的道:“如今他们童言稚语,可等我老了也会糊涂……此刻我不陪他们,他们凭什么要陪老去的我?”
武媚:“……”
“而且孩子最纯真的便是这段岁月,父母不陪着他们,等一晃眼……孩子已经长大懂事了,每日毕恭毕敬的看着很是欣慰……可那不是父子,而是上官和下属。”
“咳咳!”
邵鹏觉得贾平安这番话当真是离经叛道。
“老邵你还别不信。”
贾平安说道:“看看太子,每日阿姐和陛下都抽空陪他,你看看他如今的模样,和父母多亲近?多孝顺?那些和孩子疏远的,有多少亲情?”
大外甥,舅舅又给你助攻一次!
武媚猛地一惊。
是了!
五郎如此孝顺……再看看别人家的孩子,父子之间,甚至是母子之间都是恭谨大于亲情。
必须要重新审视一番怎么带孩子了。
“兜兜,见过皇后!”
贾平安抱着兜兜,左手托住她的脚底,右手抱着腰。
兜兜两手往后甩,低头……
“皇后……见过皇后。”
“聪明的孩子。”
武媚夸赞着,周山象递上礼物。
礼物很不错啊!
贾平安招手,“大郎!”
贾昱起身,“阿耶你说谎!”
咳咳!
邵鹏不禁想笑。
贾平安却认真的道:“阿耶错了。”
当爹的给不懂事的儿子认错?
邵鹏看了贾平安一眼,“武阳侯,威严不在,以后……”
以后要上房揭瓦了。
武媚皱着眉,“平安,莫要溺爱太过了。”
卫无双和苏荷出来,不知是否刚才一起双修了,见到皇后赶紧行礼。
“孩子虽然懵懂,可有一事却不懵懂。何为对错?做错事该如何?”贾平安看了苏荷一眼,这个婆娘一看就是去修炼了,“做父亲的做错了事,为了父亲的威严而不认,甚至是强词夺理,那么孩子长大后会如何?”
贾平安丢下这个问题,“阿姐,外面晒,进去坐坐吧。”
武媚摇头,“你的这一番话颇为离经叛道,不过你这人历来如此。我此来是想问问,当初你随口说土地兼并之事也能解决,该如何解决?”
人渣藤的禀告起作用了。
我是一刀切开血淋淋的,还是婉转些呢?
“都退后。”
武媚轻轻说道。
邵鹏带着人退后。
贾平安说道:“阿姐,土地和人,这是从许久以来延续至今的矛盾,前汉到了末年,人口众多,田地不够,一场天灾就席卷整个大汉。大唐如今也是盛世景象,人口也会越来越多,可土地就那么多,该如何?”
“要命的是大唐是府兵制,有田地就有府兵,田地一旦分完了……阿姐,哪来的府兵?”
“那就只能改为募兵!”
武媚一针见血。
“是啊!可募兵制……”
说句实话,在这个交通不便,联络不便的时代,几千里之外驻军,将领号称节度使,手下人才济济,大军云集……这特娘的就是让人在造反和不造反之间来回横跳。
至于你说什么忠心耿耿……得了吧,忠心耿耿那只是因为诱惑不够,把握不够。
“募兵制,那些将领会成为藩镇,对长安的命令阳奉阴违。甚至……不忍言之事。”
武媚看着他,微微颔首,“你愈发的长进了。”
贾平安下意识的低头,然后失笑。
都多大了,还来摸头杀。
武媚也习惯性的摸摸他的头顶。
“阿姐,土地兼并不能根治。”
武媚点头,“除非杀光了那些权贵豪强,否则土地兼并就无法遏制。”
“但我有几个法子。”
贾平安伸出三根手指头,屈食指,“其一,鼓励商业,收取商税,用商税来减轻农户的赋税。”
“其二,清除隐户。隐户乃是大唐的毒瘤,不清除……以后便会成为不安定的因素。少了隐户,那些兼并的土地只能荒芜。”
“其三,移民……”
武媚摇头,“移民去何处?无处可去。”
为啥看不到南方呢?
“这便是我的第三个想法,逐渐开发南方,五十年后,南方将会是沃野千里!”
武媚叹道:“商税……杯水车薪罢了。”
那是因为你没见过怎么赚大钱。
“阿姐,那些人赚的盆满钵满,朝中为何不收税?”
盐铁茶专卖贾平安不赞同,那样会加重百姓的负担。
可长安城中的东西市每年过手的贸易额是多少?
放眼整个大唐有多少?
此刻的大唐便是世界中心,外藩商人不远万里来贸易……后期那些胡商聚居,规模庞大。
那些商人赚的盆满钵满,但朝中却从未想过正儿八经的收商税。
均田制此刻不可骤然改动,只能等大环境变化后,再徐徐图之。
当商税能抵消租庸调中的调和庸时!
这个大唐将会空前强大!
贾平安的心情也难免兴奋了起来。
“阿姐,无商不富!”
……
求票!